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萧恩点评(上): 岑子杰遇袭是为寻找实施更高一级镇压借口之所为

香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10月16日晚在旺角遇袭,躺到街边,半身是血。(图源:网络图片)

萧恩点评(上): 岑子杰遇袭是为寻找实施更高一级镇压借口之所为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3日】(本台记者金石采访报道)香港“反送中”运动已经是进行了四个多月,上周香港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都值得我们关注。10月20日大游行中,警方使用水炮车驱散游行群众,将清真寺染成了蓝色;香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遇袭受伤被送医救治;香港“反送中”运动导火索,港男在台湾杀人案嫌犯陈同佳认罪,该案司法管辖在台湾、香港间引起争议;同时发生的还有,脸书CEO扎克伯格批评中共互联网审查制度;全球最红的Youtuber“PewDiePie”制作播出了涉及NBA和《南方公园》内容嘲讽中共的节目,他在中国的贴吧被删除一空;美国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则是拒绝删减他的电影《好莱坞往事》以满足中共的审查而被中方撤档。

为了清晰了解和分析香港新近事件和影响,以及NBA事件的持续发酵,本台记者金石邀请了本台在香港前线的记者李晶和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为我们介绍香港的最新情况和对各个事件作出分析。

抗争者冲击在港中资企业目的明确:中资是中共管制香港的工具

主持人:10月20日(周日)港人举行了“废除恶法、独立调查、重组警队”的九龙区大游行,这个游行的活动情况怎么样?

前线记者:在当天10月20号周日的时间,游行依旧是没有得到警方的批准,但在这个情况下,还是有35万的香港人参加这次的活动。这次活动是从尖沙咀巴黎花园游行到西九龙站,途中也经过了一些警署啊等建筑物,有部分示威者在旺角警署和油麻地等多个地方爆发了警民冲突的情况。警察也是有发放催泪弹和使用水炮车驱散示威群众。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次的香港游行是爆发了一些勇武派对中资企业的冲击,有没有了解到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前线记者:前段时间暂时没有示威者讨论和系统整理出针对中资企业冲击的原因,但最近这方面的讨论就比较多,主要是示威者们非常在乎国际媒体对于示威者报导的形象,但是在政府没有正面回应,而示威者其实也没有办法退让的情况下,他们目前来说的方向是集中在冲击中资的商店。他们认为,中资是中共管制香港的一个工具,它不止是一个资本这么简单,而且它是中共政权的一部分。所以象周日的游行中,示威者是有冲击到包括是小米、中国银行,另外也是由中联办控制的香港出版社和教科书联合出版集团旗下的中华书局。

另外,他们也是希望通过这个对中资企业的冲击,让这些中资的商人会对香港政府进行施压;也希望直接能够损害中共各大企业在港的利益;香港的大企业很多都是来自中资的背景,也希望能让港人花更多的金钱去扶植中立背景、甚至是支持示威者的商家和经济圈;另外也希望通过冲击香港的稳定令评级机构有机会能够降低主权评级,令本身就已经有债务问题的中资机构有破产的风险。这些是示威者目前的想法。

所以目前来说,可以看到很多的示威活动也是针对着一些中资的商家,进行了一些一定程度上的冲击。

萧恩点评一:水炮车染蓝清真寺引发港人强烈反应,是大陆警察习惯动作带来的恶效应

主持人:刚刚香港的记者李晶也给我们更新了周日香港人举行的大游行当中,警方的水炮车射向了清真寺,使清真寺染上了蓝色。警方后来发声明说是误中清真寺。但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指责香港警察在林郑政府这几个月的包庇下,已经是彻底失控了,野蛮行径无处不在,才导致了这次事件的发生。您觉得这次事件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萧恩:从我自己的判断来看吧,因为看了各方面对这件事情的报导,我觉得其实是因为这件事情很可能是属于大陆警察的习惯动作。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在香港警察的成分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了,大陆来的警察已经充分的混合在香港警察之中,所以现在你在香港街头看到的警察,很多人实际上是大陆的警察,大陆的公安,大陆的武警。因为长期在中国大陆的那样一个环境下,他们所受到的一些教育,受到的指令,他们其实对伊斯兰教本身,很多人是有很大的歧视,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可以在新疆大规模的监禁穆斯林教徒。所以大陆来的人本身对这些宗教团体有很深的歧视,因为几十年的教育造成的。所以他们本身并没有本土的香港警察所拥有的对不同族裔、不同宗教团体本身的一种很自然的尊重,所以这些大陆的人他就没有这些概念。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是这些大陆警察的习惯动作,他们看到清真寺就向他们炮击,就相当于他们是对外开个水炮车过去来冲击这些地方。在他们来说,这个在大陆可能是拆毁教堂,拆毁清真寺,这已经是经常做的了,拿个水枪冲一下,根本不算什么事,对他们来说真是小事一桩。但是没有想到在香港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所以我觉得林郑月娥她们敢于出来道歉,她们可能也意识到这个事情超出她们自己把控的范围。她们毕竟是本土香港人,她们知道宗教问题在香港的敏感的力量,因为即使是在香港一地,这个穆斯林的信徒也有将近18万到20万。这本身对香港就几百万人的地方,这也是很大的力量。而且香港还有天主教徒、基督徒,在天主教徒的话,他们的信众应该也是接近40万,还有基督徒。所以这些大的宗教在香港的力量是相当大的。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之前如果警察说不批准这个游行的话,但是如果是宗教团体,申请祷告的事件,香港警方是没有权力拒绝的。宗教自由和宗教信仰的力量,他本身在香港是比较根深蒂固的,所以这件事情应该是属于大陆警察习惯动作带来的恶效应。

萧恩点评二:岑子杰遇袭是为寻找实施更高一级镇压借口、减少自身压力之所为

主持人:我们看民阵的召集人岑子杰10月16日晚再次被袭击,有传闻说是南亚人干的。但是岑子杰呼吁大家:不要私下报复,要善待南亚人。在昨天的游行当中,当游行队伍经过重庆大厦,也是南亚人居住的一个地方的时候,确实也表现得很和平,没有任何暴力和冲突的事件;同时南亚人也是支持香港的示威者,很多南亚人说:大家都是香港人。但是《星岛日报》在头版头条报了一篇报导,它的题目是《网民号召携刀私了,八千警察高度戒备》,这与岑子杰的呼吁截然相反。您觉得从岑子杰再次受到袭击这个事件当中,有哪些点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萧恩:我觉得岑子杰遇袭这个事情,实际上说明了香港警方,或者说是在中共中央整体的策略之下,香港政府它其实一直希望能够找到能使香港警方、政府进一步对抗议民众,进行更高一级镇压的借口。

他们一直在寻找这个借口,对于抗议人群中比较积极的这样的人士进行殴打,然后挑起勇武派抗议者的不满情绪,同时又在网络上利用他们的网民来煽动进一步的暴力,然后找到香港警察进一步加强镇压或者进一步实施戒严法的理由和借口,他们也一直希望有这样的借口。

同时它也希望这个事情不仅仅局限在香港人针对港府的矛盾上面,它会希望在香港出现不同族裔之间的冲突,比如香港本地人和南亚人的冲突,比如宗教之间的冲突,也可能它希望穆斯林教徒对抗议群众表示不满,可能就变成好象是一种宗教的冲突,信仰的冲突……它希望这个事情有不同的转向,以减少港府本身的压力,减少中央政府的压力。如果说香港出现南亚人跟香港本地人的冲突,或者造成伤亡事故,它马上就可以说香港出现了种族之间的冲突,必须马上进一步管制、戒严等等,它都希望找到不同的理由。

所以我觉得这个是现在港府特别希望能够减少自己的压力采取的一些措施。

(待续,敬请关注下集)

萧恩点评(下): 陈同佳案是在用表面司法角逐掩盖背后的别有用心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