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NBA球迷手持面部表情扭曲的詹姆斯頭像表達對他的不義之詞的不滿。(圖源:公有領域)
NBA球迷手持面部表情扭曲的詹姆斯頭像表達對他的不義之詞的不滿。(圖源:公有領域)

華府專家點評NBA風波(3): 面臨聯邦政府調查是NBA的潛在危險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6日】(本臺記者馨恬採訪報道)全美職業籃球聯盟NBA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莫雷(Daryl Morey)10月4日(美國時間)的推文寫着“爲自由而戰,與香港同在”(Fight For Freedom,Stand with Hong Kong),由此而引發的風波還在持續發酵中,在美中兩地都有很多不同的爭論,也引發了人們對一些問題的深思。

本臺記者馨恬採訪了華府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 Alicia Campi),她曾任美國駐亞洲外交官,也是一位歷史學家,對美國政治的運作、美國文化、東亞文化都瞭解甚多,也具備對事物的獨特分析角度。目前NBA風波的事態會如何發展?NBA面臨的一個巨大風險是什麼?爲什麼說歷史總是在重複?勘琵博士爲我們帶來最後一期精彩分析。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圖源:YouTube)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圖源:YouTube)

(接上文:華府專家點評NBA風波(2): 全球化下美中跨國公司特質的不同)

美中跨國公司是按照不同標準運作的

勘琵博士指出,美國跨國公司在美國民主和自由的理念下可以隨便做什麼說什麼,國家沒有要求他們一定要在國際上推廣美國的價值觀;這些公司他們在外國做生意的時候,如果對當地的工作環境、政治環境有違反人權或價值觀的方面不去說任何話、伸張正義(他們在美國國內是不可以這樣的),即便他們是這樣的表現,政府也不會按照美國的標準去懲罰他們。

而中國在海外的跨國公司,儘管在自由的環境裏,他們也是不能做出與中國(中共)政府立場相反的言論和行爲的。可見美中兩國的跨國公司是按不同的標準運作的。

勘琵博士認爲,唯一能夠對這些跨國的美國公司(雖然他們已不像美國公司)進行制約的方式,就是公開地指出他們的僞善,讓他們感到羞辱。當然,不一定總會有效,因爲假如這些公司認爲美國的市場對他們沒有那麼重要的話,他們就會無動於衷。NBA現在就是這種情況,雖然主要收入還是在美國,但他們覺得中國的市場是他們獲利的渠道。

美中球員與球隊的關係:前者是自由獨立的,後者是“政治至上”下的隸屬關係

談到球員和球隊的關係,勘琵博士說,在美國和中國也是不一樣的。因爲NBA的這些球員,不管他們是什麼樣的立場,都是球員個人的決定。絕大多數情況下,不會出現球隊的老闆說這是我們球隊的立場,大家都要按照我說的立場去表達這樣的情況。爲什麼勘琵博士敢這麼斷言?她說,因爲我們生活在美國的民主制度下,即便有的老闆可能想要那麼說,他就很可能會受到大家的指責,指責他是一種專制獨裁。

但在中國的話,球隊老闆就可以這麼命令他的隊員:不管你自己是怎麼想的、信仰什麼,但是你給我閉上你的嘴!這是因爲他們的權力跟美國公司老闆的權力是不一樣的。在美國,這是會影響到社會和經濟的。而中國不是一個象美國這樣正常運作的國家,它不是自由市場,所以美國公司適用的規則不適用於中國公司,因爲在中國是政治統治一切。中國的國營企業在海外投資,至少50%都是賠錢的,但是它們卻不會倒閉。爲什麼?是因爲它背後是政府撐着。在美國則沒有這種情況。

這表示,在中國政治是統治經濟的,公司並不是完全基於利潤、投資或資本來做決定的。這就是爲什麼,很多西方人都知道華爲是被中共政府控制的,要它做什麼就做什麼。儘管華爲在辯解說:不是的,我們是私營企業。但是沒有人相信,因爲如果中國政府對華爲在國內外採取的一些政策不滿意,馬上就可以讓它關門,把董事關進監獄。在美國不能這麼做。即便有時候政府想要這麼做,但也要經過正當的法律程序,比如政府現在對一些社交媒體公司很有疑問,但也不能隨便就令其關門,或者是隨意判它們有罪。

而在中國則是不一樣的。中國不是真正的私營、自由市場,不是真正的資本主義,它是國家資本主義,是擁有資本主義因素的社會主義。

NBA面臨負面輿論壓力,象詹姆斯這樣的人會閉嘴,最終從中國市場退出來

NBA事件在美中兩地都激起了很大反彈,而且還在發酵之中,那麼會怎樣發展呢? 負面的輿論會給NBA很大壓力。問題是這樣的輿論壓力,是否能大過於他們覺得能在中國賺到錢的誘惑力。不過勘琵博士說,可以斷言,像勒布朗·詹姆斯這種隊員最終會從中國市場退出來,因爲他不會願意搬到中國去生活,成爲球隊和中國(中共)政府的代言人;而在美國國內他會因爲持續受到指責批評,最後閉上他的嘴,從中國市場退出來。

NBA的潛在危險是可能面臨聯邦政府對稅務方面的調查

NBA聯盟就不一定了,假如在美國的NBA粉絲對他們施壓足夠大,不買球票,影響到他們的收入,可能會對他們起到約束作用。另外,NBA還面臨着一個危險,就是聯邦政府可以對NBA進行調查,看其是否在稅收方面受到中方的滲透影響。因爲NAB和大學球隊這些運動機構,其實是被賦予了非常特殊稅法下成立的,他們其實在享受着某些特權。所以如果政府懷疑他們和有敵意的政府存在某種關係,聯邦政府就可以調查他們,這很有可能是對他們的一種很大打擊。當然,政府是不能控制個人的,但是對作爲公司的NBA是具有一定約束力的。

歷史總是重複的:美國著名飛行員林德伯格與納粹不當關係的故事

類似事件在美國曆史上也發生過,歷史總是重複的。在1920-30年代,很多美國和西方公司、甚至一些名人都跟蘇聯和納粹德國做生意……包括非常有名的林德伯格(Charles Lindbergh)。林德伯格是一位著名美國飛行員、作家、發明家、探險家與社會活動家。他於1927年成爲歷史上首位成功完成單人不着陸飛行橫跨大西洋的人,並因此獲得榮譽勳章。聖地亞哥林德伯格國際機場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在歐洲法西斯主義盛行時,林德伯格數次奉命前往德國,曾與希特勒會面。1938年,德國黨政軍領袖戈林授予林德伯格德國榮譽勳章,林德伯格接受,顯示了他於納粹的親近;他曾稱希特勒是一個偉大的人物,使德國的經濟得到發展;他更是在美國質疑下拒絕將德國勳章交還德國,並稱那樣做是對納粹首腦“不必要的侮辱”。林德伯格的行爲當時受到時任總統羅斯福對其忠誠的質問,隨後林德伯格從美國陸軍航空團辭職。最終歷史作出了它的評斷。

(全文完,感謝關注)

華府專家點評NBA風波(1):全球化下的跨國公司完全被利潤驅動

華府專家點評NBA風波(2): 全球化下美中跨國公司特質的不同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