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故事新編大家聽】梁鴻擇妻

【故事新編大家聽】梁鴻擇妻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9日】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故事新編大家聽’節目。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今天我們要給大家講的故事,是‘梁鴻擇妻’的故事。梁鴻是誰呀?說起來很少有人知道。但是我們要說‘舉案齊眉’這個成語,那肯定很多聽衆朋友都是知道的。那麼,梁鴻和這個成語有什麼關係呢? 

梁鴻就是‘舉案齊眉’中的男主角。我們今天要講的,是這個成語中提到的兩個人物:梁鴻,和他選擇的妻子孟光的故事。他們也是歷史上真實存在過的兩個人 。

   據史書記載,梁鴻字伯鸞,扶風平陵人。父親名叫樑讓,王莽時候做過守城的小官,後來叫他祭祀少昊帝,寄居在北地而死去。梁鴻那時還年幼,因遭亂世,就用席子卷着把父親草草埋葬。

後來,梁鴻進入太學學習。他看了很多書,學習很用功,學問精通,但不喜歡寫文章。學習之餘,養了一些豬,作爲生計。就在上林苑裏放豬。

有一次,不慎失火,火勢延綿,燒掉了與他相連的別人的房子。 可這所房子的主人平時不在這裏,所以並不知道。梁鴻就四處打聽誰是這房子的主人。有人問他找這個主人幹什麼?梁鴻說要告訴人家房子被自己不慎引火燒掉了,要盡力賠償主人家損失。那人就勸他說:何必找呢?反正也不是你故意的。主人不知道,也不會來找你。何必要自己找麻煩呢?

梁鴻覺得那是不對的。人做事,就要光明磊落。‘暗室不能虧心。三尺之上有神靈。’於是輾轉找到被燒的主人家,告訴了前後情況,問那個被燒掉的房子的損失情況,價值幾何。最後就把自己養的所有的豬都給了主人家,用作賠償。

可那家主人還嫌少, 說不夠。梁鴻無法,回答說:“ 這些豬是我所有的財產,我再無別的財產了。實在不行,如果主人同意,我願意爲您做工幹活,以自己的勞動來作補償。”

主人同意了。於是梁鴻就每天到這家來幹活。起早貪晚, 幹活十分賣力。周圍的鄉鄰知道了這件事,看到梁鴻每天勤懇的幹活,毫無怨言, 心裏都覺得這個梁鴻品德高尚,不是一般人。

那時候的人們心地純淨,還是以品德爲標準來評判人的。幾個鄰里的老者們便集聚一起,找到那家主人,對他說:如果梁鴻自己不主動找你,你根本就不會知道房子是如何燒燬 的。又到哪裏去找人賠償呢?如今梁鴻主動來承當,可是你卻如此對待,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行爲如同小人,不覺得慚愧嗎?都稱讚梁鴻德行高尚,是個長者。 

這個主人聽了大家的責備,自己也覺得很是羞愧。於是就要把豬全部退還給梁鴻。梁鴻不肯接受,自己回鄉去了。

       梁鴻的德行傳了開來。有些富豪人家仰慕梁鴻高尚的品德,很多人都想把女兒嫁給他,託了媒人去提親。

那時的人們認爲‘人的富貴由天定,而天是根據人的德行來決定人的一生命運的。'梁鴻的品德如此高尚,哪裏會是久居人下之人呢?而且,品德高尚的人,是最可信賴的,把女兒嫁給這樣的人,是最放心的。 所以很多人都去提親。但都被梁鴻婉言謝絕了。有人就問他:如此多的富貴人家,女兒也都是閨訓淑女的,爲什麼要拒絕?難道沒有一箇中意的? 

梁鴻說:‘鴻身居貧賤,富人家的女兒,恐怕受不得。’ 

當時住在同一縣城有個姓孟的人家,家道頗豐。 有個女兒,名叫孟光。 生的身胖膚黑麪貌又醜,體壯力大能舉起石臼。有人來提親,但孟光都不中意,直到三十歲還未出嫁。父母親問她爲什麼如此挑剔,怎麼想的?還要什麼樣的呀? 孟光說:“女兒願意嫁給樑伯鸞那樣的人。”

這話傳了出去。人們聽說了,都覺得可笑。想那梁鴻是一個清秀士子,高德雅士,那麼多的富家女兒,貌美如花,梁鴻都沒有中意, 怎麼會娶一個其貌不揚的醜女子呢?大家都當作笑話來傳。

一來二去,就傳到了梁鴻的耳朵裏。 梁鴻卻想,這個女子,應該是仰慕我的人品,瞭解我的志向才這樣說的。看來一定是我梁鴻的知己。 於是就委託媒人去孟家提親。 這當然是一說就成。孟光父母也很高興。當下下了聘禮,定了喜期。這裏孟家就張羅着給女兒準備嫁妝。

孟光卻對父母說,不要準備那麼多的綾羅綢緞,只要一套出嫁那天穿的即可。其餘的都準備布衣、麻鞋, 還要準備線筐、織布機等紡績工具給自己作嫁妝;  不要象別人家那樣綾羅綢緞,脂粉釵環。父母雖然不明白女兒的意思,但知道她素來自己有主見,也就儘量按她的意思給她準備了。

   到了出嫁那天,孟光穿了那唯一的一套綢緞新裝,鳳冠霞披,脂粉釵環的梳妝打扮上了轎,歡歡喜喜進了樑家門。哪想到,新婚燕爾,卻沒有一點溫存。一連七天,梁鴻都不和妻子說話。

到了第七天頭上,孟光跪在牀前對梁鴻說道:“我聽說你品德高尚,選擇妻子要求很不同,幾位大戶女子你都未接受;我也不是隨意誰都可嫁的,也曾拒絕過好幾個提親的人。現在我孟光有幸被您選上了,但幾日來夫君不理不睬,不知是何原因?我有什麼過失希望夫君告知,爲妻的定會改正。”

梁鴻說:“我一直想找的妻子是一個穿着樸素、不求奢華的人,可以和我一同到深山裏隱居, 能夠安貧守賤之人。原來以爲你是瞭解我的心曲的知音,如今你穿着絲綢華服,塗脂抹粉,難道是我所希望的人嗎?”

孟光見此,說:“這樣啊。我是以此來試探君子的心意的。 不知道夫君是不是真的如大家說的那樣啊。既然這樣,我就知道該如何做了。”於是當下把自己的長頭髮挽成椎髻,換上布衣布裙,洗掉鉛華脂粉。儼然一個山村農婦。 再走上前來與梁鴻見禮。 

梁鴻大喜道:“這才真是梁鴻的伴侶呀!能和我過一輩子了!”於是替她取字叫德曜,名孟光。

過了不久,孟光對梁鴻說:“常聽您說想隱居避世,爲什麼不做呢?難道夫君想改變志向,要走仕途之路趨附權勢嗎?”

梁鴻說:“你講得很對。我已經找好了地方,就去霸陵山吧。 ”

於是兩人一同進入霸陵山中,以耕田織布爲業。男耕女織,平日讀詩書、彈琴作爲消遣。自得其樂。談起經史,論起古人,常常欣羨前輩高雅之士,梁鴻還爲商山四皓以後的二十四位賢者寫贊詩。隱居的日子恬淡有致。

有一回,梁鴻出去辦事,經過京城,看到那裏的景象,心生感慨,就寫了一首《五噫之歌》, (“陟彼北芒兮,噫!顧瞻帝京兮,噫!宮室崔嵬兮,噫!民之劬勞兮,噫!遼遼未央兮,噫!”)大意是:“攀登北芒山呀,看到帝京很華麗,宮室高聳入雲,民生之辛勞呀,無窮又無盡。”被當時的皇帝肅宗知道了,很不以爲然,就派人去找梁鴻。

於是梁鴻隱姓埋名,改姓爲運期,名耀,字侯光,與妻子一道逃亡 住在齊魯一帶地方。過了不久,又轉到吳國去。 到了吳地,有一家富豪名叫皋伯通的,就在他家舂米做工。以養家餬口。梁鴻每天干完活回家,坐在桌子旁,妻子孟光把做好的飯,放在一個食案裏,就是一個木托盤裏。雙手高舉這個食案,與眉同齊,恭恭敬敬的送到丈夫面前,請梁鴻用飯。 梁鴻也是彬彬有禮的雙手接過。天天如此。

有一天皋伯通恰逢他們用飯時候從廊下經過,看見了這個場面,心中覺得很不平常。 心說:“這個貧賤的僱工與老婆之間如此互相敬重,於無人處還如此有禮儀,決不是一般的人。”於是馬上收拾出來一間房子,請他們居住。

 細談之下,才知道竟然是久聞大名的賢士梁鴻。 於是就把他們夫妻倆留了下來。梁鴻關起門來寫了十多篇文章。

夫妻倆還有了一個兒子,不過史書沒有記載。後來梁鴻病歿,伯通等人把他和吳國的要離埋在了一處相鄰。說:“ 要離是俠士,伯鸞是高士,他們在一起很合適。 ”

聽衆朋友,這就是歷史上十分有名的‘舉案齊眉’的故事。

您聽了有什麼感想嗎?

好,我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裏。我是東方,我是雪莉,謝謝您的收聽, 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更多故事請看:

故事新編大家聽

====

責任編輯:紫君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