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圖爲希拉里·克林頓於2016年2月9日競選時發言。 (AP Photo/Matt Rourke)
圖爲希拉里·克林頓於2016年2月9日競選時發言。 (AP Photo/Matt Rourke)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1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編譯)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對唐納德·川普總統的彈劾質詢絕對通不過民主黨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對彈劾所要求的四項測試。

希拉里·克林頓是衆議院司法委員會撰寫1974年員工報告的一個成員,該報告的內容涉及應該如何彈劾,而那是現在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都在引用的內容。

但是,民主黨人在2019年炙烈的對川普的彈劾,欠缺希拉里在去年接受採訪時所描述的四個關鍵的彈劾要求,因爲希拉里當時正在幫助撰寫一個主要的“水門彈劾事件”的檔案。

希拉里直到最近纔對川普的彈劾事件說了一些話。而佩洛西可能希望這位前國務卿保持沉默,因爲她此前在2018年7月9日接受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總統圖書館採訪時說的話並未曾引起注意。

尼克松圖書館的採訪最近受到了《政治》(Politico)的關注,但並不是被作爲當前彈劾質詢程序的準繩。

希拉里是現代美國人中算是獨特的一個了,因爲她參與了促使尼克松於1974年辭職的彈劾, 和由莫妮卡·萊溫斯基(Monica Lewinsky)引發的於1998年對他的丈夫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出任總統時的彈劾(但未定罪)。

在衆議院司法委員會工作時,她只是個26歲的工作人員。在調查“水門事件”醜聞中的尼克松時,希拉里“每天工作16到18個小時”,其中包括閱讀有關1974年戲劇性事件的重要文件之一。

希拉里當時還是單身,甚至還沒有通過她的第一次律師資格考試,她就加入了委員會的工作團隊,研究和撰寫“彈劾的憲法依據”( Constitutional Grounds for Impeachment /CGI)。該報告於1974年2月22日由司法小組主席衆議員彼得·羅迪諾(DN.J.)首次公開發表。

該報告對時至當時的彈劾歷史進行了全面的回顧,首先是去瞭解美國憲法的作者對英國的歷史在彈劾這個方面的瞭解,其次是自1787年以來,在美國對10名聯邦法官、一位美國參議員、一位戰爭部長、和一位總統安德魯·約翰遜(Andrew Johnson)提出的彈劾中的實際運用的研究。

希拉里向採訪者介紹了該文件的來源,她說:“有一個問題,就是你如何進行這個程序,及如何實際設置適當的流程來考慮所有的問題。我一直在努力的是,設一個標準的流程,我們該做什麼以及我們該如何去做……”

她的專注於編寫報告,使她與最近的觀察格外相關,可以指出佩洛西的彈劾在四個方面均未達到1974年所提出的標準。

第一. 不能有先入爲主的判斷:

也許這四項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對總統是否有罪,帶有預先的判斷。

希拉里對尼克松圖書館採訪員說:“我們不知道這件事將會如何收場。我當然不會懷有任何先入爲主的觀念,認爲它很容易,我們把所有這些事情都擺出來,然後衆議院將進行彈劾,[尼克松]將被定罪。我當然沒有,我也不知道誰在1974年的彈劾團隊中都做什麼。

但是佩洛西(Pelosi)在宣佈正式彈劾調查的那一天就已經披露了判決,並說:“本週,總統承認請烏克蘭總統採取使他在政治上受益的行爲。”

她說:“川普總統的行動顯示了不誠實的事實,那就是總統背叛了他的宣誓誓言,背叛了我們的國家安全以及背叛了選舉的廉正性。因此,今天,我宣佈衆議院正式進行彈劾質詢……”

她9月24日的宣佈很大程度上只是基於媒體上報導的關於舉報人的投訴,甚至還都尚未向國會提出來,就宣佈了彈劾,甚至後來還得知舉報人實際上在彈劾被提出的幾周之前,就針對彈劾工作諮詢了民主黨的工作人員。

第二天,佩洛西也承認,她還沒有看過川普總統7月25日給烏克蘭總統弗洛迪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電話談話記錄,而川普在當天早些時候就已經公開了這個內容。

即便如此,佩洛西還是重申了她前一天的聲明,並說:“事實是,美國總統違反了憲法規定,已經要求外國政府在他的政治策略中幫助他,犧牲了我們的國家安全,以及破壞我們選舉的廉正性。那是不能接受的。他將被追究責任,沒有人能超越法律。”

第二. 不能有黨派目的:

第二個是不能參雜黨派利益的因素,這是對彈劾工作在信譽方面的巨大威脅。

希拉里在接受採訪時說:“要剋制自己,避免譁衆取寵,舉行新聞發佈會,並說能讓支持你的人接受的話。這遠遠超出了站誰那一邊……你站在誰這一邊或誰站在你這一邊。並努力成爲在這一過程中,對歷史及過程的莊嚴性的忠實傳達者。”

希拉里還告訴尼克松圖書館採訪員,她和她的同事在回顧以前的總統彈劾案件時意識到“對[總統]安德魯·約翰遜(Andrew Johnson)的所作所爲,有很多是錯誤的。在我們的評估中,這比原本應該的還要多,它是一個基於政治的訴訟,而不是基於犯罪證據輕重的判決了。”

希拉里和她的同事們反覆鼓吹兩黨制的重要性,包括在報告的開篇段落中,也指出了衆議院於1974年2月6日以410票對4票所授權的彈劾程序。

該報告強調“這一行動不是黨派之爭的結果。這是得到了兩個政黨絕大多數支持的。它並無意妨礙或削弱總統。”

在尼克松圖書館的採訪中,希拉里一再讚揚彈劾委員會的幕僚長約翰·杜爾,他是由共和黨轉變的獨立派人士,曾在肯尼迪和約翰遜政府任職於司法部民權部門。

她說,杜爾總是嚴格要求員工採取兩黨合作的方法,不幸的是,她認爲這在隨後的幾年中消失了。

“那個教訓沒有被學到。這就是爲什麼我認爲要繼續談論它有多嚴重了。不應出於政治和黨派的目的而這樣做,因此在1990年代後期那樣做的人和現在談論它的人,都應該回過頭來研究1974年那個做法艱辛的過程。”

第三. 不得篡改證據:

希拉里贊成地告訴尼克松圖書館的採訪者,杜爾在1974年相信,“整個政府都認爲有足夠的證據,不一定達到無可置疑的程度……但足以說服、清晰也令人信服……”

希拉里工作的1974年報告中還宣佈:“並非所有總統的不當行爲都足以構成彈劾的理由。”

希拉里說,這種現實使工作人員在對彈劾的條款進行投票之前,向委員會成員提供可靠的推理和證據就變得非常的重要。

即便如此,佩洛西還是對衆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衆議員亞當·希夫(Adam Schiff, D-Calif.)感到自豪,她說:“我爲亞當·希夫所做的工作感到非常自豪。我很看重他的做法。”

佩洛西對希夫的做法感到驕傲,在不久後就看出端倪了。因爲希夫編造了自己對川普電話錄音的稿子,並在面對全國的電視播出的聽證上唸了那個稿子,但希夫在幾個小時後承認,他的版本實際上是個“謊言”。

日前,已有135位衆議院共和黨人共同發起了一項譴責情報小組主席的決議。情報委員會的共和黨人還聲稱,希夫保留了證據,同時允許偷偷地關着門將證詞的祕密泄露給委員會。 

第四. 不能拒絕正當程序:

希拉里在尼克松圖書館的採訪中補充說:“我們試圖加深對法律和歷史的理解,並結合被認爲是公平的程序,如果彈劾的條款得到確定,則爲總統提供了正當的程序。”

希夫舉行祕密會議以聽取選定證人的證詞,同時禁止共和黨人向委員會尋問證人,則特別引人憤怒。

一些法律專家認爲,衆議院議長佩洛西的行爲與英格蘭在查理一世統治期間臭名昭著的星際法庭(Star Chamber Court)之間存在着不幸的相似之處。

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漢斯·馮·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於10月15日向《大紀元》表示:“我們在這個國家建立了正當程序的基本規則,以避免像在英國那樣,在祕密、及匿名的情況下就可指控的做法。它那是,無法與證人見面和交叉質詢的。”

他說:“我的意思是,星際法庭運作的各種方式,即使彈劾不是法庭上的法律起訴或法律案件,但它是那樣一個嚴肅的事情,其後果如此的嚴重,以至於相同的正當程序的基本規則,應該在此運用的比在法庭上運用的範圍還要大纔是。”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