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遇害女孩。(网络图片)
遇害女孩。(网络图片)

中国社会怎么了?10岁女孩拒性侵中7刀惨死 凶手免刑责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6日】(本台记者岳文骁, 田溪采访报导)10月20日,大连市内一名10岁女孩小琪(化名)拒性侵,遭13岁男孩在家中残忍杀害,身中七刀,后被弃尸灌木丛。大连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加害人蔡某某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消息一度被封。事件引发社会强烈争议,有大陆人士认为社会变恶罪在政府。

综合陆媒《新京报》等多家报导,女孩的母亲告诉记者,小琪今年五年级,10月20日下午,去绘画班上课。通常女孩在3点钟下课,步行到家只需要15分钟左右,当天她恰有事儿没有去接女儿放学。3点50分左右,女儿还未到家。

家人调取了小琪必经之路的监控,多番寻找未果,小琪母亲向附近派出所报案。小琪母亲说,当天晚上7点左右,小琪的父亲在绿化带中发现了小琪的尸体。

家人报警后,警方锁定嫌疑人是一名初中生。“他家就在距离绿化带20米左右的楼上,孩子被发现时是被塑料袋装着,法医尸检发现,孩子身上被捅了7刀,最后因为失血过多去世的。”小琪的舅舅贺先生说。

遇害女孩小琪的舅舅贺先生表示,“孩子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满身都是血和伤,裤子被脱到一半。”家人一度怀疑她是遭遇了车祸后被人抛尸至此,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异常。“身上好多处刀伤,后脑、颈部、胸前都有伤口!”马路上也能见到血迹。

贺先生认为,男孩的动机就是想性侵犯小琪,把小琪带到家里后,“孩子不愿意,就拿刀伤害了孩子。”

根据报导,作案者曾两次“登门搭讪”,询问被害女孩父亲“女儿找到没有?”

杀人后,作案者还在班级群发表“我害怕啊,我的指纹咋整”、“我虚岁14岁,我一个小孩怀疑我”、“我俩血在同一张纸上”等言论。

女孩父母悲痛欲绝。(网络图片)

据小区的人介绍,凶手14岁(虚岁),身材壮硕高大,此前曾多次尾随和猥亵年轻女性,有人还拍下凶嫌的视频。有附近小区邻居表示,小男孩曾尾随她到楼道口,当时她发现不对便停下,小男孩上来询问她住在几单元,还趁机用手去搂抱她。

某业主群内有业主称,自己女儿与男孩曾是同学,在学校时男孩多次骚扰女同学。男孩还强行搂抱其女儿,派出所叫来家长教育,男孩家长拒不承认!

案件发生后,女孩父母终日以泪洗面,精神几近崩溃。女孩母亲在微信发消息称,男孩杀人后还在同学群里炫耀自己杀人,她无法接受女儿的惨死。并呼吁媒体关注,还女儿一个公道。

但据警方称,依据大陆《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加害人蔡某某未满14周岁,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警方通报引发网络争议,有网友认为,不应该按年龄判罪,应该按社会危害性治罪。这样的恶魔尾随女性,放出来不还得犯罪吗?又得有多少家庭受害?

警方迫于压力,10月24日宣布对凶手收容教养。

10月25日,陆媒报导,小琪的家属表示,他们不满警方不追究凶手刑责,已请律师起诉。小区的邻居也自发签名,表示对受害者家属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事发初期,当局一度严控网络封锁消息。网上传出疑似大连公安局22日发出的一份给网站支队和宣传处的“调度指令”,内容指网上陆续出现“不良炒作言论”,按照各级领导要求,针对舆情管控作出要求,包括:不得将任何办案相关信息流向社会;宣传、网安部门在前期工作基础上继续加强网上网下舆论管控力度;确保此案相关信息不造成“负面影响和舆论炒作”等。

“调度指令”。(网络图片)

社会评论:小孩变恶社会变恶问题在中共政府

本台记者就事件采访了大陆多位人士。

上海马女士表示,男孩性侵杀人有社会大环境的问题政府责任大。

马女士:“他现在做出的这个事,真的是非常恶的,就这样放过了,(作为)未成年人放过了,我的确不能接受,家长不能接受。具体怎么处理,我很难说。但是我觉得,因为他是未成年人就不追究,我肯定没法接受,或者很轻的那种追究,我肯定是没法接受的。我觉得还是该处罚的必须处罚。”

马女士认为,孩子们道德的败坏,有教育的责任、官员的责任、政府的责任是非常大的。过去的学生崇拜科学家、艺术家,现在的孩子崇拜明星。

马女士:“现在整个社会伦理道德全都真正的颠倒了,我觉得现在小孩子都变得很坏,变得不是他这种年龄该有的那种心理状态,他好的没学到,学的都是坏东西。这个教育有问题,现在的家长都是宠溺的不得了。这一切都有官府的责任,尤其是作为教育来说。现在教育市场化完全把教育走偏了。表面看,这个孩子很恶,但是深层的原因,是这个社会现在很恶。这个社会上怎么变得很恶的?官府的责任。中国有句话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堕。但是同样这句话也可以用在整个社会上:社会之差之恶,官之堕,(而且官员自己本身已经堕落到非常严重的程度了。)自己都是一塌糊涂了,怎么能起到好的示范效应?”

大陆律师卢廷阁表示,按现行法律,不满14岁的,他是未成年人,他也承担不了。针对14周岁的到16周岁的,就有特殊规定。

他说,原来的规定是在社会道德相对来说还没有堕落到现在这种程度,现在社会道德已经严重的下滑了,那么司法制裁规定应该也有相应的改变。

卢廷阁:“我觉得也应该有所改变。根据人的普遍的行为能力。比方说,过去10岁的,50年前,10岁的人,他可能好多事情他干不了,现在10岁的,他都能干了。也就是说,孩子成长过程中发育的比较早,认知的能力、知识都比较早,那么他承担责任的年龄也应该降低。”

希望之声记者岳文骁、田溪采访报道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