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德国外交部长马斯会见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AP)
德国外交部长马斯会见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AP)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8日】(本台记者周扬综合报导)自从9月份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与香港社会运动人士黄之锋会晤之后,中共外长王毅便回避与马斯打交道,不仅取消了上个月原定在纽约联合国全体会议期间的一次共进早餐的安排,也取消了上个星期在柏林与马斯定期举行的“战略与安全政策对话”。王毅只在德国的两个邻国——法国和瑞士逗留,将德国置入“外交冰柜”。德国媒体称,哪怕只是为了抵御中国露骨的施压手段,德国也必须展现棱角。

北京方面正力图遏制全球范围对香港民主人士表达同情

据德国之声、自由亚洲电台等媒体报道,9月9日,黄之锋与德国外交部马斯见面,促请德国明确向北京表态,支持香港落实普选,反对港府使用《紧急法》。

对此,中共措辞激烈,称德国是对中国“内部事务的严重干涉”。德国驻华大使还多年来首次被中共外交部召见,中方威胁将有“严重后果”。德国媒体评论称,北京方面正力图遏制全球范围对香港民主人士表达同情。

德媒:德国必须展现棱角

德国外交部则驳斥了中方的批评,强调外长与各国公民社会的代表会晤是正常行为。马斯表示,他将继续会见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和律师。

明斯特出版的《威斯特法伦新闻报》以“展现棱角”为题,刊发评论称,外长马斯在柏林的行为,其实和默克尔访问北京时没什么两样:捍卫民主,呼吁人权。德中关系不仅局限于经贸往来。哪怕只是为了抵御中国(中共)露骨的施压手段,德国必须展现棱角。

杜塞尔多夫出版的德国《商报》以“外长马斯究竟能不能支持香港、支持黄之锋”为题,进行了评论。评论称,北京对其“伙伴”的期待,已经远远超越了外交克制。与中国的良好关系、利润丰厚的贸易合同,中国(中共)为此要求的回报则是卑躬屈膝。

评论指出,西方正面临一个崛起的体制竞争者:中国(中共)威权主义。中共(国)已经在向非洲和拉美输出其社会模式,其中包括监控技术、社会压制经验等。在这场新的中西对抗中,德国如果想要捍卫自己的自由价值观,就不能保持中立。

由经济施压手段达到目的  这符合中共外交政策的逻辑

上个月,默克尔总理的北京之行中,德中双方还讨论过将宝马和梅赛德斯在美国工厂生产的汽车销往中国,以躲避惩罚性关税,现在又悄无声息。

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专家胡谧空(Mikko Huotari)表示,本来人们会以为,作为大国,中国会在对待伙伴们的批评方面有越来越从容的态度,但实际上却正相反。他指出,经由经济施压手段达到目的,这符合中国(中共)外交政策的逻辑,“德国要是会被网开一面,那便不合常理了。”

胡谧空警告德国联邦政府,不要在香港问题上改变方针。他表示,不能让自己成为可以被敲诈的对象。绝不能为所发生的事情道歉,否则,它将是一种严重的屈服,并给未来发出一个糟糕的信号。

另一名经济界头面人物表示,中国伙伴们私下里暗示,所有其它的一切都只是“政治表演”。中方一再向他们强调,中国如何对与德国的经济合作感兴趣。

弗赖堡出版的《巴登报》以“黄之锋对抗歌利亚”为题的文章中称,中共当局采用了它最擅长的方式:散播恐惧,这一次则是在国际层面上散播恐惧。而且,中共当局无法相信,黄之锋居然像大卫对抗歌利亚那样,如此久地反抗其权威。

德国联邦议员:与香港并肩而立

大纪元报道,德国联邦议员玛格雷特.鲍泽(Margarete Bause) 表示,中共曾联系她的办公室,威胁她不能在议会工作中提到中国人权问题,她必须闭嘴,不能再提维吾尔人受迫害的话题。中共的威胁反而促成了她在百忙中参加慕尼黑撑港反极权活动。她呼吁民众保持对香港事态的关注,“保持坚强,不要被吓倒。和世界人们团结在一起,达到目标。与香港并肩而立!”

2018年春天,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与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就曾经联合发布一份调研报告,指出中国(中共)在德国以及欧洲的政治影响力正在上升,涉及政界、商界、媒体、学术界以及公民社会。报告称,中国在各个领域都非常活跃,目的是改善世界对中国政治和经济体制的认同度,并将这一体制定位于可以与自由民主体制相抗衡的选项。而试图抵御这种影响力的行为,则会受到北京的压力。

联邦议会数字化议程委员会的访华行程就曾遭到了中方的取消,原因是长年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议员鲍泽也在代表团名单上。

香港政府引用《紧急法》 禁止示威者蒙面

港府宣布,从10月5日凌晨起,《禁止蒙面规例》生效。任何人身处公众集会、游行,或者参与未经批准的集会时,如果使用可能会隐藏身分的蒙面物品,就属于犯罪,违例者最高可判监一年。

紧急法》全名为《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为香港法例第241章。该法是1922年港英政府时期订立,并在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之后,继续由特区政府沿用。该法赋予特首权利,一旦特首及行政会议认定情况紧急、公共安全受到危害,可绕过立法会,自行就出入境、通讯、逮捕等多个事项订立“合乎公众利益”的紧急法律。

民间记者会发布声明,批评政府“企图以跨过正常立法程序之行政手段,吓怕抗争市民”。发言人表示,根据《基本法》第73条,香港的立法权力是属于香港立法会而非政府,现在港府跨过立法程序,立法、执法、司法一手包办,三权分立名存实亡。

香港众志负责人黄之锋

23岁的黄之锋香港民间组织香港众志负责人,该组织被中国官媒称为“港独”或“反中乱港”组织。

他也是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的发起人之一,同年11月在占中清场中被捕,后被判监禁6个月。2019年6月17日,黄之锋出狱后,立即参加“反送中”运动。8月30日,他被香港警方以“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三项罪名拘捕,随后在香港法院获得保释。

责任编辑:常青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