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年“乌镇饭局”,李彦宏(右)与丁磊(左)隔桌对饮。(微博图片)
2019年“乌镇饭局”,李彦宏(右)与丁磊(左)隔桌对饮。(微博图片)

中国观察:破落的“乌镇饭局”一地鸡毛 一堆笑话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4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2019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本月20日开幕、22日闭幕,留给外界的印象是:破落的“乌镇饭局”,一地鸡毛,还有一堆国际笑话……

乌镇饭局”剩三人 一地鸡毛

每年的互联网大会,在乌镇更重要的一件事是“吃饭”。曾经大佬云集的“乌镇饭局”如今只剩三人。

今年网企大佬纷纷“出事”,乌镇饭局冰凉,只剩下网易创始人丁磊和百度创始人李彦宏隔桌对饮,吃了一半,浪潮集团的孙丕恕才加入进来。

财经媒体“格隆汇”报导,饭桌上,穿着短袖的李彦宏,对同样穿着短袖短裤的丁磊说:“今天有点冷,咱们喝热的吧。”

报导说:“这仿佛是中国网际网络时代的一个隐喻:寒冬将至,人们却还没做好准备。”

2014年,乌镇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闭幕当晚,占据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的8位大佬凑在一起吃饭,开启了乌镇饭局的故事。

2015年,饭局的排场从8人扩大到11人;2016年,饭局再次扩容到17人;到了2017年,扩大到20多位大佬,美团CEO王兴和京东刘强东还另开了一个饭局,人数也有15人。当时有人笑称,市值超过5万亿的“互联网行业半壁江山”,都在这四张“八仙桌”上。

然而,进入2018年,“大饭局”开始变“小饭局”,只有丁磊、张朝阳、马云等5人小聚,而性侵丑闻缠身的刘强东没有在会场露面。到2019年,则只剩丁磊李彦宏和孙丕恕3人。

有网友制作了视频,将明年的乌镇饭局定位是空无一人。有网友则跟帖说:明年乌镇监狱里……。

在历年“乌镇饭局”变动的光影中,对应着中国互联网江湖的兴衰崛起和没落。

除了京东刘强东因爆出“性侵丑闻”身价大跌,马云今年9月提前“退休”离场,接着马化腾卸任腾讯征信法定代表人,李彦宏也卸任百度云计算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迹象显示,中共正在对民企全面下手。

随着经济下行,贸易战开打,大陆包括互联网在内的许多行业遭遇困境,共享自行车、网约车、充电宝、信用借伞、小贷、P2P、网络金融等频频爆雷倒闭。滴滴、美团、京东也都爆出裁员风波。

一地鸡毛……

乌镇大会一堆国际笑话

乌镇本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国际上也遭到冷遇,中共花钱“拉人头”成了笑话。

根据中共官方发布的二百多人的嘉宾名单,与会的外国嘉宾几乎都来自第三世界国家,没有一个西方国家。而被中共官方列为头号重量级嘉宾的,是巴基斯坦前总理肖卡特.阿齐兹。

自由亚洲引述网民明俊的消息称,此次大会由中共官方出资,为所谓嘉宾支付所有出行和接待费用,仅机票和住宿费用就过亿元。“请的都是一些小国家的人,真正的这几个(主导网际网络的)西方、欧洲的国家,一个也没有。”

阿里巴巴马云、新浪首席执行官曹国伟、百度李彦宏、搜狐张朝阳等国内网企主脑,再次成为“救场”的关键人物。

前华为工程师金淳认为,此次互联网大会实际上遭到了欧美的业界和官方的集体抵制。他认为,无论是技术本身的落后,还是互联网封锁导致的尴尬,皆使得中方只能将此事搞成自娱自乐而已。

来自80国的上万与会人员需要“翻墙”,才能链接上谷歌、推特、YouTube,脸书和维基百科等重要的国际常用网络,也引来网友嘲讽:一个没有网际网络的国家,召开世界网际网络大会,不知道算不算是笑话!

中国独立记者高瑜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国的互联网(防火墙)是最高的,而且还输出互联网技术,像朝鲜等国家靠中国的互联网(技术)阻止信息的流动。只有专制国家才需要高墙。”

这次出席互联网大会的中共最高级官员,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在发言中声称,全球网络的“相互信任”,正因“冷战思维”及“霸凌行为”而受到阻碍。某些国家利用国家安全作为借口,攻击其它国家与企业;冷战思维、零和博弈,阻止网络空间的交流;网络霸权、恃强凌弱,危害互联网空间的互信等。

对此,网民有话说:

“阻止网络空间的交流,网络霸权,这说的不正是中共吗?”

“中共封锁网络,建立网络防火墙,封锁世界上所有的主流媒体、互动交流社区,审查封锁、阻止所有的网络交流。却指控别人‘网络霸凌’‘阻止网络交流’……中共在众目睽睽下,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卑鄙无耻。”

“中共政府高筑‘网络柏林墙’,严控互联网、肆意抓捕因网上发表批评言论人士、官方支持网络骇客活跃的国家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极具嘲讽意味。”

“严格封锁互联网消息,高筑长城防火墙GFW的共产党国家,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本来就是一个笑话。这帮流氓从来都是言行不一,嘴上说一套,实际做一套。”

还有,本次互联网大会,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贺信中,呼吁各国共同推进网络空间全球治理,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这表示共产党想在前面带头,联合一些在建立互联网审查方面比较落后的国家,形成了一种抱团的趋势,形成拳头,对抗互联网自由,去反击所谓的发达国家网络霸权。

胡佳批评中共当局对于互联网的认知和主流背道而驰,他说:“应该是叫‘痴心’吧,它跟‘妄想’是连结在一起的,共产党想到的是利用互联网去加强它的统治,来灌输它的意识形态,用来进行洗脑。有许多的人在中国因为在互联网上的表达,身陷囹圄,锒铛入狱。实际上这套东西如果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话,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据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发布的声明指出,在总共215个拥有驻华记者的国际新闻机构当中,将近1/4的网站内容遭中共政府的防火长城所屏蔽,让民众无法在中国境内浏览。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在声明中写道,“中国当局常常宣称致力于营造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包括在第六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但是中国用互联网监控技术来屏蔽越来越多世界新闻来源。电子信息屏蔽违背互联网的开放精神,阻止中国人获得关于国际和中国事务独立报道的宝贵信息。”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