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帝尧的故事】27 五星之精下世演义 (音频/视频)

【帝尧的故事】27 五星之精下世演义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31日】

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千古英雄人物---帝尧的故事’,我是东方,我是雪莉。

上集说到尹寿请帝尧去山上看五星之精下世的天象,帝尧问尹寿这种天象主何吉凶呢?

尹寿道:“野人昨日已占过一卦。这种天象与现世并无关系,与二千年之后大有关系。”

帝尧道:“怎样的关系?老师知道吗?”

尹寿道:“据卦象上看起来,土星之精坠下去,在谷城山下化为一块黄石,二千年后化为一老人,以兵书教授一个俊杰之士作王者之师。后来这个俊杰之士大功告成,退而求仙,求访老人于谷城山下,果然得到这块黄石,就造起祠堂来岁时祭祀。又历若干年,俊杰之士得道仙去,其家人葬其衣冠,并这块黄石亦附葬在内。近旁居人常看见这个坟上黄气上冲,高约数丈。又隔了若干年,这个坟为盗贼所发掘,不见俊杰之尸,连这块黄石亦失所在,从此黄气没有了,这土星坠地之精才告结束。

尹寿接着说道:“木星之精,坠于荆山,化为一块稀世的美玉,侧面看起来其色碧,正面看起来其色白。有一个人得到了它,拿去献给国君。国君以为是假的,砍去那人的一足,以正其欺君之罪。后来国君死了,新君即位,那人又拿这块玉去贡献,新君又说它是假的,又将那人的另一足砍去。后来新君死了,又换一个新君,那人再要去献,又不敢去献,抱了这块玉在旷野之中哭了三日。给新君知道了,叫那人拿了玉去,剖开来果然是稀世之珍,于是才重赏那个献玉之人。”

尹寿道:后来国君拿这块玉,转献之于天子,天子就用它做成一个传国的宝玺,世世相承,代代相传。直到千年之后,有一个天子,被其臣下所逼,携了这宝玺,登楼自焚,这木星坠地之精方才消散。火星之精,坠于南海之中,化为一颗大珠,径约尺余,时时出现海上,光照数百里,红气亘天。后世的人因将那个地方取名为珠池,或称珠崖,它的运气最长,可历四五千年而不衰,卦上竟看不到它的结果。金星之精,坠于终南山圭峰之西,化为一块白石,状如美玉,时常有紫气笼罩其上。

尹寿接着说道:三千年后,有一个天子要想雕塑一个神像,苦于没有好材料。

一日夜间,梦见一个神人向他说,教他掘取紫气底下的这块大石来做材料。天子醒了,依着梦中的话,派人去挖掘,果然得到,就雕琢成一个二尺多高的神像,又雕琢了几个高约六尺多的人像。隔了几百年,这许多雕像,渐次毁坏,那金星坠地之精方才消逝。水星之精,坠在西北一个柳谷之中,化为一块黑石,广一丈余,高约三尺。

尹寿又说道:二千五百年之后,黑石渐有文彩,但是还不甚分明。又过了多年,忽如雷震,声闻数百里。这块黑石居然自己能立起来,化为一块白石,上面有牛、马、仙人等等形状,又有玉环、玉玦和文字的形迹。大概那时,必定应着一个真主降生的祥瑞。但是究竟如何,卦上亦看不出。这五项,都是与后世有关系的事情了。”

帝尧道:“老师虽如此说,弟子终究有点疑心。何以不先不后,在这个时候,五星之精都会一齐下降呢?”

尹寿道:“天上陨星,本来是常有的。一年之中,不知道有多多少少,但是与世界上或后世的关系甚微,而且大半陨在海洋及丛山之中,所以不大有人去注意它。这次五星之精,却与后世很有关系。今日帝又适来,所以特地邀帝一看。帝尽可放心,于现在时世是一无关系的。”

帝尧又问道:“适才老师说,曾经遇到游历过星辰的人,和他谈过。究竟星上是如何情形?弟子从前曾听人说‘天上一日,世上千年’,这句话未知可信吗?”

尹寿道:“这句话可信不可信不敢说。不过星辰上的日子和年分,确是长短不同。据鄙人所闻,大约水星上面的日子比地面上长一点,它以十二个时辰为一日,至于它的年分,却比地面上短得多了。现在帝所新测准的年分,是三百六十六日为一年,水星上的一年,却只有八十八日,岂不是短得多吗!

金星上面的一日,只有十一个半时辰多一点,比地面上为短。它的一年,只有二百十余日,也比我们这里短。至于火星的一日,比地面上稍为长一点。它的一年,有七百八十日,比地面上长一倍了。至于木星,日子极短,只有五个时辰光景便是一日,但是它的年分很长,约有我们地面上十二年,方才是它的一年。

至于土星上的一日,亦不过五个时辰多一点,但是它的年分更长,要地面上二十九年光景才算它一年,岂不是长极吗!此外还有许多星,它们的一年等于地面上八十四年,等于地面上一百六十四年,等于地面上三百多年的,统统都有。当初亦曾经听那个真仙说过,所谓天上一日世上千年的话,或者是以一年通计,或者的确有这样一个境界,却不敢妄对了。”

二人一路说,一路下山。过了几日,帝尧又回到平阳。

光阴荏苒,很快已是帝尧在位第十一年的冬天了。帝尧一日忽想起,自从五年东巡之后,还没有出巡过,依照天的大数,十二年为一周。天子上法天象,以后应该每到十二年,巡守一次才是。

从前巡守的是东方,此刻东方太平无事,尚可以不去。

南方那边,地湿天热,自从三苗在那里立国之后,听说暴虐无道得很,万不可以不去看看,以便劝导归正。于是次日视朝,遂向群臣说知。

司衡羿首先说道:“帝驾南巡,老臣极端赞成。要知道南方自从獾兜、三苗父子盘据以来,肆行暴虐,实行他贼民、蛊民、愚民的种种方法,百姓真是困苦极了。帝这回去,正可以给他们一个警戒。不过老臣认为应该带几千兵去,一则可以使他们震摄,二则倘使他们竟敢不听号令,就可以乘此剪灭了他,省得将来再劳师动众。”

帝尧摇摇头道:“带了兵去巡守,太骇人听闻了!德不足以服人,凭仗武力,自己想想亦未免惭愧。而且反使诸侯怀疑,甚觉不妥。”

羿道:“帝切不可大意!当初先帝南巡的时候,老臣亦是苦劝带兵的,后来因为熊泉地方的乱事,先帝以民命为重,半路上派老臣前去讨伐,未能扈从先帝,以致为房吴二逆所困,几遭不测。先帝爱女,因此失身于盘瓠 。前车之鉴不远,这是帝所知道的。况且现在这三苗,雄据南方,久有不臣之志,岂可轻身冒险!古人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家财万贯的人,往往珍爱自己,不敢坐在屋檐下,以免为掉落的屋瓦打破头。)何况是天下之主!还请慎重为是。”说罢稽首。

那么帝尧最终同意带兵没有呢?请听下集,第二十八集:尧的故事:治兵示雄风 逢蒙恨大羿。 好,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我是雪莉,我是东方,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更多请看:

如日如云 昭昭圣君-帝尧的故事

责任编辑:紫君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