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縱橫】中國人工智能趨向極端 它正在摧毀中華民族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9日】(主持人:石濤)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了所有新聞的內容,大多數基點從中去體會一些生命的感悟,就是如何從生命角度看待。所以在我個人來講,我以爲發生了什麼新聞事件,一點都不重要,因爲它就是一個過程。但大多數人會圍繞着新聞事件本身討論因爲所以。而在我眼裏覺得,那東西就在一個框框裏去講某些所謂的因爲所以。在一定的這種侷限之下,其實它永遠有道理,永遠胡說八道。

這一類東西最典型的是馬克思。如果我們換個角度來講,你可以看有着很本質的區別。希臘講的通常是哲學,希臘沒有宗教,希臘宗教很亂。可是在希臘神話中,我們看到都是神跟人,神跟動物之間的故事,他們真結合,真生孩子,真生東西,對不對?

而如果你查,人家會說希臘的文化比較早的,比如說荷馬史詩,好像是啊,希望沒說錯,大概距現在不到三千年,距現在兩千六七百年前,都是這麼說的,介紹是這麼介紹的。可是你到希臘去,你到雅典也好,到希臘所有著名的地方,你都會看到它挖出來的古蹟,它的古蹟都在4000~4500年。

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地方,藍海白房子藍屋頂,海邊在崖壁上建立起來,我有時候那名我老想不起來。其實它不是在崖壁上,整個那個海灣是個火山口,他們用的火山灰造的那個房子,它表面你看不到磚,我當時去過一次,看不到磚,它都是泥巴弄的,說爲什麼?一年它也不下一次雨,它不下雨,所以用火山灰就沒問題。所以在那地方喝水吃青菜老貴了,那地方老貴了。

但是據說那地方,凡是原來有房子的家庭,他也不讀書,什麼都不用讀,就吃自己這點房子,房租很貴,東西很貴。就那個地方,距離它不遠的,大概也就20分鐘的里程的一個地方是一個龐大的地下城,他給挖出來了,但他只挖出了城池的一點,距現在4200多年前。而那個城池本身的結構非常完美,它的排水系統就是排下水道,讓現在很多城市都很驚奇,它整個房間裏面畫的是壁畫,你現在誰家裏畫壁畫?所以它的發達程度到那份上,那我說的什麼意思?

就是文字記述希臘神話的東西,它可能在4000~4500年,正好跟中國人講的三皇五帝的年代類似,跟更西方人講的大洪水的概念類似,年代是一個年代,那個年代是什麼?人神共存的年代,也可能就七仙女下凡的年代,可能是。我說的意思就是說人神獸是混居的。那有些就不去恪守他們之間的規矩,所以你看到希臘人神獸相互結婚生孩子,在希臘神話中有,就希臘沒有宗教。

朋友問濤哥你說啥意思?他們亂了,種羣之間亂了。有朋友說你老說那神,你給我證明證明。你配嗎?生命的低不配見生命的高,對吧?人只能見鬼,不能見神,就這麼回事。人只能見鬼,我們看到的現實環境中都是很多人碰見鬼的,有幾個碰見神呢?有,瀕死經驗裏面碰見神,人的肉不配見到神,因爲他是髒的。你大便再通暢,你不能崴起來乾點什麼吧,一個道理。

所以我個人的說法,這個希臘神話就講述了在那個年代裏面生命之間出現了麻煩,所以在世界範圍內出現了大洪水。如果你對等着在《封神演義》裏面,你看到的通天教主的截教類似,所以都被銷燬了。而我們今天看到的文化都是大洪水之後,西方摩西拿出了神的“十誡”,東方周文王演繹出周易。而摩西的“十誡”是神直接給的,人只能這麼做。而東方的周文王是他透過伏羲的八卦演繹出周易,是人自己從裏往外走的。

西方的文化是從外往裏來的。他們出生在同樣的時期,距現在3300年。那時候沒飛機,所以他們沒打招呼,但他們能打招呼那些人都有特異功能,有本事,但這頭顯不出來。所以到了西方,你看摩西一直對到了2800年出來了哥白尼。那時候分化了,哥白尼去崇拜太陽,就是有形的物質,崇拜太陽,背離神,所以把他燒死了。

而中國出現了《金瓶梅》,全奔肉去了,所以人們說它是禁書,偷着都看,禁不了。到了今天,西方是科學,今天的中共國是淫蕩,從上到下的淫蕩。中共國把倆合在一起了,叫今天中共的四中全會的現代化的管理。有朋友說濤哥你這麼說太神了。

自由亞洲電臺:《中共國人工智能趨向極端2億學生數據庫暢通無阻》。2億學生數據庫,我們有多少,孩子有多少?你今天在大陸的有一個算一個,你說你們家孩子聰明,你們家孩子要傻點可能還沒事,你們家孩子聰明,你們家孩子永遠戴着一個頭箍,是戴腦袋上的,它叫頭環,是一家美國公司發明的,就看你家兒子怎麼聰明,傻東西。他聰明的那個炮是從哪冒的?

《華爾街日報》報道:越來越多才學校採取人工智能攝像頭,或讓學生戴上測試腦電波的頭環,監視學生的學習狀態。報道以浙江金華爲例(又是浙江,習近平從那出來的),從幼兒園到大學都有數碼攝像頭在掃描學生,而當地一個小學學生使用的頭環是一家美國公司開發的。

批評者說學生使用這些設備讓他們感到壓力太大。批評的都不會批,什麼叫壓力太大?批評的人都不相信人是神造的,所以說這些片湯話、沒用的話。壓力太大,利益受損,對不對?你還是在利益上。從小到大弄成完整的數據庫,明兒以後你媳婦懷孕了,它給你套套,看着孩子怎麼出來的。

再往下走,就會找一幫男女,你們怎麼造孩子的。造完了以後,機器就那麼造,人工智能不就造這個嗎?男的給女的配,女的給男的配,都是假人,你想配出什麼樣什麼樣,你不是下半身要快樂嗎?就這麼回事,傻東西,把全國變成新疆。兩年前咱們談到新疆的時候,我說這回蝦米了,中國就成新疆了,你這是到學校了。中國政府把高科技運用在教育中已經趨向極端化,侵入了個人生活。什麼呀?什麼叫侵犯個人生活?它摧毀中華民族。

比如你媳婦兒漂亮,明兒滿大街都是你媳婦兒,爲什麼?你們家省長看上她了,爲什麼不可能呢?這東西有了就可能啊,石濤你回國看看,現在可發達了,發達到連你媳婦都是假的。現在中國科學家能夠毫無阻礙的訪問大概2億名在校學生的數據庫。我以爲摧毀人就是摧毀神造的。

習近平版的國家治理現代化就是上頭弄的,把中國人摧毀了。他以治理現代化的概念,把整箇中國變成真正的其實都不叫人肉市場,我覺得就是魔鬼摧毀人的方式。所以我剛纔講了從摩西是從外面拿來的“十誡”,2000多年之後出現了哥白尼的日心學說,我印象是被燒死的,爲什麼被宗教被教堂幹掉他?把他當成魔鬼,因爲他背叛了人的魂魄而物質化。

但無論怎麼樣他也阻止不了這種演變的過程啊。所以在哥白尼的日心學說之後,,然後100多年之後在巴黎就出現了法國大革命,把神留下來的東西全都摧毀了,那是什麼?那是法國巴黎的無產階級革命,對吧?殺人、燒東西、搶東西,要不然你現在去巴黎,比現在還要漂亮多了。那現在的人去留住巴黎,所以法國立了法律,巴黎市不需要高樓,那個房子就是有一個算一個,所以巴黎的房價貴。

咱們說一個兩居室在巴黎市中心,1000多萬歐元,很簡單,它不許蓋新房子,所以它頂天就這麼多,對吧?所以如果那個東西留下來會更特別。一七九幾年出現法國革命,到一八零幾年馬克思就誕生。隨着馬克思誕生,包括恩格斯、馬克思、達爾文、巴黎聖母院的故事就都出現了,就在19世紀的前半夜,就逐漸奠基了物質化的東西,到後來就出現了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跟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是現代醫學的鼻祖,愛因斯坦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科技的一切,都是外在化。而後來的人完全淡漠了包括愛因斯坦他們嚮往神的一面。愛因斯坦包括之前的牛頓走到後面,再次迴歸到宗教,科學走不下去了。科學走的過程就是像宗教的迴歸。可是共產黨卻盜用了這一部分,把它迴歸的全都刪除了,只盜用它人外在的一面現代化治理,走到今天,用了所有機器,把人當成肉再造。

所以我跟大家解釋過,他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他自己只有一個貪念:他要成爲這地球的主,什麼東西背後弄死他,拿出這個東西他自己不清楚。區塊鏈他懂嗎?陝西的蝨子他懂,摳蝨子,頭髮裏頭,長毛的地方都有蝨子,那陝西陝北就這樣,真的,那個窯洞裏那貼的報紙扒下來裏頭淨跳蚤,是這麼回事。

他哪懂區塊鏈,是誰告訴他?他爲什麼他根本不懂的東西,他拿出來大規模去說?做了報告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治理現代化被譽爲是繼農業、工業、科技、國防現代化之後提出的第五個現代化。所以就是摧毀人,所有這些的現代化的說法都是把人作爲管制的對象和奴隸的概念來使用的。

他也提到說第五個現代化是當年魏京生提出來的,1978年在西單民主牆。我個人當時有看到過,蠻有趣的,魏京生蠻特別的。然後他就提到說收錄了2014年講話的所有詮釋,推進國家體系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學習和借鑑人類文明的一切優秀成果,但不是照搬其他國家的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從中國的現實條件中發出創造性前進。沒錯吧?其他國家的政治理念跟社會制度是保護人的,他不要,他要所謂借鑑人類文明的一切優秀成果,他的概念都是以人類出現。

共產黨爲背書大規模殺人來實現馬克思本身的和共產黨本身的最後的歸屬,可是他現在的麻煩在於什麼?他現在不是當初的共產主義邪靈說出來的。共產主義邪靈也好,無產階級邪靈也好,他是無產階級,他現在是有產階級,他現在是最大的國家資本主義的代表。所以會有會有相生相剋,他想造出人工的東西去統治人類。那活的東西是什麼意思?無論是神,無論是另外的其他生命都會殺死他。

當他提出這東西的時候,到頭了,因爲他要摧毀人。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