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私人办学办成了美国政治领袖的摇篮(下):辨识真伪

我们研究院教授认识论,就是辨识真伪。-乐柴斯基 (图片:网络图片)

私人办学办成了美国政治领袖的摇篮(下):辨识真伪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18日】(本台记者子涵、制作人方伟采访报道)约翰·乐柴斯基(John Lenczowski)是一位睿智和真正明白很多国际和美国事务的人,他是里根总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苏联问题的首席专家,同时也是时任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与苏联部主任。最近30年来,他是华盛顿DC「世界政治研究院」(The Institute of World Politics)院长,也是这所私立政治研究生院的创办人。创办这所研究生院,他倾尽精力到处筹款,未从政府那里拿过一分钱拨款。

如今,他的「世界政治研究院」培养出的优秀人才已经在美国政府各个领域占据重要职位,包括在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军界、情报界,在国会或私人公司、非盈利组织等等。乐柴斯基先生欣慰于「世界政治研究院」能源源不断的为国家之需输送在各个领域“传递真相的人”— 因为他们在研究生院里经过了传统和正规的学习,具备了应该如何正确的看待这个世界的基本素质。

透过乐柴斯基先生的生平故事,他出于对国家的责任,在晚年花很大的功夫创办这么一所其实很不容易办的研究生院,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很典型、有道德的美国人会去做什么,以及他能够成就什么;一个愿意为公共事务付出的人,他的自我动力能让他走多远……这对于我们真正了解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相信是很有启发意义的。

本台节目制作人方伟和记者子涵为我们带来了对乐柴斯基本人的采访(本文以第一人称成文)。

(接上文:私人办学成了美国政治领袖的摇篮——度过难关 (中))

坚守独立性,整个创办过程中没有从政府拿钱

在这个研究院的整个创办过程中,美国政府没有钱给我们,我们没有从政府那里拿钱。当然美国政府如果送个学生过来,学生要交学费就会收到一点钱,但是我们的运行经费美国政府没有钱过来。

一般从美国政府拿钱都是属于研究经费,你得给他做研究,把成果交上去之后,剩下的钱你才可以补贴家用,剩下的钱来办学。从政府要钱,在美国从哪个单位要钱,最后常常会变成他跟你谈很多条件,所以你得替他做事,你得倚靠他,最后有的时候你会失去你的独立性。虽然我们给他们做一些培训的课程可以赚点钱,但他们那些条件太苛刻,所以也不太想去拿。

研究院的学生有三种不同类型

第一种就是大学刚刚毕业的学生,如果对于学习社会学、历史学、政治学、国际关系学、国家安全以及情报学等这些方面的研究课程感兴趣,可以考虑我们的学校。

还有一种就是“转道”的人,我们有个学生他原来是康奈尔大学原子能工程毕业,后来在美国海军的潜艇上做军官,后来他觉得还是换个职业好了,于是就到我们这边来学了情报和反情报专业,现在他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一个大城市的反情报主管,下辖150个FBI的特工。

还有一类学生就是来进修的,这里包括美国的五个军种的官员,包括陆军、海军、空军、海上警卫队和海军陆战队的官员,都进来在我们研究院里进修,当然还包括美国的情报官员。

美国的情报官员其实没有地方学情报工作的历史,特别是一些外国,就象美国的一些敌对力量,他们的情报操作的历史。我们的学校教授这方面的东西。

教授认识论——学会辨识真伪,心系国家安全和文明的人都能从中受益

我们教授的内容有认识论,就是辨识真伪,当听了看了一档子东西,到底是真实的还是一些谎言,发消息一方是怎样使用宣传手段的,怎么去识别是宣传而不是一个事实。所以对美国来说,无论你是做外交的,或是在外国做援助的,甚至是做情报的,这方面如果没有人去教你,你其实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我们的学校就教这些东西。

我们美国在识别对方是否欺诈这方面有多么的贫弱,就是说美国人真的很天真,所以我们会被俄国干涉我们的选举。俄国在我们国家搞那些欺骗行动,人们觉得简直是大吃一惊。对于俄国干的那些秘密工作,现在不是媒体上报得很厉害吗?其实俄国一直在搞这个事情。

那天我碰到一个我的校友,这个校友就跟我说,在情报界最近在传一个备忘录,讲的是俄国一直在干涉西方包括西欧的民主选举。我就问他说:很希罕吗?他说:我们不知道啊,这个备忘录居然是1980年代就写出来的。我说:你知道吗?俄国一直在干这件事,不是这两年才出来干的。那个校友才说:我最后才发现这个备忘录是您写的。

那是我在1980年里根时代就写了。俄国几十年来干涉西方的选举,是从来就有的,不是这一两年才是个新鲜事。在里根时代之后,美国政府就停止收集这方面的情报了。所以从前苏联到俄国,一直在做这件事情,一直在干涉我们的选举。中共现在也开始做,而且做得非常大。所以美国人对此知之甚少。到我们学校里来学我们的课程,很多人都可以从中受益,也就是说,如果你关心我们的这个国家,关心美国的安全,美国的健康,关心美国的文明,你到我们学校来,能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对于招收外国留学生必须谨慎,但生长在美国的华人子弟是没问题的

我们招外国学生的时候,还真得小心一些。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能招错人。最后把间谍招进来了。比如说,我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书的时候,那时苏联的克格勃基本上是打透了这个学校,渗透进来的克格勃就会了解那里所有的学生,也了解我。这对我们这些个人,包括对国家安全,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对于那种招收新跑出来的外国学生这一点,我们是蛮谨慎的。

当然在湾区我们知道,有很多华人已经生活了若干代了,很多华人其实是非常热爱美国的,也非常关心中国的人权状况。我也有很多这样的华人朋友,象他们都是我们研究院可以招收的学生,象这样在美国生活了好几代的华人子弟,我们非常欢迎。

但如果你是外国留学生,跑进美国来的,我们其实就会比较小心,不一定招你。因为现在成千上万的外国留学生,在美国的大学里到处都是。但是你知道,我们很多老师在美国政府里都是担任官员的,所以政府相关的法律就要求他,和任何外国学生接触的话,他得向政府报告的。有些外国学生的课,他是不能教的。所以换言之,象这种新进入美国的学生,我们会很小心,不一定招,但是生于美国长于美国的华人子弟,那是没问题的。

支持「世界政治研究院」可以怎么做

了解我们的学校之后,就跟旁边人说,让大家能够传播我们研究院的消息,让这些年轻的华人子弟能够知道我们的学校,这都是对我们很好的帮助。因为我们想增加我们的招生。今年我们是160个学生,希望能够把学生的数字涨到250个。这样对我们这个研究生院就算一个比较健康的人数了。

如果你有钱的话,也关心美国的国家安全,如果愿意捐款给我们来办学的话,我们当然很欢迎了。

在美国有很多智库,都做政策研究。在我们看来,政策的本质就是执行政策的人。我们并没有特别的政治目的,我们不会去推动要轰炸北韩或者怎么怎么样,在具体做法上,我们没有什么目的,我们不参与,我们只是教授我们的学生解决世界问题的最佳方案。至于说他们在工作中决定怎么做,他们可以自己做决定。但是我们会鼓励我们的学生来保卫自由、保卫国家、保卫我们的文明以及保卫人权。如果你关心这些话题,关心这些领域的话,你捐款,投资这个国家,我们认为给我们研究院捐款是可以做的最有效力的捐款。每年我们要募款300万美金,这对于我们的学校来说是不容易的。所以,到我们的网站上去看一看,就是www.iwp.edu,看看我们是什么样的学校,考虑考虑是不是可以捐款给我们。

五月份我们开学时,开学典礼的主讲嘉宾就是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迪斯将军。马迪斯将军做国防部长,他并不会在很多学校去做这样一个开学的演讲,他只去过另外两个军校,然后就是我们研究院了。虽然我们在美国还不是家喻户晓的,但是我们在军界和政界是很被尊重的学校。

(全文完,感谢关注)

私人办学办成了美国政治领袖的摇篮(上):肩负使命

私人办学办成了美国政治领袖的摇篮(中):度过难关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