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習近平把區塊鏈放到中共國家戰略這樣高的位置,是什麼原因呢?(中央社圖片)
習近平把區塊鏈放到中共國家戰略這樣高的位置,是什麼原因呢?(中央社圖片)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7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習近平在10月24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聲稱,要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引發市場強烈反應,外界對此衆說紛紜。

據中共央視新聞報導,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24日的一次“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集體學習”中聲稱,區塊鏈技術應用已延伸到數字金融、物聯網、智能製造、供應鏈管理、數字資產交易等多個領域。他指出,要把區塊鏈作爲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相關新聞發佈後,在美股上市的相關中概股迅雷一路飆升,收盤時漲幅107.76%。而比特幣也在短短12個小時內一度暴漲40%,價格突破1萬美元大關。

那麼,習近平在這個時候把區塊鏈放到中共國家戰略這樣高的位置,是什麼原因呢?

一、“僞區塊鏈”的核心目的:監控

中國經濟觀察人士秦鵬認爲,中國的區塊鏈實際上已經是中國特色的區塊鏈,就跟互聯網到了中國已經變成了大局域網一樣,早就變質了。

“一個國內區塊鏈技術專家告訴我,國內沒有一家是真正的區塊鏈企業,他舉例某企業發現錯誤之後竟然可以‘回滾’。”

秦鵬說,從區塊鏈誕生以來,去中心化一直被業界作爲區塊鏈的核心屬性之一。區塊鏈作爲全網統一的賬本,通過共識算法使得少數人很難控制整個系統。去中心化爲區塊鏈帶來三個好處:容錯性、抗攻擊力和防合謀。

然而,這恰恰是中共不希望的,秦鵬認爲,所以中共要抓緊搶佔高地,核心目的之一,就是要繼續控制大數據、監控交易,而不出現真正去中心化的區塊鏈

“在一個要求一切都必須姓黨,連監控攝像頭都必須講黨性,該壞的時候必須壞的國度,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因爲數據不肯跟黨分享逼迫馬雲馬化騰辭職的背景下,中共會允許區塊鏈脫離黨的領導嗎?”秦鵬補充道。

中央電視臺近期曾經播放了一個小時的特刊,解釋說“區塊鏈的價值是互聯網的10倍。”在該節目中,中共官員徐昊表示,中國政府對區塊鏈的願景是:並非“去中心化”,而是“去中介化”。

“沒有辦法擺脫中心”,徐昊說。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也認爲,中共要的就是這種“僞區塊鏈”。只有這樣,中共才能操縱數據和管控被鏈接到中共區塊鏈上的機構和個人。例如,在宣稱中國將推出數字貨幣的同時,中共一直拒絕承認比特幣

這也意味着中共要打擊那些它控制不了的區塊鏈公司。2019年3月,中國一家專注於數字貨幣區塊鏈的專業網媒《鏈向財經》刊發文章,指出中國政府的區塊鏈戰略有兩個方面:大力投資區塊鏈開發,創新和實施,同時還打擊無法控制的區塊鏈系統。

網民劉鑫智一針見血的指出:“上邊重視區塊鏈,你們這些打着區塊鏈幌子行騙的高興什麼。歷史告訴我們,正規軍進山,第一件事就是剿匪。”

網友幣圈奇葩8964也說:“區塊鏈本身毫無價值,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纔有價值,中國特色區塊鏈就是割韭菜的道具,最後只會和P2P一個下場,滿地雞毛,一百多年前,大清國民炒橡膠,泡沫破裂間接導致清朝滅亡。如今,後清國民炒區塊鏈,泡沫破裂會導致什麼呢?令人浮想聯翩啊!”

二、與美國爭奪“金融霸權

區塊鏈目前最主要的應用場景在金融領域。2018年全球區塊鏈市場份額中,金融業所佔份額最大,高達60.5%。另一個大受關注的領域就是央行數字貨幣。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貨幣和資本市場部主任托比亞斯表示,中國很可能成爲第一個發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的國家。

唐靖遠認爲,中共佈局區塊鏈,近期目標是建立一套數字貨幣系統,抗衡進而取代美元交易系統,奪取美國的金融霸權

唐靖遠舉例說,2018年10月,中國區塊鏈企業太一雲科技公司的董事長鄧迪在公開演講中提到,未來的“大趨勢”是由國家發行加密貨幣,通過國家間的加密貨幣交易來取代銀行間的外匯交易市場,建立一個巨大的全球“超流動性市場”。

太一雲有很強的政府背景,獲得了中共政府認可和大力支持,是中國負責推進區塊鏈研究和普及的領軍企業,曾率領區塊鏈中國代表團參加2019年的達沃斯論壇。

在中共政府支持下,太一雲瞄準的是“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要創建不經由美元的金融系統。在NHK2019年1月播放的紀錄片《中美未來霸權爭奪戰》中,那些不願受美元波動影響的哈薩克石油出口商們,對太一雲描繪的“願景”非常感興趣,積極尋求和太一雲合作。鄧迪則直言不諱的指出:“使用區塊鏈技術,能給美國‘金融霸權’以沉重打擊”。

 鄧迪:利用區塊鏈技術給美國金融主導權以沉重打擊,來源:NHK紀錄片《中美未來霸權爭奪戰》視頻截圖
鄧迪:利用區塊鏈技術給美國金融主導權以沉重打擊,來源:NHK紀錄片《中美未來霸權爭奪戰》視頻截圖

積極參與中共這一國家戰略的,還有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等公司。截至2019年4月30日,阿里巴巴已擁有290件區塊鏈技術專利方案,數量穩居全球第一。

2018年6月,支付寶錢包首個區塊鏈跨境匯款香港上線,3秒就完成了一筆跨境匯款。

2019年1月8日,巴基斯坦中央銀行行長在伊斯蘭堡宣佈該國首個區塊鏈跨境匯款項目上線。螞蟻金服方面向記者透露,其技術解決方案由支付寶提供。

但是,秦鵬認爲,儘管現在中共積極的讓這些公司參與各國項目,未來更想推出的應該是中共國家數字貨幣。當然,考慮到各國政府日益增強對中共的警惕,可能會出現兩條腿走路的現象。

中共當局的計劃,得到了部分外部合作者的響應。例如,2017年12月“第十四屆中國國際金融論壇”在上海召開,世界銀行首席信息安全官林儒明表示,可以用區塊鏈做“一帶一路”的技術骨幹。

林儒明還認爲,區塊鏈可能會出現一個殺手級的運用。分析認爲,這有可能是基於區塊鏈的超主權貨幣“eSDR”,即讓一帶一路沿線各國認購數字人民幣結算的eSDR債權。前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前中國央行金融貨幣研究所所長姚餘棟等人都曾表示可以“發行eSDR,構建一套新型的超主權跨國支付的清算體系”。

2019年9月,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 IMF原副總裁朱民撰文指出,中國有世界最爲寬廣的支付市場,是落實、推進和試驗中國新一代數字支付/電子貨幣應用的最好的研發實驗室。“一帶一路”是最好和最爲寬廣的的應用場景,中國政府可以支持在“一帶一路”率先推出中國的商用新一代跨境數字支付和商用電子貨幣(代幣)系統。

而中共的這一勃勃野心,已經引起了美國的警惕。

美國國防部情報分析師史蒂夫·亞里克(Steve Yalik)告訴NHK,一旦中國政府建立並主導了獨立於美元的金融體系,它將制定自己的區塊鏈標準,並將諸多公司和國家納入自己的經濟圈。 這將是一個可怕的情況,因爲它將是一箇中國驅動的結構,其中所有規則都是中國製定的。

三、構建與5G那樣重要的“基礎設施”:不僅是特洛伊木馬

24日的講話中,習近平強調,要強化基礎研究,提升原始創新能力,努力讓我國在區塊鏈這個新興領域走在理論最前沿、佔據創新制高點、取得產業新優勢。

分析認爲,這意味着,就像電網和5G通信網絡一樣,標準化的區塊鏈解決方案將成爲未來全球經濟活動的重要基礎設施。中國希望搶佔區塊鏈底層技術跑道。

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高敏26日撰文指出,「鏈是鏈,幣是幣,兩者有關連,但並不一樣」,區塊鏈更側重底層基礎設施的建設。

在本次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上做講解的浙江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陳純,10月12日在由中國計算機學會主辦的2019CCF區塊鏈技術大會上表示,中國區塊鏈技術的研究熱點將集中於聯盟區塊鏈的關鍵技術、區塊鏈監管技術兩個方面。

從理論上講,區塊鏈有潛力給銀行、保險、物流和醫療等許多行業的商業流程帶來革命性影響。據世界經濟論壇發佈的報告,到2025年,全球GDP總量的10%將存儲於基於區塊鏈的技術中。

秦鵬認爲,這是中共要研究區塊鏈基礎設施的原因:“這意味着,一旦中共搶佔區塊鏈的全球領先或主導地位,將對於這些行業的基礎設施的建設產生重大影響,很可能會有幾家公司成爲這個行業的領軍企業,就跟今天通訊領域的華爲在5G的行業的地位一樣。”

而在過去幾年中,華爲在5G領域的領先地位,一方面使有些通訊公司急切的希望搶先佈局獲得商機,另一方面也遭到了美國爲首的五眼聯盟的狙擊。2019年6月24日,主管中國事務的美國國務院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副助理國務卿費德瑋(Jonathan Fritz)表示,華爲有安全隱患,就像是免費的特洛伊木馬

此外,區塊鏈還可以應用在在軍事領域,大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有利於建立武器裝備全壽命週期管理,構建一種不可被破解的完整監控、管理和控制系統,進一步提高武器裝備管理的安全性、便利性和可信度;有助於構建自主化、安全的任務指揮與控制體系;有助於建立智能軍事物流;有效解決智能化軍事後勤面臨的組網通信、數據保存和系統維護等一系列難題;提升戰場數據保護的安全性;提高核設施、軍用衛星等在內的戰略武器系統的剛乾擾和打擊的安全性。

唐靖遠指出,中共在軍事領域的區塊鏈研究早已開始佈局。2018年2月2日,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信息工程大學區塊鏈研究院在深圳正式揭牌。高承實擔任該機構首任執行院長。根據公開資料,高是畢業於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的“知名密碼學專家”,研究領域涉及密碼與信息安全、金融科技、輿情傳播、大數據、雲計算等領域。他曾主持軍隊預先研究課題2項,並參與國家重大社科基金課題1項、軍隊重點項目3項。

四、中共的新戰略或引起美國反擊

與大多數技術的發起一樣,美國的區塊鏈研究主要以公司爲主,政府很少涉足,而中國的區塊鏈一開始就有政府的影子。區塊鏈技術被作爲中國“十三五”發展規劃(2016-2020年)的一部分。中國國家和地方政府一直向企業提供激勵措施,包括補貼專利費,提交申請獎勵和專利產出相關的稅收抵免,以保護區塊鏈知識產權,以應對其日益增長的重要性。中國公司希望領先於國外競爭對手從而獲得技術的迅速發展。

9月26 日,互鏈脈搏根據“區塊鏈”關鍵詞,在 innojoy平臺進行檢索,觀察到截至目前已有10005項中國發明專利被申請,中國的區塊鏈專利申請量正式破萬。其中,阿里巴巴仍舊位列第一,申請了 534 項區塊鏈專利。緊隨其後的是聯通和複雜美,分別以 212項、196項的區塊鏈專利申請量位列二、三名。

2017年12月,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簽署了7000億美元的軍費開支法案,其中包含了區塊鏈互聯網安全研究的行政令。正如當年9月CoinDesk曾報道的那樣,美國參議院提出該議案,呼籲國防部調查“區塊鏈技術及其他分佈式數據庫技術的潛在攻擊性及防禦性網絡應用”。

相關內容也出現在致力於改善美國政府IT及網絡安全系統的“政府技術現代化法案”中(MGT,Modernizing Government Technology Act)。

根據法案,這些區塊鏈研究,將包括“評估國外、極端組織和犯罪網絡利用該技術的行動,評估聯邦政府及重要基建網絡的技術應用及規劃”。

不過,該法案和相關研究似乎並沒有引起美國區塊鏈領域的很大變化。

2019年2月,美國區塊鏈公司ConsenSys的執行官維多利亞•亞當斯(Victoria Adams)撰文質問《美國會輸掉Web 3.0競賽嗎?》。他指出,基於區塊鏈的Web 3.0將徹底改變互聯網。隨着中國和歐洲在全球範圍內引領區塊鏈發展,美國需要追趕上來。“據估計,Web 1.0和2.0爲全球GDP增加了4萬億美元,僅在美國就創造了超過2500萬個就業機會。Web3.0有望爲全球GDP再增加4萬億美元,並創造數百萬個就業機會。”

亞當斯也指出了中國政府對區塊鏈的大力支持,認爲美國可能落後。而且,一旦Web3.0中國領先,“這將是一個由中國政府控制的威權體系。” “這樣的區塊鏈將允許中國設定Web 3.0的條款,並控制數字通信,資產轉移和通過‘一帶一路’系統的全球供應鏈,可能嚴重影響美國的利益。”

他還指出美國政府應該在三個方面積極作爲,包括:制定全面、協調的Web 3.0政策,支持區塊鏈行業的發展,支持研發,並向聯邦機構提供資金以及行政和立法方向,以探索將區塊鏈用於民用,軍事和國家安全計劃。創造支持性的監管環境,鼓勵聯邦監管機構減少監管歧義,支持區塊鏈的發展並制定標準。爲區塊鏈“礦工”創建激勵措施,使其在美國定居。

10月2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威爾遜中心的演講中,重申美國將中國視爲一個戰略和經濟上的競爭對手。隨着中共當局此次把區塊鏈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美國政府或將推出更強有力的針對中共的措施。

責任編輯:鄭清源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