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波罗的海之路(图片:Kusurija /维基,CC BY-SA 3.0)
波罗的海之路(图片:Kusurija /维基,CC BY-SA 3.0)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31日】(本台记者江峰综合报导)9月6日,朋友们好!我是江峰。

1944年秋天,塔林,爱沙尼亚。这是阳光越来越稀罕的季节。传统的北欧下午茶喝过之后,这圣奥拉夫教堂塔顶的阴影会迅速的在青石砖街道上划过,塔林开始进入黑暗。

沙维尔耶夫,苏联红军指挥官,还有两名苏联内务部的情报人员,换上了黑色的德国党卫军军装出现在了塔林的街头。他们要格外小心。在战争时期他们清楚,穿着敌方的军装,一旦被捕是不会被当作战俘对待的,而是作为间谍当场处决。

 斯大林会见纳粹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商议分别侵略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图片:维基/Bundesarchiv, Bild 183-H27337 )
斯大林会见纳粹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商议分别侵略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图片:维基/Bundesarchiv, Bild 183-H27337 )

沙维尔耶夫的任务很简单:伪装成德国人在塔林进行破坏。目的是要刺激爱沙尼亚人与德国人的对立。沙维尔耶夫因为在芬兰生活过很长时间,对于与芬兰语相近的爱沙尼亚语和德语,他说得都很流利。因此这次行动他就来负责场面上的沟通,而内务部的情报人员是苏联忠诚的共产党员,他们很擅长于做煽动、伪装、破坏这种事情。

因为德军前线的节节败退,红军已经在与德国争夺从列宁格勒到纳尔瓦地区的控制权。战斗就发生在爱沙尼亚边境了。要爱沙尼亚憎恨德国人,同时也希望德国人失去对爱沙尼亚人的信任。毕竟在前线还有一个爱沙尼亚人组成的德国党卫军师团,战斗力非常强。

沙维尔耶夫和他的战友们装扮成爱沙尼亚的居民,从二楼的窗户用爱沙尼亚话高喊说:“让希特勒去死吧” 喊着口号,把自制的汽油弹扔向街头巡逻的德国警察。然而后来的事情就让沙维尔耶夫有点受不了:内务部的家伙竟然穿着德国人的军装,跑到当地一个绅士的家中去强暴他的女儿。沙维尔耶夫试图阻止他们:

“同志,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嘘!说德语!这都为了伟大的祖国。”

于是沙维尔耶夫只能坐在客厅的桌子旁喝着北欧的红茶,面对着被捆绑的女孩的父亲的哀求,用德语说“一切都是为了祖国。你懂吗?(Verstehst du)”

为什么斯大林需要自己的红军到爱沙尼亚干这种事情呢?

黑暗降临波罗的海三国

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是波罗的海三个小国。1939年,苏联与宿敌纳粹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条约有一个附件,是一份秘密议定书。在这个秘密议定书中确认了波罗的海三国领土归苏联。

 德国和苏联外长在1939年8月23日在莫斯科签定《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苏共总书记斯大林站在后面见证条约签署。(图片:维基)
德国和苏联外长在1939年8月23日在莫斯科签定《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苏共总书记斯大林站在后面见证条约签署。(图片:维基)

二战爆发后,苏联军事进入波罗的海三国,说:你们这小国家,我来帮助你们,免得你们被别人欺负!强迫三国签订了所谓的援助条约,开始占领战略要地。苏联知道它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是占领这三个国家。

因为知道德国不会来反对自己的侵略,于是开始下手了。它谎称说,我们的红军士兵失踪了,于是向这三个国家发出通牒,让他们把人交出来。

这波罗的海小国还没来得及回应呢,说:您丢了人了,我帮您找回来吧。苏联红军已经破门而入了,三国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社会主义国家,在各自的共产党控制下的人民议会,在坦克的轰鸣声中通过了一项决议:加入苏联。

合并后,苏联要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彻底摧毁这些国家原有的社会体系。方法非常简单:肉体消灭!斯大林当时对内务部说,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就是把人消灭。人死,问题也就解决了。

于是,凡是在这三个国家原来的资产阶级政府,担任过要职的官员和社会精英都被列为人民公敌,凡上了名单的人全都被枪决。更为残酷的是苏联对这三个国家的民众强制迁徙,1万5千名拉脱维亚人、1万名爱沙尼亚人和1万3千名立陶宛人在红军押送下被迫迁徙到白俄罗斯、西伯利亚。

这到西伯利亚还能好吗?

数千人在迁徙过程当中就被杀害了。不过赶在这个时候,德国人正好开始了巴巴罗萨计划进攻苏联了。很多执行斯大林这个消灭种族计划的苏联红军押着这些国家的人民还没有走出国境线,就被德军的坦克军团给包围消灭了。

波罗的海三国沦为了德军的领土。

他们的人民并不会对侵略者感恩戴德,但是德国人是来灭国,人民失去的只是自由。而苏联人是要从根本上消灭文化、消灭信仰、消灭民族,人们失去的将是灵魂。因此波罗的海三国对苏联人的恨要更多一些,相当多人就把德国人当解放者了,以志愿兵的形式参与德军对苏作战。爱沙尼亚人组建了党卫军师团。

1944年 德军战败,红军又打了回来。斯大林开始使用从列宁时代的共产党就善于的煽动、挑拨、破坏。希望这三个国家的人民反叛德国。但是人民没有失去记忆呀!对于苏军的卷土重来,三国民众是惊恐万分,14万拉脱维亚人、7万爱沙尼亚人和5万立陶宛人连夜逃离家园。

这苏联飞机竟然对难民船进行扫射,80%的人死在了逃亡路上,只有几千人到了海外。在瑞典,甚至跑到了大洋的另一头美国、加拿大,还有更远的澳大利亚。在这些国家得以幸运地保存了三国完整的文化和语言。

还有大约数万名的青年男女,出不了国,就跑到森林里去,组成了“森林兄弟”的游击队。在苏联的铁腕统治下,这“森林兄弟”一直坚持抗争到50年代。再入熊口的波罗的海三国又一次经历了历史浩劫,大量人口被流放西伯利亚,绝大多数人再也没有回到故土。

但是苏联呢?动员俄罗斯人口迁往,生活条件比较好、资源也比较丰富的波罗的海三国。你想,这一边是原居民迁出,另一边是俄罗斯人迁入。苏联就是想彻底把这三个边疆小国俄罗斯化。到了60年代,波罗的海国家原居民的比例下降到了60%以下。重要的工业城市产业工人清一色全是说俄语的俄罗斯人了。这塔林的圣奥拉夫教堂钟声听不见了,教堂顶端成了苏联情报机构的天线。

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苏联在此后强化了对波罗的海三国的控制。但是文化和信仰并没有死去,爱沙尼亚与芬兰之间就隔着一个芬兰湾。你要从那个塔林开船,就两个小时就能抵达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了。但是爱沙尼亚人被严禁前往资本主义世界。不过苏联的克格勃和警察,却没有办法阻断自由的电波横渡芬兰湾。长达40年的时间里,共产党政府强烈的干扰电台信号。但是在漫长的海岸线上、在众多的渔船里收听短波收音机是那个时代爱沙尼亚人最美好的记忆。

失败的社会主义体制,让苏联和它所有的加盟共和国,还有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乃至亚洲的中国、朝鲜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蒙受了巨大的经济失败、民族灾难。包括大饥荒、数不胜数的政治运动和杀戮。

戈尔巴乔夫时代 三个国家的反抗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试图用激进的改革新思维来拯救苏联严重僵化的体制。同时美国里根总统汇合了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开始对破落的苏联帝国予以全面打击,两位西方自由世界的领袖找到了一位强大的伙伴——天主教教宗保罗二世。

 1985年的戈尔巴乔夫。(图片:维基)
1985年的戈尔巴乔夫。(图片:维基)

作为曾经生活在共产党极权统治下的教宗非常了解共产主义的本质,他从来不对共产党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绥靖思想。在保罗二世看来,一党专制国家就是剥夺人民的权利,集体化就是对个人、对人格的毁灭。除了波兰之外,波罗的海三国作为传统的天主教国家也受到了保罗二世讲话的极大鼓励。

戈尔巴乔夫不得不进行挽救共产党命运的改革开始之后,加盟共和国马上就开始了反抗。三个波罗的海沿岸共和国走在了民族自治的前面。首先这要搞清楚了,这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它成为苏联的一部分到底是自愿的?还是强迫的?

苏联人拿出了当年的文件说:你看,这是你们人民议会当时签下的自愿加入苏联的协议。(它没有跟你说,外面停着它的坦克呢!)但是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拿出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当中的秘密条款把它给揭露出来了。

苏联封杀了这个真相很长时间,它拒绝承认非法侵占波罗的海三国是早有预谋。但是三国人民对于苏联的不满也水涨船高,其间大大小小的抗争不断。但是触发出发三个国家的民间集体行动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原因:那就是爱沙尼亚人爱唱歌。

当年瓦格纳的歌剧创新理念就诞生在爱沙尼亚,歌唱是爱沙尼亚人生活重要的部分,是一种传承,是民族觉醒!爱沙尼亚的民族歌唱节是百年历史的节日啊。

在1987年,汇聚了1万人合唱被禁止了半个世纪的老国歌。

1988年,爱沙尼亚民族歌唱节,再次因为人民心中的郁闷压抑,还有对于民族新生的希望,不约而同的走到了一起,竟然聚集了30万人。

我们想象一下,人民开始一起歌唱, 30万人的合唱,一起在歌声中找到了独立的勇气、自由的渴望。

 波罗的海之路纪念邮票,中为爱沙尼亚(图片:维基)
波罗的海之路纪念邮票,中为爱沙尼亚(图片:维基)

200万人600公里手拉手人链

1989年,苏德条约签订50周年了,在8月23日这一天,民间运动团体下定决心:要联合起来干一票大的!能够影响世界!当然了,他们不会再像“森林兄弟”那样组织一个游击队到森林里去武力反抗了。他们选择了非暴力方式,但是要坚定的表达自己的愿望。

什么样的行动才合适呢?

手拉手贯穿三个国家!

太震撼了!

问题来了,怎么联络呢?这里600公里长度,这个过程需要接近300万人参与,光站在那里手拉手不断,就得要200万人。三个国家总人口不算,俄罗斯人也就500多万。一半的人都要走出来。再说你要联络,你要用报纸、用广播吧,那报纸和广播都是共产党控制的。怎么传播消息呢?

除了积极的民运人士之外,原来的教会工作者发挥了作用,成了重要的传播者。教堂的钟声是听不到了,但是人们心中的信仰,在一个特定的时刻被突然唤醒了,人口比例非常高的无线电爱好者,成了特殊的联络者,成了摆脱共产党控制的媒体的最佳联络方式。

他们选定了连接各个首都、各个城市的路线,为了确保路线不会中断,还组织免费巴士让民众搭乘前往那些地区。过程中也不断的用无线电还有可携式广播进行沟通。最后终于形成这条600多公里长的波罗的海之路

了不起呀,这波非暴力抗议活动引发了国际关注,一下子就占据了西方媒体的版面了,也延烧到其它城市。光在苏联就有列宁格勒、莫斯科,在德国也有,在澳大利亚,在加拿大,只要有波罗的海三国移民的地方,大家都牵起了手,拉起了人链。

戈尔巴乔夫内政混乱,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施以强大的压力。莫斯科的坦克车已经开来了,苏联的报纸、广播开足马力宣传,要威胁、要镇压,但是他们最终没有敢面对整个西方世界的制裁压力,他们更无法面对200万人拿起手的巨大精神力量。苏联士兵退去了。

1991年上半年,三个波罗的海小国就独立问题相继举行了全民公决。91%的立陶宛投票者赞成国家独立,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也以三比一的优势赞成独立。咱们要知道这三个国家,还有占人口25%到40%的俄罗斯人,所以,很明显不仅是波罗的海人,连许多俄罗斯移民都认为这三个国家应该脱离苏联。

1991年8月 莫斯科“八一九政变”失败,苏联共产党走向了它的末日,三个国家得到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承认。

1991年9月6号,历史上的今天,苏联正式承认三国独立。

三个波罗的海小国从此不用再担心,暴政的坦克会开上自己的城市的街头。爱沙尼亚塔林古老的街道上,在阳光越来越稀罕的秋天,再次听到了圣奥拉夫教堂的钟声。

 圣奥拉夫教堂:是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一座教堂。(图片:维基/longmandancer@btopenworld.com)
圣奥拉夫教堂:是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一座教堂。(图片:维基/[email protected]

历史上的今天,人们会看见这一幕的重演。

坦克的履带终于停在手拉手的人民面前

因为坦克的轰鸣声

无法震落天上的钟声和心中的歌声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