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趙樂際兩年反腐平淡無奇,滬寧因素浮現。(視頻截圖)
趙樂際兩年反腐平淡無奇,滬寧因素浮現。(視頻截圖)

評論:趙樂際自身難保 王滬寧乘機奪權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1日】(看中國 作者:鄭中原)一直不看好中共十九大後替代王岐山反腐趙樂際,一方面是因爲習近平反腐難以爲繼,另一方面是因爲中共統治自身難以爲繼。近日一則親中港媒消息,直爆趙樂際自身的危機,釋放的內鬥信號,進一步印證了這一點。

趙樂際猛料突爆 與周強“同病相憐”

10月18日,《明報》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爆稱,被習近平認爲破壞龍脈的秦嶺違建別墅事件,背後內幕,涉及曾經主政陝西五年的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習六次批示而下邊不動,據說就是因爲當地官員十分爲難,因他們知道大部分別墅是在趙樂際執掌陝西期間修建;他們夾在習與趙兩人中間,只能選擇不作爲。於是一時出現“秦官難當”的尷尬局面,直至習近平真的震怒。

消息並指習近平因此放風政治局中再無所謂“習×體制”之說,借十九大後不存在“習王體制”,來否定“習趙體制”,藉此來敲打、警告趙樂際

 親中港媒爆料,趙樂際遭習近平警告。(網絡圖片)
親中港媒爆料,趙樂際遭習近平警告。(網絡圖片)

同時,該消息還說,去年12月底,中共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藉陝西“千億礦權案”,披露了包括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批示的“祕密文件”,當中矛頭並非僅指向周強;被打格的部分內容,正是趙樂際擔任陝西省委書記期間對“千億礦權案”的批示。

周強今年初一度因爲千億礦權案出現危機,但是經由中共政法委牽頭,中紀委、最高檢和公安部參與的聯合調查之後得以“鹹魚翻身”。箇中原因,此前外界都沒想到還有趙樂際的因素,很顯然,拋出一個周強尚可,如果同時拋出掌反腐的在職國級官員趙樂際,中南海可能隨即陷入執政危機,故此周強沒出事,必定是當權者出於暫保趙樂際以保黨的決策。

趙樂際兩年反腐平淡無奇 王滬寧因素浮現

說回到趙樂際,他以前本來管着中組部,只不過是管着官員花名冊,按照習的意圖選人用人的辦事官員,並無個人威信,他前年從強勢反腐王岐山手中接棒,以其資歷和實力,從一開始就不獲看好。

我們看到趙樂際一上來,官方就定位反腐“刀口向下”,只是打了幾個王岐山交下的省部級“老虎”,其實很多還是主動投案的,如秦光榮、劉士餘,所謂主動投案,一般都是因爲在官場還有關係人說情,充當中間說服角色,當事人先主動投案,當局再網開一面。另外趙樂際最花力氣的卻是在陝西捉拿自己當年的舊部,這在官場人士來看都是極其難堪的事。在過去近兩年的官媒公開報導中,趙樂際也沒有被給出一個很權威的報導位置,甚至可以說是異常沉默。

留意到近兩年當局通報落馬的官員中,特別是最近,很多都被強調所謂政治不擔當、違背中共初心、對黨不忠誠等意識形態罪名,甚至閱讀境外書刊也被列爲大罪。王岐山時期反腐在官員違紀方面主要是通報所謂違反政治規矩、政治紀律,搞團伙幫派,也就是防範對當局搞政變的危險。現在這種將意識形態整肅混入反腐的明顯動向,說明瞭什麼呢?

筆者認爲,這意味着現在掌管意識形態的常委王滬寧,已經藉着習近平希望保黨整風之勢,乘機擴權到反腐領域,弱勢的趙樂際,有被架空之嫌。

中南海權力恐怖新格局 反腐文宣反常倒置

筆者曾在《中南海權力恐怖新格局》一文中指出,在中共十九大換屆更新的七常委,在不足兩年裏,權力格局已然發生了極大變化,但相對上一屆,更顯畸形,甚至恐怖。筆者重新列了一個當下的新七常委權勢排名:習近平王滬寧、李克強、慄戰書、汪洋、韓正、趙樂際。其中趙樂際本來應是第六位卻已降至末位。而上屆的王岐山本是第六位實際上成爲二號人物。

相反,現任七常委中,勢力增長最快但又最反常的是江澤民和曾慶紅早年起用和佈局進入高層的王滬寧。爲三代黨魁搗弄出“三代表”、“科學發展觀”和“中國夢”理論的王滬寧,已是習的國師監軍,可能是中南海真正操盤者。

王滬寧分管的工作既多又廣,主要分管黨建、意識形態和宣傳,但又似乎無所不管。王滬寧其中一個極具實權的中央書記處書記職務,定性是中共的日常實務部門,統攬的成員包括中辦主任、國家監察委主任、中央政法委書記、中組部長、中宣部長、中央統戰部長。

今年5月起,中共推行源自原教旨魔鬼馬克思主義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也是王滬寧。這是一次類似1942年毛澤東所搞的整風運動,習近平5月31日在這個運動啓動的講話中也重提毛澤東“延安整風”,意味着又一輪中共慘烈內鬥將拉開帷幕,而這場內鬥正是透過反腐之名進行。

在這一背景下,由於身爲中紀委書記的趙樂際有陝西“小辮子”被人抓着,本來掌管官員生殺大權的他已成擺設,但習近平很可能不會讓他馬上下臺,在反腐實務方面,最大可能趙樂際被國監委主任楊曉渡架空,楊曉渡曾與習近平在上海有過短暫交集。但是楊曉渡在中央書記處序列中,也是被王滬寧統管着,故此王滬寧實質上可以操控反腐

中共政權高危失控 對腐敗已無心戀戰

中共反腐的這種不尋常變局,是與其近年政權危機相呼應的。

最近大家都在講中共的內憂外患,“逢九必亂”和“七十大限”之說四起。這些說法是有實際對應的,最明顯的就是中美貿易戰和香港民衆抗爭事件引發的經濟下行、國內民變和黨內政變等政權內患。

最新的證據是中共國家統計局日前發佈的數據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6%,這是近30年來的最低增速。而這一官方數字仍受到一些中國經濟學者的深度質疑,認爲是高估了。

中國經濟下行已帶來物價飛漲,民生、社會問題重重,國內民怨在高壓嚴控下如火山待爆,香港人要求實現高度自治的示威信息,透過嚴密封鎖,對大陸也有深遠影響,中共頻發聲要防範“顏色革命”。在這之際,中共卻對內大搞所謂“不忘初心”整風,甚至最近還擬立法禁全體公職人員“反黨”,顯示當局在意識形態方面的恐慌大於一切。

早在今年7月1日中共自定的所謂“建黨日”前幾天,習近平曾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警告稱:“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筆者認爲,這是一種變相的“亡黨警告”,2019年就是中共亡黨風險年。

反腐本身而言,現時當局拿下貪官的份量已經很難再像以往那樣引發轟動,因爲十九大上的政治妥協,習近平拿下江澤民和曾慶紅等“老老虎”之類的傳聞基本消失。而中共的反腐從意識形態入手,要求下邊事事與中共黨中央一致,更着重其整黨保黨的功能而非單純的反腐,則說明當局的反腐性質上已經發生變異。但是這一套也使習近平正遭受黨內的嚴重抵制。中共黨內分裂,包括紅二代羣體的分裂獲得更多證實,中共自身的危機前所未有。

故此,現當局在反腐這方面已無心作戰,並且無暇顧及,口頭上說保持高壓態勢,不時打幾個無關時局的“虎”敷衍了事,事實上唯有讓官場一爛了之。

趙樂際被爆料還有更深內幕

當然,反腐沒有看點,權鬥仍在加劇。比如,在本月將開的權鬥傳聞四起的中共四中全會之前,趙樂際曾受習近平警告的消息突然傳出,是否來自習近平的意思?還是王滬寧的意思?筆者認爲,很可能與中共十九大那次派系妥協的基礎大動搖有關。

——轉自《看中國》,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嶽文驍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