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美中跨国公司因性质不同特点也不同,中国公司在哪里都得为中共政府尽义务。(图源:公有领域)
美中跨国公司因性质不同特点也不同,中国公司在哪里都得为中共政府尽义务。(图源:公有领域)

华府专家点评NBA风波(2): 全球化下美中跨国公司特质的不同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4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道)全美职业篮球联盟NBA休斯敦火箭队总经理莫雷(Daryl Morey)10月4日(美国时间)的推文写着“为自由而战,与香港同在”(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Hong Kong),由此而引发的风波还在持续发酵中,在美中两地都有很多不同的争论,也引发了人们对一些问题的深思。

本台记者馨恬采访了华府外交专家勘琵博士(Dr . Alicia Campi),她曾任美国驻亚洲外交官,也是一位历史学家,对美国政治的运作、美国文化、东亚文化都了解甚多,也具备对事物的独特分析角度。对目前NBA风波,勘琵博士认为,它凸显了全球化下的美国和西方国家跨国公司的一种形态;同时也可以看出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所具有的根本性区别。

馨恬对勘琵博士的专访包括三部分,这里是专访第二部分。

(接上文:华府专家点评NBA风波(1):全球化下的跨国公司完全被利润驱动)

 华盛顿资深外交专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华盛顿资深外交专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全球化下美中跨国公司特质不同:前者重利益而轻理念,后者则要固守政治合拍

勘批博士指出,随着国际市场走向全球化,中国的跨国公司与美国和西方的国际公司实质上是不同的。

当美国和西方公司有了更大的自由扩展到全球市场之后,有些公司就开始改变了,有些公司就开始逐渐变得不那么忠诚于美国的价值观了,而是去忠诚于能够让他们继续在国际市场上做生意攫取利益的不同价值观。

但中国的跨国公司情况不一样,中国的公司永远记得自己是中国公司,不是一个全球性的国际公司。所以这些中国跨国公司的行为必须是被北京中国共产党领导层所认可的,不会引起中共政治层注意的。

所以对于到底什么是一个好的、负责任的全球性公司,中西方概念是不一样的。这就联系到我们谈到的目前NBA、Nike、Apple或之前的Yahoo等公司与中国(中共)政府以及中国合作方如何合作的问题。

这些美国和西方公司甚至到了一个程度,他们不再看重让他们能够发展成为全球大公司的经济行为和政治决策方面自由的这个基础价值,而只是看重赚钱。这在历史上也发生过。

全球化导致个人层面的改变:知名的人为了金钱而为“不可之为”

假如让资本主义不受任何道德伦理、规范经济决策和政治基点的任何限制,是有违于使这些公司得到发展的环境、理念和规则的。这即会发生在个人身上,也会发生在公司身上。

勘琵博士举例说,在1980年代她住在日本,那时候美国和日本在打贸易战,她就亲眼看到,有些好莱坞明星悄悄的在日本代言一些日用品,是那些在美国明星们不愿意代言的,因为与他们的形象不符。但在日本他们可以赚到很多广告费,因为他们觉得在美国的人不会知道他们干了这些。这是在个人层面上。

就像现在的NBA篮球队的明星球员。当然现在有推特了,社交媒体能够让这些名人的行为在社会上更广为人知。由于这些名人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他们有时在外国可以赚到比在美国多得多的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赚钱机会。这些人们不了解自己在做什么,也不了解中国(中共)政府做了些什么,而且自己也不在中国工作,顶多是去打了几场球,或者去旅游了一次,就随意表态支持中国(中共)政府立场。因为他们知道这样做就可以继续去中国赚很多钱。这是个人层面的。

全球化导致公司层面的改变:不受价值理念限制地追逐利润,是非常危险的

从公司层面,那就看这些公司的主要收入从哪里来,以及在中国的利润占他们整体利润的比例。如果他们觉得这个比例增加或希望能够增加,你就发现他们的立场就是不同的,因为他们不想因为跟中国,或其它专制国家的合作方或政府有不同的观点,而去破坏他们赚钱的机会。

因此虽然还叫它们是美国公司,但实质上已经不再是美国公司了。有的人觉得这没什么问题,我们就是要超越国家主义,不必说这个公司是美国公司,那个是澳大利亚公司,或是日本公司、中国公司……我们就是一个全球化的市场。这就是90年代到2000年代全球化的一部分,他们推崇“普世的人权价值”,那其实也就应该有“普世的公司价值”——所有公司在全球做生意的时候也应当有一套要遵守的共同规则。

问题是,指导这些公司执行商业规则的价值观是什么?很多情况下是利润,那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会导致“狂放的资本主义(Unbridled Capitalism)”,就是没有价值理念限制的资本主义,结果那些越来越全球化的公司,行为上却越来越不像美国——不能体现美国的价值观。就像谷歌以前创办初期的理念是“不作恶(Do No Evil)”,而如今它却做了有违当初理念的事,尤其是要进入中国之后。

美中跨国公司因性质不同特点也不同,中国公司无论在哪里都得为中共政府尽义务

勘琵博士说,美国的资本主义版本跟英国、法国、或南非的资本主义版本是不一样的。美国和其它一些民主国家没有公私合营、或政府掌控的公司。中国的公司大部分则是公私合营与政府掌控的公司,这些公司在海外推广赚到钱,政府从中提取利润。在德国、伊朗也有这样的公司,但美国是没有的。所以美国公司觉得即使进入国际市场也没有义务要推广美国价值观,但他们推崇一些好公司的管理规则(Good Corporate Governance),如注重环保、注重少数族裔多元化、男女同酬等等。但这也仅仅是为了竖立自己好的公司形象,目的也还是为了有利于获利。不同的是,在全球化市场中,中国公司根本就不理会这一套,即使在美国的中国公司,也依旧不参与其中。

当美国这些公司在全球市场上在外国销售产品、做生意,它们会很大程度受到那些国家价值观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Nike、Google、Amazon等公司,虽然他们知道产品在支持中共的军队,他们还是在中国做生意,跟中共政府合作。但在美国国内,他们却有人说不要跟五角大楼合作,他们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美国政府保持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相反,中国的跨国公司却不会这么想,它们无论在哪里,都得为中共政府尽义务。

好莱坞表现的伪善,反证了在美国享有的自由在中国是没有的

这些美国全球化的公司认为,自己没有义务推广美国价值观,但是它们却会利用美国价值观,是因为这样的价值观使得他们在市场上壮大成功,而美国的体制又没有强求他们去推广美国的价值观,虽然这样的价值观是导致他们能够成功的重要因素。因此这些公司只看自己如何能赚更多钱、未来在哪里去发展更大的市场。

就像好莱坞,很多人觉得美国的电影市场在萎缩,所以他们要制作能够进入外国的影片、或者在外国制作影片更加便宜,而中国显然是很大一个诱人的市场,这就让他们考虑到,是否不要对当地的问题去轻易表达立场。所以我们看到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好莱坞现在是频频对美国国内的共和党提出反对意见,或对一些社会问题高调提出抗议;但对同样发生在其它国家,包括中国、印尼、土耳其这样对他们来说看作是重要市场的国家,同样发生重要社会问题的时候,好莱坞却是只字不提;在一个人权受到非常重视的国家,好莱坞就会高调去讲这些事情;但在一个人权是不能讨论、不能提及的国家里,尽管有平民百姓被无辜关到集中营里,或者平白无故地失踪,好莱坞就保持安静。勘琵博士指出,很显然这是一种伪善,但当好莱坞的优先级考量是赚钱的时候,对好莱坞而言则不是伪善了。

所以,这样看来,美国公司有自由在美国做任何事情、说任何话,但在中国或其它集权国家却没有这样的自由了。

(待续,敬请关注后续报道)

华府专家点评NBA风波(1):全球化下的跨国公司完全被利润驱动

华府专家点评NBA风波(3): 面临联邦政府调查是NBA的潜在危险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