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身着美國籃球隊球衣,面覆詹姆斯頭像,手執百元人民幣的球迷表達不滿。(圖片:網絡圖片)
身着美國籃球隊球衣,面覆詹姆斯頭像,手執百元人民幣的球迷表達不滿。(圖片:網絡圖片)

華府專家點評NBA風波(1):全球化下的跨國公司完全被利潤驅動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1日】(本臺記者馨恬採訪報道)全美職業籃球聯盟NBA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10月4日(美國時間)的推文寫着“爲自由而戰,與香港同在”(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Hong Kong),一時激起千層浪。

 10月4日(美國時間)NBA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發推文寫道:爲自由而戰,與香港同在。隨之引發美中NBA風波迭起。(圖片來源:Twitter)
10月4日(美國時間)NBA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發推文寫道:爲自由而戰,與香港同在。隨之引發美中NBA風波迭起。(圖片來源:Twitter)

一方面中國的贊助商、球迷和轉播平臺發起強烈抵制,火箭隊被全面封殺;

NBA聯盟在第一時間做切割、推脫,之後發表了中英文內容有所不同的聲明;

之後北京方面又出現試圖降溫民衆的強烈反彈;

而美國球迷們認爲NBA是“眼看人民幣,背棄美國價值”,多位國會議員指責NBA的行爲“可恥”;

NBA在美國國內壓力下轉向強硬,更在10月17日由總裁蕭華爆出拒絕中方要NBA解僱莫雷的要求。

在這場持續發酵的風波中,NBA和球星的反應被美國批評人士稱作“向中共的金錢下跪”。其中NBA“詹皇”、湖人隊球星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於10月14日發推文批評莫雷不考慮後果發推,使聯盟和他的球隊陷入艱難。他在推文中說,“我認爲那些人(指莫雷)要考慮發一則推文或者出一條聲明可能給別人帶來的影響”,並認爲莫雷可以一週後在發推文的。

而詹姆斯發推後,另外一位NBA球員,波士頓凱爾特人隊(Celtics)中鋒,來自土耳其的恩內斯·坎特(Enes Kanter)在10月14日發出了爲支持自由民主不惜犧牲一切的聲音。他寫道:“5年沒見過家人,沒和他們說話,父親被抓去坐牢,兄弟們找不到工作,我的護照被吊銷,發國際逮捕令,家人不能出國,每天接到死亡威脅,收到攻擊、騷擾,試圖在印尼綁架我……”他最後寫道:“自由不無代價。”坎特在另一條更新的推文中還寫道:“支持自由和民主,即使這意味着犧牲一切。”這條推文獲得了很多點贊,雖然他的推文沒有直接提到香港,也沒有直接針對勒布朗·詹姆斯,但很多的媒體報道認爲坎特是在對詹姆斯嗆聲。

 波士頓凱爾特人隊(Celtics)中鋒,來自土耳其的恩內斯·坎特(Enes Kanter)10月14日發出的推文。(圖片來源:Twitter)
波士頓凱爾特人隊(Celtics)中鋒,來自土耳其的恩內斯·坎特(Enes Kanter)10月14日發出的推文。(圖片來源:Twitter)

NBA風波也牽動了美國政界人士加入“批詹”。共和黨蔘議院全國委員會(NSRC)資深顧問惠特洛克(Matt Whitlock)發推,將詹姆斯曾經引用的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的名言與詹姆斯“批莫”推文內容並列擺放,那段名言寫着:“無論何處的非正義都是所有地方正義的威脅,當我們對要事變得沉默的那天,我們的生命也隨之結束。”惠特洛克議員譏諷地設置了推文橫批:“擺在一起看最過癮”。

最新的事件爆料,是10月17日NBA總裁蕭華參加《時代》雜誌「100健康峯會」時,對外界爆出了NBA拒絕中國(中共)政府和官方及企業代表讓NBA解僱莫雷的訴求,並表示NBA“沒有順從”中共。

針對這一風波所涉及的問題,本臺記者馨恬採訪了華府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 Alicia Campi),她曾任美國駐亞洲外交官,也是一位歷史學家,對美國政治的運作、美國文化、東亞文化都瞭解甚多,也具備對事物的獨特分析角度。對目前NBA風波,勘琵博士認爲,它凸顯了全球化下的美國公司的一種形態。是什麼形態呢?美國公司與中國公司有何根本性的區別?NBA面臨的一個巨大風險是什麼?爲什麼說歷史總是在重複?

馨恬對勘琵博士的專訪將分爲三部分與您分享,這裏是專訪第一部分。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圖片:Globalpeace)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圖片:Globalpeace)

幾十年的全球化氛圍改變了美國和西方跨國公司的形態:成了全球公民,完全被利潤所驅動

勘琵博士認爲,NBA風波凸顯了一個現象:就是在近幾十年的全球化生活氛圍中,很多總部設在美國或其它民主國家的跨國的國際性公司,他們的舉止行爲已經改變了,已不像是起初讓他們發展壯大了的美國公民的樣子了,他們表現得更像一個全球公民,對很多事務的觀點、以及塑造的公司形象,已不再是從他們國家的角度、考慮國家的價值出發,而是完全被獲取利潤這樣的動機所驅動。

中國公司因其“官有”特性而具備的形態:保持“中國特色”,並非能很好適應國際市場

美國和西方公司在國際市場上的擴展模式,跟中國是非常不同的。原因是,首先,中國的公司都是國營的,實質上是政府擁有的,當它們從中國走向全球市場的時候,它們從裏到外都保持着“中國特色”,即便是所謂的私營企業成長爲全球性大型企業也是如此。

但是這其中更重要的一點恐怕就是,因爲這些中國公司都是在中共政府的監管之下,而這個政府它既不是一個資本主義的政府,也不是推崇私有市場和個人觀點的政府,加上被它完全控制的政治環境,因此這些中國公司跟西方公司相比,它沒有什麼品牌,也沒有像西方公司或亞洲民主國家的公司那樣很好地適應着國際市場。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華爲,雖然華爲名義上是一個私營公司,但實質上它並不像美國的IBM或通用汽車、或者像日本的西鐵城那些公司一樣,而且連名義上的私營公司在中國都很少。爲什麼?

這是因爲中國的市場形態,它是不注重每一個私營公司的獨特性或特殊性的,而是要求所有公司都擁有同樣的觀點,就跟它們要求每個個人一樣。所以這些中國公司不得不跟隨中國(中共)所謂的“主流”觀點,否則中國(中共)政府就不會允許他們繼續生存下去。

在全球市場上,中國對“負責任的公司”所指與西方民主國家的所指完全不同

說好聽的是這些公司要表現爲“負責任的公司(用美國概念說就是Responsible Corporate Actors)”,但中國的“負責任”跟西方國家的“負責任的公司”是不同的概念。這個“負責任的公司”的概念基本上是從美國起源的,其本來意思是指公司如何對待員工、如何對待社區、是否支持教育、是否僱傭少數族裔員工、是否關注環保等等,所有這些議題其實跟中國公司毫無關係。

在中國國內怎麼定義一個 “負責任的公司”呢?就是不涉及政治活動,不說偏離“主流意識形態”的觀點,也就是中國共產黨的觀點,這纔是中國的“負責任的公司”的定義。所以,當我們在全球市場上談論這個概唸的時候,西方和民主國家的所指,跟中國的所指是完全不一樣的。

那麼這與美國或西方的跨國公司又有什麼樣的關係呢?請繼續關注本專訪第二部分。

(待續,敬請關注)

華府專家點評NBA風波(2): 全球化下美中跨國公司特質的不同

華府專家點評NBA風波(3): 面臨聯邦政府調查是NBA的潛在危險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