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布罗德斯泰斯的维京湾。(图片:geograph/ Colin Babb)
布罗德斯泰斯的维京湾。(图片:geograph/ Colin Babb)

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二)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30日】(本台记者李靜柔综合编译)英伦宝岛充满著浪漫风情、典雅气质。这里有最美的乡村、原始的高地、秀丽的岛屿、古朴的城堡……这里文化底蕴深厚,人文资源丰富;这里也是世界艺术和时尚的先锋。

然而随着英国脱欧的步履维艰,人们渐渐忽视那些壮观秀丽,曾经使人流年往返的经典游览胜地。《卫报》由此邀请50位英国作家重温他们心中的宝藏之地,以及最爱之旅,共同领略英伦魅力

霍尔克姆海滩 北诺福克郡

在夏日湛蓝的天空下,北诺福克郡(North Norfolk)霍尔克姆(Holkham)绵延四英里的淡金色沙滩犹如田诗一般,穿过浓密的松树林,令人心旷神怡。

 霍尔克姆金色海滩。(图片:Wikimedia Commons/Kolforn)
霍尔克姆金色海滩。(图片:Wikimedia Commons/Kolforn)

《卫报》时尚副主编杰斯 卡特娜-茉莉(Jess Cartner-Morley)认为,海滩在恶劣的天气里成为最靓丽的风景线,别具英国特色。当暴风雨袭来,天空和大海都变成了白蜡,令人叹为观止,平静的水平线仿佛在缓慢的呼吸。这些如史诗般的连绵的海岸,地平线和树木线,如此真实如同印象派风景画。

Peer Hat音乐酒吧 曼彻斯特

《卫报》记者托尼 内勒 (Tony Naylor)推荐的是曼彻斯特的Peer Hat,集酒吧,音乐表演场地和DIY唱片店于一体, 隆重登场而备受青睐,宛如钢筋混凝土和玻璃墙中的劲草。

它在北区(North Quarter)街道较杂乱不起眼处,并不吸引派对人光顾。但它推崇音乐创作活动,显然是为了爱而不是金钱的经营理念使它反而倍受欢迎。 所有人都认为,与当今任何音乐酒吧的复兴之夜相比,Peer Hat更接近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曼彻斯特的逆潮流精神。它如同这个日益平淡城市沙漠里的神奇绿洲。

布罗德斯泰斯 肯特郡

紧靠英国东南端,楔入格鲁吉亚(Georgian)海滨宝石马盖特(Margate)和拉姆斯盖特(Ramsgate)间,感觉布罗德斯泰斯(Broadstairs)那时就像被遗忘的小镇。

美食作家菲利斯蒂 克拉克(Felicity Cloake)的父亲20世纪50年代曾经在那里度假,虽然他的酒店现在已是豪华公寓,但他最喜欢的冰淇淋店莫雷利斯(Morelli’s)依旧生意红火。

 狄更斯故居博物馆。(图片:geograph/ Rob Farrow)
狄更斯故居博物馆。(图片:geograph/ Rob Farrow)

远离大城市的喧嚣,布罗德斯泰斯来过最大的访客查尔斯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他大概也很钟情于这里的维京湾(Viking Bay)。这里有狄更斯故居博物馆(Dickens House Museum)和狄更斯文化节(Dickens Festival),维多利亚式风情小镇大受游客欢迎。

圣威斯坦教堂 德比郡

圣威斯坦(St.Wystan)教堂位于德比郡(Derbyshire)莱普顿(Repton),是一座如此神圣而古老的建筑,你会觉得自己头顶着缭绕的迷雾,伴随着乌鸦咕咕的叫声而步入。

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墓穴建于8世纪初,它是麦西亚(Mercian)国王的墓地。873年,伟大的维京(Viking)军队在这里越冬,并将他们倒下的士兵埋在周围的绿地里。安娜 基博士(Dr. Anna Keay)表示,如今静静地站在中世纪的石板上,就像是回到了比德(Bede)时代。

休尔文山 萨瑟兰

苏格兰以其崎岖而多山的地貌而闻名,在苏格兰西北萨瑟兰(Sutherland)地区的阿辛特( Assynt)山区中,休尔文(Suilven)山最为著名。

 萨瑟兰休尔文山局部。(图片:flickr/Robert J Heath)
萨瑟兰休尔文山局部。(图片:flickr/Robert J Heath)

文化杂志主编罗莎蒙德 韦斯特(Rosamund West)表示,攀登此山一个来回需要七小时,山脊陡峭,不适合胆小者。站在山顶,如果风和日丽,可以看到绵延数英里的蓝宝石湖泊和峰峦叠翠的景观。如果天公不作美,会伸手不见五指,这时候不适合尝试登山。

码头艺术中心 奥克尼

萨拉 门罗 (Sarah Munro)是一家现代艺术中心的总裁,她讲述了自己13岁时与码头艺术中心相遇的故事。

“1979年夏天,13岁的我第一次走进奥克尼(Orkney)码头艺术中心(Pier Art Centre)。画廊刚刚开业,祖母要去捧场。她告诉我,一位名叫玛格丽特 加德纳(Margaret Gardiner)的伦敦和平活动人士捐赠了67幅绘画作品,我由衷地钦佩。假期里,我奔波于农场和田间,闲暇之余就来画廊欣赏芭芭拉 赫普沃思(Barbara Hepworth)、玛格丽特 梅利斯(Margaret Mellis)、西尔维娅 维什特(Sylvia Wishart)和玛格丽特 泰特(Margaret Tait)等杰出女性艺术家的作品。40年来,码头艺术中心一直堪称岛上艺术社区中心,现代画廊和博物馆。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学者和游客们的青睐。它确实是艺术瑰宝。其间还有一间别具一格的商店。”

荒沼上的巴克兰 德文郡

以高沼地而著名的达特摩尔(Dartmoor)是德文郡(Devon)中部的一个地区。高原边缘树木繁茂的山坡上,通过蜿蜒曲折的小路可以到达巴克兰(Buckland-in-the-Moor)。它是由有几座茅草屋、庄园、农场和小教堂组成的最美丽的小村庄。上方是一座高大的花岗岩石碑,石碑上有一块巨大的裂开的岩石,上面刻着《十诫》。下面山谷里茂密的丛林中达特河(River Dart)在奔流着。

 巴克兰的茅草屋。(图片:geograph/Martin Bodman)
巴克兰的茅草屋。(图片:geograph/Martin Bodman)

作家梅丽莎 哈里森(Melissa Harrison)的整个童年时期,每年夏天都和家人租住在巴克兰曾经是小村庄石头学校的地方。迄今为止它容貌依旧,对梅丽莎来说,它仍保留着久违的天堂般的光辉。

迪尔码头 肯特郡

《潮汐与海洋》(Tides and the Ocean )的作者威廉 汤姆森(William Thomson)对码头情有独钟。它们无限延伸,轻松地将人的思绪带入大海的广阔中,沉浸在风中,被云朵包围着......他也喜欢咖啡馆,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在咖啡馆惬意的氛围中完成的。

当地肯特郡(Kent)迪尔码头(Deal Pier)新开张的咖啡馆码头厨房(Deal Pier Kitchen)曾让威廉欢欣雀跃。在码头尽头,咖啡馆悬停在海浪上,这是一个建筑奇观。威廉在那里度过了很多的愉快时光,在咖啡的刺激下,还写了一篇和这个神奇地方紧密接触的有关自然世界的文章。

圣杯井 格拉斯顿伯里

在格拉斯顿伯里山(Glastoneberry Tor)脚下,圣杯井(Chanlic Well) 是世界上最具有神秘和传奇色彩的景观之一。2000年来,它一直由地下蓄水层供应天然泉水,每天恒定输送100万升11摄氏度的泉水。这种恒常性,以及水的红色调(来自它的氧化铁含量),让春天增色。

 圣杯井。(图片:flickr/thekirbster)
圣杯井。(图片:flickr/thekirbster)

作家克莱尔戈格蒂(Clare Gogerty)讲述的是圣杯井泉涌如新,神话传说的一面。基督教和亚瑟王的神话传说结合其中,圣杯井更显神秘。基督教的传说中,在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后,阿利玛西亚(Arimathea)的约瑟夫(Joseph),一个秘密的门徒,带着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使用的圣杯,上面沾了耶稣死前的几滴血,来到格拉斯顿伯里。他把圣杯放在井里,井里的水变成了血红色。圣杯后来被亚瑟王(King Athur)的骑士们找到,成为阿瓦隆(Avolon))岛亚瑟王传奇故事的中心,格拉斯顿伯里山曾经被海环绕。

长石墓山 萨默塞特郡

斯托尼 利特尔顿 长石墓山(Stoney Littleton Long Barrow)坐落在美丽的威洛(Wellow)村庄上方,俯瞰起伏的萨默塞特(Somerset)田野,是英国新石器时代的最典型的石墓山之一。向所有人开放并可以自由进入。尽管作家塔尼亚 帕斯科(Tania Pascoe)和朋友们及孩子们乐此不疲,但这里好像少有访客。

 斯托尼 利特尔顿 长石墓山。(图片:Wikimedia Commons/Hugh Llewelyn)
斯托尼 利特尔顿 长石墓山。(图片:Wikimedia Commons/Hugh Llewelyn)

“爬进石头墓,我们在烛光下探索七个房间。在潮湿的土地上蹲伏着,沉侵在弥漫着古老历史和神圣感的气息中,任由思绪的奔逸和享受着灵魂深处的平静。走出石墓重见光明,自己才又回到现实中。爬上绿草如茵的草丛,躺在野花之间,脑海中满是5000多年前建造这座神社的早期农民的史前生活,浮想联翩。”

相关文章: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一)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编译综合,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袁心怡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