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世纪悲歌 “五四” 运动(图片:维基/希望之声合成)
世纪悲歌 “五四” 运动(图片:维基/希望之声合成)

章天亮:世纪悲歌 “五四”拉开中国共运序幕

【天亮时分-史海扬帆】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8日】(作者:章天亮)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之史海扬帆,我是章天亮

今天是2019年的5月3日,大陆那边已经是5月4日了。

1919年的5月4日,是中共一直在宣传和推崇的五四运动的爆发,到现在整整100周年了。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时刻,我们就要谈一谈它对中国的一些影响。

当然,关于“五四”运动在学界有很多的研究了,我们今天不可能把那么多的观点都呈现出来。

把“五四”分成两个切入的角度,一种是研究“五四”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知道中共是把它宣扬成为一个爱国民主运动。当时很多学生走上街头,抗议“巴黎和会”把德国在中国的权益移交给日本,所以学生打出的旗号是“外争国权、内惩国贼”。

 “五四”运动:被学生烧掉的赵家楼(图片:维基)
“五四”运动:被学生烧掉的赵家楼(图片:维基)

狭义“五四”:在苏联的金钱、顾问的支持下、李大钊指挥发动

有一些学生的举动非常激进,包括火烧赵家楼,烧了好几十间房子;痛打政府官员等等。这些行动其实是在中共(当时中国共产党还没有成立,但是实际上是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来进行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非常注重“五四”。

这个“五四”的领导者,如果要是看中国大陆的一些报道就有这样的说法,比如《人民日报》就曾经刊登过一篇文章说“五四”运动的总司令是李大钊。他是中共的创始人之一,当时在中国有一种说法叫“南陈北李”,南方是陈独秀,北方是李大钊

 苏联出版的李大钊邮票(图片:USSR Post)
苏联出版的李大钊邮票(图片:USSR Post)

实际上,李大钊对中国共产党的建立,他的贡献、包括跟苏联之间的联系,拿苏联的钱要远远早于陈独秀。1917年,当时的沙皇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后来建立了苏联这样一个集权的党国体制。1918年的下半年,当时的列宁有一个说法:社会主义国家不可能是在一、二个国家取得成功,社会主义国家要能够建立并且能够在社会上长期存在的话,就必须有一个庞大的阵营。如果只靠苏联一个实在是太孤单了,所以列宁就做了一个决定,向全世界各个地区输出共产主义。

与此同时,列宁派了一个在海参崴的叫柏烈伟(C.A.ПoЛeВoй)的俄国人,来到了北京,在北京做俄文教员。当时李大钊是北大的图书馆馆长,李大钊就和柏烈伟取得了联系,柏烈伟就开始向李大钊宣传马列主义。

李大钊当时虽然没有成立中国共产党,但是他在北大成立了很多共产党外围组织,包括在北大的图书馆打工的毛泽东,还有邓中夏、恽代英、张闻天等等都是中共的创始人。在中共成立之前他们已经在北大成为了李大钊所建立的各种外围组织的成员。当“五四”运动爆发的时候,实际上是李大钊拿了苏联的钱,然后在全国各地挑动了学生的运动。要知道学生运动是需要全国性的协调,而且当时突然间就出现几十种的报刊杂志,他们进行大量的印刷、散发和串联,这些都是需要钱的。而这一笔钱实际上是苏联给李大钊来做的。这就是中共为什么很注重“五四”的原因。

狭义的这个“五四”运动,其实是共产党当时的一场协调全国性学生运动的一次练习或者是演习。这场运动从当年的5月4日开始一直持续到6月底,按中共自己的报道说李大钊是“五四”运动的总司令。即按照中共《人民日报》这篇报道,当时学生每天抗议完了之后回到北大,在北大的图书馆召开会议,向李大钊汇报情况然后由他作出指示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所以中共推崇“五四”的一个重要原因,实际上就是共产党当时虽然没有成立,但是在中国已经作为一个独立的力量,在苏联的金钱、顾问的支持下发动了这场运动。这就是“五四”运动的一个真相。

广义“五四”:否定传统文化的“新文化运动

第二,关于“五四”运动,还有另外的一个研究角度:就是除了狭义的“五四”学生因素的本身之外,还有一个广义的“五四”运动。指的是1915年,陈独秀创立《新青年》之后开始的一场“新文化运动”。

 陈独秀的《新青年》(图片:维基)
陈独秀的《新青年》(图片:维基)

这个“新文化运动”对中国整个的传统文化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否定。“新文化运动”中有很多代表,如鲁迅钱玄同(钱三强的父亲)等等这样一批人。鲁迅是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文章,也就是中国近代的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

而《狂人日记》就是把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用两个字来概括,叫做“吃人”。这就是鲁迅对于传统是抱着一种极度的仇恨和否定的态度去描述它的。还有一个代表人物钱玄同,他走的就更加极端。说:“欲使中国不亡,欲使中国民族为二十世纪文明之民族,必以废孔学、灭道教为根本之解决;而废记载孔门学说及道教妖言之汉文,尤为根本解决之根本解决。”

钱玄同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儒家和道家学说的中国最传统的文化抱着一种极端仇恨的态度。甚至为了打倒这两个学说不惜以废除汉字为代价。这就是“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一种“主流”的认识。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就不难理解后来为什么中共会发动文化大革命,对中国的文化进行彻底的批判和毁灭。这个源头其实在“新文化运动”已经种下了这样的种子,这也就是广义的“五四”运动。

现在有人在提到“五四”的时候说:陈独秀当时在《新青年》上刊登的文章宣扬的是德先生和赛先生。所谓德先生就是democracy (民主),所谓赛先生就是Science(科学)。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五四”运动,其实根本就不是关于民主和科学的,因为民主的话需要平等的讨论,需要有言论的自由;科学也是需要有一个客观的标准,而不是一个领导人拍着脑就做一个决定的。而“五四”所建立的一个共产党集权体制,恰恰是反民主和反自由。

我们不能看“五四”本身在宣传什么,要看实际上它到底给我们带来的结果是什么?恰恰是因为陈独秀有一点关于民主和科学的概念,那么也就决定了他不可能见容于共产党。所以在1929年的时候,陈独秀就被开除出共产党。

 陈独秀(图片:维基)
陈独秀(图片:维基)

关于“民主和科学”我还要强调一下:现在有很多人对于“民主”有一个误解,他说我们要争取民主,实际上我们要知道,一个地方如果要有民主的话,必须先有自由。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并不是说你有选票、你去投票了,你就是有民主了。因为我们知道在北韩、伊拉克(小布什干掉的萨拉姆独裁政权),在当时无论是萨达姆、金正日和金正恩,他们都可以拿到100%的选票当选。但是这并不是民主,因为当人在投票的时候,如果他没有选择谁和不选择谁的自由(免于这样的恐惧:“我不投你的票就会被抓到监狱”),他的民主就是假民主。所以你要想真正推行民主的话,这种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必须要有的。

还有,必须要有言论的自由,现在有人说中国人不是在乡村搞选举吗?

现在每村都是自己选村长,这不就是一种民主吗?但是它不是真正现代意义上的民主,为什么呢?因为在农村是一个熟人社会,所谓熟人社会就是人和人之间互相都认识。你不需要两个村长候选人进行辩论,大家也都知道你们的主张、各自的人品,大家对你都有一定的了解。这样的话大家可以选你,但是你一旦离开了乡村这么一个单位,比如说到一个乡到一个县的时候,就不再是一个熟人社会,当不再是一个熟人社会的时候,你对一个候选人是怎么了解的呢?你只能通过报纸,通过他们两个人的辩论,能够在报纸上或者是在媒体上发表自己的主张,然后,你才能够对他们有所了解才能够做一个选择。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样的言论自由就不可能有民主。

我原来在中国大陆的时候就知道,过了18岁可以投票。不过人家跟我说,现在有五个候选人,你在里边要挑三个人,我说挑谁呀?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啊,他们是什么样的政治主张、背景和人品。他们长什么样?完全不知道。我选谁呀?他们就说你选这个吧、选那个吧。

也就是说,当你连这种了解他们的机会都没有的时候,其实你的选举就是假选举。

民主必须是以自由为前提的。我们要知道共产党其实是反民主的,不能看共产党当时宣扬的这个大旗打得多高,民主喊得多响。列宁在刚刚建立苏联政权的时候就提出了一个主张,他说必须由少数人来做决定,多数人绝对的服从,要建立这样的一个体制,才能够把共产党政权维系下去。一个由少数人决定多数人绝对服从,也就是按照中国人的话来讲,就是全党服从中央。那么,这样的一个层层向上服从的体制怎么可能是民主呢?民主应该是多数人做决策。然而,中共也觉得说这种民主的话,也不是不好听,却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民主集中制。实际上民主集中制就是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但是中央做的决定你们要执行,这个实际上它是一种独裁或者是寡头政治。

当时“五四”运动的参与者中有一个人叫做胡适,在美国有很多游学、演讲等活动,他对“新文化运动”有两个评价。胡适说“新文化运动”可以媲美当时在欧洲所发生的文艺复兴和后来发生的启蒙运动。我们知道文艺复兴实际上复兴的是古希腊的文化,也是一种传统。然而,“新文化运动”其实不是在复兴任何一个传统,而是对传统彻底的否定。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胡适把“新文化运动”比作文艺复兴,这是非常不恰当的。

那么,比作启蒙运动是否就恰当呢?也不恰当。因为启蒙运动强调的是人的理性。而象共产党这样一种邪说,你站在任何一个逻辑和理性的角度来判断,都会发现它这个学说漏洞百出,所以共产党也就拒绝人讨论它这个学说本身的问题,即这个学术本身是不是合理的问题。

共产党为什么要压制言论自由?如果它真的那么符合逻辑,那么符合理性的话,那么它应该鼓励人们从理性上去认识它,当它拒绝别人进行这样理性讨论的时候,也就说明共产党这套理论是反理性的。所以胡适把“新文化运动”和17世纪、18世纪当时在欧洲发生的启蒙运动做一个类比,这种类比我认为也是非常不恰当的。

如果我们能够从“新文化运动”、共产党政权的建立和维系、它造成的后果,以及整个因果关系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话就会发现,实际上共产党集权就是“新文化运动”所结出的一个苦果。“新文化运动”对中华民族是一场灾难,所以我本人对“新文化运动”持有一个完全否定的态度。

我知道现在有很多人还是比较欣赏一些“新文化运动”的人物,比如说鲁迅钱玄同胡适等等。有些人觉得他们读过很多的书做过很多深入的思考,所以他们对传统文化就抱着一种否定的态度。然而,当我们抱着这样一个态度看待传统文化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陷入到“新文化运动”所带给中国的共产党集权体系以及其所建立的党文化环境中去了。

其实,“新文化运动”除了导致共产党的出现之外,还营造了一个党文化的环境。如果我们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去讨论共产党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真正的看清共产党。

我们今天在反思“五四”的时候,其实不应该是仅仅反思当时“五四”这个行动的本身。当然,很多其中的暴民运动,包括火烧赵家楼等等是要批判的。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广义的“五四”运动就是“新文化运动”,它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

 “新文化运动”的刊物(图片:维基)
“新文化运动”的刊物(图片:维基)

或许有的人可能会说,这个传统文化难道就没有糟粕吗?这里边就涉及到一个怎么对传统文化定义的问题。我对传统文化的定义可能跟很多朋友都是不太一样,以后再展开来讲。

我本来是想做一个“五四”运动的系列,但是,我现在决定仅仅做一次,就是通过这样的一个引言把结论告诉给大家。

因为,民主、科学到底是怎么回事?两者本身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到底应该怎么样去定义中国的传统文化?在中国整个思想史的发展过程中,“新文化运动”是不是埋下了一些种子等等,像这样的问题都是需要长篇的讨论,甚至是像思想史或者是哲学史这个层面的讨论,可能需要做十几集、几十集的篇幅,所以,我将来可能会专门去用很长的篇幅来讲一下中国思想史和哲学史的发展。那时,我们回过头来再看这个“新文化运动”,可能就会看得更加清楚。

言论自由和删贴

讲到这儿,我再说一下这个《天亮时分》的节目,一开始就跟大家说明它是呈现一种思考的方法,当然大家不一定会认同我的结论,有的人在我的这个频道下面留言,不认可我的一些结论,包括一些推理过程,我觉得这都没有关系。

因为,本来这就是一个自由讨论的平台,但是,我要跟大家讲我们删贴的一些规则,为什么要删掉呢?

有几类帖子我是一定要删的:第一类就是骂人的帖子,有人讲(你这个删帖动作)不是在干扰言论自由吗?你讲你的话,你就不允许我讲我的话?这是对言论自由的一个基本的误解。

我们必须要知道言论自由的目的是什么?它实际上是给大家公开平等讨论的机会,达成一种有效的沟通。或者是提供一种有价值的信息的交换,这是言论自由的目的。那么当你在骂人的时候,你既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也没有做任何有效的沟通,你只是个人情绪的一种宣泄。所以这种言论,其实是一种人身攻击,也不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甚至如果你要是威胁我的话,我可以报警的。所以,我想跟大家讲清楚,如果你骂人的话,我不管你骂的是谁,这样的帖子我们是要删掉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类贴子,如果你没有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也没有一些理性的分析。虽然你只是在喊口号,也没有骂人,但是你喊口号的这种贴子通常我们也会删掉。有人就说,言论自由,难道我不能在这个地方喊一些口号,我就表达一下我自己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言论自由讲的是,你有你的自由我也有我的自由,这个频道是我们这个团队的财产,这就像我们办的一个媒体、电视或是办报刊杂志一样。我们可以把你的留言看做是对我们媒体的投稿,因此我们可以发表也可以不发表。

其实,我问这样的朋友一句话,你就知道了。如果你办一个报纸,我给你写了一些文章,你有没有决定是否发表的权力?如果你没有决定权,只要是我写的你就必须发表的话,那我估计你这个报纸就办不下去了。因为无数人会给你写无数互相冲突的意见,你的办报原则就没有了,是吧?

所以,如果你在办一个媒体,你会有一个原则,你有权决定投给你的稿子发表还是不发表。那么同样的道理,对在我这个频道下面的留言,我们也有绝对的权力来决定保留或者是删除。

所谓的言论自由,其实是我可以讲我的话,你可以讲你的话,但是你不能强迫我讲你的话。如果你真的想发表你自己的言论的话,你完全可以自己开一个频道。然后在你的频道上去讲,我不会到你那个地方去留言。我也不会到你那个地方,要求你必须要保留我的留言,所以这就是美国言论自由的真谛。

你知道吗?美国有左派媒体、右派媒体。甚至比如说天主教也有他们的报纸,你让天主教的报纸登一个污蔑天主教的文章?它绝对不会登的。你给左派的报纸投稿,讲传统价值,它十有八九也不会登。反之亦然。所以这个社会的言论自由是说,你可以办你的媒体,你不会因为你的言论而受到迫害。当然,那些违法的、煽动性的言论不算。

简单说来,你不会因为你的某一种观点而被别人所迫害、所威胁,甚至政府把你抓起来。这是言论自由的真谛,而不是你到我这来说你的话,还必须让我听,还必须让我来保留一个在我这里发表你言论的园地,不是这样的。

当然,我知道我的这个频道、调子,或者是我这种推理方式,可能有些人接受不了,有些人看了(我的结论)可能会很生气。我也想跟这样的朋友说,你就别来了。因为,你看了生气,你来干什么呀?

我曾经在美国之音做节目的时候,就经常碰到这种情况,因为当时做一些现场互动(call in)的节目。即观众可以直接打电话进来现场讲自己的意见,结果很多人在这儿骂人,包括骂我们、骂《美国之音》等等。我非常纳闷儿,第一次还尽量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不管怎么骂,我尽量从他们的讲话中抽出他们的具体问题,是不是有可能卡在了什么地方?予以回答。

后来,我经常看到这批人打电话进来骂人,而且是同一批人,我就明白一个道理:我觉得这些人他们其实根本就不是来听的,他们就是来捣乱的。因为你说自己从中国什么什么地方打过来的,然而,你要是在中国听《美国之音》是很费劲的(调短波),中共政府在那个地方干扰,你费那么大劲去听《美国之音》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气得够呛、还要打长途电话到美国来骂美国人,你说你为什么呢?所以,我后来就觉得这批人其实是有特殊的任务来干这个事情。那么这样的人,我觉得你最好就不要来了,因为首先你如果要是骂人或者喊一些口号的话,这是一定会被删掉的。然后,你看了之后还挺生气的。当然,你要来的话,我也欢迎你看。但是,为你自己个人的健康和心理的舒适程度考虑,我觉得你还是不来为好。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