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圖爲10月11日川普總統在路易斯安那州舉行競選集會的場面。(川普推特圖片)
圖爲10月11日川普總統在路易斯安那州舉行競選集會的場面。(川普推特圖片)

前NFL球星透露:多數左派人士暗中都喜歡川普的政策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2日】(本台記者楊曉綜合報導)美國職業橄欖球大聯盟(NFL)的前球星傑克·布魯爾(Jack Brewer)近日披露,美國的左派人士們儘管表面上不願承認,但是他們暗中都喜歡川普的政策。另一方面讓布魯爾感到驚詫的是,被媒體認定是極右翼分子的川普總統所推行的政策竟然和極左翼分子們倡導的核心議題是一致的。

傑克·布魯爾在NFL時是打安全位(safety)的球員,曾經爲維京人隊(Vikings)、巨人隊(Giants)、老鷹隊(Eagles)和紅雀隊(Cardinals)效過力。退役後布魯爾成立了“布魯爾集團”,自己當老闆,做投資和顧問生意。

 美國前NFL球星傑克·布魯爾(Jack Brewer)。(福克斯新聞截圖)
美國前NFL球星傑克·布魯爾(Jack Brewer)。(福克斯新聞截圖)

近日布魯爾在福克斯新聞網上撰文表示,如果取消雙重標準,共和黨籍的唐納德·川普總統會比民主黨人喜歡的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和約翰·肯尼迪更受左派人士的歡迎。

布魯爾說,在不到3年的時間裏,川普已經完成了民主黨多年來承諾要做的很多事情。但是自從2016年大選日以來,媒體拒絕承認川普政府取得的無數成就,同時卻一直對川普從來沒做過的事情感到“震驚”。

布魯爾列舉了一些民主黨歷來關注的問題和川普在這些方面的成就,例如,

要和平不要戰爭

回顧2016年大選,那時左派廣泛傳播的言論是,川普總統很可能會在全世界範圍內發動戰爭。但是實際情況是,川普上任後不久立即就對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進行了迅速而有效的打擊和清除,沒有幾個美國人爲此失去生命,接着川普又不斷推動把美國的部隊帶回家。

大家也許還記得,2009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授給了奧巴馬總統,以表彰他“在加強國際外交與人際合作方面的非凡努力”。這是奧巴馬上任總統的第一年。

七年後,僅在奧巴馬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年裏,他就下令扔下了2.6萬枚炸彈,這給全世界帶來了災難。

不知道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是怎麼消化奧巴馬的實際情況的。

而川普總統仍在繼續把我們的部隊從無休止的戰爭中撤出來,這場戰爭是被兩個政黨都批評的。即使事實證明,比起奧巴馬奧巴馬之前的其他許多總統,川普都是更追求和平的美軍總司令,但民主黨人永遠不會允許他們自己承認這一事實。

非法移民問題

因爲川普總統努力保護邊境,讓非法移民對違反美國法律承擔責任,於是整個美國的左派都給川普總統打上了“首席種族主義者”的牌子,

布魯爾說,左派對美國移民和邊境執法局(ICE)的攻擊以及對邊境牆的大力反對讓他對川普和奧巴馬的移民執法政策進行了深入的比較。

然後他發現奧巴馬在兩屆總統任期內把300萬非法移民驅逐出境,這個速度是川普總統的兩倍。布魯爾說,這個發現讓他的下巴都掉了下來。

接着,布魯爾說,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你花一些時間聽聽奧巴馬怎麼說的,他對非法移民問題實際上和最右翼的保守派的聲調一樣強硬,可這卻很少被媒體提及。

那麼,聲稱支持開放邊界的左派們,他們爲什麼不慶祝川普總統驅逐非法移民出境的人數減少了呢?左派們實際上是喜歡川普的移民政策,不管他們有沒有意識到。

大規模囚禁問題

左派們長期以來一直反對大規模囚禁,從NFL球員下跪到嘻哈歌手們用他們的平臺來遊說刑事司法改革。

音樂人裏像Jay Z,John Legend和Meek Mill,球員裏像Colin Kaepernick,LeBron James(即批評莫雷支持香港推文的NBA球星詹姆斯)和其他人,都把這個問題當作是我們這個時代最悲催的民權問題。

1994年由時任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撰寫、總統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通過的犯罪法案導致數百萬計的黑人遭到強制最低刑期的處罰。實際上是川普總統通過了廢除大規模囚禁的第一項重大立法。而左派精英們幾乎不承認這一點。

布魯爾列出了一堆嘻哈說唱歌手們的名字,這些人在川普成爲總統前對川普都是非常吹捧的,他們也都關注大規模囚禁問題,但是現在卻拒絕把廢除大規模囚禁的功勞給川普總統。他們還自稱是“啓蒙一代”(woke)。

這些歌手是:Tribe Called Quest, Beastie Boys, Master P, Rick Ross, Redman, Ice Cube, E-40, Nas, Nelly, Ludacris, Jay Z, Jeezy, Diddy, Lil Kim, Fat Joe, Fabolous, Pharrell, Big Sean, Shaq, Meek Mill, Beyoncé, DJ Khaled.

走得最遠的是獲獎歌手John Legend,他甚至認爲是他自己和他的妻子促成了刑事司法改革,好像在拿走川普政府的功勞。

布魯爾認爲只有坎耶·韋斯特(Kanye West)是個足夠真實的人,韋斯特盛讚川普總統爲結束長達數十年對美國黑人大規模囚禁的法規而邁出了第一大步。

成千上萬的黑人得以釋放該會給嘻哈界帶來很多可以說唱的。可是很不幸,當商人川普變成川普總統之後,嘻哈說唱界就把對川普的愛變成了恨。

還有,川普總統幫助把說唱歌手A$AP Rocky從瑞典的監獄裏撈了出來,這位歌手連個“謝謝”都沒說。如果是奧巴馬克林頓做了這樣的好事,那些人會怎樣表現?

花錢買路(或“拿錢辦事”)(Pay-to-Play

前球星布魯爾說他的父母是民主黨人,那時民主黨代表的是工人階級,不是富人。對於他來說,傳統左派所能容忍的最後一件事就是“拿錢辦事”,或者說政治人物們上任時是個破落戶,離任時卻成了富豪。

布魯爾覺得,要麼是他自己被徹底洗腦了,要麼就是政治和道德的概念已經完全改變了。

人們親眼看到的很多事情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克林頓夫婦在2001年初負債可能是1200萬美元,後來在沒做大生意的情況下達到了淨資產超過2億美元。(注:比爾·克林頓總統任期是1993-2001。)

前副總統拜登一家在2008年時的身價不到50萬美元,(注:拜登奧巴馬在2009年1月入主白宮),之後的5年時間裏,他的家人就從衆多的國際公司裏獲得了現金和股本。而自從(2017年1月)拜登離任副總統到現在,拜登家已經賺了1500萬美元。

最後,布魯爾說,現在民主黨對川普的彈劾之說還在繼續,“拿錢辦事”也還在繼續,政治分歧演變成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對壘。道德與自由相對抗的方式前所未有。

責任編輯:蔡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