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9¾站台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奥兰多环球影城。(图片:flickr/Rain0975)
9¾站台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奥兰多环球影城。(图片:flickr/Rain0975)

哈利波特的国王十字 帕丁顿命名的小熊 伦敦火车站已植根城市的灵魂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8日】(編譯:李雨微)伦敦的火车站有其他城市火车站所无法比拟的威严、浪漫和优雅。 “潘克拉斯”(St Pancras),“滑铁卢”(Waterloo)和“伦敦桥”(London Bridge)这些名字已植根城市的灵魂,就像泰晤士河或伦敦塔一样家喻户晓。

尽管许多城市只有一个明确的“主要”火车站(柏林的中央火车站,纽约的大中央车站),但在伦敦的火车站却不胜枚举, 还有尤斯顿(Euston),利物浦街(Liverpool Street),马里波恩(Marylebone),帕丁顿(Paddington),圣潘克拉斯(St Pancras)等。而在这些诸多有名的大站中哪个最好哪个最差?

《每日电讯报》将伦敦的主要车站从最好到最差一一细数,根据建筑影响力,酒吧,位置和整体乘客体验给出了一个排名。

1.圣潘克拉斯

圣潘克拉斯车站每年接待五千万访客。其中有六分之一是来体验车站本身而不是由此出行。在《英国100个最佳火车站》一书中,西蒙 詹金斯(Simon Jenkins)将其描述为全英“最佳”车站,这是一个代表铁路旅行怀旧魅力的地标车站。

人们普遍认为圣潘克拉斯是建筑师乔治 吉尔伯特 斯科特(George Gilbert Scott)设计的维多利亚时代哥特式复兴风格的巅峰之作,其红砖外墙是英国(甚至可以说是世界)任何车站中最漂亮的。如今其内部装饰是新旧交融,其天蓝色的铁制品和玻璃火车棚在21世纪早期被翻新得栩栩如生。

 圣潘克拉斯火车站。(图片:Wikimedia Commons/MaryG90)
圣潘克拉斯火车站。(图片:Wikimedia Commons/MaryG90)

但是,在六十年代,车站及其相连的旅馆受到拆迁的威胁。多亏了维多利亚学会(Victorian Society)的约翰·贝吉曼(John Betjeman)爵士和其他活动家的支持,圣潘克拉斯(现已更名为圣潘克拉斯国际车站)才得以幸免于难。

这是一个有身份的车站。设有香槟酒吧, 名厨Marcus Wareing的高级美食餐厅The Gilbert Scott以及别致的Booking Office酒吧。它还拥有自己的Hamleys玩具店和John Lewis百货店。穿着考究的巴黎人乘坐欧洲之星(Eurostar)的到来更给车站增加了魅力。无论您是在这里的免费钢琴上一展才华,坐火车去欧洲,还是品尝杯香槟酒,圣潘克拉斯火车站都是最好的选择。

2. 布莱克弗里尔

布莱克弗里尔(Blackfriars)最初在1870年以布莱克弗里尔桥站的形式开放,在1887年改名为圣保罗,然后在1937年再次回到布莱克弗里尔。它在建筑,购物设施或历史上都榜上无名,甚至连自己的酒吧都没有。尽管如此,布莱克弗里尔车站是伦敦第二受欢迎的车站,这是因为等待火车到达时,乘客们能够欣赏到无与伦比的风景。

 布莱克弗里尔火车站。(图片:geograph/N Chadwick )
布莱克弗里尔火车站。(图片:geograph/N Chadwick )

2011年的翻新工程对站台进行了巧妙的扩展,使其现在跨过泰晤士河的宽度。因此,东侧的乘客可以欣赏到塔桥(Tower Bridge),圣保罗(St Paul’s大)教堂和城市的风景,而西侧的乘客可以看到萨默塞特宫(Somerset House),南岸中心(Southbank Centre)和国会大厦(Houses of Parliament)。与其他车站不同,在这里火车晚点是一种享受。

3.国王十字

现在被称为“国王十字”(King’s Cross)的地区位于舰队河(River Fleet)的一个古老渡口,是曾经被称为战斗桥(Battle Bridge)的一个村庄,它拥有两个伦敦最好的火车站。

虽然与圣潘克拉斯相比在规模和建筑宏伟方面相形见绌,但国王十字仍然是伦敦最好的车站之一。该车站建于1850年,是首都经济的重要推动力量,将煤炭,土豆和谷物运往北部。在于2012年完成的重整项目中,铁路公司修复了建筑物中的维多利亚式外墙,并盖了一个美丽的白色“渗滤”屋顶,让人联想到大英博物馆。

 国王十字火车站。(图片:flickr/User:Colin)
国王十字火车站。(图片:flickr/User:Colin)

当然,这也是哈利 波特的故乡。哈里就是从这里(准确地说是9¾平台)登上霍格沃茨特快列车,锁定了该站在巫师界的地位。参观者可以支付9.50英镑,将自己把手推车推过墙壁的瞬间照相留作纪念。

最近以格兰纳里广场 (Granary Square)为中心的重建项目也取得了成功。不久前夜行还危险的地段如今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街区,有鸡尾酒吧Spiritland,印度街头食品商场Dishoom和全新的购物中心Coal Drops Yard等。

4.马里波恩

马里波恩(Marylebone)是伦敦最默默无闻的车站之一,但却最令人钟爱。

 马里波恩火车站。(图片:Wikimedia Commons/Rept0n1x)
马里波恩火车站。(图片:Wikimedia Commons/Rept0n1x)

它揭幕于1899年,是伦敦最后一个开放的主要火车站,也是伦敦终点站中规模比较小的。因此,与圣潘克拉斯,伦敦桥和滑铁卢等相比,有小镇的感觉。马里波恩是如此可爱,以至于约翰 贝吉曼爵士(Sir John Betjeman)将其形容为“来自诺丁汉的公共图书馆,意外的落入了伦敦”。

5.查令十字

自18世纪末直到如今,查令十字(Charing Cross)一直被认为是“伦敦市中心”。该车站直接通到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那是首都跳动的心脏。泰晤士河(Thames),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和国会大厦都近在咫尺,因此从坐落位置便于游客参观各主要景点的角度上来看,查令十字是榜上第一的最佳车站。

那为什么叫查令十字呢? 查令一词源自古英语单词,指的是泰晤士河附近的拐弯处,而十字则来自13世纪末被爱德华一世国王放置在附近的埃莉诺十字架(Eleanor Cross)。如今车站前的华丽雕像实际上是1865年的复制品,原件已在1647年内战期间被损毁。

 查令十字火车站。(图片:geograph/ Mike Quinn)
查令十字火车站。(图片:geograph/ Mike Quinn)

除了背面闪闪发光的,看起来像外星人的办公楼,查令十字多年来都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与车站同时开张的查令十字酒店(Charing Cross Hotel)还一直为富有的客人提供服务。车站本身也还保持着原始设计的站台数量(六个)– 这在伦敦市中心车站比较罕见。只有一个变化是在车站前面的人行道上增加了为纪念1987年大风暴期间树木巨大损失的“风暴树”。

6.伦敦桥

伦敦桥于1836年12月开放,是仍在运营的最古老的铁路终点站。开放后不久,建造车站的伦敦和格林威治铁路公司将车站的轨道出租给了伦敦和克罗伊登铁路公司(LCR),而后者随即开设了通向北部的自己的车站, 引来了数十年的官司,直到1923年南方铁路公司控制了这两个车站,并在两者之间建立了一座人行天桥才得以解决。

为了整理车站,并满足基础设施的需求,政府赞助了10亿英镑的车站开发工程,并在其迷宫般的通道中开放了Ted Baker和Cath Kidston等名牌店。

 耸立在伦敦桥火车站上方的碎片大厦。(图片:flickr/Loco Steve)
耸立在伦敦桥火车站上方的碎片大厦。(图片:flickr/Loco Steve)

伦敦桥的地理位置对游客来说也是得天独厚。博罗市场(Borough Market)和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都是一箭之遥。游客较少的伯蒙德街(Bermondsey Street)有不少独立商店,咖啡厅和艺术馆(White Cube Gallery)。耸立在伦敦桥上方的是欧洲最高的建筑物,碎片大厦(Shard)。从其72层观景台可以一览伦敦无与伦比的景象。

7.帕丁顿

帕丁顿(Paddington)拥有伦敦车站中最宏伟的内饰之一。建筑师布讷尔 (Isambard Kingdom Brunel)把为1851年世界博览会而建造的水晶宫作模板,将帕丁顿车站设计为大西部铁路的终点站。这种影响表现在车站的棚顶上用的锻铁和玻璃。车站的顶棚在1850年代初建成后在世界上是最大的。

 帕丁顿火车站里的帕丁顿熊。(图片:Wikimedia Commons/Stefan Oemisch)
帕丁顿火车站里的帕丁顿熊。(图片:Wikimedia Commons/Stefan Oemisch)

“帕丁顿”这个名字还让人联想起迈克尔 邦德(Michael Bond)书中描写的吃橘子酱成瘾的小黑熊。在书中布朗夫妇就是在这里首先发现了帕丁顿熊,在第一月台的时钟下可以看到一个铜像。

8.滑铁卢

滑铁卢是欧洲最大的车站,每年接待超过九千万人次,但它并非一个“地标车站”。2012年的翻新工程增加了一个有商店和食品店的楼层,才使状况略有改善。

该站开始时是九榆树地上铁车站的延伸,然后迅速扩大规模,并被称为“中央车站”。如今,车站的布局比较乱,想进入“滑铁卢车站”的乘客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进了滑铁卢东站或滑铁卢地铁。星期一早上8:30在滑铁卢车站打转让人联想到流行歌曲中唱的 “滑铁卢,我想逃也逃不掉。”。

9.利物浦街

利物浦街是伦敦第三繁忙的车站,每年有6千6百万人次出入,因此与滑铁卢(最繁忙)和维多利亚(第二繁忙)类似,不能吸引旅客逗留。

 利物浦街火车站。(图片:Wikimedia Commons/Diliff)
利物浦街火车站。(图片:Wikimedia Commons/Diliff)

该站首次开放时,因其高高的用锻铁和玻璃建造的火车棚而被称为“黑暗大教堂”,这一特征在1980年代得到了恢复和扩展。如今它是一个既精神又实用的空间,不会使人感到迷惑或沮丧。作为“伦敦市中心的门户”,它顺理成章的是西服革履的上班族的通勤枢纽。

10.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Victoria)车站似乎处于永恒的建设状态,使这里的整体体验成为伦敦车站中最差之一。但是脚手架和隔板下面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优雅车站。

维多利亚作为度假的起点有着悠久而快乐的历史。它是泰晤士河以北的第一个南运车站,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伦敦人从这里出发前往布莱顿(Brighton)避暑。远途的旅客则乘坐过夜“船上火车”去法国和比利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在维多利亚站和南安普敦的新商业机场之间有“飞船”服务。

 维多利亚火车站,摄于1988年5月13日。(图片: geograph/Ben Brooksbank)
维多利亚火车站,摄于1988年5月13日。(图片: geograph/Ben Brooksbank)

如今盖特威克特快列车(Gatwick Express)每15分钟就有一班车。不断的建设工作至少最终取得了成果。车站对面的三层楼维多利亚贸易大厅于2018年底开业,提供国际街头美食。屋顶露台也即将于春天开放。

11.尤斯顿

尤斯顿车站因其1960年代无灵魂的空洞仿砖建筑被评为伦敦最差的车站。然而它曾经是伦敦车站建筑中最豪华的,其建筑师菲利普  哈德威克(Philip Hardwick)在19世纪初前往意大利时看到罗马建筑得来了灵感。1837年装饰性的“多立克拱门”(Doric Arch)建成,但1961年车站重建时被拆除。

自六十年代以来,车站几乎没有改变,如今候车大厅充满了炼狱的绝望,每天的每一小时都有数以千计的旅客等待着火车的到来。作为通往北方的门户,该车站是人们的第一和最后印象,伦敦因拥挤而闻名就不足为奇了。

车站唯一的优点是位于毗邻公共汽车站入口的旅馆大楼内一家绝佳的精酿啤酒吧Euston Tap,昔日尤斯顿站的最后遗物。从黑板上草写的啤酒中任意挑选一杯,很快就会让人忘怀最近或即将来临的车站体验的痛苦。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编译综合,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李靜柔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