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布羅德斯泰斯的維京灣。(圖片:geograph/ Colin Babb)
布羅德斯泰斯的維京灣。(圖片:geograph/ Colin Babb)

畫意英國: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寶藏之地和最愛之旅(二)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30日】(本台記者李靜柔綜合編譯)英倫寶島充滿著浪漫風情、典雅氣質。這裏有最美的鄉村、原始的高地、秀麗的島嶼、古樸的城堡……這裏文化底蘊深厚,人文資源豐富;這裏也是世界藝術和時尚的先鋒。

然而隨着英國脫歐的步履維艱,人們漸漸忽視那些壯觀秀麗,曾經使人流年往返的經典遊覽勝地。《衛報》由此邀請50位英國作家重溫他們心中的寶藏之地,以及最愛之旅,共同領略英倫魅力

霍爾克姆海灘 北諾福克郡

在夏日湛藍的天空下,北諾福克郡(North Norfolk)霍爾克姆(Holkham)綿延四英里的淡金色沙灘猶如田詩一般,穿過濃密的松樹林,令人心曠神怡。

 霍爾克姆金色海灘。(圖片:Wikimedia Commons/Kolforn)
霍爾克姆金色海灘。(圖片:Wikimedia Commons/Kolforn)

《衛報》時尚副主編傑斯 卡特娜-茉莉(Jess Cartner-Morley)認爲,海灘在惡劣的天氣裏成爲最靚麗的風景線,別具英國特色。當暴風雨襲來,天空和大海都變成了白蠟,令人歎爲觀止,平靜的水平線彷彿在緩慢的呼吸。這些如史詩般的連綿的海岸,地平線和樹木線,如此真實如同印象派風景畫。

Peer Hat音樂酒吧 曼徹斯特

《衛報》記者託尼 內勒 (Tony Naylor)推薦的是曼徹斯特的Peer Hat,集酒吧,音樂表演場地和DIY唱片店於一體, 隆重登場而備受青睞,宛如鋼筋混凝土和玻璃牆中的勁草。

它在北區(North Quarter)街道較雜亂不起眼處,並不吸引派對人光顧。但它推崇音樂創作活動,顯然是爲了愛而不是金錢的經營理念使它反而倍受歡迎。 所有人都認爲,與當今任何音樂酒吧的復興之夜相比,Peer Hat更接近於20世紀80年代後期曼徹斯特的逆潮流精神。它如同這個日益平淡城市沙漠裏的神奇綠洲。

布羅德斯泰斯 肯特郡

緊靠英國東南端,楔入格魯吉亞(Georgian)海濱寶石馬蓋特(Margate)和拉姆斯蓋特(Ramsgate)間,感覺布羅德斯泰斯(Broadstairs)那時就像被遺忘的小鎮。

美食作家菲利斯蒂 克拉克(Felicity Cloake)的父親20世紀50年代曾經在那裏度假,雖然他的酒店現在已是豪華公寓,但他最喜歡的冰淇淋店莫雷利斯(Morelli’s)依舊生意紅火。

 狄更斯故居博物館。(圖片:geograph/ Rob Farrow)
狄更斯故居博物館。(圖片:geograph/ Rob Farrow)

遠離大城市的喧囂,布羅德斯泰斯來過最大的訪客查爾斯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他大概也很鍾情於這裏的維京灣(Viking Bay)。這裏有狄更斯故居博物館(Dickens House Museum)和狄更斯文化節(Dickens Festival),維多利亞式風情小鎮大受遊客歡迎。

聖威斯坦教堂 德比郡

聖威斯坦(St.Wystan)教堂位於德比郡(Derbyshire)萊普頓(Repton),是一座如此神聖而古老的建築,你會覺得自己頭頂着繚繞的迷霧,伴隨着烏鴉咕咕的叫聲而步入。

盎格魯-撒克遜(Anglo-Saxon)墓穴建於8世紀初,它是麥西亞(Mercian)國王的墓地。873年,偉大的維京(Viking)軍隊在這裏越冬,並將他們倒下的士兵埋在周圍的綠地裏。安娜 基博士(Dr. Anna Keay)表示,如今靜靜地站在中世紀的石板上,就像是回到了比德(Bede)時代。

休爾文山 薩瑟蘭

蘇格蘭以其崎嶇而多山的地貌而聞名,在蘇格蘭西北薩瑟蘭(Sutherland)地區的阿辛特( Assynt)山區中,休爾文(Suilven)山最爲著名。

 薩瑟蘭休爾文山局部。(圖片:flickr/Robert J Heath)
薩瑟蘭休爾文山局部。(圖片:flickr/Robert J Heath)

文化雜誌主編羅莎蒙德 韋斯特(Rosamund West)表示,攀登此山一個來回需要七小時,山脊陡峭,不適合膽小者。站在山頂,如果風和日麗,可以看到綿延數英里的藍寶石湖泊和峯巒疊翠的景觀。如果天公不作美,會伸手不見五指,這時候不適合嘗試登山。

碼頭藝術中心 奧克尼

薩拉 門羅 (Sarah Munro)是一家現代藝術中心的總裁,她講述了自己13歲時與碼頭藝術中心相遇的故事。

“1979年夏天,13歲的我第一次走進奧克尼(Orkney)碼頭藝術中心(Pier Art Centre)。畫廊剛剛開業,祖母要去捧場。她告訴我,一位名叫瑪格麗特 加德納(Margaret Gardiner)的倫敦和平活動人士捐贈了67幅繪畫作品,我由衷地欽佩。假期裏,我奔波於農場和田間,閒暇之餘就來畫廊欣賞芭芭拉 赫普沃思(Barbara Hepworth)、瑪格麗特 梅利斯(Margaret Mellis)、西爾維婭 維什特(Sylvia Wishart)和瑪格麗特 泰特(Margaret Tait)等傑出女性藝術家的作品。40年來,碼頭藝術中心一直堪稱島上藝術社區中心,現代畫廊和博物館。受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學者和遊客們的青睞。它確實是藝術瑰寶。其間還有一間別具一格的商店。”

荒沼上的巴克蘭 德文郡

以高沼地而著名的達特摩爾(Dartmoor)是德文郡(Devon)中部的一個地區。高原邊緣樹木繁茂的山坡上,通過蜿蜒曲折的小路可以到達巴克蘭(Buckland-in-the-Moor)。它是由有幾座茅草屋、莊園、農場和小教堂組成的最美麗的小村莊。上方是一座高大的花崗岩石碑,石碑上有一塊巨大的裂開的岩石,上面刻着《十誡》。下面山谷裏茂密的叢林中達特河(River Dart)在奔流着。

 巴克蘭的茅草屋。(圖片:geograph/Martin Bodman)
巴克蘭的茅草屋。(圖片:geograph/Martin Bodman)

作家梅麗莎 哈里森(Melissa Harrison)的整個童年時期,每年夏天都和家人租住在巴克蘭曾經是小村莊石頭學校的地方。迄今爲止它容貌依舊,對梅麗莎來說,它仍保留着久違的天堂般的光輝。

迪爾碼頭 肯特郡

《潮汐與海洋》(Tides and the Ocean )的作者威廉 湯姆森(William Thomson)對碼頭情有獨鍾。它們無限延伸,輕鬆地將人的思緒帶入大海的廣闊中,沉浸在風中,被雲朵包圍着......他也喜歡咖啡館,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在咖啡館愜意的氛圍中完成的。

當地肯特郡(Kent)迪爾碼頭(Deal Pier)新開張的咖啡館碼頭廚房(Deal Pier Kitchen)曾讓威廉歡欣雀躍。在碼頭盡頭,咖啡館懸停在海浪上,這是一個建築奇觀。威廉在那裏度過了很多的愉快時光,在咖啡的刺激下,還寫了一篇和這個神奇地方緊密接觸的有關自然世界的文章。

聖盃井 格拉斯頓伯裏

在格拉斯頓伯裏山(Glastoneberry Tor)腳下,聖盃井(Chanlic Well) 是世界上最具有神祕和傳奇色彩的景觀之一。2000年來,它一直由地下蓄水層供應天然泉水,每天恆定輸送100萬升11攝氏度的泉水。這種恆常性,以及水的紅色調(來自它的氧化鐵含量),讓春天增色。

 聖盃井。(圖片:flickr/thekirbster)
聖盃井。(圖片:flickr/thekirbster)

作家克萊爾戈格蒂(Clare Gogerty)講述的是聖盃井泉涌如新,神話傳說的一面。基督教和亞瑟王的神話傳說結合其中,聖盃井更顯神祕。基督教的傳說中,在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之後,阿利瑪西亞(Arimathea)的約瑟夫(Joseph),一個祕密的門徒,帶着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中使用的聖盃,上面沾了耶穌死前的幾滴血,來到格拉斯頓伯裏。他把聖盃放在井裏,井裏的水變成了血紅色。聖盃後來被亞瑟王(King Athur)的騎士們找到,成爲阿瓦隆(Avolon))島亞瑟王傳奇故事的中心,格拉斯頓伯裏山曾經被海環繞。

長石墓山 薩默塞特郡

斯托尼 利特爾頓 長石墓山(Stoney Littleton Long Barrow)坐落在美麗的威洛(Wellow)村莊上方,俯瞰起伏的薩默塞特(Somerset)田野,是英國新石器時代的最典型的石墓山之一。向所有人開放並可以自由進入。儘管作家塔尼亞 帕斯科(Tania Pascoe)和朋友們及孩子們樂此不疲,但這裏好像少有訪客。

 斯托尼 利特爾頓 長石墓山。(圖片:Wikimedia Commons/Hugh Llewelyn)
斯托尼 利特爾頓 長石墓山。(圖片:Wikimedia Commons/Hugh Llewelyn)

“爬進石頭墓,我們在燭光下探索七個房間。在潮溼的土地上蹲伏着,沉侵在瀰漫着古老歷史和神聖感的氣息中,任由思緒的奔逸和享受着靈魂深處的平靜。走出石墓重見光明,自己才又回到現實中。爬上綠草如茵的草叢,躺在野花之間,腦海中滿是5000多年前建造這座神社的早期農民的史前生活,浮想聯翩。”

相關文章:畫意英國: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寶藏之地和最愛之旅(一)

(本文由希望之聲編輯編譯綜合,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袁心怡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