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評論】習近平國慶日公開請鬼壯行 彭麗媛割席 (音頻/視頻)

【石濤評論】習近平國慶日公開請鬼壯行 彭麗媛割席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9日】(主持人:石濤)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節目中我個人對時間的概念跟大家分享的非常的清晰了,朋友們可能更加關注的還是我們這個層面,你比如說彭麗媛沒露面,周潤髮穿了一身黑,朋友們還是願意看這一類的節目。我自己覺得那也是現代的社會環境中的價值觀。而在樹立整個時間概念和生命理念當中呢,在政論的評論當中呢,其實對很多朋友也是比較爲難的。很多朋友很難從那個角度去思考,因爲利益的東西,誘惑的東西,紅塵的東西,是非常現實和眼見爲實的。但一些比較對很多朋友說是一種超靈的東西,或者說超出我們的接受能力,讓人們多少有點毛骨悚然,大家聽起來會覺得害怕,或者說不一定接受。但是在文藝作品中人們又去接受,你比如說《魔戒》,對吧?《魔戒》也好,《指環王》也好,它裏面其實談到了相當大的靈性的東西。

《魔戒》藉助一個戒指,表現出人的在某一個時間點上不同層面他表現出來的,人也好妖也好神也好仙也好,其實是非常類似的。藉助了一個金戒指,裏面帶有着貪婪、慾望、佔有、詭計,圍繞它產生一切。我聽過一些不同的說法,包括《魔戒》裏面,其實我們看到一些鬼看到了一些妖,當人們在電影中看覺得很好看的時候,其實是因爲在我們人的現實層面中是有這個東西,就是它暗含着,即使是那些無神論的朋友,不接受這些的朋友,暗含着也會有這種,怎麼說呢就像我說我不相信神,但神不會因爲你信與不信而存在和不存在。你就成了這宇宙的,天底下的主人了?你不是,對吧?所以在真正的環境中會有這種類似的概念。

五號、六號,在我眼睛裏那是一個大的時間點,它是從十月一號延伸過來的。十月 一號 這是我們看到照片,這是檢閱的照片,這張照片國內一點不否認後面坐的是英靈,我在節目中已經用過。其實這個七十週年慶典習近平兌現的是什麼?叫與鬼同行。習近平與鬼同行,在國內的解釋中同樣是這麼解釋的。與神同行是香港人講的,In God We Trust是美國人的錢上印的。那與鬼同行是中共建政七十年大慶的核心,核心呢。與鬼同行,他的太太彭麗媛跟他分割,有人說這麼多自媒體爲什麼就沒談到彭麗媛?大家爲什麼都忽視?我個人的看法,你不能在生命上認識到這一點,你根本意識不到這個問題,我們到現在我沒有任何報道彭麗媛對十月一號沒露面到今天,爲什麼?沒有任何報道,都沒有。如果是彭麗媛習近平中間真正的出現了內在的割席,有人說離婚了,無所謂,那是另外一回事。我是說生命中的割席,其它媒體敢報嗎?國內媒體敢報嗎?敢報說彭麗媛他們兩口子打仗嗎?不敢,對不對?誰都不敢碰。誰都不敢碰就是鴉雀無聲。其他個人做這些評論節目的也沒有提到,他看不破這一點,他看不到這一點。我自己以爲是這樣的,所以與鬼同行的習近平彭麗媛割席,這是我說的,後面彭麗媛會再怎麼出來,你記住彭麗媛後面迫於自身的壓力,迫於環境的壓力,迫於什麼樣的壓力都沒關係,她再出來都沒用了,原因就是習近平要在這一天表現出與鬼同行的樣子。

閱兵車牌號,1949跟2019,細節讓人淚崩了,《人民日報》,網友瞬間哭了,英雄一直都在,這盛世也將一直會在,七十年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他就這麼寫的,對吧?這個盛世也將一直會在,他的車牌是01949,02019,萬歲的概念,我跟大家解釋過這是個萬歲的概念,所以他才說這盛世也將一直會在,七十年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七十年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是罵毛澤東,一九四九年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他說七十年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話什麼意思?承前繼後,英雄一直都在,他承認這是鬼。所以習近平與鬼同行,而這個彭麗媛跟他割席。與鬼同行它中間的暗義是什麼?同樣是觀察的啊,民調顯示因爲年輕人日益趨向馬克思主義,因爲擔憂。他翻譯的,一個幽靈,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的上空遊蕩,這是《共產黨宣言》當中的第一句話。一個幽靈,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的上空遊蕩,它是什麼?是鬼,跟前頭我們說的那個鬼是一樣的。所以馬克思當初同樣把共產黨稱爲鬼,是鬼的幽靈,是鬼的一切。那習近平把它請來,是把鬼請來啦,沒錯吧?

我就跟大家講了,香港警察在鬼節向深水埗無人街施放催淚彈,農曆十四警察不斷放催淚彈,令人費解。鬼節警方在深水埗高登商場外對峙與碰撞,無人亂射催淚彈,難道碰到鬼了?鬼節警署門前燒紙錢,遭警方狂射。鬼節、鬼節、鬼節、見了鬼了,在深水埗警察,對吧?港警鬼節亂射催淚彈,市民們怒罵。在微博,鬼節黑衣鬼圍了深水埗,千鬼聚集,這是微博,這是中共罵抗議的人,說穿黑衣服的人是鬼。照片,這是我們當時看到的故事,比較典型的,這張是比較典型的,路上沒有人,周圍沒有人,要打催淚彈,拿起了黑旗,撞了鬼了。一個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着,習近平十月一號與鬼同行,七月十四號鬼節,香港警察見了鬼了,他真見着鬼了。所以當香港警察真見着鬼這種表現的時候,很多人認爲是香港警察在造假,其實他不是在造假,我以爲他根本沒有造假,他真的沒有造假,他確實看到鬼了。他把鬼當成人,其實是香港警察是成了鬼了,因爲同類會見到同類的,對吧?你進地下室,你會感覺到陰森森的好像是有鬼一樣,因爲它會浸人皮膚,會跟人一種威脅感,沒錯咯。

我講這些什麼意思?就是在中共體制本身下,他同樣是把鬼是認可的。有人給他們燒紙錢了,你可以說香港人的這種做法是一種宣泄,其實也不是。港人在給警察燒鬼錢,是他們七月十四號鬼節之後的香港人的做法,把他們當成了鬼,啊。那我爲什麼這麼說?我們回到剛纔那個英靈,他講英雄一直都在,《人民日報》寫的,英雄一直都在,那是什麼?就是鬼,這裏面就出了問題,這句話裏英雄一直都在,盛世將會下去。共產黨殺的是誰?槍桿子裏頭出政權殺的是誰?殺的全是中國人,對不對?第一個;第二個,共產主義幽靈講的是什麼?是無產階級革了資產階級的命沒錯把?無產階級割了資產階級的命,那誰是無產階級,這七十年來被共產黨殺掉的絕大多數都是無產階級,在四九年奪取政權之前爲共產黨賣命的全是無產階級,他們聽從了共產黨的指引,聽從了共產黨的說法,他們要推翻資產階級推翻資本家,這是真的,對不對?所以這些你記住,習近平請來的這些英靈全是窮鬼,全是無產階級窮鬼,這裏就出了毛病了。

縣官貪污黃金,海口貪官被抄家,藏了現金十三點五頓,黃金滿屋。這是九月二十六號,我們就拿照片,應該是這張照片,家裏藏着現金十三點五噸,被抄時黃金滿屋。這是一個縣太爺,就是海口市的市委書記。海口市的市委書記,這是今天的中共黨員,這是今天的中共朝野,他們是不是無產階級?他們是有產階級,他們是最大的官僚,他們是最最有錢的人。那習近平今天領導的中共體制的整個這個體制本身,就是中國社會最有錢的人,是今天中國社會的被共產主義英靈完全唾棄和打倒和虐殺的對象。這就反了,也就是今天的共產黨,習近平領導的共產黨,已經完全背叛了共產黨的幽靈,背叛了共產黨真正生命的本質,就是共產黨幽靈他背叛了,它不是無產階級的魂魄,它是資產階級的魂魄。他是無產階級的死對頭,他是共產黨的死對頭,所以今天習近平領導共產黨是共產黨的死對頭,而今天十月一號習近平招來的與鬼同行的鬼全是窮鬼,全是餓鬼,全是無產階級的厲鬼,那他習近平把它招來幹嘛?殺掉自己。

他表面上是藉助了力量,而鬼魂、魂魄跟他一起去檢閱軍人,他要把整個今天中共黨的軍人魔鬼化,惡鬼化,來展現他人的力量,因爲他人的力量已經沒了,但是大白天見了鬼,想以這樣的方式來支撐的時候,他唯一忽視的那些七十年的英靈是被共產黨殺的,第一個;第二個他們全是窮鬼,他們恰恰是爲了能夠革掉今天習近平在內的中國官員的這樣的貪腐的官員這樣的資本主義式的,資產階級式的這種有錢人,他們爲此捐軀爲此死亡,卻被活着的假借共產主義名義,卻實施真正有錢人的現實的習近平給招來。舉個反的例子,反腐,習近平在反腐中爲什麼順風順水?表面上是習近平、王岐山、慄戰書三駕馬車,另外一個是既順其天意,它有雙向的,順其天意他可以從中結束中國共產黨,這是沒錯的,削弱中國共產黨,這同樣是沒錯的,這是順應的一方面。相生相剋的另外一方面,當他在打擊中共政權中所有腐敗的人,而那些腐敗的人本身卻是迫害法輪功的。當加有這樣的成份在其中的時候呢,他卻吻合了共產黨本身的生命品質,無產階級革命,無產階級去革有錢人的命,去革資產階級的命,所以被他反腐打下來的貪腐官員全是資產階級的代表,藉助了無產階級的說法,實際是資產階級的代表,我相信朋友能理解我剛纔說的那句話,他藉助了所謂反腐的概念,從另外一面卻兌現着共產主義的生命的本質,真的兌現着共產主義的生命本質,一定革有錢人的命。

從真正生命的道理當中,大家要明白都是相生相剋的道理,都是相互並存的道理,就是說任何一件人間事情的發生,既有正的一面也有惡的一面,但是它一定是順應生命的。所以習近平在反腐中爲什麼順風順水,他同時吻合了共產主義的生命本質,但是同時又在削弱打擊着共產黨生命本身,這不一定能好理解。時間角度上,生命角度上,共產主義邪靈就是革命的,是無產階級的,死去的人也都是無產階級,所以它要革資產階級的命。也就是說現在的鄧小平之後整箇中共的官僚,他已經背離了共產主義生命的幽靈和生命的本質,而在這層面很多人也都說他們已經不是共產黨了,人的這一面大家也承認他們不是共產黨了,對吧?當中共的官二代在多倫多開着蘭博尼,在罵那些人窮×似的,你想他是共產黨嗎?這個國家也不是共產黨的國家,但它要打着共產黨的旗號,那共產黨的幽靈邪靈就會不幹,要整死他們。而習近平在這個過程中,請來了共產黨邪靈,請來了所有那些冤死的鬼,我說的意思就在這兒,而這個地方又正好吻合了習近平方得始終那句話。

發文要求共產黨員對共產主義理想的信念,中國共產黨萬歲。其實它裏麪包含着萬歲,然後共產黨要萬歲,這件事不容易,然後就用了十月二號《求實》雜誌這篇文章,十月二號《求實》雜誌這篇文章出來,十月三號林鄭月娥回去,即刻討論十月四號的戒嚴令。所以十月四號的戒嚴令同樣來自於習近平。文章回顧了中共過去不同王朝因統治集團的貪婪、窮兇極惡、昏庸無道、荒淫無恥,導致民不聊生和禍亂並生而崩潰,把前蘇聯解體歸咎於共產黨員的共產主義理想信念變得蕩然無存。那他是什麼?他習近平是什麼?一個大閱兵花了幾百億,他是什麼?對吧?所以他同樣在用同樣的手法在遏制侮辱着其他的中國官員,而他們本身又完全是真正的利益集團,真正的背叛了共產主義幽靈的這麼一堆東西,必將被共產主義幽靈吃掉。那我剛纔說的意思,爲什麼香港警察看到?香港警察已經無力抗爭,人抗爭不了鬼的,就像我說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香港人選擇與神同行,結果習近平選擇與鬼同行,十月一號,那林鄭月娥就選擇了這條路,那鬼對人使用了這種類似戒嚴令的概念。

然後他講了這些了,蘇共擁有二十萬黨員時奪取了政權,兩百萬黨員時打敗了希特勒,兩千萬黨員時失去了政權。它有八千萬,所以八千萬的中共唯一能打敗的就是它自己,他習近平說對了,而且他也是身體力行的要打敗他自己,因爲他已經不是自己,他已經不是共產黨的邪靈。所以他強調共產主義信唸到底有多少人有這樣的信念,我個人覺得這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不可能的。下邊的評論的朋友主要是談到黨員這種懈怠的狀態,指觀察習近平如何。是因爲當他們已經成爲資產階級的時候,他們無力再回到無產階級的狀態,所有今天在中國社會的精英,各種渠道的精英,他們要回覆的都是有產階級的一套,而不是無產階級的一套。只有習近平自己要求他們要走到無產階級那一套,可是習近平自己卻把國家政權、軍隊、政黨歸爲他一己之下,所以他成爲最大的資本家,成爲最大的權力者,最大的有錢人。他就成爲了是真正與共產黨幽靈完全對立的現實中的生命。而他很有趣的他去把鬼請來了。

他們不僅擁有衆多的私人財產而且他們敢豁得出去,習近平跟他周圍的人不一樣,他們現在都是權貴資產階級,他們是豁不出去的,他們是不敢隨便下賭注的。這是說,當年跟着毛澤東的人是無產階級,是跟共產主義幽靈是等同的,現在跟着習近平的人,包括他,是權貴資產階級,是與無產階級幽靈對立的。滕彪,習近平擁有權力,經濟強大,但習近平和中共官員他會成爲最後的下場,他們無法完全擺脫失去政權的恐懼感,是因爲他自己生命明白的一面,他們完全背離了共產主義的一切,他們背離了共產主義邪靈,他們其實知道這一點,所以反過來他去借鬼。我覺得給他出這主意的那個人,那個人無論是他自己想出來的,還是在現實環境中有這麼一個人,那個東西是要整死他,那整死的起始點十月一號,而他具體實施的概念,十月一號是儀式,具體實施的概念是香港的《緊急狀態法》。香港的《緊急狀態法》是真正共產主義邪靈要吃死共產黨的第一步。

世界上的大國崩潰衰敗其中一個普遍原因,中央權威的喪失,國家無法統一。他要加強統一了,政治能力第一,然後是不是像極左。滕彪認爲呢,形象美化對個人崇拜,這都是表面的,一直在這麼做,他要有一套他自己的話語權,他有可能搞一次政治運動,但他不大可能搞起來,因爲他沒有基層的力量。然後對異議人士,維權人士的打壓,對宗教信仰者的打壓以及在新疆發生的一切,而人們把中共定格在紅色納粹。定格在紅色納粹還是在這一個層面對它政黨的本身的評價,而我個人更加跟大家推崇的就是剛纔那句話,習近平把鬼請來,爲的是把自己消滅掉,實際上,而他表面上是爲了增加他的力量,兌現他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