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萧恩点评(下): 陈同佳案是在用表面司法角逐掩盖背后的别有用心

10月23日服刑期满出狱的香港男子陈同佳又因在台湾杀害女友而面临刑诉。(图源:中央社)

萧恩点评(下): 陈同佳案是在用表面司法角逐掩盖背后的别有用心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3日】(本台记者金石采访报道)香港“反送中”运动已经是进行了四个多月,上周香港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都值得我们关注。10月20日大游行中,警方使用水炮车驱散游行群众,将清真寺染成了蓝色;香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遇袭受伤被送医救治;香港“反送中”运动导火索,港男在台湾杀人案嫌犯陈同佳认罪,该案司法管辖在台湾、香港间引起争议;同时发生的还有,脸书CEO扎克伯格批评中共互联网审查制度;全球最红的Youtuber“PewDiePie”制作播出了涉及NBA和《南方公园》内容嘲讽中共的节目,他在中国的贴吧被删除一空;美国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则是拒绝删减他的电影《好莱坞往事》以满足中共的审查而被中方撤档。

为了清晰了解和分析香港新近事件和影响,以及NBA事件的持续发酵,本台记者金石邀请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为我们介绍香港的最新情况和对各个事件作出分析。

(接上文:萧恩点评(上): 岑子杰遇袭是为寻找更高一级镇压借口之所为)

萧恩点评三:港府利用陈同佳案搅混水、转移关注焦点;用表面司法角逐掩盖背后的别有用心

主持人:这几天香港又出现了一个新进展,导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索就是当时的一件香港男子在台湾的杀人案件。前几天案件嫌犯陈同佳表示愿意到台湾自首,但是却被台湾方面拒绝了。台湾方面说,这是有背后政治力量在操作。港府处心积虑地想要显示其对在香港以外的中国大陆地区的犯罪港人没有任何管辖权,必须送回大陆审理;而且用相同逻辑企图也把台湾纳入“一个中国”的政治框架里,强调陈案也只有台湾才有管辖权。其实港府与世界上30个国家有司法互助协议,也就是相当于引渡的协议。但问题是,港府把台湾看成是中共治下的中国的一部分,所以不能与台湾签署司法互助协议,如果要签署的话,也只能是把中国大陆也包括在内。故此,台湾与香港之间的司法问题就变得非常棘手,可能会出现明知是谁犯了案,是谁杀的人,但就无法治他的罪这样一个局面。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萧恩:我首先说一下,其实我们媒体中经常依然把香港目前这个运动叫做“反送中运动”,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名词已经过时了,已经不是那么准确了。我个人认为,更准确的应该把他叫做「香港时代革命运动」。“反送中运动”它其实只是一个引子,而且4个多月过去了,特别是林郑撤回了《逃犯条例》之后,其实这个已经不再是一个焦点。

现在港府又重新把这个事情挑到台面上来,我觉得总体的策略它是想转移矛盾,转移民众关注的焦点,同时也希望把台湾拉进来。因为台湾一旦介入香港事务,成为其中的一个力量,或者成为争议的焦点之一的话,那民众就会考虑,是否有台湾的台独力量跟港独力量的配合,中共就可以找更多的镇压理由。表面上这个事情会成为一个司法力量的角逐,但实际上却是背后的政治考量更多。所以我觉得,总体上是港府和中央政府的一个策略,想把水搅混,让人觉得又回到“送中”问题上,可以进行进一步的司法争论,进一步的司法讨论,然后转移焦点。

实际上这件事情的本身,陈同佳是港人在台湾杀了同是港人的女友,这件事情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实际上所有的调查、口供、证据都是在香港搜集的。香港即使说没有发现充分证据能够对陈同佳杀人案进行起诉立案,但香港本身其实它是可以做进一步调查的,而且它可以寻求台湾方面的调查配合,仍然可以在香港通过司法修正在香港审理此案。然而港府不仅非得要将陈同佳送回台湾去,而且之前台湾司法部门也提出过多次要求,就是在“反送中”运动还没有起来,还没形成国际事件之前,从去年6月份台湾司法部门就一直向港府要求去处理这个事情,要求合作,通过司法渠道正式合作,但是港方一直没有配合。

现在到这个时候,港府重新又把这个案件浮出表面来,说是陈自己要求到台湾去自首,所以这件事情本身就比较奇怪。因为陈同佳在香港他本身是不会被判死刑的,而且他10月23号就出狱了。因为当时他被香港指控的只是他盗用他女友的信用卡,是经济犯罪。但是陈同佳本人却要到台湾去自首,去接受死刑。这本身就很奇怪!任何一个正常人,除非是良心大发现,他愿意去接受惩罚。但是这个时机点就变得很怪。

所以台湾政府方面考量觉得,这个事情有很大的政治操作的含义在背后。我觉得也算是很自然。但是台湾方面其他的在野党,确实有很多在野党的领袖人物出来谴责目前的蔡英文政府,说他们是罔顾司法,是没有寻求公益,认为陈同佳应该到台湾来受审。但是我觉得这也只是一个角度。台湾完全可以在陈同佳仍在香港、对案件做进一步调查的过程中进行配合。而且就算台湾政府愿意接受陈同佳到台湾来自首,也仍该通过正式司法渠道的一个过程,这可能也很长,而且牵扯到怎么样进一步能够取证调查的问题,事情也不是那么简单。

现在其实是港府想把这个烫手山竽甩给台湾,同时把水搅混,让人们的关注点又重新回到“送中条例”上。所以媒体报导你会看到,陈同佳好象说是他自己引起了香港“反送中”运动,表示很愧疚,实际上就是港方想把事情缩小,使事情淡化;所以林郑月娥也很高兴:如果能够把这个烫手山芋甩给台湾,港府也会减轻压力。所以基本上这是政治操作。

萧恩点评四:NBA等类似事件的发生发酵,是催醒更多美国人认清共产主义危害的过程

主持人:下面请您就新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做出一些分析。上一周NBA的事件还是在继续燃烧。首先发生的是脸书CEO扎克伯格批评中共对互联网的审查;其次在10月17号,全球最红的Youtuber“PewDiePie”制作播出内容涉及NBA和《南方公园》等,嘲讽中共的节目后,他在中国的贴吧被删除一空;同时,美国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因拒绝删减他的电影《好莱坞往事》以满足中共的审查而在中国被撤档;10月19号,美国驻华使领馆官方推特引用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古斯(Morgan Ortagus)的推文,赞扬昆汀并说言论自由的权利不应当被出售。您怎么看类似NBA的这种事件还在持续的发酵当中?目前发生的这些事情对美中关系和美国对中共的策略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萧恩:有一句俗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现在中共其实它本身并没有意识到,美国民众其实也在一个觉醒的过程之中。因为在过去40年里面,特别是象基辛格为首这一派亲中的力量,他们一直在美国社会喧闹一个概念,就是要合作(Engagement),跟中共政府合作,要给它们各种各样经济方面发展的机会,希望通过这样的合作,能够让中国有经济的发展,使中国社会出现中产阶级的力量,使中国社会能够逐渐转型走向民主。他们一直在继续这样一个理论,而且大部分左派媒体也是非常支持这样一个理论,所以在美国社会过去几十年里面,经常看到报刊、媒体、电视,所有的报导都强调中国崛起(China rising),China是美国最大的债券国,然后中国对美国会带来多大的挑战等等,使得美国人模糊了自己很长时间对共产主义邪恶的认识。

但是在里根政府期间,与苏联对抗的很多人对共产主义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但是苏共一垮台,当时马上学术界、政界有很多人就强调冷战已经结束了,很多人就混淆了中共与中国的区别,很多美国人忘记了这个中共本身是一个集权的共产主义国家,而且中共一直在残害自己的老百姓,它一直在把它的集权思想、它们迫害人的方式输送到其它国家去……

美国民众也有这么一个逐渐觉醒的过程,现在通过这样的一些人们日常生活中比较容易关心到的方面,象NBA啊,或者是游戏、电影啊,让人们看到中共的霸权在不断施展。我觉得对美国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觉醒的机会,让他们重新意识到,这个共产主义对整个人类的危害,让人们进一步看清楚这个中共不等于中国。所以是有一个区分的过程。

中国大陆人也需要分清中共不等于中国,美国人也同样需要过程。这件事情在不断的发酵过程当中,其实我觉得是催醒了更多的美国人,而且其实会对将来更多的美国公司他们选择如何跟中国做生意、打交道,都会增加一个重新考量的机会。

(全文完,感谢关注)

萧恩点评(上): 岑子杰遇袭是为寻找更高一级镇压借口之所为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