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六四〞前夕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由女神像(图片:Jeff Widener/脸书)
〝六四〞前夕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由女神像(图片:Jeff Widener/脸书)

章天亮讲六四(3)学生绝食请愿和戒严令的出台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3日】(本台记者吴永健综合报导)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之《史海扬帆》,我是章天亮

今天我们开始讲〝六四〞系列的第3集。

上一集谈到了胡耀邦之死和随后发生了几件大事。胡耀邦是在1989年的4月15日去世的。这个事儿引发了全国的震动,很多的学生,包括一些知识青年他们都悼念胡耀邦,学生就走出校园游行。江泽民在上海镇压了悼念胡耀邦的《世界经济导报》,把它给查封了。这件事情也激化了矛盾,但是所有这些事件到了4月22日,也就是胡耀邦的追悼会结束之后,基本上就已经平息了,这时候学生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返回学校复课了。

赵紫阳在这个时候他也觉得这事儿就过去了,所以他就去北朝鲜访问,临走之前交代李鹏三件事(意见)。第一、现在要想办法让学生复课,第二、可以跟学生对话,也就是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去解决问题吧,第三、如果有打砸抢、扰乱社会秩序的,那还是要坚决的处理。这三个意见其实不仅仅是赵紫阳本人的意见,也是邓小平的意见。

结果赵紫阳走了之后,李鹏、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和北京市长陈希同,在向邓小平汇报的时候把形势说的非常严峻。甚至他们说这个矛头是直指邓小平与其家人。因为学生在反“官倒”,当时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就是属于“官倒”。所以邓小平听到这个事情非常的气愤,在4月25日的时候就给这个学潮定性了。他定性说这是一个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的动乱。这是一场阴谋,所以必须要坚决的处理。

这个意见在4月25日当天晚上的时候就通过电视播出了。在4月26日的时候,人民日报用通栏标题,发布了一篇社论,叫做《要旗帜鲜明的反对动乱》。当时学生听到这个定性之后非常生气,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在为了中国走向自由和民主而努力,也并没有反对共产党。更担心的是共产党会秋后算账。

怎么办呢?

正值“五四纪念日”前夕

在4月27日的时候,很多的学生走出校园,举行了一次大游行。当时的北京首都,有百万人观看他们的大游行。我们知道,1986年中共通过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条例以后,如果你没有经过申请就去游行的话,就是非法的。但是学生们还是组织了这样的游行,没有申请也没有经过批准,而且还有街道两边百万市民的围观、欢呼声和笑声。这些对学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

游行结束之后他们回到校园之后,其实基本上应该可以停下来了,但是后面还有一个大的重要的日子,就是“五四纪念日”。

1989年的5月4日是“五四运动”的70周年,一般逢五、逢十,这种大的周年的时候,中共都要纪念,而“五四”本身就是学生运动。其中有一部分,很重要的是学生运动。所以学生们就把这种游行示威,跟政府提要求、对话等等,就是把这个事件一直拖到5月4日,5月4日又有一次游行。这个游行基本来说是不可避免的,之后当时北京的各大高校就开始复课了,80%的学校都开始复课了,包括在北大上学的人也超过50%了。结果,按照这种趋势来发展的话,有可能这个学潮就会逐渐逐渐的平息下来。

然而,虽然学生们想复课,但是学生的领袖们不同意。学生的领袖们觉得,中共秋后算账固然会清算一些学生,当然领袖一定是首当其冲,将来一定会被整得很惨。哪怕是出于自身的考虑他们也觉得,还是需要让中共当局改变对学生运动的定性。

当时还有一件事,赵紫阳那个时候已经从北朝鲜访问归来了,他在接见亚洲银行理事会的代表的时候,就讲了一番话。大概意思是说,学生是爱国的,也没什么大的错误,我们应该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去解决问题。所以,当赵紫阳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实际上,就给了学生一个信号。

我们知道,在几年之前王岐山曾经提到过一本书,叫做《旧制度与大革命》。书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就是说老百姓抗争最激烈的时候,往往不是他们受苦受的最多的时候。那个时候由于他们被压制的很厉害,他们甚至已经麻木了,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压制。但是当专制的压制机器一旦放松的时候,当他们看到希望的时候,他们就会起来抗争,因为他们觉得抗争是有效的。而且,抗争的话会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更好的结果。那么,他们就会不断的抗争,不断的期待更好的结果,最后就导致整个旧的制度的解体。这就是旧制度和大革命里面,提出的一个很重要的观点。

其实,当时如果中共一直保持这样一种强硬态度话,可能学生也就算了吧,一时不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我们慢慢去解决,该上课去上课,该干嘛就干嘛。但是当赵紫阳跟亚行理事会谈话之后,释放出善意的时候,很多人反而他们的情绪就开始激动起来。他们就希望跟政府对话,要求改变对学潮的定性。我们要注意,学生是两个要求,一个是跟政府高层对话,再一个是改变学潮的定性。这两个要求都是在承认共产党的合法性的基础上,做出来的。因为如果你对共产党没有一个合法性认同的话,你跟它对什么话?你需要它平反吗,是吧?所以学生们就再次走上了街头。

当然,中共是不愿意做任何妥协的。为什么不做妥协呢?因为我们知道,中共是一个意识形态型的政党,它并不是民选的。意识形态型的政党,它的执政合法性来自于哪里呢?

中共是无神论,它不可能宣传君权神授,它也不是大家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它也不可能去宣传这个民主选举。那么它在执政的合法性上,给出的理由是,为什么我当政呢?因为我伟大光荣正确,是吧?因为我能够带领着人民走向一个更美好的明天,甚至走向共产主义的天堂。这就是它执政合法性来源。你跟着我是能够走的最快最好,能够对你们最有好处的。我是先进阶级的代表,我是先进思想的代表,我永远都正确。

因此,这样你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所有的共产党国家,最开始那些所谓开国的共产党领导人,包括列宁、斯大林,金日成、胡志明,波尔布特和毛泽东等等,都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神。就是说,他是不能犯错的,他一旦犯错之后,他执政合法性就流失了。既然你不行了,那我比你聪明,如果谁聪明谁能够做这个位置的话,那就该我来,是吧?所以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是绝对不能让步的。而学生又在不断的去要求,去施加压力。

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呢?

高自联”成立

高自联”,就是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这是那个独立于共产党统治下的学生会组织之外的,一个独立的学生组织。这个“高自联”就做了一个让大家非常震惊的决定,其实也是一个中国人没见过的一个决定吧。就是在5月13日的时候,选择在天安门广场开始绝食抗争。当时他们选定天安门广场,是因为这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场所。为什么选定5月13日呢?因为5月15日的时候,戈尔巴乔夫要访问中国。

我们知道这个中苏关系,当时已经…,从1969年中苏战争之后,两国交往其实不光是1969年,在60年代初期,中共发表《九评苏共》系列文章的时候,中苏就已经开始交恶了,两边关系已经搞得很僵了。所以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标志着中苏关系的正常化,这也是一个举世瞩目的大事件,全球的媒体都飞到北京,那这个时候如果在天安门举行抗议的话,就能够产生一个最大化的媒体的效应,所以当时学生们就决定在天安门绝食,向当局发出非常强硬的信号,要求跟当局对话。

那么,这个事情发生之后,很多的知识分子,包括中共统战部部长阎明复,他也找了一些知识分子,象刘晓波等等。他们都是去想办法说服学生停止绝食,然后撤出广场。为戈尔巴乔夫来访,在天安门检阅三军仪仗队,至少是做好这个面子工程吧。但是学生们坚决不撤,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他们手中能够谈判的筹码。

5月15日的时候,戈尔巴乔夫来访,由于天安门广场被占领,中共当时连存在人民大会堂的红地毯都“拿不出来”。所以当时戈尔巴乔夫的欢迎仪式就改在首都机场,只有从旋梯上下来的,这个三米长的红地毯。检阅三军仪仗队的时候是没有红地毯的,也就是说所有人都走在水泥地上。所以这件事情其实让中共当局是非常非常恼火的。而学生这一方由于绝食,当时那个天气已经开始逐渐变热了,有一些学生中暑,绝食之后脱水、晕倒,就被送到医院去。所以当时的情况是非常严峻的。

赵紫阳“出局”

在这个时候赵紫阳还做了一件事,他在接见戈尔巴乔夫的时候讲了一番话。我们党内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就形成了一个共识,这个共识就是重要的问题是需要邓小平来掌舵的,重大的决策是需要邓小平来拍板。他讲这样一番话。其实讲的也没错。因为,大家心照不宣都是知道有这么回事。就包括其实〝六四〞之后,邓小平他所有职位全都辞去了,军委主席也不当了,就是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的时候,江泽民还得听着他的话呢,所以邓小平这个地位大家都知道。

但是赵紫阳这样一讲的话,邓小平就非常生气。当时学生要求对话的时候,大家是把压力施加给李鹏赵紫阳的,现在大家就知道,哦,原来他们俩不出来,是因为邓小平在背后。所以邓小平就觉得这不是把矛盾都推到我身上来了吗?

那么紧接着,赵紫阳又做了一件事情,也是让邓小平非常的不满。什么事呢?就是在1989年的5月17日 学生绝食已经过去四天的时候,邓小平觉得这个情况不能再持续下去了,就决定戒严。他当时就召集了党内的几个大佬,包括自己在内,陈云、彭真、邓颖超、王震、薄一波,再加上赵紫阳李鹏一共是八个人,开了一个会。邓小平说这个时候要戒严,让军队进城,把学生们都给撵出去。谈的时候虽然剑拔弩张、火药味很浓,但当时的感觉,并没有想动用机枪和坦克。

开会的时候赵紫阳反对,他认为必须要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不能够动这样的粗。而且,这个戒严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借口,有什么样的法理支持?最后大家表决。结果,赵紫阳说,好,既然我是少数,那么按照党的纪律来讲,少数服从多数,你们要戒严你们就戒严吧,但是我要声明,这个决定我很难执行。赵紫阳就走了。

其实,这个时候邓小平已经下了决心,要把赵紫阳换掉了。

5月18日(第二天),李鹏到医院去看望学生。

共产党做事儿就这样,在杀人之前、在采取强硬手段之前,它要伪装出一些善良的姿态。就比方说,当我真杀你的时候,让你看我以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吧,我已经有点妥协了是吧?它要做出一些伪善的举动之后,才采取强硬动作的。

李鹏到医院去看望绝食的学生,做出这样一个亲民的姿态。再有一件事,就是李鹏在5月18日的下午和学生代表对话。其中有象吾尔开希、程真等。当然对话是不欢而散,因为李鹏本来也没想跟他们谈。吾尔开希也讲,你跟我谈是没用的,重点是要说服学生。怎么说服学生呢,那我们都已经给出底线了,就是你们收回“四·二六社论”李鹏拒绝。

到5月18日晚上的时候,该做的所有的姿态都做足了,他们就准备在第二天,5月19日的时候,宣布戒严。赵紫阳这个时候好像是心血管疾病发作,没有参加5月18日、19日的会议。他当时曾经一度想辞职,杨尚昆劝他不要辞。但是赵紫阳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再参加常委会,也不再参加政治局的决策了。

到了5月19日的时候,学生听到了消息,说军队要进城,要戒严。当时就通知社会各界,包括北京的市民 、工人等等,把所有进北京的路全部设上路障,然后派市民去堵截军车。这就是当时学生在绝食之后,所陷入的这样一个僵局。

那么,这样的僵局又是如何打破的呢?请看下一集:屠杀与省思

责任编辑: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