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浙江異議人士朱虞夫(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浙江異議人士朱虞夫(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朱虞夫遭嚴控 浙江異議人士述說當地不尋常紅色恐怖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4日】(本台記者田溪採訪報導)浙江著名民主人士朱虞夫遭當局24小時監控。據杭州異議人士介紹,目前當地的衆多異議人士被監控情況也非同一般,甚至有的遭到警方抓捕。

本臺獲悉,杭州著名異議人士朱虞夫目前被警方24小時監控,白天外出有3人貼身跟蹤,晚上有2人貼身跟蹤。即使路上遇到熟人打聲招呼,也會立即被跟蹤者拍照上傳彙報。

本臺記者致電朱虞夫,電話不通,連他的夫人電話也不能接通。

66歲的朱虞夫是上世紀70年代杭州民主牆運動的其中一名發起人,曾多次被囚禁,包括在90年代,因爲散發“中國民主黨浙江籌委會成立公開宣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由於創作號召人民擁護自由的詩歌“是時候了”,2012年朱虞夫再度被裁定“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被判有期徒刑7年。2018年3月4日,朱虞夫刑滿獲釋。

多位杭州異議人士接受了本臺採訪。

戚惠民說,從中共兩會到今年上海進博會,朱虞夫是在朋友圈中被監控最嚴的一位。

戚惠民:“前後差不多一個半月時間了。我們基本上都是電話警告了,這段時間不要出去、不要聚會。我們現在電話肯定都是監控的。”

陳開頻透露,目前香港問題是最敏感話題,稍有觸碰立即會遭到嚴厲制裁。

陳開頻:“我們現在都是家門口監控,然後到哪裏去一般都跟着。他們主要都是正式民警,不是那種協警,還有街道里什麼東西,他們也輪換的。平時也要看他們高興了,象老朱這種重點人物肯定多一點了,象我們這種小人物一般都是路邊跟跟,一般都是一個,他多了。”

鄒巍透露,最近是中共連續開會等敏感期,不僅是朱虞夫,杭州目前對異議人士、維權人士的監控打壓超過以往任何時候。

鄒巍:“有一批和我同一個街道的,他們都在8月底就被軟禁了,有人看守着,在農家樂。回來,大部分是在11月11日、10月31日纔回來的。有個別的,甚至現在還(沒回來),還有被逮捕的、刑拘的,也比較普遍。我們這,上城區,鳳家兩位就被逮捕了。”

鄒巍:“各個地區都有刑拘的,大部分是在簽了保證協議和息訪息訴協議以後放出來,從我身邊來看的情況,基本上是普遍現象,遭到了各種刑事手段。如果是民主黨人這一塊,我剛纔舉了兩個例子,因爲微信是轉發信息,(被)認爲是敏感信息被拘留的:一個就是毛慶祥,還有一個是謝發友。”

鄒巍說中共封網控制言論非常嚴重。

鄒巍:“封網封的特別厲害,好多扒機子、上外網工具都沒辦法用了,一直到10月底分機式(音)以後,這些東西才能夠恢復正常使用。而且我們已經看到了,現在都已經報道了,上外網都是作爲一個處罰的依據了。”

“林輝,當時創黨時一起去遞申請書的3位當中的最年輕的一位,他也被拘留15天,也是因爲涉及到轉敏感信息。以前這種情況都很少。”

鄒巍自己也被警方警告。他說:“我已經受到各種警告,要求對敏感話題不得在網上、包括各種私聊在各種(聯繫)涉及,要求不得接受外媒採訪之類的。”

目前警方沒有明確爲何對朱虞夫實施監控,亦沒有告知何時才能恢復他的人身自由。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田溪採訪報道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