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萧恩七评彭斯演讲:展现善意和远见 首提尊重美国发展模式

彭斯第二次演讲首次提出希望中共尊重美国的发展模式和传统价值观。(图源:WilsonCenter)

萧恩七评彭斯演讲:展现善意和远见 首提尊重美国发展模式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5日】(本台记者馨恬、子涵采访报道)时隔一年,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周四(10月24日)美东时间中午时分,在华盛顿DC的威尔逊中心The Wilson Center)发表了就任以来的第二次对华政策演讲,涉及美中贸易协议、香港问题、台湾问题、中国人权及宗教自由问题、南海问题等等。

彭斯副总统的这次演讲与一年前的演讲相比有何不同?这次演讲的核心问题都是什么?在他的两次演讲中都提到了“人看眼前,天看未来”,这意味着什么?本台记者馨恬和子涵邀请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对此做出点评。

萧恩点评一:彭斯副总统两次演讲——第一次全面批共,第二次展现善意和远见

记者:这次是彭斯副总统的第二次美中关系演讲了,对这次演讲您整体的一个感觉是什么?

萧恩:整体的感觉如果跟第一次比较起来,其实这一次彭斯副总统的演讲我觉得他多了一些善意和远见(Compassion & Vision),不是象第一次,大家刚刚听到他去年全面批评中共的演讲时,给世人很多的震惊,因为当时是美国政府第一次这样做对华政策的全面调整,给世人的震动很多。今年第二次演讲我觉得他不局限于对中共的多方面批评,而更多增加了善意,对中国人表达了更多的善意;也讲出了他的远见,就是希望美中双方联合起来共同发展的远见,他做了善意的表达。我觉得这次整体上看下来与第一次的感觉相比有比较大的不同。

在这次演讲中提到了这一年多以来美中贸易战起起伏伏、变故很多,也提到了谈判的难度;同时也提到了香港的事情、最近NBA的事情等等,这都是今年跟去年比起来没有的一些新的内容,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可以点评的地方。

萧恩点评二:对华策略上更务实;首次提出希望中共尊重美国基于自由、民主的发展模式和传统价值观

记者:您觉得他为什么今年跟去年有这样一个不同?之前有路透社的评论预测说,他可能会比较谨慎、平衡,因为美中正面临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您觉得跟这个有关系吗?还是其它的原因?

萧恩:我觉得跟这个肯定是有关系。那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就是,自从川普总统在今夏宣布他要竞选连任以后,其实他在对华的政策上就有一些调整,我觉得他更趋向一些务实的做法。所以这一次彭斯副总统的演讲当然也是代表了川普总统的这样一个立场,他基本上是从方方面面的技术层面上批评中共,比如说贸易方面的问题,知识产权的问题,还有对宗教自由的迫害等等,包括在香港的问题上他也是提到了要人道地处理等等……等于是说从技术层面去批评中共,但是他不在整体的意识形态上去挑战。比如说中共自身的合法性问题,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对全人类带来的危害等等,他不从这些角度去谈了,而是局限在技术层面批评。这一点大家如果去跟川普总统现在竞选连任的演讲比较的话,你会发现蛮大的区别。往往川普总统在他真正的竞选演讲中,他会比较强调美国坚持不走社会主义道路等等,他例举委内瑞拉马杜尔政府等等这些社会主义的实践给当地国民带来的危害,还有共产主义在过去一百年里给全世界带来的危害等等。

所以就是说,川普这个政府本身对于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危害其实是有很清晰的认识的,但是他现在在对华政策上不从这个角度去针对中共去谈,而是从比较技术的层面去批评中共,比如说贸易不公,希望中国更加开放(Open),强调公平(Fair)还有正义(Justice),希望在一个公平竞争的层面上来对待中共。

而且这次是第一次彭斯提到,希望中共也尊重美国的发展模式——基于自由、民主的这样一种发展模式,而且特别尊重传统的价值观,从国父传下来的传统价值观。在总统的演讲中也强调了这一点。这是美国独有的独特模式。他第一次有这样的表达,希望中共能够尊重美国的模式和价值观,他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来说这样的话。

萧恩点评三:彭斯演讲的一个亮点——强调“美国公司应在国内和世界各地捍卫美国的价值观”

记者:彭斯副总统演讲中有一句话也让人感到比较震惊,就是对NBA一句批评的话讲得是蛮严厉的,他说:“NBA的行为就像威权政权的全资子公司。”

萧恩:对,我也看到这句话,我觉得这是目前为止对整个NBA批评最重的一句话了,我相信他的话还会使NBA的事情进一步发酵。而且他其实是强调了目前中共其实是把言论管控的审查制度(Censorship)输入到美国来了,胁迫美国的公司跟它(中共)站在一条线上,他点名批评了Nike,因为Nike当时在中国把休斯顿火箭队的产品下架了,等于在中共的压力下,或者说在中共挑动国民反NBA的时候,Nike做了这样的行动,这其实与Nike公司的信条是相违背的。我觉得他举的这些个例子就是很实实在在地说明这次演讲中的一个亮点,就是强调:“美国公司应在国内和世界各地捍卫美国的价值观。”这是蛮重的一个亮点。

萧恩点评四:美中关系定位——以阶段性目标来定位美中关系,目前是很务实也很复杂的一个状态

记者:您觉得从彭斯副总统的演讲中来总结一下美国政府是怎样定义美中关系的,您会怎样来总结呢?

萧恩:我觉得他现在仍然是很明确地把中共定义为一个战略竞争对手,这点是很明确的,但是他不把它变成一个完全对立的对手,不是真正对峙的对手。他还是希望中共能够跟美国在贸易方面达成一个协议。所以彭斯副总统在演讲中他也提到了,当时150多页的贸易协定都几乎要签成了,但是中共反悔了。这一点上我觉得美国政府也有一定的挫败感。

同时他现在也看到,中共方面可能有特别强的愿望,希望达成一个协议。川普总统也希望在他竞选连任过程中和中国达成一个阶段性的协议,能够成为他的政绩之一。所以彭斯副总统也希望促成这样一个协议。所以我觉得他们这次把整个批评中共的调子给它调低了。

我觉得其实是希望在这方面有所进展,在美中贸易对抗中能够有一个阶段性的协议。所以要用这个阶段性的目标来定位跟中国的关系,我觉得是很务实、也很复杂的一个状态。其实这个把握的度很难,因为中共方方面面都要批评,技术层面上不管是人权,还是盗窃知识产权,输出言论监控,还有5G方面华为和中兴的行为,等等,方方面面的技术层面都可以批评中共,可是又不想把中共逼到那样一个死角。他们很可能觉得,如果中共认为还有希望达成那么一个协议的情况下,有可能中共不会走极端,它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妥协,比如说在香港问题上可能并不会真的走到非常极端的状态。所以我觉得他是期望中共能够妥协。其实这是蛮复杂的外交政策的一个定位。

这次彭斯副总统还用到了“接触”(Engagement)这个词,这是川普总统行政当局一直是批评过去40年来从尼克松总统到基辛格那一整套的Engagement,但这次彭斯使用了Engagement这个词,但是他强调了公平原则和遵守国际贸易规则;他又借用了这个词,这也是比较让人惊讶的用词,但他还是强调对中共不是要完全对峙。

萧恩点评五:对香港相当于道义的、底线性支持,与港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较高要求相比有一定差距

记者:彭斯副总统演讲中几次提到香港问题,而且也明确表示香港问题与贸易谈判是会有挂钩的。您怎么看他所谈到的这方面呢?

萧恩:我觉得他们目前对香港的支持其实是强调美国是站在自由这一边的,尊重香港人民的自由和他们的权利,他希望中共在香港问题上能够显示出它的克制,要尊重香港人的权利;他也强调香港人抗争的路径应该是非暴力、和平、理性的这样一种渠道。在这点上,他实际上相当于说是一种底线,就是说不希望香港成为一种大流血、象“六四事件”的翻版那样的事件发生。但实际上美国行政当局的态度跟国会的态度是有一定差距的,跟香港本地人所要求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这样比较高的要求也是有一定差距的,因为香港人要的是「时代革命」,而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反《送中条例》的问题。这次彭斯副总统演讲中没有提到关于香港普选的方面,他也没有谴责香港警察的暴力和目前的一些暗黑操作等等,这些他都没去批评。所以实际上这次演讲中对于香港的支持是比较有限的,这当然也和过去几个月来川普总统推特上的表达是一致的。

萧恩点评六:软性角度驳斥中共论调和误导,强调是中共自己在和自由社会脱钩

记者:您觉得彭斯副总统演讲中有所提、有所不提的做法是什么原因呢?

萧恩:我觉得整体上他们想要延续去年以来对中共的批评,方方面面中共给世界给美国带来的威胁,这方面他还在坚持他们和以前美国政府很大不同的这样一个立场,但是他又不提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本身对中国、对全球带来的危害,我是觉得他不想把这个问题现在就升级为意识形态的对抗,他也一定程度上想要破除中共现在的这种宣传,象中共说是美国要“迫使中国脱钩”等等。彭斯在演讲中强调,是中共自己在跟自由社会在脱钩,他实际上在从比较软性的角度在驳斥中共一些目前想宣导的这种言论和其对国际社会的误导。同时美国政府可能也面临一些其它跨国公司的游说所带来的一些压力。所以他整体的调子会稍微往下调整。

总体来说,如果总结的话,我确实觉得目前的这次演讲还是为了保住川普总统明年连任的顺利,这对他们来说是最核心的,因为他们觉得中共的问题不是短期的问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所以他们希望能够在连任以后会有更实际的行动吧。

萧恩点评七:两次演讲引同一句中国古语有深意,多方面警醒世上人

记者:彭斯副总统在演讲结尾的时候用了他去年演讲用的同样一句话,就是中国的一句古话叫做:“人看眼前,天看未来。”您怎么来看这件事情?

萧恩:我觉得他再次引用这句话确实是挺有深意的,因为大家知道彭斯副总统是比较虔诚的基督徒,也许他不完全理解这句话本身强调的轮回的概念等等,但是有一点他很明确,就是人的智慧是相当有限的,而神的智慧是超越于人的,所以会看得更久远、看到未来。

我觉得他实际上是在强调多方面,包括中国目前在中共集权治下,它会有很多象追逐利益的那些做法,为了发展不择手段,输出监控……等等,这些事情看似能短期带动中国经济的发展,但是带来的对全社会的危害其实是长期的。中国人自己可能有一些人觉得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但是如果长远的来看,现在的享受是不是一种建立在其他人的利益被牺牲的前提下所得到的发展呢?

我觉得有很多方面是可以警醒的,这也可以点醒美国的那些跨国公司和民众,不能够只看重利益,不能只看重中国的市场,不要只看眼前,应该更长远地看怎么样才是真正对中国人有好处,怎么样才是真正为美国人谋福利。

所以我觉得他这句话是挺有深意的,那如果回头看这句话原来的出处,是冯梦龙《喻世明言》中的一句话。总而言之,天道的报应,或迟或早、若明若暗,但终究会有。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