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自由是有代价的(图片:脸书/遇见法轮大法的美好)
自由是有代价的(图片:脸书/遇见法轮大法的美好)

章天亮讲“四•二五”(4)非法的迫害与理性的反迫害

【希望之声2019年9月27日】(本台记者吴永健综合报导)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之史海扬帆,我是章天亮

上一次在谈到“四•二五”事件的时候,我讲到了当天发生了什么,也讲到了江泽民当天决定要镇压“法轮功”。现在想谈一谈,从4月25日到7月20日之间,中间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真正大规模的迫害是从7月20日开始的。

江泽民在1999年的4月25日当天晚上给政治局写了封信,就是要镇压“法轮功”,他在1999年的6月7日召开政治局会议,做了一个讲话,提出要抓紧处理“法轮功”问题。他说中央决定成立一个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领导小组,由李岚清任组长,丁关根和罗干任副组长。

众所周知,中共经常讲夺取政权和维系政权要靠“两杆子”,一个是枪杆子,另一个是笔杆子。枪杆子指的是政法委书记罗干,他掌握了国家专政机器,那么,笔杆子就是中宣部部长丁关根。所以,江泽民从一开始就并没有想通过法律的管道来解决这个问题,而是以夺取和维系政权的战争姿态来对待法轮功

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

在1999年6月10日,正式成立了一个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的办公室,简称为610办公室。为什么要成立“610办公室”呢?这里我们就要说一下,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这个规模和范围,动用的是整个国家机器。

然而,在一个正常社会里,如果你要想维系社会公正的话,通常有这样几种渠道:

比如在一个民主国家,如果当局要镇压一群民众的话,通常是没有办法的。为什么呢?因为民众手里有选票。你无缘无故的镇压我,那么我下一次不投票给你,你这个政府也就下台了。所以,这个民众的选票能够对政府的镇压形成制约力量。当然,在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民众手里没有这种独立的选票。

第二种渠道就是通过舆论。美国讲三权分立,媒体被称为第四权,记者则被称为“无冕之王”,因为他们如果一旦在主流媒体上发表什么言论、意见的时候,通常他们可以主导这种社会舆论的倾向。所以媒体、新闻自由,或者说言论自由的问题,这也是一个能够制约当局不太敢做恶的一种手段。

第三种手段就是独立的司法。如果这个司法是独立于政府的,当你所做的事情违反法律的时候,或者不遵循正常的司法程序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司法的途径予以纠正。

第四种渠道包括国际社会的压力。比如某一个地方发生了一个什么样的反人类的罪行、种族的屠杀。这时国际社会可以在联合国表决来介入等等,这都是可能的。

在中国有一种特别的渠道,在镇压“法轮功”之前叫作上访,说是维护和恢复社会公正的渠道。就是你可以通过到中共中央或国务院的信访办公室或者是各级政府的信访办公室去告状,然后通过行政的手段来纠正一些社会的不公。

不过,江泽民要镇压“法轮功”,他镇压的是一群手无寸铁的,而且对这个社会没有任何威胁的人。从表面的情况来看,法轮功学员他们只是在打坐炼功,非常和平。实际上他们是通过道德的提升来达到生命境界的提升。在修炼法轮功的人中,他们都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事情要考虑别人,把个人的利益放的淡一点等等,从而在社会上对任何人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危害。就象1998年当时乔石组织的“全国人大”的一个调查一样,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而且,在中国当时炼法轮功的人很多。中共公布的数据大概有一亿人炼法轮功,那么如果这一亿人加上他们的家属,加上他们的同学朋友等等,就是几亿人这样一个规模。我们知道,中共在镇压某一个团体的时候,在历史上它通常不会针对这么大的一个人群。比如,以毛泽东当时的那种权利和掌握的暴力资源,他也只能是一次运动镇压一小撮(5%)。可是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所占有的比例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5%,甚至可能是10%,如果连同他们的家属可能是20%、30%都有可能。

所以,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他实际上是以中国全部的资源发动了一场对老百姓的战争。在发动这样一场战争的时候,江泽民就需要让所有维系社会公正的渠道全部失效。不然的话,只要有一点点能够维系社会公正的途径,那么它这种镇压就不可能进行下去。

通常,在美国的司法上非常注重一点的就是,Due process(程序正义)。实际上在法律的设计上也是这样,比如说公安(警察)负责抓人,负责初步的审讯,搜集到证据之后提交给检察院。检察院要看这个证据的获取是不是合法,证据本身是否充分。如果充分的话,检察院向法院提起诉讼。之后,法院它有独立的判决,并且有律师来辩护。

可是,江泽民为了镇压法轮功,他就必须把公安(警察)抓人、检察院起诉和法院的判决,包括受司法部所控制的管辖的这些律师的辩护,全部都抓到自己手里,由一个机构(政法委)来统一控制。因此,政法委不但没有对“程序正义”本身进行监视,而且它就是一个破坏“程序正义”的元凶。它提供的是一种既令人心酸又带有讽刺性意味的“一条龙”服务。

“政法委”命令公安(警察)抓人、检察院去起诉,然后命令法院判决,甚至在审判之前已经把判决的结果告诉法院要判多少年,还命令司法部给所有的律师发通知,不得对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所以,实际上“政法委”就起到了这样一个破坏中国司法的作用。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政法委”其实已经把中国整个法律体系全部破坏了。除了动用这种无产阶级专政的手段来对待“法轮功”之外,江泽民还需要很多方面机构的配合。

比如他需要财政部拨款,因为镇压“法轮功”耗费的资金量非常的巨大;宣传部门要对“法轮功”进行妖魔化的宣传;他需要教育部通过考试和包括上课内容这种方式来给学生进行洗脑,你如果同情“法轮功”就剥夺你升学的权利,把是否污蔑“法轮功”写入到高考或者中考的试卷里,让你跟政府保持一致;他还有一些其它别的手段,比如他为了应对国际社会对这种大规模人权灾难的压力,必须动用外交部门去收买国际上很多人权记录很恶劣的国家跟中共站在一起,甚至可能去通过大的订单让各国政府对镇压“法轮功”事件保持沉默;他需要大规模的派出特务到各国去搜集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情况等等。

也就是说,江泽民要镇压“法轮功”所动用的,比如经济、外交、财政等各种资源来完成一个跨部门的协作。他需要中共的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所有的这些部门全部都得卷入这样一场迫害“法轮功”的活动中,才能够把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进行下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江泽民为什么一定要成立一个“610办公室”?因为他需要全国所有各个部门包括各个地区,甚至军队和情报部门里所有人物的总体协调。所以,江泽民这个“610办公室”实际上是建立了另外的一个中央,这个中央就是负责镇压“法轮功”。那么,1999年6月10日,这个“610办公室”在成立之后紧接着就是一场阴谋。

还记得吗?当年,在四天以后的6月14日,江泽民下令中共的宣传部门通过电视和广播包括报纸,印发一个通知,这个通知大概意思是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针对法轮功学员上访这个情况给出一个公开的答复。在这个公开的答复里,一开始它就讲,说连日以来很多法轮功学员在传说中央要镇压“法轮功”了。这里边我们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民众有习练某一种功法的自由,也有不练某一种功法的自由,至于说镇压那是无中生有、蛊惑人心的谣言。这就是当时它发的这个通知。

大家想想,他为什么在6月10日的时候成立这个办公室,全面协调这个镇压活动,而到6月14日的时候又发了这么一个通知呢?道理很简单,江泽民实际上学的是毛泽东在1957年的那种“引蛇出洞”。我告诉你我没有想镇压,你们大家都出来炼功吧,该怎么炼还怎么炼。然后他可以趁机去收集这个情报,看看各个地方法轮功学员的协调人是谁?当然,法轮功学员没有上下级那样的组织,有一些学员经常会给大家联络联络、发发通知,比如什么时候我们大家要聚在一块读读书啊,讨论讨论啊,炼功的时间有点变化,咱们从6点钟提前到5点等等,就类似这样的协调人,找到他们之后。

 “七二零”大抓捕 迫害开始

江泽民经过了一个月时间的情报搜集,在1999年的7月19日晚上拍板,开始下令将各地的协调人抓起来。这个具体行动的时间已经是1999年7月20日的凌晨,所以我们通常讲“七二零”开始大抓捕就是这么来的。

那么,中共镇压“法轮功”在1999年7月20日开始以后,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将近20年的时间,中间有很多血泪斑斑的记录,仅仅在明慧网上公开的,被迫害致死、被活活打死的人就有4296。当然这只是截止到现在的资料是有名字的,还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无名无姓就被中共迫害死了,明慧网也没有搜集到相关的资料。因此,这个数据估计超过4000人的可能是十几倍甚至可能是几十倍都不止。

整个法轮功学员群体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之后到现在20年的和平抗暴。他对中华民族的意义,我想等到“七二零”二十周年,或者到2019年11月19日的时候(《大纪元时报》2004年11月19日发表了一个《九评共产党》,那么今年正好是15周年),我们再来讨论一下法轮功学员和平抗争对于中华民族的意义。

最后我想做几点说明,我基本上把法轮功传出之后受到政府不公的对待,一直到今天不断的被骚扰,和法轮功学员的这种讲真相的过程给大家串起来讲了一下。那么下面想做一点说明,一个人要修炼法轮功,我们必须要明确:首先是一个权利问题,不是说社会上每一个人都应该来修炼法轮功,也不可能说世界上每一个人他都能够认可法轮功,但是,无论你是否对法轮功所讲的道理,觉得令你感到信服。至少我们要有一个共识,就是法轮功学员他们的信仰自由是不能被剥夺的。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其实,政府它并不能定义什么是正?什么是邪的?也就是说,政府其实是不定义道德的,政府也不能定义什么样的教是正教?什么样的教是邪教?这不是一个政府的责任。

那或许有人就说,如果万一真的有某一种邪教出现,残害生命,或者是让人自杀,或者是做了些什么危害社会、败坏人伦的事情怎么办呢?那是由法律来决定的,也就是说它惩罚的是某一个人的行为而不是其思想。假如说你杀了人或者是像日本的奥姆真理教,如果它真的是在地铁里面放毒了,那么政府惩罚的是它当时做这个事情的这个行为,而不是惩罚人的思想。因为法律它要求惩罚某一个人,必须要同时具备三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叫作违法性,这个人做的事情是违法的;第二条叫做主观故意性,就是说他是自己有意这么做的;第三条叫做客观危害性,确实在社会上造成了伤害,使某一些人造成了损失。

但如果我们把违法性、主观故意性、客观危害性放在一块来看法轮功的话,你会发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违法。首先,他信仰法轮功是宪法赋予的权力,这没有违法性。那么,再一个是他也没有任何的客观危害性,因为他们是和平的,这是我想谈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法轮功学员炼功是一个权利,是宪法赋予他的权利,也可以说是“天赋人权”。

“没有去中南海  政府不就没有镇压了吗?”

第二个问题我想说明的是,有人说如果法轮功学员,你们不是讲“真、善、忍” 吗?如果政府污蔑你们的时候,你们忍一忍,没有去中南海政府不就没有镇压了吗?这是一个因果颠倒的说法。因为并不是说,法轮功学员去了中南海,政府才镇压,而是因为政府先骚扰法轮功在先,然后法轮功学员才去了中南海。我在前面几集讲到从1995年、1996年、1997年、1998年,每一年几乎都有这样的事情,所以到1999年的时候,实际上法轮功学员是希望能够对他们宪法赋予的炼功自由、信仰自由有那么一个说法,能够真正保证他们实践这样的权利。

而且,我很容易就可以举出一个反例,当时中国还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气功叫做“中功”。“中功”的创始人是张宏宝,当时在中国国内号称有三千万信徒。大家想想,这三千万人没有一个人去中南海,没有一个人去抗议中共,但是当中共在取缔法轮功的时候,它就把“中功”取缔了。所以并不是说因为你去了中南海才取缔你,取缔“中功”的理由可能是跟取缔法轮功的理由是一样的,就是因为你们人太多,没有什么其它别的原因。只要你相信的不是“三个代表”、不是江泽民,它就是要取缔你。

第三个问题,我就想回应一下,有的朋友说,如果法轮功学员当时忍一忍的话,是不是这个事情就过去了,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什么叫做忍?如果说在遇到个人的利益受到伤害的时候,通常来说,我们会看到法轮功学员如果他真正遵循法轮功的教导来做事情,他是会忍的。就是你伤害了我的利益,我尽量去跟你有话好好说,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如果你不听的话,那很多时候法轮功学员也就把这个事情放淡了。因为法轮功的修炼本身是要讲放淡个人利益的。我们要知道,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国家、民族,为了他所信仰的这个佛法。

举个例子,比如我有一个朋友生了病,而且是一种绝症,各大医院都没有办法治,这个时候我知道如果他要炼功的话,很有可能他会得到身体一定程度的康复,甚至是完全的康复,他的生命会得到延长。那么这个时候,我到底是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呢?

如果是我的朋友、我的亲戚,无论从人情还是从道德上来讲,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他的。如果政府禁止“法轮功”,就是这个政府不让人修炼“法轮功”,甚至不让人介绍“法轮功”的好,那么如果我不告诉我的朋友,那你说我是忍呢?是因为我能忍呢?还是因为我懦弱呢?

很明显,当然是因为我懦弱而不敢讲。想过没有?如果“法轮功”能够在社会上普遍的存在,普遍的被人自由的了解、自由的去炼习的话,我们其实可以发现,他能够对社会整体道德的回升和对人们的身心健康能够有非常大的好处。

那么也就是说,当我们为“法轮功”说话的时候,其实我们也是给这个社会这样的一个机会,让大家能够有机会,在这个佛法的修炼中得到生命境界的提升或者是身体的健康。所以这个忍并不是不说话,而是他在坚持真理的过程中能够保持一个非常平和的心态。

所以,在过去的20年过程中我们看到,法轮功学员真的是很能忍。当他们受到整个国家机器的污蔑的时候,当他们受到政府残酷的迫害、酷刑折磨。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在20年间,“法轮功”群体中没有任何一个学员诉诸于暴力,这难道不是大忍吗?这种忍其实是基于真和善,我们看“法轮功”讲真、善、忍,他们在面对不公的对待的时候,他们没有情绪激动的诉诸于暴力,这个本身是忍的表现。而他们在讲真相,他们在把这个事情的真实的情况告诉给民众,这个就是真。

同时,他们抱着一种善心,因为当一个人了解到佛法之后,对他自己生命的境界的提升,对他自己身心的健康是非常有好处的。而破坏佛法在一个信佛的人看来,那是犯了很大的罪了。所以说法轮功学员其实是抱着这样的善心去讲真相,又没有诉诸于暴力,忍的非常心平气和。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法轮功的抗争其实是在真正的实践“真、善、忍”的价值。

那么这个时候,有的人或许说法轮功学员太傻了,政府就是这么一个流氓,就是这样的一个不讲道理的政府,你为什么要跟它讲真相?你干脆不跟它说不就完了吗?有这种说法的人其实还是抱着对“法轮功”一种很同情的心态说的。那么在这个社会上还有一批人,他们对“法轮功”抱着一种仇视的心态,因为他们听信了政府这种污蔑的宣传。

  “自由是有代价的

法轮功学员所争取的信仰和言论的自由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在美国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自由是有代价的”〈Freedom is not free〉。那么,现在的问题是谁来支付这个代价。现在实际上就是“法轮功”在支付这个代价,他们以他们的付出在对抗整个国家机器的镇压,在争取这个自由。

当这种自由一旦争取到的时候,那么中华民族也就走向自由。所以你要知道当法轮功学员在争取自己权利的时候,他也在争取你的权利;当法轮功学员在争取自由的时候,他也在争取你的自由;你可以不说话,你也可以袖手旁观,你也可以搭便车,反正到时候你也就有了这样的自由和权利。但是我觉得对“法轮功”这样的行为,你应该在心理上、在你的精神上是支持的。

最后我还想再说一点,就是镇压法轮功江泽民的一个个人的决定,所以如果当时中共的总书记,不是江泽民而是另外一个人的话,那么这场镇压可能就不发生。当然历史没有假设,我们只能想像一下,如果当时中共的领导人是朱镕基或者是乔石,或者类似于李瑞环这样的人,镇压就可能不发生。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中共这样的一个邪恶的体制,它能够动员整个国家机器来推行一个独裁者的意志,那么这场迫害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残酷。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我们既要看到江泽民作为一个个人、一个镇压元凶、它的责任。我们也要看到整个中共体制在这场迫害中所扮演的角色。

  关于“四•二五”事件我们一共做了四集,大家如果有什么意见可以留言,或者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提出来。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