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私人辦學辦成了美國政治領袖的搖籃(下):辨識真僞

我們研究院教授認識論,就是辨識真僞。-樂柴斯基 (圖片:網絡圖片)

私人辦學辦成了美國政治領袖的搖籃(下):辨識真僞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18日】(本臺記者子涵、製作人方偉採訪報道)約翰·樂柴斯基(John Lenczowski)是一位睿智和真正明白很多國際和美國事務的人,他是里根總統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蘇聯問題的首席專家,同時也是時任國家安全委員會歐洲與蘇聯部主任。最近30年來,他是華盛頓DC「世界政治研究院」(The Institute of World Politics)院長,也是這所私立政治研究生院的創辦人。創辦這所研究生院,他傾盡精力到處籌款,未從政府那裏拿過一分錢撥款。

如今,他的「世界政治研究院」培養出的優秀人才已經在美國政府各個領域佔據重要職位,包括在美國國務院、國防部、軍界、情報界,在國會或私人公司、非盈利組織等等。樂柴斯基先生欣慰於「世界政治研究院」能源源不斷的爲國家之需輸送在各個領域“傳遞真相的人”— 因爲他們在研究生院裏經過了傳統和正規的學習,具備了應該如何正確的看待這個世界的基本素質。

透過樂柴斯基先生的生平故事,他出於對國家的責任,在晚年花很大的功夫創辦這麼一所其實很不容易辦的研究生院,從中我們可以看出,一個很典型、有道德的美國人會去做什麼,以及他能夠成就什麼;一個願意爲公共事務付出的人,他的自我動力能讓他走多遠……這對於我們真正瞭解這個國家和這個國家的人,相信是很有啓發意義的。

本臺節目製作人方偉和記者子涵爲我們帶來了對樂柴斯基本人的採訪(本文以第一人稱成文)。

(接上文:私人辦學成了美國政治領袖的搖籃——度過難關 (中))

堅守獨立性,整個創辦過程中沒有從政府拿錢

在這個研究院的整個創辦過程中,美國政府沒有錢給我們,我們沒有從政府那裏拿錢。當然美國政府如果送個學生過來,學生要交學費就會收到一點錢,但是我們的運行經費美國政府沒有錢過來。

一般從美國政府拿錢都是屬於研究經費,你得給他做研究,把成果交上去之後,剩下的錢你纔可以補貼家用,剩下的錢來辦學。從政府要錢,在美國從哪個單位要錢,最後常常會變成他跟你談很多條件,所以你得替他做事,你得倚靠他,最後有的時候你會失去你的獨立性。雖然我們給他們做一些培訓的課程可以賺點錢,但他們那些條件太苛刻,所以也不太想去拿。

研究院的學生有三種不同類型

第一種就是大學剛剛畢業的學生,如果對於學習社會學、歷史學、政治學、國際關係學、國家安全以及情報學等這些方面的研究課程感興趣,可以考慮我們的學校。

還有一種就是“轉道”的人,我們有個學生他原來是康奈爾大學原子能工程畢業,後來在美國海軍的潛艇上做軍官,後來他覺得還是換個職業好了,於是就到我們這邊來學了情報和反情報專業,現在他是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一個大城市的反情報主管,下轄150個FBI的特工。

還有一類學生就是來進修的,這裏包括美國的五個軍種的官員,包括陸軍、海軍、空軍、海上警衛隊和海軍陸戰隊的官員,都進來在我們研究院裏進修,當然還包括美國的情報官員。

美國的情報官員其實沒有地方學情報工作的歷史,特別是一些外國,就象美國的一些敵對力量,他們的情報操作的歷史。我們的學校教授這方面的東西。

教授認識論——學會辨識真僞,心繫國家安全和文明的人都能從中受益

我們教授的內容有認識論,就是辨識真僞,當聽了看了一檔子東西,到底是真實的還是一些謊言,發消息一方是怎樣使用宣傳手段的,怎麼去識別是宣傳而不是一個事實。所以對美國來說,無論你是做外交的,或是在外國做援助的,甚至是做情報的,這方面如果沒有人去教你,你其實搞不清楚怎麼回事的。我們的學校就教這些東西。

我們美國在識別對方是否欺詐這方面有多麼的貧弱,就是說美國人真的很天真,所以我們會被俄國干涉我們的選舉。俄國在我們國家搞那些欺騙行動,人們覺得簡直是大吃一驚。對於俄國乾的那些祕密工作,現在不是媒體上報得很厲害嗎?其實俄國一直在搞這個事情。

那天我碰到一個我的校友,這個校友就跟我說,在情報界最近在傳一個備忘錄,講的是俄國一直在干涉西方包括西歐的民主選舉。我就問他說:很希罕嗎?他說:我們不知道啊,這個備忘錄居然是1980年代就寫出來的。我說:你知道嗎?俄國一直在幹這件事,不是這兩年纔出來乾的。那個校友才說:我最後才發現這個備忘錄是您寫的。

那是我在1980年里根時代就寫了。俄國幾十年來干涉西方的選舉,是從來就有的,不是這一兩年纔是個新鮮事。在里根時代之後,美國政府就停止收集這方面的情報了。所以從前蘇聯到俄國,一直在做這件事情,一直在干涉我們的選舉。中共現在也開始做,而且做得非常大。所以美國人對此知之甚少。到我們學校裏來學我們的課程,很多人都可以從中受益,也就是說,如果你關心我們的這個國家,關心美國的安全,美國的健康,關心美國的文明,你到我們學校來,能學到很多有用的東西。

對於招收外國留學生必須謹慎,但生長在美國的華人子弟是沒問題的

我們招外國學生的時候,還真得小心一些。爲什麼呢?因爲我們不能招錯人。最後把間諜招進來了。比如說,我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讀書的時候,那時蘇聯的克格勃基本上是打透了這個學校,滲透進來的克格勃就會瞭解那裏所有的學生,也瞭解我。這對我們這些個人,包括對國家安全,其實都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對於那種招收新跑出來的外國學生這一點,我們是蠻謹慎的。

當然在灣區我們知道,有很多華人已經生活了若干代了,很多華人其實是非常熱愛美國的,也非常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我也有很多這樣的華人朋友,象他們都是我們研究院可以招收的學生,象這樣在美國生活了好幾代的華人子弟,我們非常歡迎。

但如果你是外國留學生,跑進美國來的,我們其實就會比較小心,不一定招你。因爲現在成千上萬的外國留學生,在美國的大學裏到處都是。但是你知道,我們很多老師在美國政府裏都是擔任官員的,所以政府相關的法律就要求他,和任何外國學生接觸的話,他得向政府報告的。有些外國學生的課,他是不能教的。所以換言之,象這種新進入美國的學生,我們會很小心,不一定招,但是生於美國長於美國的華人子弟,那是沒問題的。

支持「世界政治研究院」可以怎麼做

瞭解我們的學校之後,就跟旁邊人說,讓大家能夠傳播我們研究院的消息,讓這些年輕的華人子弟能夠知道我們的學校,這都是對我們很好的幫助。因爲我們想增加我們的招生。今年我們是160個學生,希望能夠把學生的數字漲到250個。這樣對我們這個研究生院就算一個比較健康的人數了。

如果你有錢的話,也關心美國的國家安全,如果願意捐款給我們來辦學的話,我們當然很歡迎了。

在美國有很多智庫,都做政策研究。在我們看來,政策的本質就是執行政策的人。我們並沒有特別的政治目的,我們不會去推動要轟炸北韓或者怎麼怎麼樣,在具體做法上,我們沒有什麼目的,我們不參與,我們只是教授我們的學生解決世界問題的最佳方案。至於說他們在工作中決定怎麼做,他們可以自己做決定。但是我們會鼓勵我們的學生來保衛自由、保衛國家、保衛我們的文明以及保衛人權。如果你關心這些話題,關心這些領域的話,你捐款,投資這個國家,我們認爲給我們研究院捐款是可以做的最有效力的捐款。每年我們要募款300萬美金,這對於我們的學校來說是不容易的。所以,到我們的網站上去看一看,就是www.iwp.edu,看看我們是什麼樣的學校,考慮考慮是不是可以捐款給我們。

五月份我們開學時,開學典禮的主講嘉賓就是時任美國國防部長馬迪斯將軍。馬迪斯將軍做國防部長,他並不會在很多學校去做這樣一個開學的演講,他只去過另外兩個軍校,然後就是我們研究院了。雖然我們在美國還不是家喻戶曉的,但是我們在軍界和政界是很被尊重的學校。

(全文完,感謝關注)

私人辦學辦成了美國政治領袖的搖籃(上):肩負使命

私人辦學辦成了美國政治領袖的搖籃(中):度過難關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