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帝尧的故事】24 赤将子舆说异草 帝尧恭亲师尹寿 (音频/视频)

【帝尧的故事】24 赤将子舆说异草 帝尧恭亲师尹寿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10日】* 收听点选128K,感受更好音质 *

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千古英雄人物帝尧的故事’,我是东方,我是雪莉。 我们接着讲:帝尧的故事

上集说到帝尧没能等到尹寿,因蜡祭期近,回到都城。

次日,帝尧视朝,群臣都到了,赤将子舆也来了,仍旧穿着工匠的衣服。众人看了,无不纳罕,但知道他是得道之士,倍加敬重,不敢嗤笑。

帝尧和群臣商议蜡祭礼节单,又定好了日期,是十二月二十三日,又议了些别种庶政。

正要退朝,只见赤将子舆上前,向帝说道:“野人不立朝廷,已经二百多年,不想今日,复在朝廷之上,想起来莫非天数之前定。不过野人有两件事情要求圣天子。一件是承圣天子恩宠,命野人为木工,可否仍准野人着此工匠之服上朝。一则木正着工服,本是相称;二则也给野人不少方便,如嫌有碍朝仪,请以后准野人不参与朝会,有事请帝另行宣召,未知可否?”

帝尧道:“你穿工匠之服,亦是可以,朕决不以朝服相强。朝会之时,还请先生出席,以便随时可以承教。”

赤将子舆道:“第二件,野人闻说帝的庭中,生有一种历草,能知月日。野人食野草花二百年,于百草所见甚多,不下几万种,独没有见过这种异草,可否请帝赐予一观?”

帝尧道:“这个有何不可。”说着,便退朝,和群臣一齐引导赤将子舆向内庭而来。

这时正是十一月十七日,这株历草,十五荚之中已掉落两荚,形迹尚在。赤将子舆细细视察了一会,不住的赞叹,又回头四面一看,这时虽是隆冬,百草枯萎,但还有许多依然尚在,

赤将子舆忽然指着一株开红花的草说道:“这里还有异宝呢?此草名绘实,一年四季都开花结果,是个仙草,极难得的。假使用它的果实,和了龙的涎沫磨起来,其色正赤,可以绘画,历久不变。而且画在金玉上,它的颜色能够透入一寸,永不磨灭,所以叫作绘实。可惜此处没有龙涎,不然是可以面试的。”众人听他如此说,也都似信不信。

赤将子舆又指着一丛草说道:”这是菖蒲呀!本来是个薤(多年生草本植物,地下有鳞茎,鳞茎和嫩叶可食。)草,感百阴之精,则化为菖蒲,这是人间所不可多得的。“

众人听了,颇不相信,独有帝尧深以为然,因为帝尧是日日闲步庭阶,观察各种植物的。起初确系是薤Xiè草,后来渐变成如此形状,所以相信赤将子舆的话是对的。后世叫菖蒲,别名叫尧韭,就是这个原故。

且说赤将子舆在庭中低了头看来看去,忽然又指着一株草大呼道:“此地还有屈轶yì  呢!真个是圣君之庭,无美不备了。”

众人听了,都知道屈轶还有一个名子叫指佞草,有奸佞之人走过时,它就会屈转来指着这个人的,所以叫作指佞草。从前黄帝之时,曾经生于庭中,因此大家都知道这个名字,不过从没有看见过,所以亦没有人认识。

这次听见赤将子舆如此一说,大家都注意了,就问道:“是真的吗?”

赤将子舆道:“怎么不真?野人在轩辕帝时代看了多少年,记得清清楚楚,怎么不真!”

众人道:“何以从来没有看见它指过?”

赤将子舆道:“一则你们不知道它的奇异,不曾留心;二则圣天子这里并无佞人,叫它指谁?你们只要以后留心就是了。”

众人听了,仍是似信不信,天色不早,遂各自散去。

且说帝尧从王屋山归来之后,一面筹办蜡祭,一面即访问和叔弟兄。尹寿这个人究竟如何?据二人说,尹寿的确是个有道之士,本来要想荐举他的,但知道他隐居高士,决不肯出来做官,所以未曾提起。

帝尧道:“他不肯做官,亦不能勉强,朕往见之,总可不至于拒绝。朕想古来圣帝都求学于大圣,如黄帝学于大颠,颛顼帝学于录图 ,皇考学于赤松子。朕的师傅只有务成老师一个,现在又不知到何处去了。尹先生既然道德高超,又不肯出山,朕拟拜之为师,亲往受业。汝二人可以朕之命先往介绍,朕再前往谒见。”

和仲二人都答应了。

过了蜡祭之后,转瞬冬尽春回,正月又逐渐过完,帝尧择日动身,径往王屋山而来。这次并非巡守,所带侍从不多,除和仲之外,别无他人。到了尹寿居住的地方,远远望见草屋,帝尧便叫车子停下,与和仲徐步走过去。

走到草屋边,只见篯铿仍旧在那里读书,帝尧便问他道:“师傅呢?”

篯Jiān铿见是帝尧,又见他叔父跟在后面,便放下了书,站起来先向叔父和仲行礼,又向帝尧行礼,说道:“师傅正在铸镜呢,请稍候,我先去通报师傅一声。”说罢,急急进内而去。

过了一会,只见一个长须老者从后面出来,篯铿跟在后面。和仲是认识的,先与招呼,又代帝尧介绍。

那尹寿先对着帝尧深深致礼,说道:“去岁辱承御驾数次枉顾,鄙人适值他出,未克迎迓,实在抱歉之至。后来又由和氏兄弟(昆玉)转达帝意,尤觉惶恐万分。那北面受学的盛事,在古时原是有的,不过那个为师的都是道德学问非常卓越的人,如鄙人这样山野之夫,寡闻浅见,并无知识,哪里敢当‘帝者之师’这四个字呢!”

帝尧道:“弟子访问确实,仰慕久深,今日专来拜见,请吾师不要见拒。和仲、和叔断不是妄言的。”

说着走在下面就拜了下去。尹寿慌忙还礼。这里和仲早命仆夫将带来的(贽仪)见面礼呈上。

尹寿还要推辞,和仲从旁说道:“我主上一片至诚,斋戒沐浴而来,请先生不要推辞了。”

尹寿方才答应,叫篯铿将贽礼收了进去,一面请帝尧与和仲坐下,彼此倾谈。渐渐谈到政治,足足说了半日,帝尧听了十二分佩服,但是究竟说的是什么,因为史书没有记载, 不能杜纂,但知道有二句大纲,说的是“讲说道德经,教以无为之道”,如此而已。

后来又渐渐谈到当世的人物,帝尧叹道:“弟子德薄才疏,忝居大位,实在惭愧惶恐万分。即位以来,所抱的有两个希望:一个是访求到一个大圣人,立刻将这个大位让给他,以免贻误苍生,这是最好的。第二个,如若访求不到大圣人,亦想寻几个大贤来作辅佐,这样不至于失职太过。(庶几不至十分陨越,)这是退一步想了。”

尹寿道:“大圣人是应运而生的。如帝这样的谦虚美德,当然自有大圣人出世,可以遂帝的志愿,成帝的盛德,还可以作一个天下为公的楷模,但是此刻尚非其时。至于大贤辅佐一层,照现在在朝的群臣算起来,如大司农、大司徒,如羲和四君,何尝不是大贤呢!命世英才,萃于一时,亦可谓千载一时之盛了,帝还嫌不足吗?”

帝尧道:“他们诸人分掌各官,固然是好的,但是治理天下,人材岂患其多,这几个人万万不够。老师意中如有可以荐举的人,务请不吝赐教,弟子当躬往请求。”

尹寿听到此处,沉吟了一会,说道:“人材岂患没有,不过鄙人山野之性,所知道的亦不过是几个极端山野之性之人,就使说出来,帝去请他,恐怕他们亦未必肯出仕呢。”

帝尧听见说有人,不禁大喜,便说道:“既然有人,请老师明以见告,待弟子去请。请不到,那另是一个问题。”

尹寿道:“离帝居不远,就有四个呢。他们虽则不是那里人,但是常到那里去游览聚会,帝没有知道吗?”

帝尧听了,不胜愕然,说道:“弟子真糊涂极了,未曾知道。这四个人究竟住在哪里?姓甚名谁?还请老师明示。”

要知尹寿说出哪几个人来,请您继续听下一集:尧的故事 :第二十五集:尹寿荐四贤,孔壬被指佞 。   好,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是东方,我是雪莉,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更多请看:

如日如云 昭昭圣君-帝尧的故事

责任编辑:紫君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