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華爲深圳總部(美聯社)
華爲深圳總部(美聯社)

兄弟們對不起,我盡力了!——華爲員工實名爆內部猛料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4日】(來源:網絡 作者:胡玲)研發兄弟們對不起,我盡力了。”這是華爲內部論壇心聲社區中,一篇帖子的標題。

發帖者是一位從研發轉崗到HR的華爲員工,名叫胡玲,這篇5000字長帖講述了她在HR崗位上幾個月的時間裏,當她在力求改善研發工程師工作環境、解決問題的時候,卻發現原來HR團隊和領導與原本的工作職責背道而馳。

研發員工月加班160多個小時的時候,HR團隊領導只關心160個小時中有多長時間是划水;

這位領導吃着公司200塊一對的大閘蟹,卻認爲給食堂提意見的研發應該清退;

當32歲的研發績效B+被勸退的時候,40歲的HR同事上班摸魚績效三連B卻還隨心所欲。

面對整個研究院25000名辛辛苦苦加班研發員工,和另一邊“作威作福”的HR同事,胡玲發現,自己成了幫助研發員工解決問題之路上的孤家寡人,被領導逼迫出賣提意見的研發,眼睜睜看着領導們違反勞動法。

她爆出的一切猛料,在心聲社區裏消失前獲得了80多萬的瀏覽量,問題在知乎平臺上已有860萬人圍觀。

以下爲全文:

2017年2月碩士應屆優招14級入職.我懷着所有工科學生的夢想工程師改變世界來到華爲,成了一名光學工程師。

偶然的機會,在2019年4月轉入2012人力資源部,成了一名員工活力體驗官。員工活力官所涉及的公司發文,我不知道反反覆看了多少遍。我一心想着能爲研發兄弟們發聲,身體力行的改善公司的工程師文化,發現問題,推動問題解決。

領導常常告訴我,我面對的羣體是2012實驗室2.5W+研發員工,我一刻也不敢憾怠。每天睜開眼,想的都是怎麼去解決冋題,改善研發兄弟們的體驗。

5月到8月,我進行了一系列的嘗試,有的被領導否了,有的可以開展。

用公共郵箱給大家發全員郵件,收集問題,用espace(注:華爲的企業通信軟件)一個一個回覆,一個一個解決。我只有一個人,發一次全員郵件,收到70多個問題,我整理記錄就要一週。

由於我只有14級,好多問題解決的時候,推不動,所以我想辦法申請了一個2012員工活力體驗的espace組織賬號,隱去了我的個人信息。

領導說個體問題太繁雜了,行政問題太多,人力資源領域的問題太少,要針對重點問題重點人羣寫專題報告,像人力資源祕書一樣。

我也做,只不過我只有一個人,二層院和硏究所的體驗官都是兼職的,這部分工作並不是他們的主要績效來源,我是體諒的。

所以我頂住領導的壓力,從來不派發強制的作業給他們,我來做就好,畢竟我是專職的,我的時間都是屬於這個崗位職責的,我常常跟研發兄弟說我掙的每一分錢都是研發兄弟們產的糧食。

7月份寫的一個報告,寫《博士生存狀態和訴求》的,還被部門獎勵了500塊錢.轉崗績效B+。截止到7月末,我共計收到了 193個問題,推動解決了 100+。

組織上不認可我這種工作方式,讓我暫停了這部分常規問題的收集。

8月開始,我和體驗官業務一起調整到員工關係組,領導承諾說給我找個幫手,一個人實在做不過來。8月底,西硏所高某、資深hr正式作爲我的搭檔加入了體驗官的隊伍。我很開心,之前申請幫手這件事就是我越級上報,偷偷求助領導的,他非常好並沒有責怪我,還立刻就答應我了。

逬了員工關係組,又増加了一個夥伴,我滿腔熱情卻突然被兜頭一盆冷水澆滅了。

這個高某第一次見面後,就火急火燎地拉着我和文員mm開會,美其名日分工,崗位所涉及到的所有子任務不是分給我就是分給文員mm,我突然醒悟這大姐是來當指揮。而且她在會後就跟員工關係組長楊瑞鋒打電話說我不適合這個崗位、挑活。

我挑活?我一個人做了幾個月,沒有文員支撐,所有的輸出、試探都是我一個人完成的,我用得着挑活嗎?我挑活的話,這個崗位還能做到今天嗎?我多次跟楊某證實我和高的關係,是否是上下級,如果是的話,我沒問題,見.他都明確表示是合作關係,不分上下級。

幾番溝通都沒有好結果,最終按照工作我負責下半年的7個專題調硏,深度參與3個;她負責溝通渠道的建立和常規問題收集和解決閉環,還有什麼一大堆的機制建立,就是安排大家幹活,我們還有研究所和二層院的15個兼職體驗官。

我覺得可以,不知道工作的全貌,我也無所謂,我專心做專題,解決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只要能改善研發兄弟們的工作體驗、提升大家效率,我做什麼都可以。

崗位職責如此重大,我雖不才卻一刻也不敢懈怠,我是研發出身的,深知研發有多苦,個人能力有限,沒能跟兄弟們並肩作戰,轉崗也不敢瀆職。

2012人力資源部在深圳F1-19樓,這裏遠離炮火硝煙,這裏鶯歌燕語,有30多個hr、 40多個文員mm,還有ssc(注:共享服務中心)支撐過來的20多個文員mm。這裏每週都有民主生活會,這裏經常搞活動,看電影,這裏的小姑娘穿着漂亮的連衣裙、10cm的恨天高。

跑題了,再回來哈。

常規問題的收集是高某負責,這大姐閉關修煉了一個月,寫出來一份工作機制,我是在會議紀要中看到她所謂建立的溝通機制就是把我之前的espace個人賬號上交出來,由我、文員mm和她三個人輪值,再配合公共郵箱進行宣傳。

核心跟我之前的運作方式並無不同,只是現在3個人輪值。

我考慮到之前的espace賬號是我自己用的,上面有很多聊天記錄,有的涉及主管問題,而且我跟員工有承諾絕不會給別人看。短時間內無法一一刪除,所以就跟楊和高商量能不能再申請一個公用,我這個還是我自己用。

楊某尤其不同意,說除非我之前的回覆有什麼也不得體的,否則沒有什麼不能公開的。我沒辦法同意,我個人的隱私我無所謂,但是面對研發兄弟我是承諾過的,絕對不會將他的個人信息泄漏他人。

hr體系早就沒什麼誠信了,還記得以前楊某給我當導師的時候,不經意提過應該看看反饋問題的人是誰,天天有時間在這琢磨班車食堂的,清退了算了。

我非常非常詫異,原來在收集問題的時候大多數兄弟都反映食堂班車冋題,還很忐忑地問我沒事吧,我這樣說,我覺得吃好才能工作好,都拍着胸脯保證戰時優先滿足戰士的需求,放心哈。

但是現在他要我的賬號密碼,我怎麼敢給呢?我一直說如果您不讓我用,那我保證一次都不用了,行嗎?他還是不同意,說如果不上交就提電子流取消之前的賬號。

我沒辦法,——兄弟們回覆賬號即將取消,有問題請聯繫胡玲。不便之處請見諒。

收到很多回覆,其實一個讓我淚奔本賬號取不取消沒有關係,只要胡玲還在,員工體驗就很好。

再說回專題,由於體驗官的其他工作高某不讓我介入,除非是像文員文員mm一樣給她幹活,所以我下半年的工作只有專題報告。我覺得做好了也是一樣的。

現在正在做的是《加班洞察》,下一個是《績效管理》。立項彙報的當天,楊X拍着胸脯跟領導說BCM的項目都結項了,加班數據早就降下來了。我很詫異,還沒開始調查呢,怎麼能瞎說呢?通過數據分析,發現今年的加班比去年嚴格的多,而且還在升高。

前段時間研究所出事情了,我很擔心兄弟們的身體,希望能給大家帶來點幫助,改善大家的狀態。加班多的個人也分析了,也訪談了;加班多的團隊也分析了,也訪談了, 一共訪談了33個人,我一個人訪談了20多位。報告早就寫好了,他一不審二不發,放在那裏好久了。

楊某還是不滿意,要求我把訪談紀要和名單全部上交。

上週在某hr的考軍長問答中,他得意洋洋的說他識別到一個問題有的員工假裝自己加班,去健身房鍛鍊了, 8點40纔回到位置上,假裝熱火朝天地工作。這種情況往小了說考勤造假,往大了說就是業務造假。勸大家不要小看了考勤數據,只要認真挖掘,這裏能挖出大問題的。

然而我十分不認可。

兄弟們佔用自己休息時間免費加班,一不給錢二不給調休,難道運動一下也不行嗎?如果不可以,那公司爲什麼要建這麼多健身房呢?我不同意交名單,因爲訪談紀要裏面還有幾個敏感問題,我跟被訪談的兄弟說好了:保密。

我說只能交一樣:訪談名單或訪談紀要。他不同意,一言不合,我們就吵翻了( 20191018 ),最終他惡狠狠地丟下一句話好好想想吧,上一次這樣說是讓我交出espace密碼的那一天,我沒辦法我不幹了也不會交的。

之後的幾個小時以內,他給別人施壓,電話逼我交出名單。

我深知沒辦法抗衡,只能縮在19樓的樓道里,一邊哭一邊給大領導寫郵件:幹不下去了,不行的話我辭職,我也不會交的。

我解決不了兄弟們告訴我的問題.算我能力不足、才疏學淺,但我萬萬沒辦法把兄弟供出去。責任面前,我沒辦法做乖寶寶。

雖然我做hr沒幾天,但我深知這個訪談信息和名單一旦交出去,我無法保證它會輾轉到誰的手裏,我不能保證他是不是會給我的訪談對象穿小鞋。又不出力給研發兄弟解決問題,又想要大家的心裏話,我夾在中間,每一天都難受。

轉到員工關係組的3個月,他多次在會上表示:我這人可狠了,別惹我XX領導特別器重我XX不聽話,還想升級?想去吧不允許越級上報,發任何東西出來必須經過我同意有沒有什麼新穎的問題,提出來就讓領導眼前一亮的,每次基於工作討論,我的意見都輸入不進去,他聽了不到3min就一定惡狠狠地說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這一次又是一樣,讓我交出來我手裏的問題是誰提的,我退無可退,理由也說了,立場也說了,沒有用。在崗位職責和領導意志發生分歧的時候,基層員做何取捨?

我本不是什麼道德高尚的偉人,只因每一個名字後面都有十年寒窗苦、都有一個改變世界的工程師夢想,我雖不才但也願意守護這份夢想。

到這裏,我的2012員工活力體驗官估計是正式結束了。

2012人力資源部已經派了4個人跟我談了,問我要什麼?如果乾得不開心,可以將我調整到我喜歡的崗位。我出於崗位職責建議清退楊某和高某,他們的品質無法勝任當前的崗位職責,3個月無輸出。至於我自己,我已經顧不上了,能撼動兩個不當職的HR是我能想到爲這份崗位做的最大的貢獻了。

一個HR成爲某人的私有權利、隨意處理員工個人隱私、隨意葬送別人的職業生涯,這是公司賦予他的權利嗎?楊某,他多次表示希望有多一些的基層問題反饋,這樣他就可以去跟領導講了,要不然他沒有輸入,這是體驗官工作的失職。

我不明白,體驗官才設立幾個月,層層管控,這也不讓做那也不能幹;而員工關係一直都負責基層問題的,你們員工關係收不到問題,不是應該先從自身找原因嗎?還有一次會上.楊某提議毎次跟員工溝通訪談的時候,都帶個錄音筆,然後線上某hr說好像犯法,需要徵得員工同意才行,所以就作罷了。

員工關係髙級專家,每年最主要的績效就是緊急事件處理,如果有兄弟累死了 ,他能想辦法讓公司沒有責任。人血饅頭,怎麼咽去的?據說(在)美國還有兩套別墅,收入不菲。

前兩天,楊某去蘇州參加緊急事件處理的案件學習,回來以後得意洋洋地說蘇研所的招待很好,菜品頓頓不重樣,其中一餐,每人一份螃蟹,一公一母, 200塊,花的誰的錢呢?戰時狀態,硏發兄弟們浴血奮戰,這裏依然迎來送往、夜夜笙歌、高朋滿座、把酒言歡

高某,一個由於個人原因無法搬到深圳的人,2012人力資源部只有他一個人異地辦公,幾個月以來一直佔用上班時間從西安-深圳直接往返。

每次來深圳不是圍着領導轉,就是圍着hr轉,有一分鐘時間花在員工身上嗎?記得有次來深圳,要去團泊窪,她住在百草園都不能起早坐8點以前的班車去,而是到F4坐9點的班車,堵車,1點多纔到。

連續3個月沒輸出。

爲什麼研發人員部門調動就都以工作爲重搬家了,一個hr爲什麼可以異地辦公、工作時間通勤呢?我們的研發兄弟,32歲績效B+,都被認爲是發展緩慢,被勸退;hr爲什麼可以以40歲的高齡,三連B,還可以作威作福暱?員工體驗官定位是面向基層,發現問題,推動問題解決的。

實際上是個天大的笑話,一場hr的自嗨。

我原來是多麼憧憬着這個崗位,希望解決研發兄弟地位低、沒有話語權的問題,現在想想是我想多了。

當時轉崗的時候,電子流莫名其妙卡住了,我說了所有的禮貌用語,也換不來HRBP的一個回覆,我作爲員工沒有權限看自己的電子流走到哪裏了 .我的HRBP居然20天都沒有回覆。我輾轉問了5、6個人纔打聽岀來當前處理人是誰。

最後奉勸各位兄弟.不要相信hr。

他們沒有誠信。

前幾天因爲更進行《緒效管理》的專題調硏,整理資料,我重溫了西點軍校羅伯特的講座《領導力和敏捷團隊》,什麼是領導力,就是高尚的品格,始終如一地踐行高尚的品格,決不允許別人拉低這個標準。

否則就代表組織允許了這種行爲,那麼標准將被持續的拉低,最終喪失客戶對我們的信任。在西點軍校,客戶是美國人民;在hr體系,客戶是我們廣大的員工。

別了,2.5w+研發兄弟們。

我以前常在訪談的開始,會先介紹我的崗位職責,然後說大家沒聽過是因爲我做的不好,以後會繼續努力的。截至到今天面對面訪談過100多位員工,輸出了3個專題報告,以後再也沒機會努力了。

就此別過。

再說一下咱們公司的文化,工程師文化是要基於信任和尊重的。當前hr體系都不尊重我們的研發人員,激勵原則說不清楚,績效原則說不清楚,人崗原則也說不清楚、退出原則也說不淸楚,—切都是暗箱操作。

有誰能對hr體系進行監督?有誰能對hr體系的專業性進行負責? hr的工作交付都只是數字,招了多少人、去除了多少人、多少人是績優,多少人是平庸,從來沒有什麼環節審視這個交付質量。

去除平庸,hr說誰平庸誰就平庸,一句話就斷送別人的職業生涯

沒有信任沒有尊重,我前幾天面談了好多月加班160h+的研發兄弟,研發兄弟們意志都比身體堅強,一邊說血壓高血脂高心悸什麼的,一邊加班工作到深夜。

回來以後我一邊擦眼淚一邊寫報告,然後楊某會上聽了不到3min,就問我你有沒有去瞭解一下.他們哪些是有效加班哪些是無效加班呀?是不是有划水的?划水能劃40小時,我相信肯定是有個別這樣的情況,劃160小時?哪個HR劃一個我看看。

今年2012研發員工平均每人月加班57小時,國家勞動法規定如下:第四十一條 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

第四十三條 用人單位不得違反本法規定延長勞動者的工作時間。

第四十四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按照下列標準支付高於勞動者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的工資報酬:(一)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二)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補休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資報酬;(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資報酬。

所以,我從沒有懷疑過他們的努力,從沒有懷疑過他們的付出,一次也沒有。

榮譽應該屬於那些浴血奮戰的人,這樣他們永遠都不會跟怯懦卑鄙的人站在一起 (西點軍校羅伯特准將)。

天空沒留下翅膀的痕跡,但我已飛過。

那個尊重工程師的時代,終將到來,願世界在你們手中更加美好。

寫給我摯愛的研發兄弟們,很榮幸跟你們一起扛過槍。

責任編輯:嶽文驍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