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黄万里不幸言中的“三峡大坝”弊端(图片:网络/希望之声合成)
黄万里不幸言中的“三峡大坝”弊端(图片:网络/希望之声合成)

江峰:水利专家黄万里预言三峡大坝最终会被炸掉!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13日】(本台记者江峰综合报导)

今天是12月14日,朋友们好!我是江峰。

谁都知道老天爷长眼,在中国古代有这么一句话叫 “圣人出 黄河清”。历史上黄河还真的清过,有记载的还不止一次。 有43次!

因为中国人从来就相信“天人合一”,所以 “黄河清”往往作为一个考察执政者是否圣明,甚至是不是真命天子这么一个重要的政治参考。

雍正年间有过规模最大的一次“黄河清”,从陕西一路到山东,清澈见底。正好雍正继位的合法性,当时不是受到怀疑了吗?所以他就非常隆重的把这个好消息通报到康熙皇陵。虽然说是告慰在天之父, 其实主要是给天下人看的,意思说: “你们瞅,我爹好眼光,挑我做皇帝:真命天子!”

历史上最后一次记载“黄河清”是在乾隆53年间,但是乾隆跟他的父亲雍正不一样了,它是反过来 把报好消息的地方官训斥了一番,说你别搞这个歌功颂德的事了,多花些心思治理好水利就行了。之后的200多年,老天爷再也没有开过眼了。

三门峡

时间到了1957年,内心对天人感应坚信不移的毛泽东,却要搞“人定胜天”那套,决定制造一个“黄河清 圣人出”的局面。

于是,苏联专家被找来了,为黄河三门峡水利工程做设计,周恩来亲自主持了水利部,集中全国最优秀的70名学者工程师在北京饭店开会,当时现场只有黄万里一个人,从根本上全面否定苏联专家的规划,这研讨会开了十天 ,黄万里辩论了七天,最后三天,会议开成了以他为批判对象的这么一个研讨会,国务院最后做出了黄河治理的报告,指国民党政府请的是美国顾问,说治理黄河关键是治理水土问题,那是一个几百年的治理方案。

我们现在只需要6年,就可以实现中国人民盼望了几千年的梦想,黄河将永远都清了!

毛泽东微笑着带头鼓起掌来 :“好,好,好,决议通过。”

这个没有民主、科学精神的决策机制,是无法容忍任何不同的声音的。黄万里最后只能是被侮辱性的安排到三门峡水库工地扫厕所。

1960年,三门峡工程高坝拦洪,同年,潼关以上的渭河就发生了淤塞,肥沃的关中平原淹毁良田80万亩。

三门峡工程的一切问题和灾难都按照黄万里的预言来到了。

 1962年 三门峡水利工程(图片:《人民画报》/《人民画报》1962年3期)
1962年 三门峡水利工程(图片:《人民画报》/《人民画报》1962年3期)

后来有几次,包括毛泽东在内都说过,不行就把三门峡炸掉,说实话对于一个年轻的政府来说,真的不在乎是不是要炸掉。

重要的是如果从这一个重大的失败中去总结教训,那么这个国家可以获得大量的思想资源,可以健全科学决策机制。但是三门峡无一例外的跟其它所有的事件一样,是这个政府习惯的做派,为自己、为大人物、为权力去隐瞒真相 。于是,更大的灾难来了。

三峡大坝

1992年,在当地地方领导的陪伴下,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来到三峡,在175米这个库区蓄水高线附近,走入准备搬迁的移民家中,总理热情的说:

“你看,以后你们的新家就在长江变成了大湖旁边,后院可以种上橘子树,

轮船一拉气笛 ~~~你们家后院橘子树上的橘子震得~~往下掉。”

移民露出了淳朴的笑,他实在是搞不懂:

为什么总理说气笛一响,他家树上的橘子就会~~往下掉?

他也不知道,国家拨给三峡工程最后的决算报告当中,120万的移民用掉了800个亿,平均每人差不多7万块钱的安置费。然而事实上,他们每个人只拿到了1万,剩余的6万哪去了呢?他们更不知道的是,移民之后,原来熟悉的理发店、豆腐坊、担子、挑子满一街的那个集市没有了。

他们东凑西借再盖起来的新房,几年的时间就因为库区的地质性滑坡成为了危房,在国家伟大的宏图下,小民的世世代代生活的根被刨了。

李鹏站在那条175线上,其实是一个标志,它不仅代表的这些库区移民无法预知的未来,它也代表了这些国家决策者们盲目的未来。

 三峡库区内一处175米线(图片:Tomasz Dunn/IMG_8073)
三峡库区内一处175米线(图片:Tomasz Dunn/IMG_8073)

水往低处流,这是一个大家不需要太多知识就知道的常理。

比如说,长江上游是不是要比中游的水位要高呢?那肯定了。不然就不会有滚滚长江东逝水了。

但是,李鹏总理“日理万机” 忘了这一点,他拉了一条直线,从长江~拉到了三峡,确定180米水位。

事实上,重庆比三峡的水位要高40米啊,当过毛泽东的工业秘书的水利部副部长李锐,他说:你要是按这个标准去建三峡,就要同时为重庆准备后事。

为什么呢?

重庆朝天门码头的最后一级台阶是多少?海拔200米。

重庆火车站的钢轨是多少?海拔196米。

如果三峡工程发挥了所谓的防洪效益,真给三峡坝址蓄到了175米的话,重庆的水位就到215米了。

这就意味着重庆火车站、进出重庆的高速公路、重庆码头都将被淹没。

但是这奇怪了,中国从中央到地方这么多精明的官员、这么多伟大的科学家,就没有敢指出李鹏的错误的。那么这个180米,又是谁提出来的呢?李鹏在他的三峡工程日记本记录了,说邓小平在会见他和夫人朱玲的时候,提出了180米的中坝方案,说这个方案好(这个建坝高中低三个方案)。

当时那个会面就只有李鹏和他自己的夫人,李鹏日记出版的时候是2003年,那个时候邓小平已经去世了。死无对证。

可是1982年邓小平曾经公开提出来说,我赞成低坝方案,是指150米以下。

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结果现在三峡集团的网页上就只剩下了:

“看准了就下决心 不要动摇”。

“我赞成低坝方案”这七个字没了。

可是方案从低坝变成中坝是谁定的呢?

然而,这个变化却可以带来投资的巨大差别。

我们都知道,当初从每个中国人的电费里扣出一笔钱,叫“三峡建设基金”,包括它产生发电的那份效率和效益,这巨大的份额落入了“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和其它李鹏家族控制的能源企业当中去了。

 三峡大坝的谷歌卫星图片
三峡大坝的谷歌卫星图片

这决定中华民族命运的决策,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找不到谁是最后的敲定者,全国人民的钱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后门了。

1994年12月14日,历史上的今天。

李鹏在湖北宜昌长江三峡建设工地,宣布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正式开工。

三峡工程之所以再一次的仓促决策上马,是因为它是一个政治工程。

“8964”之后 中国民心低落,三峡工程被选为爱国主义工程。

有一个组织叫做世界河流网络和国际探测,他的负责人把“三峡工程”称为斯大林主义的产物。

在国际上,反对中国“三峡工程”的人非常多,支持的寥寥无几。

在国内被噤声,反对的文章还不能发表。

所以中国很多人都不知道三峡究竟问题在哪?

在度过了22年半的右派生涯之后,黄万里老先生获得了一份右派改正决定,拿着这张纸恢复了他的工作。但是他的科学家的良心没有变,也没有学会看政治方向来表达学术观点,他依然是不遗余力地反对在长江三峡上建大坝。

中共号称三峡决策是民主科学的,却不敢把这真正有不同声音,而且铁骨铮铮的黄万里邀请到论证会。

当时黄万里要求中央决策层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来陈述,为什么三峡工程永不可建的原因?

中央没有答应。

在我们这个节目,咱们有机会让大家都当一次中央领导,来听一听黄万里原来给中央的那份陈述,咱们简练来说就是十二条:1,长江下游干堤崩岸;2,阻碍航运;3,移民问题;4,积淤问题;5,水质恶化;6,发电量不足;7,气候异常;8,地震频发;9,血吸虫病蔓延;10,生态恶化;11,上游水患严重;12,终将被迫炸掉。

第一、长江下游会干堤崩岸

什么叫干堤崩岸?就是水坝把长江拦住的地方,原来泡在水里的那个堤坝就陷下了。

露出来的那块地方干涸了,堤坝就会崩溃。

第二、阻碍航运

去过三峡的朋友都知道,过那个闸口,

少则半天,多则一个星期,你都过不了那个闸口。

哪还有什么大轮船~~把后院橘子树橘子震下来?

 三峡大坝五级船闸(图片:David Hewitt/web.archive.org)
三峡大坝五级船闸(图片:David Hewitt/web.archive.org)

移民问题、淤泥问题、水质恶化、发电量不足、还有气候异常、地震频发,还有血吸虫病蔓延。黄老先生都说到了。

第十项是生态恶化,第十一项是上游水患严重。

这十一条已经先后都兑现了。

就剩下这第十二条:

那就是最终炸掉三峡大坝

历史上的今天,三峡大坝

黄河一霸,断我中华传统血脉

长江一霸,截我民族万世未来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