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長篇連播】《上海生與死》(4)

【長篇連播】《上海生與死》(4)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4日】(主持人:岢嵐)陶峯仍是那副沮喪不振的樣子,沒有擡眼看一下觀衆。他從口袋裏掏出幾張紙,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開始低聲讀着早就準備好的檢查。他承認了大會對他所揭發的全部罪行,他表示,因爲對社會主義沒有足夠認識,所以被打倒、批鬥。他後悔爲外資公司工作了三十五年,虛度了光陰。

他還說,亞細亞公司給予的優厚待遇,使他甘願被資產階級欺騙和奴役,對此,他感到羞愧。他懇求無產階級的寬恕,並給他改造的機會。

他也說到,他兒子是黨員,曾被公費送到國外留學。而他自己生活的墮落,是對政府忘恩負義的表現。他向大會保證,他已經認識到外國資本家及帝國主義者反對共產黨中國的罪惡陰謀,他要徹底揭露他們的罪惡計劃,以此來表示自己真正的悔改。

最後,陶峯說,他正在寫一份詳細的認罪書,交代他在亞細亞公司所犯下的罪行。

陶峯在發言中,誇張的對自己的錯誤進行譴責。有時他的聲音發抖,有時又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當他翻動發言稿時,他的雙手在索索發抖。我相信他這樣的緊張,並不是因爲恐懼,他自己心裏明白他並沒有犯什麼罪,畢竟亞細亞公司在中國設立機構,是政府允許的。公司是謹慎正確地按照政府的法令辦事。對於這一點,陶峯也是十分明白的。

我看出他的主要問題是精神和體力已經消耗過度、達到了虛脫的程度,致使他完全屈服和順從了。我肯定,批鬥他的人花了幾天甚至幾個星期的時間,白天晚上不間斷的對他進行審問並施加壓力。大家都知道,當一個人處在體力癱瘓、精神崩潰的時候,什麼都會招認的。這種不人道的逼供戰術當時被叫做“疲勞轟炸”。我知道有很多人,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就有過這樣的經歷,包括我的哥哥在內。當這種殘酷迫害導致人死亡時,官方就會推卸責任,說這是羣衆運動的意外結果。

……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9/11/01/n3304587.html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9/10/28/n3292314.html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9/10/24/n3282792.html

責任編輯:香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