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希拉里·克林顿于2016年2月9日竞选时发言。 (AP Photo/Matt Rourke)
图为希拉里·克林顿于2016年2月9日竞选时发言。 (AP Photo/Matt Rourke)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1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对唐纳德·川普总统的弹劾质询绝对通不过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对弹劾所要求的四项测试。

希拉里·克林顿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撰写1974年员工报告的一个成员,该报告的内容涉及应该如何弹劾,而那是现在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在引用的内容。

但是,民主党人在2019年炙烈的对川普的弹劾,欠缺希拉里在去年接受采访时所描述的四个关键的弹劾要求,因为希拉里当时正在帮助撰写一个主要的“水门弹劾事件”的档案。

希拉里直到最近才对川普的弹劾事件说了一些话。而佩洛西可能希望这位前国务卿保持沉默,因为她此前在2018年7月9日接受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图书馆采访时说的话并未曾引起注意。

尼克松图书馆的采访最近受到了《政治》(Politico)的关注,但并不是被作为当前弹劾质询程序的准绳。

希拉里是现代美国人中算是独特的一个了,因为她参与了促使尼克松于1974年辞职的弹劾, 和由莫妮卡·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引发的于1998年对他的丈夫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出任总统时的弹劾(但未定罪)。

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工作时,她只是个26岁的工作人员。在调查“水门事件”丑闻中的尼克松时,希拉里“每天工作16到18个小时”,其中包括阅读有关1974年戏剧性事件的重要文件之一。

希拉里当时还是单身,甚至还没有通过她的第一次律师资格考试,她就加入了委员会的工作团队,研究和撰写“弹劾的宪法依据”( Constitutional Grounds for Impeachment /CGI)。该报告于1974年2月22日由司法小组主席众议员彼得·罗迪诺(DN.J.)首次公开发表。

该报告对时至当时的弹劾历史进行了全面的回顾,首先是去了解美国宪法的作者对英国的历史在弹劾这个方面的了解,其次是自1787年以来,在美国对10名联邦法官、一位美国参议员、一位战争部长、和一位总统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提出的弹劾中的实际运用的研究。

希拉里向采访者介绍了该文件的来源,她说:“有一个问题,就是你如何进行这个程序,及如何实际设置适当的流程来考虑所有的问题。我一直在努力的是,设一个标准的流程,我们该做什么以及我们该如何去做……”

她的专注于编写报告,使她与最近的观察格外相关,可以指出佩洛西的弹劾在四个方面均未达到1974年所提出的标准。

第一. 不能有先入为主的判断:

也许这四项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对总统是否有罪,带有预先的判断。

希拉里对尼克松图书馆采访员说:“我们不知道这件事将会如何收场。我当然不会怀有任何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它很容易,我们把所有这些事情都摆出来,然后众议院将进行弹劾,[尼克松]将被定罪。我当然没有,我也不知道谁在1974年的弹劾团队中都做什么。

但是佩洛西(Pelosi)在宣布正式弹劾调查的那一天就已经披露了判决,并说:“本周,总统承认请乌克兰总统采取使他在政治上受益的行为。”

她说:“川普总统的行动显示了不诚实的事实,那就是总统背叛了他的宣誓誓言,背叛了我们的国家安全以及背叛了选举的廉正性。因此,今天,我宣布众议院正式进行弹劾质询……”

她9月24日的宣布很大程度上只是基于媒体上报导的关于举报人的投诉,甚至还都尚未向国会提出来,就宣布了弹劾,甚至后来还得知举报人实际上在弹劾被提出的几周之前,就针对弹劾工作咨询了民主党的工作人员。

第二天,佩洛西也承认,她还没有看过川普总统7月25日给乌克兰总统弗洛迪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电话谈话记录,而川普在当天早些时候就已经公开了这个内容。

即便如此,佩洛西还是重申了她前一天的声明,并说:“事实是,美国总统违反了宪法规定,已经要求外国政府在他的政治策略中帮助他,牺牲了我们的国家安全,以及破坏我们选举的廉正性。那是不能接受的。他将被追究责任,没有人能超越法律。”

第二. 不能有党派目的:

第二个是不能参杂党派利益的因素,这是对弹劾工作在信誉方面的巨大威胁。

希拉里在接受采访时说:“要克制自己,避免譁众取宠,举行新闻发布会,并说能让支持你的人接受的话。这远远超出了站谁那一边……你站在谁这一边或谁站在你这一边。并努力成为在这一过程中,对历史及过程的庄严性的忠实传达者。”

希拉里还告诉尼克松图书馆采访员,她和她的同事在回顾以前的总统弹劾案件时意识到“对[总统]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的所作所为,有很多是错误的。在我们的评估中,这比原本应该的还要多,它是一个基于政治的诉讼,而不是基于犯罪证据轻重的判决了。”

希拉里和她的同事们反复鼓吹两党制的重要性,包括在报告的开篇段落中,也指出了众议院于1974年2月6日以410票对4票所授权的弹劾程序。

该报告强调“这一行动不是党派之争的结果。这是得到了两个政党绝大多数支持的。它并无意妨碍或削弱总统。”

在尼克松图书馆的采访中,希拉里一再赞扬弹劾委员会的幕僚长约翰·杜尔,他是由共和党转变的独立派人士,曾在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任职于司法部民权部门。

她说,杜尔总是严格要求员工采取两党合作的方法,不幸的是,她认为这在随后的几年中消失了。

“那个教训没有被学到。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要继续谈论它有多严重了。不应出于政治和党派的目的而这样做,因此在1990年代后期那样做的人和现在谈论它的人,都应该回过头来研究1974年那个做法艰辛的过程。”

第三. 不得篡改证据:

希拉里赞成地告诉尼克松图书馆的采访者,杜尔在1974年相信,“整个政府都认为有足够的证据,不一定达到无可置疑的程度……但足以说服、清晰也令人信服……”

希拉里工作的1974年报告中还宣布:“并非所有总统的不当行为都足以构成弹劾的理由。”

希拉里说,这种现实使工作人员在对弹劾的条款进行投票之前,向委员会成员提供可靠的推理和证据就变得非常的重要。

即便如此,佩洛西还是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 D-Calif.)感到自豪,她说:“我为亚当·希夫所做的工作感到非常自豪。我很看重他的做法。”

佩洛西对希夫的做法感到骄傲,在不久后就看出端倪了。因为希夫编造了自己对川普电话录音的稿子,并在面对全国的电视播出的听证上念了那个稿子,但希夫在几个小时后承认,他的版本实际上是个“谎言”。

日前,已有135位众议院共和党人共同发起了一项谴责情报小组主席的决议。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人还声称,希夫保留了证据,同时允许偷偷地关着门将证词的秘密泄露给委员会。 

第四. 不能拒绝正当程序:

希拉里在尼克松图书馆的采访中补充说:“我们试图加深对法律和历史的理解,并结合被认为是公平的程序,如果弹劾的条款得到确定,则为总统提供了正当的程序。”

希夫举行秘密会议以听取选定证人的证词,同时禁止共和党人向委员会寻问证人,则特别引人愤怒。

一些法律专家认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行为与英格兰在查理一世统治期间臭名昭著的星际法庭(Star Chamber Court)之间存在着不幸的相似之处。

传统基金会资深研究员汉斯·冯·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于10月15日向《大纪元》表示:“我们在这个国家建立了正当程序的基本规则,以避免像在英国那样,在秘密、及匿名的情况下就可指控的做法。它那是,无法与证人见面和交叉质询的。”

他说:“我的意思是,星际法庭运作的各种方式,即使弹劾不是法庭上的法律起诉或法律案件,但它是那样一个严肃的事情,其后果如此的严重,以至于相同的正当程序的基本规则,应该在此运用的比在法庭上运用的范围还要大才是。”

责任编辑:楊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