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美國憲法設計的兩個保護網:各州代國會行駛修憲責任和陪審團制度。(圖源:Amazon)
美國憲法設計的兩個保護網:各州代國會行駛修憲責任和陪審團制度。(圖源: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26): 規避錯誤 憲法中設計了兩個保護網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4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國父們設計憲法的時候,給憲法設立的兩個保護網是什麼?爲什麼當有人想利用修憲大會來廢掉憲法卻做不到?

美國國會的參衆兩院有哪些本質的不同?爲什麼說憲法原來設計的整個政府架構,今天在州權力這一層級的鏈條卻斷裂了?

我們來繼續請斯考森教授爲我們解答。請斯考森教授來爲我們解答。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25): 制定法律的原則——直白易懂 人皆明白)

政府用法規強迫公司交款做慈善, 本質上是社會主義的做法

最近看到一個現象,在社區中碰到一個慈善組織的負責人,說是因爲川普減少法規而把很多公司一定要給慈善組織錢款的規矩給破壞了,所以慈善機構就收不到錢了,經營有困難。怎麼看待這個現象呢?

要知道,私人財產是由私人擁有的,公司財產是公司擁有的,他纔有權利決定怎麼用他的資源,怎麼用他的錢。如果他決定要把他的一部分錢捐給慈善組織,那他完全有權利這麼做,同時他也有權利決定不這麼做。如果這時候政府介入了,政府來訂立法規說公司的錢一定要交出來,要照顧這些慈善組織,那這本質上就是一個社會主義性質的做法。

川普總統的做法其實是在捍衛美國的自由,減少那些行政的繁規縟節,這些規則是強制公司交出他們的財產去支持慈善事業。當然了,爲慈善事業募款的人士,短期內可能會覺得有點困難,但長期情況其實會越來越好。

我在大公司也工作過,很多公司都有一個好心,要把它的利潤拿出來支持社會上的各種事業。但是如果政府訂立規則、法律去一定要公司交某些錢的話,他們反而就會想方設法去逃避,去抵抗這種強製做法。

所以對於川普總統減少行政法規的做法,這些慈善組織的人其實是應該叫好的。爲什麼呢?因爲首先這些公司有權利如何支配自己的財產,其次,最終的效果會是慈善款項更多而不是更少。

爲規避錯誤,國父們訂立憲法時設計了兩個保護網 

  1. 國會腐敗,各州可代替國會行駛修憲責任

第一個保護網是由憲法第五款所提供的,叫做「第五公約」(Article Five Convention)。如果國會做事做得太離譜了又不願糾正怎麼辦?就可以啓用第一個保護網。這個保護網還從未啓用過。

比如說,政府常年的入不敷出,國債不斷的積累,已經積累幾十年了,那麼我們把憲法改一改,憲法就規定政府不可以入不敷出,或者叫你不能花你沒有的錢。可是國會說不行,我們有這麼多社會福利項目,得逐步來解決收入抵不上支出的問題。可以它年年這麼講,講了幾十年了,根本解決不了,致使國債越來越大。怎麼辦?

憲法第五款就是規定:如果美國出現一個問題,國會又不願意改,那麼美國各州三分之二的立法單位,就可以根據憲法召開大會,超過三分之二的各州的代表聚集在一起就可以通過一個決議。當然通過這個決議並不是法律,但是大會通過的決議就等同於國會所提出來的一個修憲提議。也就是說各州代表可以匯聚在一起代替國會提議修憲。

這個修憲大會所通過的修憲提議,之後要送回到各州議會去投票;如果有四分之三的州議會都通過的話,修憲即成立。國會是擋不住這個事情的。這個保護網就意味着,在國會很糟糕、很走樣、不能幹它該乾的事情的時候,各州可以代替國會行使這樣一個修改憲法的責任。這個保護網是很厲害的。

爲什麼這個保護網從未啓用過?

因爲有了這個條款的存在,就對國會形成了一種制約和壓力。如果國會太不象樣了,各州就可以開各州修憲大會,一旦開始這樣做,國會就會急了:它一通過我們就沒戲了。於是國會就會趕緊自己先來幹這個事。所以最終看上去好象還是國會通過了,其實是在這個各州修憲大會的壓力下完成的。所以這個保護網從沒啓動過,因爲不啓動也已經起作用了。既然國會採取了行動,當然也就反過來防止了各州修憲大會的召開。這就是爲什麼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開過各州修憲大會。因爲它不開也已經起了作用了。

但是讓人很遺憾的是,現在有人想利用這個各州修憲大會來作爲廢除憲法的一種手段。就有人說,我們開個各州修憲大會,把憲法給廢除了。這是完全違背立憲時國父們的初衷的,其實最初完全不是這個意思。

對各州行駛修憲責任的一層附加保護:國會批准制

美國歷史上早期發生過“廢憲”的事,就是最早最早想獨立的時候訂立的所謂憲法,那個時候叫「邦聯條例」,因爲「邦聯條例」玩不轉嘛,後來就把它整個廢掉了,才訂立了美國憲法。因此國父們已經預料到了,如果有人也想循着同樣的法子把美國憲法也廢掉,就必須要有保護憲法的方法,國父們就設計了保護網。

就是說,假如有這樣的事發生:許多州都覺得憲法不好,決定乾脆不要憲法了,大家聯合在一起,都變成社會主義州了,都不要憲法了。那也是憲法所不允許的,因爲憲法裏寫了這麼一句話:各州修憲會議的召開,要請求國會的允許,而國會應該允許。這就是說,你雖然想聚在一起開會,可是你得向國會請求許可才能開,國會則要依憲法規定一定允許你開。

這裏的關鍵是什麼?如果說各州修憲大會要乾點什麼,做個修正案之類的,請求國會的批准,國會就一定會批准,這個會就可以往下開。但是如果這個修憲大會提出不要憲法,它所請求的是不要憲法,而國會是根據憲法批准你可以開這個會的,想廢掉憲法國會就不能批准了。因爲國會批准的依據是憲法,你說不要憲法了,國會就沒法批,你就卡死在這個地方了。

因此,以撤銷、廢除憲法爲目的的各州修憲大會就無法召開,因爲國會只能依據憲法來批准你。當國會發現你各州大會的請求是要廢除憲法,廢除憲法的動作本身就是違反憲法,國會只能根據憲法來操作,當你違憲的時候,國會就不能批准,這個違憲的大會也就開不成。這就是保護網。

這裏要注意的是,各州修憲大會所做出的結論僅僅是對憲法做修正的一個提議,並不是修正完成;這個提議要回到各州議會去投票,達到四分之三、即75%的州都投票通過,這個提議才成爲修憲的一個結果。遺憾的是,現在有些夢想廢掉憲法的人就覺得,我就援引憲法第五款就可以把憲法廢掉。那是他們不懂憲法,那是絕對做不到的!

  1. 陪審團制度:判定法律合理性與是否適用

第二個對憲法的保護網,就是當初國父們設計出來的美國陪審團制度。美國先父們認爲,陪審團根據他們的判斷,如果他們覺得一條法律不合理,他們可以宣佈不使用這條法律,宣佈被告人無罪。

這件事情是在1895年的時候,由最高法院做了一個判決,把陪審團的權力給拿走了。就是說,陪審團今天不能決斷某條法律不好,陪審團必須接受現有的法律,只能判決被告人觸犯或是沒觸犯某條法律,他不能判定這條法律是不合適、不對的。

美國先父所設計出來的對防範政府濫權、政府權力過於擴張的兩項保護網,一個是各州的修憲會議,第二個是陪審團制度。後者等於是被稀釋掉了,或者被後來的最高法院給禁止了。這是後來發生的情況。

陪審團判定法律合理性及是否適用的憑據是什麼?

答案就是“常識”,或者是“對公平的一種感覺”。舉個例子,美國最初很多州規定,只有新教徒才能競選公職。如果說,有人因爲競選公職的人是無神論者,是基督教會的,或者是天主教徒,就把他告上法庭,告他去違法競選官員,認爲他不能競選公職,那時候陪審團怎麼判呢?陪審團就會認爲這條規定只有新教徒纔可以競選政府官員的法律很愚蠢,陪審團就會把這條法律廢掉,並認爲這個人無罪,只要他合適競選公職,就可以去競選。這就是早期陪審團做一個基於常識、基於公平的感受來判斷的一個例子。

因爲美國早期移民大多都是新教徒,新教徒在歐洲忍受不了宗教迫害跑到美洲來,所以最早期新教徒勢力最大,因此他們會訂這麼一種法律。

即使到今天,你到網上去查一查就會發現,美國鄉鎮所通過、確立的一些法律,有時候也是稀奇古怪的,往往都是因爲一個什麼事情,就通過一個法律。比如說,規定一個人如果在路邊吐痰就違法;或者是婦女星期天不能騎自行車;或者駱駝不能在前院吃草……等等之類的,都規定是違法行爲。稀奇古怪的,你不知道歷史上出現了什麼事,他們就訂立了這樣的法律。所以當初陪審團那個防護網就能起到作用,就會用他們的常識判斷這條法律是否已經不再適用了,就不能援引這條法律對你判罪,你就是無罪的。陪審團制度就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或者是這樣一個權利。

在憲法設計上美國參衆兩院的最大不同:參院主理聯邦和國際事務,衆院主理民生問題

斯考森教授說,參衆兩院他們的工作種類不同。首先是美國花錢的法案必須是由衆議院所發起的,也就是美國下院所發起的,可是今天人們在新聞中往往會看到,總統會提出一個預算案,參議院會提出一個預算案。爲什麼憲法規定預算案只能由衆議院提出呢?這個原因是因爲總統和參議院提出他們的預算案,都只是表達一種意向,希望在這兒多花點錢,希望在那兒多花點錢,它只是個意向,它不是在走法律程序。就法律程序而言,衆議院才能決定和提出這個預算案出來。

但後來這個程序其實是出現了一些敗壞,總統可以在預算以外去花一些錢了。舉個例子,現在川普想建邊境牆,但是衆議院不給他建邊境牆的錢,他就想別的法子,他就在軍費預算裏面,有些可進可退的花費,川普總統就把這個錢從那邊挪過來,來建這個牆。這時候衆議院就大叫:我們給的預算是給軍費的,你卻把這個錢偷來修牆。川普總統就說,這100億美元當初撥給我們,就是由我們來判斷,可進可退怎麼用,由我們來做決定的,現在有個國家安全問題,我就拿軍費來應對這個國家安全的緊急事情。於是雙方就吵來吵去的。說起來這都是灰色地帶了,但是底限是,預算是由衆議院來決定的。

所以說,美國政府花錢的案子,衆議院是可以完全自己決定的,但除了預算裏有些涉及國際上的一些花費,需要參議院決定之外,主體的預算案就是衆議院提出、衆議院通過、衆議院決定的。總統確實也可以否決其中的某一項花費,但是衆議院可以回頭用簡單多數,把總統再否定。這跟平時的法案三分之二多數能否定總統的否定,就不一樣了。所以花錢這個事情,就是衆議院的工作。就是說,任何花錢的地方,從國庫裏提錢出來,都要由衆議院來決定。即使比如說,這次川普總統要增加社會安全金,社會安全局是總統下面的一個部門嘛,但是這個部門要多花些錢,社會安全局和總統都不能決定,一定要衆議院決定增加預算。因爲在預算裏就說了,社會安全局今年只能花這麼多錢,要再多花,就要回到衆議院來決定。

除此之外,兩院最大的區別是:參議院多專注一些州權,即各州權力及一些國際事務,也就是說,在整個政府的結構中,比較上層的事情由參議院來處理。而衆議院它從來不太管州與州之間的事情,他就管底層老百姓的事情。

總之,參議院顧的主要是全國性或者國際的事務,而衆議院主要顧的是民生問題。這是兩個最大的區別。

《第十憲法修正案》改變了聯邦參議員的來源,導致代表權發生變化

斯考森教授指出,美國歷史上一個不好的憲法修正,就是現在憲法裏的第十修正案。在最初國父們的設計中,州權力要被保護。什麼意思呢?就是當聯邦政府的權力太大的時候,它會欺負各州,在這種時候,州要有保護它的一種機制、一種辦法。怎樣保護呢?憲法規定的保護州權力的辦法就是美國的聯邦參議院,參議院要爲各州說話。

怎麼做到這一點呢?憲法的設計是:參議員是由各州州議會選出來的,即州議會選出自己本州的參議員送到聯邦去,加入參議院。因此當聯邦的權力太大,影響到州的時候,各州選出來的人組成的參議院,就可以在那裏爲各州說話,以此保護州的權力。但這個機制後來被第十憲法修正案破壞掉了。

第十憲法修正案通過了之後,就把美國聯邦參議員的來源給改了,從本來是由各州州議會選出來的,變成了普選。就如大家知道的,今年加州的兩個聯邦參議員,跟衆議員一樣一樣的,10月份普選數人頭選出來的,結果州參議員的老闆就變成了本州的老百姓,就不是本州州議會或者州政府了。這樣他的代表權就出現了一個變化,他就跟衆議員一樣,關心民生多過關心他的州權力了。這是第十憲法修正案所造成的一個不應該有的後果。

所以本來聯邦參議員是由州議會所選舉任命的,他們就得聽州議會的話。經過第十憲法修正案之後,就變成了一個民衆普選出的參議員,就造成後來發生了很多的衝突。比如說關於水的標準、空氣的標準,包括甚至開車系不繫安全帶等等這些事情,或者說槍支該怎麼用,怎麼配槍之類的,這些本來該州管的事情,變得聯邦政府制定出一些它的法規,或者通過一些法律,直接管到各州去了。而各州沒有辦法去抵抗聯邦法規和法律,這是其實是屬於民生的政策,變成由聯邦政府制定並輕易推展到各州去。

因此,這些參議員本來是保護各州的,他要爲各州權力說話,但是因爲他是民選的,他是數人頭選出來的,所以他只關心選票,迎合老百姓取得更多的選票,他只要滿足這些就行了,所以他就失去了原本賦予他的那份職責。

有弊端的《第十憲法修正案》是怎麼過關的?

美國基本沒人知道《第十憲法修正案》造成的問題,這就是憲法在這200多年過程中出現的這樣一個變遷,或者叫損壞。

那麼它是怎麼過關的呢?因爲當時給的理由聽上去很好,百姓自己選自己的參議員,手中的一票選出你的參議員。就用這種辦法去蠱惑人心,大家聽着很有道理,參議員由我來選多好。但是它卻破壞了國父當初對這個國家設計機制中的一種制約因素,這是老百姓想不到的。

所以今天各州的聯邦參議員,他基本上沒什麼必要到州議會去說什麼、幹什麼,因爲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假如沒有《第十憲法修正案》的話,如果參議員違背本州政府的利益,或者不保護州權力的話,州議會可以把他換掉,因爲你是我選出來的,你是我任命的。因此,往下走,美國要恢復國父們設計的憲法原則的話,《第十憲法修正案》就要把它廢掉。

(待續,敬請關注)

=======================================

保羅 .斯考森教授所出版的有關美國憲法和揭露美國共產主義的系列叢書,是當今美國關於這方面話題的權威著作,希望瞭解第一手資訊的懂英文的讀者朋友可以在這裏購買閱讀。

閱讀本文上篇:締造美國的故事(25): 制定法律的原則——直白易懂 人皆明白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