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科學家以生豬做致命實驗遭抗議(AP)
中國科學家以生豬做致命實驗遭抗議(AP)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4日】(本台記者楊正採訪報導)中國科學家以生豬做車輛撞擊實驗,用以研究撞擊如何對人類造成傷害,這種做法遭到動物保護組織的抗議。有觀察人士指出,中國科學家還有更惡劣的做法:直接用活人做實驗。

中共第三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大坪醫院)與交通醫學研究所日前發表的文章顯示,他們的科學家在一次撞擊測試中使用15只生豬。這些只有70至80周大的豬隻被安全帶和繩索綁在滑車的座位上,隨後滑車以高速撞擊固定的牆面,以模擬車輛在高速行駛下發生撞擊時,兒童受傷的情況。

在這次測試中,有7只豬在撞擊後當場死亡,其餘的只多活了6個小時。科學家隨後對這些死豬進行解剖,以瞭解它們如何受傷和死亡。而其所受傷害包括內傷、內出血、裂傷、擦傷、骨折等。

隨後美國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PETA)致函上述機構,敦促其科學家停止以豬、狗等活的動物進行車輛撞擊測試。

該組織在信函中表示,利用動物做車輛撞擊測試是過時的、不科學的、而且沒有必要。信中說:“我們敦促你們停止這種野蠻和過時的活動,以支持人道和現代化的非動物方法。”

該組織指出,豬不會像人類一樣自然坐立,它們的解剖學也與人類有很大的差異,所以這種測試所取得的資料並不適用於現實生活中。汽車公司早就判定,動物的傷與人類的傷並不相關。現在美國整個汽車工業基本上都不再使用活的動物進行這種測試。現代化的撞擊測試通過臨牀人體研究、電腦模型、3D成像等先進技術,其取得的資料更爲正確和實用。

中國經濟時政觀察人士秦鵬認爲,這次中國第三軍醫大學的論文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並不奇怪,因爲中共統治中國這麼多年,中國科研人員的價值觀和世界上是不相符合的,甚至完全相反。

他說:“在中國,只要打着救人的名義,甚至只是打着科研的名義,就可以突破道德倫理。比如,前一陣在國際上沸沸揚揚的人體基因編輯,甚至直接拿活人做實驗,賀建奎甚至說一旦出生的嬰兒不正常,可以做掉。”

在被國際輿論批評之後,第三軍醫大學的研究者們解釋說,他們的試驗得到了倫理委員會的批准。秦鵬認爲這其實存在更大的問題。

“這意味着這些實驗都不是個別人的個別行爲,而是更大範圍的道德崩潰。說明與他們相關的軍醫大學是同樣的價值觀和科研倫理。”

秦鵬還認爲,以生豬做汽車碰撞試驗這種做法,其實只是中國科研問題的冰山一角,他說中國還有大量的人體試驗,也就是拿活人直接做實驗。

“最著名的是重慶市前副市長、公安局長王立軍,他在被抓之後,中國媒體報道了他很多奇奇怪怪的人體試驗,包括研究北方女性的消化能力,拿人頭做腦幹衝撞機試驗,還有在錦州市擔任公安局長期間拿二千個人體器官做移植灌洗液試驗等等,當然後來國際研究者發現這是他參與了‘活摘器官’的罪惡。”

2017年,在中國進行了大量實地調查之後,韓國紀錄片《殺了才能活》揭露了“中共活摘器官罪惡”,在國際上引起轟動。韓國記者還發現,王立軍當年研發的腦幹衝撞機還在重慶的軍醫大學進行升級換代,而記者請教韓國專家得出的唯一結論是,這樣的設備是爲了殺人:把活人變成腦死亡,然後進行器官移植。

“其實更可怕的是,如果你細想,就是王立軍被抓了,那個設備還在繼續試驗,還在繼續升級,中共軍方又得做多少活體實驗呢?又有多少人要繼續被殺呢?”秦鵬補充。

據國際獨立“人民法庭”於今年6月17日在倫敦的宣判結果,大規模“強迫摘取器官”活動,已經在中國進行了多年,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延伸閱讀: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9/06/17/n2966128.html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9/10/26/n3289035.html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