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名刊話壇】預言中的中共滅亡時間及前後重大事件(二)(音頻/視頻)

【名刊話壇】之655期新紀元週刊

【名刊話壇】預言中的中共滅亡時間及前後重大事件(二)(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16日】(新紀元週刊第655期)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

今天我們將繼續談論上一期的話題,也就是新紀元週刊第655期封面故事欄目的一篇文章,題目是《預言中的中共滅亡時間及前後重大事件》。

新紀元的文章中討論了預言中的三種災難現象,如何避免災難,以及可能導致的歷史變數

(一)戰亂──世界大戰

很多人會覺得當今的世界局勢錯綜複雜。其實,在原來歷史的安排中,在中共滅亡之際,世界會因爲一場大範圍的戰亂而更加悲慘紛亂。

關於「大災難」期間的戰亂,《推背圖》第五十六象對其給予了生動描述:「海疆萬里盡雲煙,上迄雲霄下及泉」。明末清初文學批評家金聖嘆在批註《推背圖》此象時寫道:「則戰爭之烈,不僅在於中國也。」也就是說,這是一場世界大戰,即第三次世界大戰。

《推背圖》第五十六象的讖言則描述了這場戰爭中的現象:「飛者非鳥,潛者非魚;戰不在兵,造化遊戲。」

「飛者非鳥」指戰機和導彈;「潛者非魚」指潛艇和艦隻;「戰不在兵,造化遊戲」指戰爭不在於常規軍隊,而在于軍事武器(「造化」)的拼爭。

《五公經》的一個版本對於這場戰爭中的現象也有類似描述:「不用軍兵,自有天兵出現,刀劍自飛自斬,千里取頭,血流東海。」這裏「軍兵」指常規軍隊,而「天兵」指(空軍)戰機,「自飛自斬」和「千里取頭」的「刀劍」則指導彈。

關於這場世界大戰的發生時間,佛家預言《五公經》的不同版本中有如下描述:「戌亥之年刀兵起,惡人相殺冤報冤」,以及「待豬鼠二年,槍刀兵戈吼叫」,即戌狗、亥豬、子鼠三年間有戰事發生。然而,「大災難時期」(即2018年至2043年間)卻含有兩至三個戌狗、亥豬、子鼠年。

《太上洞淵神咒經》則有一則關於戰亂時間的較爲具體的說法:在戊戌之年(2018年,戌狗年),「男子被兵牽,亦有歸門哭;妻子見分張,各自相追逐」。

結合《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其他相關預言來看,在原來歷史的安排中,這場戰亂最有可能的起始時間是2018(戌狗)、2019(亥豬)、2020(子鼠)的三年間。但這似乎只是開始時期的一些局部軍事衝突。

《五公經》還有版本說到:「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災,十分死九分。」也就是說,在一輪生肖之後的2030(戌狗)、2031(亥豬)、2032(子鼠)年前後,這場戰事似乎達到高峯。

根據預言,中國是被捲入了這場戰亂的主要參戰國家之一。

(二)天火──核爆炸

在各種預言中,「大災難」期間另一個主要災難現象是「天火」。

劉伯溫的《燒餅歌》描述了一場巨大的「天火」之災:「火德星君來下界,金殿樓臺盡丙丁。」「火德星君」指火神,「火德星君來下界」比喻天火從天而降的景象;「丙丁」之五行屬火,「盡丙丁」比喻全部被吞噬於火海之中。

佛家預言《五公經》亦有「天使魔王把火燒,一切萬民遭辛苦」和「天差使者來放火,燒燬州縣及鄉村」等描述;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有「國土、城邑、村鄉,頻遭天火燒失者」等描述;《聖經.啓示錄》中描述神懲罰撒旦的信奉者,「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這些都是大災難中「天火」的表現。

那麼「天火」是什麼呢?

劉伯溫的《金陵塔碑文》在描述「大災難」的表現時有這樣一段描述:「輕氣動山嶽,一線鐵難當。」「輕氣」似指衝擊波,「一線」似指輻射:衝擊波使地動山搖,輻射無可阻擋。從字面意思上看,這是在描述一場核爆炸的後效應。

「天火」是指核爆炸──也就是說,第三次世界大戰最終導致了一場核戰爭。

明朝朝鮮南師古的預言《格庵遺錄》中描述了「大災難」中「天火」造成的悲慘景象:「天火飛落燒人間,十里一人難覓,十室之內無一人,一境之內亦無一人。」

根據《格庵遺錄》的描述,在原來歷史的安排中,「天火」事件似乎於2028年前後發生。

(三)世界大戰的終結

根據相關預言,這場世界大戰最終被終止的一個原因,是由於神明安排了一位出生於江浙(吳越)的奇人,利用中國古老科學方法發明瞭一種能夠以「水」克「火」的、抑制所有武器的「武器」,致使所有現代武器,包括核武器失效。其威力強大,但卻不傷性命。

《推背圖》第五十七象對此事件的描述是:「坎(水)離(火)相剋見天倪(自然之道),天(神明)使斯人弭(消除)殺機;不信奇才產吳越,重洋從此戢(停止)兵師。」

《諸葛武侯乩文》對此的描述是:「水能克火火無功,炮火飛機何處避,此是陰陽造化機。」

(四)大瘟疫

從所有相關預言來看,在「大災難」的所有現象中,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最爲慘烈的則是「大瘟疫」。

《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甲寅旬年(2034~2043),有六十種病,死十分遺一也」,「疫鬼殺人,十分殺九」;《格庵遺錄》描述:「黑死枯血,無名天疾;朝生暮死,十戶餘一」;《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也描述了「大瘟疫」的後果:「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

關於「大瘟疫」的發生時間,《五公經》描述道:「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時將一延,早時得病暮時亡」,指大瘟疫的高峯期將出現於「大災難」時期的「寅、卯、辰、巳」年之前後。在「大災難」發生的「下元甲子」1984年至2043年間,從現今往後的「寅卯辰巳年」還有兩個,即壬寅(2022)年至乙巳(2025)年,以及甲寅(2034)年至丁巳(2037)年。

《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描述道:「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

結合以上兩個預言和其他相關預言的描述,一個可能的推論是,「大災難」時期的大瘟疫將持續十多年的時間,大致於壬寅年(2022)至丁巳年(2037)間;其間大瘟疫將出現兩次高峯期:第一次高峯發生於甲辰年(2024)前後,第二次高峯發生於甲寅年(2034)前後。第二次高峯時「十分死九分」(《五公經》)。

﹡五、預言中避免災難的伏筆

諸多中外預言都描述了「大災難」所造成的「十不剩一」的慘烈後果。然而,與此同時,所有這些相關歷史預言卻又都埋下了一個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在「大災難」中,將有一位「聖人」出世──所有的信者和善良人最終都將得到「聖人」的拯救,從而進入歷史的嶄新紀元;而在「大災難」中被懲罰和淘汰的只是那些不信者和惡人。

在衆多的中外歷史預言中,對於「大災難」中不信者和惡人被神淘汰而信者和善良人受神護佑予以最多描述的是道家《太上洞淵神咒經》。

《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道:「時有一道士,建三洞之法,天人悉來護之。」即末劫時有一位得道之人(指聖人),創立了「三洞之法」,天人都來護法。

「世間人惡,不信至言,今有三洞經出,不知受之。疫鬼刀兵,殺害衆生,衆生死盡」等等,即世人多有惡念,不信聖人之言(「至言」),如果(「令」)有聖人傳出度人之法(「三洞經」),也不知道接受。這樣的人們將被「疫鬼刀兵」淘汰殆盡。

「惡人不信大法,故令死耳」「世人不信大法,是以多有罪人,罪人入地獄」等等,即惡人不信聖人所傳之法(預言者稱聖人之法爲「大法」),因此使其被淘汰。

「今有奉三洞之人,魔王三千人護之也」「男女有受三洞之人,鬼王敬奉,不敢犯之」等等,即如果有尊重、接受或信仰(「奉」)聖人所傳之法的人們,衆多神將予以保護,從而不受災難的侵害。

「犯此三洞法師者,鬼王等頭破作十八分」「有作道士三洞法師者,大魔王護之。若令道士危厄疾病者,鬼王等負罪,頭破作八十分矣」等等,即在保護聖人信徒的同時,任何侵犯聖人信徒或者使其染病的鬼神都將遭受萬分嚴厲的懲罰。

這些描述類似於《五公經》中描述的「十分人民死九分,只留一分賢良行善人,惡者想脫萬不行」「善者清泰,惡者死絕」等。

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中也有類似的描述:在大災難中,「人逢勐虎難迴避」,即所有受到「勐虎」(指一屬「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團)迷惑而接受相信「勐虎」的人們,都將在這場大災難中在劫難逃;同時,在大災難中「能逢木兔方爲壽」,即能夠接受相信「木兔」聖人的人們才能夠平安度過這場大難。

在《聖經.啓示錄》的描述中,在「大災難」中被淘汰的不信者和惡人指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撒旦代表)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而從中得到拯救的是那些相信「神之道」的善良人們。

在《聖經.啓示錄》中,「羔羊」是「大災難」中的救世主。「羔羊」在歷史的末期所傳之法被稱爲「神之道」,英文是「the word of God」,直譯爲「主神的法(話)」。

歷史預言中這一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則預示了可能發生的歷史變數

那麼預言中可能發生的災難變數又是什麼呢?我們將在下一期的節目中繼續談論這一話題。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名刊話壇】預言中的中共滅亡時間及前後重大事件(一)

【名刊話壇】預言中的中共滅亡時間及前後重大事件(三)

責任編輯:李心如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