简体正體

【名刊话坛】二次公私合营启动 中共垂死挣扎夺财民企(二)(音频/视频)

【名刊话坛】之654期新纪元周刊

【名刊话坛】二次公私合营启动 中共垂死挣扎夺财民企(二)(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9日】(新纪元週刊第654期)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

我们今天继续谈论上一期的话题,也就是新纪元周刊第654期封面故事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二次公私合营启动 中共垂死挣扎夺财民企》。

全球围剿共产极权统治的宏观形势下,中共经济警钟长鸣,哀鸿遍野。为挽救覆灭命运,做最后挣扎,北京当局不再顾忌「改开」形象,悍然走回毛泽东「公私合营」老路,向民营企业举起屠刀。这次的手法是向私企派驻政委和经济间谍,政治上禁锢财务上管控,双管齐下,公开夺财。

﹡夺财历史再现 往事不堪回首

公私合营,是中国共产党1956年发动的、针对民族资本家和私营个体劳动者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和运动。

外界注意到,如今中共杭州政府宣称抽调「政府事务代表」进驻重点企业,服务于所谓「新制造业计划」的说法,只是中共早年公私合营的变种。当年也是通过向私人企业派驻代表的方式,逐步接管企业经营权,再通过象征性赎买,以极低的价格抢夺了所有私企业主的财产,收归国有。

﹡历史伤痛无法抹去

据大陆《近代史研究》等资料记载,1956年1月15日,20万军民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庆祝」北京全行业社会主义改造(即公私合营)全部完成,紧随其后的是上海、天津、广州、武汉、西安、重庆、沈阳等大城市以及50多个中等城市。

后来,中共又从赎买资本家私股,改行「定息制度」。其生产资料由国家统一调配使用,资本家除定息外,不再行使职权,并要逐步改造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公私合营后,每年企业向原私股持有人支付5%的定息,作为分红,期限20年。根据当时的情况,定息不但低于多数企业的盈利,也低于银行当时的定期存款利息。

1966年9月,中共提前10年停发了定息,公私合营企业最后转变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一夜之间私人股份被收归国有。

1953年,中共下发《关于利用、限制、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意见》,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成为中共「过渡时期总路线」的重要内容之一,而「对资改造」最重要的实现形式就是「公私合营」。上海私企众多,生产力强大,是中共推行「公私合营」夺财的重中之重。负责这一工作的中共统战部长李维汉提出「上海是重点,可多搞一些」,「因为上海是全国经济的心脏,对全国影响也大,各地资本家也都是看着上海的」。

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影响下和中共舆论及威权压力下,1953年底到1954年3月15日,上海共有316家私营工业企业向当局表示了合营要求,其中不乏具有行业代表性的著名大型企业。如大隆机器厂、上海水泥厂、浦东电气公司、华生电器厂、信谊药厂、新亚药厂、中国化学工业社、大中华火柴厂、广勤纱厂、三友实业社、大中华橡胶厂、美亚绸厂、章华毛纺厂、景福衫袜厂等等。

为什么资本家们这么积极?中共上海市委工业生产委员会归纳总结称,资本家在对待公私合营态度方面动机不一,有的认为迟早要合营,看风使舵、迟走不如早走,争取趁头班车;有的看到别人申请,自己不申请不好顾面子;有的通过申请进行试探;有的认为申请也不一定选到他,投机取巧;有的看到工作组或派员下厂,认为政府已看准,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漂亮,不如早申请;有的企业困难,希望通过公私合营,渡过难关;有的企图趁机放包袱。

此外,1952年开始的「三反」「五反」运动也对资本家们造成了较大影响,据记录,运动中工人店员扬眉吐气,对资本家呼来吼去,揭发检举此起彼伏。资本家则人人自危,纷纷「坦白」交待,许多人主动低头认罪争取过关。上海在「五反」运动中,四个月自杀企业主及家属高达876人。巨大的压力使很多人失去了继续经营的信心。

当时资本家阶级已被列为社会主义革命要消灭的对象,因此无论他们对于合营持什么态度,其动机毫无例外的都被认为是出于私心。如果积极拥护合营,有可能被认为是以积极换取政治资本;如果消极对待,就很容易被认为是唯利是图;如果是抵触甚至反对,更会被认定是落后、反动。

上海永安百货公司1955年自愿要求公私合营,有着非常实际的动机。当时政府对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商品如粮食、食油、棉布等都进行了计划收购和供应,国营商业已经基本上代替了私营批发商,国外的东西进不来,国营批发部又限制数量,永安公司的货架上很快空空荡荡,无货可卖。1954年相比上年,永安的营业额降了一多半,到1955年2月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当局对永安采取了「安排与改造相结合」的办法扶持,永安的批购比例达到80%,使其纳入国家轨道。当年秋天,永安老板郭琳爽提出公私合营的请求获批。1956年1月14日,永安宣布「公私合营」。这一天,南京路上永安公司门楼上的老招牌「永安百货」卸了下来,装上高达五丈八尺的「公私合营永安公司」霓虹灯。

1966年「文革」开始,永安百货改成「国营东方红百货商店」;1969年时再度更名为「上海第十百货商店」;1988年,永安第三度改名,改为「华联商厦」;到了2005年,又回到了永安百货的店名。

永安百货的老板郭琳爽公私合营后担任了一段时间的总经理,后来还曾担任上海市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等。文革开始后却仍因资本家身分遭到批斗,1974年心脏病发作病逝。

公私合营令很多传统企业、品牌消失,存活至今的品牌由当局持有,失去家族传承。有些企业因早年已在香港开设分号,故得以传承至今,并出现广州和香港存有中文相同的两个品牌但属不同企业的局面(例如香港李众胜堂、陈李济药业、太平馆餐厅等)。一般情况下,香港厂家乃正宗传承,产品包装都会印有创立人的头像,说明书一般使用印刷的传统手写繁体中文,从英文商标等也可轻易分辨(绝大部分企业使用传统的粤拼英文)。

如王老吉凉茶,广州的工厂和品牌已被当局夺取,传统英文商标被更改成汉语拼音。也有一些企业在中共建政后被强迫公私合营,后撤离内地迁往香港,并成功生存至今,如潘高寿药厂、太和洞药厂、位元堂等。

有人说,共产中国第一次「公私合营」令无数大陆百年老号逃到香港云集保全,成就了东方之珠的繁荣,如今,中共愚蠢的启动第二次「公私合营」,我们甚至可以猜想,这又将造就哪个伟大的城邦?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相关链接:【名刊话坛】二次公私合营启动 中共垂死挣扎夺财民企(一)

责任编辑:李心如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