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欲以“中共之治”欲终结西方时代,但美国似乎应对棋高一着。图为川普和习近平。(AP)
中共欲以“中共之治”欲终结西方时代,但美国似乎应对棋高一着。图为川普和习近平。(AP)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5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上月底结束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一个所谓“中国之治”的概念,被指实为“中共之治”,由王沪宁一手为习近平设计。法媒认为,中共欲以“中共之治”欲终结西方时代,但美国似乎应对棋高一着,最近第一次明确区分中共和中国人民,令北京恼羞成怒。

10月31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闭幕并发表公报。在五千多字的四中全会公报中,“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及“坚持党指挥枪”等,不断重复“坚持”达55次。并强调其党一项重大战略任务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当天,中共新华社刊文提出公报关键语为“中国之治”,官媒纷纷造势宣传这一用语。

这次全会期间中共提出“中国之治”的说法,到底是什么?其核心企图是什么?

时事评论员程晓容在大纪元撰文指出,中共大力宣扬“中国之治”,是以“治国”之名强推党的领导,其实是“中共之治”的“主旋律”,世界都读懂了。四中全会公报里出现了50多次“坚持”,喉舌媒体解读了公报的数个关键词,这一番造势可概括为几句话:自相矛盾,自我吹嘘,罔顾事实。中共铁定要拒绝普世价值,继续与民为敌。

程晓容认为,中共党媒称,四中全会释放了“中国之治”的“最强信号”,事实恰恰相反。因为任何一个自信的政党,都不会如此行事。反复强调“坚持党的领导”和“毫不动摇”,正说明它摇摇欲坠,要坚持不住了,官心涣散,民心尽失。

香港畅销专栏作家陶杰在美国之音节目中说,所谓“中国之治”就是北京模式,相对的是华盛顿模式。这是在习近平上台之前北京的一些智库已经在酝酿的。他们总结西方民主议会的种种弊端,比如效率低,英国脱欧等等,加强了中共回归独裁的自信。

北京独立时评人士吴强说,“中国之治”的内涵首先是防御性的。习近平上台是危机执政的方式上台的,警告党内防止出现苏联式解体,现在主线上升为对党内的整肃。在全球范围内,对外他害怕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政论作家陈破空说,“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是中共掌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常委王沪宁编出的名词,来掩盖极左路线,实际就是要强化党领导一切,主要内容就是整党。”

王沪宁号称“三代国师”,历经中共红朝江、胡、习三代党魁,现为权势熏天的政治局常委,分管中共意识形态和宣传。

陈破空说,王沪宁和中宣部对“中国之治”做了很多含蓄解释,防范三个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和塔西拓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就是国家的中产阶级崛起会有民主要求,王沪宁的主张就是决不能让中国出现民主化运动或者要求。

陈破空说,修昔底德陷阱就是中国崛起会和传统大国有冲突,会有战争来决胜负,王沪宁的主张就是要拖住美国,但不要和美国对决,一对决就灭亡。塔西拓陷阱就是一个政权丧失信誉之后,做好事和坏事都会得到差评,因此领导人不要去天灾人祸现场,所以我们看到领导人从天灾人祸现场消失。这就是王沪宁的设计。

那么“中共之治”未来将如何?中共四中全会公报大谈“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表现上说是要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治理体系的制度化,这被认为是挂羊头卖狗肉,中国将再进入“文革”状态。

美国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共产党从来不遵守自己订的制度和法治,所谓的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其实是加强利用高科技、互联网、人脸识别等高科技进行监控,是开历史倒车。

北京文史学者张先生则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四中全会公报,归根结底是中共享各种方法巩固其统治权:“党领导一切,这就是四中全会的唯一议题,也是最重要的一项议题。党领导一切要进入以下几个领域,首先是党的自我治理,经济、教育、军事等等,基本上是全面奏响了一个重新进入“文革”状态的号角。”他认为未来当局在全国包括香港,都会采用已经取得成功的“新疆模式”进行管控。

中共打造习时代党国治理模式,不但对内,还暴露出推广至世界的野心。

中国学者邓聿文在《习近平的党国统治以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名号》一文指出,中共以国家治理现代化为名,要把建政以来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7年形成的一整套制度体系发展完善成一个成熟的制度模式,“即中国特色的国家治理和发展模式,并向世界推广,在这一过程中,中国的这套现代化的国家治理模式将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治理模式形成激烈竞争”。

美国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学者李恒青也对大纪元分析说,四中公报中“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这句话也反映了中共仍想把中共的治理模式面向世界,王沪宁将这种模式取名为“中国之治”,准备推广到其它国家。

法广报导认为,中共四中全会大谈“中国之治”欲终结西方时代,正式方案将不日推出。

但报导认为,美国似乎早有预案,美国副总统彭斯与蓬佩奥也在中共四中全会前后发表对华演说,无形中对准的是所谓的“中国之治”的核心内容:敌视普世价值,挑战美国,向世界推广党国治理模式。

其中蓬佩奥10月30日在纽约哈德逊研究所演讲的演讲直指,美国精英阶层过去一直幻想通过自由贸易,深度接触,使得中国一天比一天更加向世界开放,结果,美国发现的是一个越来越富有挑衅性的中国。法广认为,蓬佩奥演讲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很幸运,美国终于看清了中共!

蓬佩奥还说:“我们成全了中国的兴起,期待他们会变得更加自由。作为回应,中国共产党利用了我们的善意。现在,特朗普总统正面对着中国共产党对美国和我们的价值观抱有敌意的现实,我们同中国接触要基于其现状,而不是我们所希望的状况。”

法广特别提到,美方还第一次明确区分中共和中国人民,令北京恼羞成怒。蓬佩奥讲话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相当清晰地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区别开来,他说,美国一直非常珍视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今天的中共政权与中国人民并非一回事。

对此,北京当局震怒,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称,蓬佩奥区分中共与中国人民是“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挑拨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的关系”。但除了震怒,中共无计可施。

时事评论员程晓容表示,中共宣称要开辟“中国之治”新境界,“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个最大优势毫不动摇”。但“最大优势”不是当权者自己封的,应当由人民和行使“第四权”的媒体来决定。在自由社会,媒体和民情机构经常开展民意调查,对国家政策和政治领导人进行监督、提供反馈。然而,这一切在中国都是天方夜谭。中共封杀了所有的异议,它同时代表党、代表国家、代表人民。它为所欲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程晓容说,古代的贞观之治、文景之治,皆以民为本,以德治国。执政者与黎民百姓都应当重德行善、顺天应人,这是五千年文明古国留给后人的智慧大成。中共违背天理而行,以假、恶、暴治国,无法服众,徒增灾难。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