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重慶企業家、法輪功學員劉道權。(明慧網)
重慶企業家、法輪功學員劉道權。(明慧網)

重慶企業家劉道權遭中共監獄強灌藥物迫害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14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2014年10月16日被判刑8年,2015年初被投入重慶永川監獄的企業家劉道權,曾被當局強行灌食不明藥明迫害。據悉,中共有內部文件推動以“人體試驗”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近期從重慶永川監獄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講,永川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除不讓睡覺、吃飯、打罵等外,更用不明藥物迫害

其中,修煉法輪功的企業家劉道權,於2013年4月9日被重慶沙坪壩國保警察綁架,於2014年10月16日被沙坪壩區法院冤判8年,那年他46歲;2015年1月,被綁架到重慶永川監獄

到了監獄後,劉道權拒絕穿犯人勞改服,被幾個犯人拉去“充電”,即被電擊。他被電得全身發抖,之後被犯人強行穿上勞改服。

爲了抗議迫害,他開始絕食,遭強行灌食。警察給他戴上腳鐐手銬,並暴打他。

中共酷刑示意圖:捆綁灌藥(明慧網)

如此折磨了半個月後,獄警開始給劉道權強行灌不明藥物,僅灌了兩次,他就像個木偶一樣,坐在那兒保持一個姿勢,24小時一動不動。問他什麼,他只回答“曉得了,要得”,到後來他還自己去拿藥吃。

劉道權每天坐在小凳子上,一動不動,目光呆滯,盯着一個方向,毫無思維意識,連大小便都沒知覺。

過了一段時間,他的器官開始衰竭,吃不進東西,人迅速消瘦。隨之他患了“嚴重肺部感染和代謝性腦病”等多種疾病。

2016年5月、6月,劉道權多次病危,從監獄醫院被轉到永川區人民醫院、重慶醫科大學永川附屬醫院搶救。

監獄要求劉道權的妻子湛紅軍給他申請“保外就醫”並做保證人。

2016年6月24日起,劉道權暫時被給予監外執行。他的親屬急忙把他送進重慶西南醫院搶救,次日他進入重症監護室。

劉道權的肺部嚴重感染,呼吸困難。醫生切開他的氣管,用呼吸機幫助他呼吸。

病房中的劉道權(明慧網)

劉道權在西南醫院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病情危急。7月4日,僅幾天后,重慶市沙坪壩區司法局卻稱“劉道權病情已好轉,各項人體生理指標正常、體徵穩定”,還說劉道權的父親等近親屬都是法輪功人員,不能做保證人,以此爲藉口將劉道權收監。

他回到監獄後,監獄繼續對他長期使用不明藥物。他的身體變得肥胖、不能自理,病情嚴重。

見狀,重慶市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重慶市監獄局和永川監獄再次給劉道權辦理了“保外就醫”。2018年1月25日,他被送回沙坪壩區的家中。

據報導,除了劉道權重慶南岸明月沱重慶造船廠法輪功學員鄧富壽,2008年奧運前夕遭中共當局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在永川監獄遭受迫害。2011年底,鄧富壽頭皮突然大面積潰爛,後慢慢結痂。在他頭皮潰爛那段時間,眼睛又突然失明。2012年新年的初五,初六,家人還曾去永川監獄看望他,而就在初八監獄通知家人說鄧富壽在監獄得病去世,家人去永川探望時,不準家人外傳,不準上網,要求立即火化,家人在無奈的情況下被迫火化遺體。報導說,從鄧富壽突然出現的異常情況看,他很可能是被藥物所害。

據指,重慶永川監獄不僅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這種灌不明藥物的迫害,對那些刑事犯人也如此,有兩個刑事犯,被灌藥後,其中一個眼睛成了鬥雞眼,目光呆滯,走路象機器人一樣,不會轉彎,要旁邊人牽他轉彎,否則就會一直往前走。永川監獄醫院人員曾經對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叫囂:“人體試驗又怎樣?這都是國家政策允許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據明慧網報導,早在2001年,中共內部文件稱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牀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