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瞭解西方文明(18):美國社會的“癌症”還需川普“化療”來治

圖爲10月17日川普在德州達拉斯舉行競選集會的場面。(Dan Scavino推特圖片)

瞭解西方文明(18):美國社會的“癌症”還需川普“化療”來治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0日】(本台記者馨恬採訪報導)美國非常受尊重的古典學家和軍事歷史學家、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形象地比喻說美國社會患了“癌症”,需要一劑重藥來治療,也因此美國選民在2016年把川普選了出來,現在美國選民覺得他們還需要川普繼續用他的“化療”方式來針鋒相對那些“癌症”症狀。漢森教授認爲,民主黨的極左議題已經在人們心裏產生反抗,搖擺州和傳統選民還會投票給川普,川普還會贏得2020大選連任。

接上一集:瞭解西方文明(17):美國人民憤怒之下選出川普爲他們說話

在上一集裏漢森教授分析了在2016年大選中,爲什麼川普能夠在所有外界條件都不利於他的情況下,最後還是贏得了大選。那麼明年2020年的大選又會怎麼樣呢?

美國社會患了“癌症”  選民們覺得還需要川普用“大劑量化療”方法來針鋒相對

漢森教授說,現在的問題是,川普能否在明年大選中重複2016年的成功?這就要看選民們的感受了。選民們覺得川普在任的這幾年,生活是不是確實提升了。而很關鍵的一點是,人們有沒有厭倦了川普那種比較誇張的展現,甚至有些粗獷的表現。還是說,人們覺得美國社會所患的“癌症”還繼續需要川普的“大劑量化療”來治理。

漢森教授用了很形象的比喻,他說美國社會患了“癌症”,所以需要一劑重藥、良藥來治療,所以2016年時大家纔會把川普選出來。漢森教授爲此還寫過一本書叫“The case for Trump”(中文暫譯《川普特例》)。

 《The Case for Trump》(暫譯《川普特例》)封面。
《The Case for Trump》(暫譯《川普特例》)封面。

漢森教授解釋說,美國社會所患的癌症是:你不要開車,不能用塑料吸管,美國最好的光景已經結束了,美國已經衰退了,我們要砍國防預算,要友善對待尼加拉瓜、古巴、伊朗這些國家,要像社會主義者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民主黨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這些白人一樣,針對我們白人祖先所犯下的罪而向大家道歉。

針對這樣的癌症,漢森教授認爲,美國選民覺得還是需要川普繼續以他的“化療”方式來針鋒相對,而川普就是這麼做的。而抵制川普的那一方也沒有放棄,他們會在2020年競選的時候聲稱,川普沒有辦法贏得連任,因爲民主黨方籌集了更多捐款,因爲所有分析師做的模型數據都顯示川普贏不了,他們還會說川普的民調降了8%等等。但是到了最後,川普還會贏,就像2016年一樣。

美國人已經厭倦了那些“癌症”症狀  他們已經在從心裏反抗

爲什麼會這樣呢?漢森教授認爲,原因就是不管從人性、還是美國的傳統,人們已經厭倦了那些“癌症”症狀,他們在全面反抗。比如,

傾向左派的政客說:16歲的孩子應該有投票權。人們心裏就在嘀咕:我可不認爲我家的16歲孩子應該去投票;

當政客說:前重罪犯應該要有投票權。有人心裏就在嘀咕:我太太或我丈夫的兄弟犯了罪被關在監獄裏,我可不想他以後能投票;

當政客說:要徵收90%的稅。人們心裏就在想:我已經付了38%的聯邦收入稅,在加州還要加上13%的州稅,加起來我要付超過50%的稅了,而一半的加州人不付稅,你爲什麼要追着我繳更多的稅呢?

左派政客還說:我們要綠色新徵,12年後你就不要開車了。人們心裏就想:那我怎麼去上班呢?我也沒有很多錢,而川普執政會讓汽油價格下降這很好啊。

還有左派推動的其它議題,包括晚期墮胎,如果部分墮胎沒成功、嬰兒出生了,作爲媽媽有權利不要這個嬰兒活下來。那麼人們就想,我是不喜歡墮胎,但我也不想因爲這種事讓某些人做生意盈利啊,這相當於是謀殺生命。

所有這些立場,都是紐約極左派衆議員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提出來,然後幾乎所有的民主黨2020總統候選人都認同。但是事實上,漢森教授說,課富人稅、大學免學費、撤銷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撤銷選舉人團制度、稅率漲到90%、投票年齡降低到16歲、給予前重罪犯投票權、全民健保等等所有這些議題的民調支持率都沒有超過一半。

此外,如果你把所有民主黨候選人集結在一起,包括德州議員貝託·奧羅克(Beto O'Rourke)、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 這些總統候選人,都在說教。他們說美國人是“種族主義者”、我們應該感到羞愧,應該對自己的國家感到羞愧等等,這些言論其實是不會受歡迎的,尤其是在那些對選舉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州。

搖擺州和傳統選民還會投票給川普 川普還會贏得2020

根據選舉人團制度,我們已經知道加州是藍州(民主黨主導),德州是紅州(共和黨主導),紐約和伊利諾伊州是藍色,阿拉巴馬是紅州,這些都沒問題,紅州和藍州之間會互相抵消掉。但是有11個關鍵州,包括威斯康辛、密西根、賓州、北卡、俄亥俄、印第安納州、佛州那裏(共和黨和民主黨勢力)是一半一半。

而在有些地區,有很多傳統選民,他們一般不喜歡投票給富裕的共和黨人,但是對於我們剛纔談到的這些文化議題上,他們是支持川普的,所以他們在2016年的時候就翻盤轉投給了共和黨候選人川普。漢森教授覺得,明年的選舉中,同樣的事情還會發生,這些傳統選民會繼續投票給川普。這也就是爲什麼漢森教授認爲,川普2016年贏得了總統寶座,而2020年他還將贏得總統連任。

那麼結果到底會如何,我們等着看明年的大選爭奪戰。

由馨恬採訪的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爲我們深入淺出地講解、讓我們對西方文明有所瞭解的這個系列節目到這裏就告一段落了。非常感謝您的關注!

點擊這裏看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