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欲以“中共之治”欲終結西方時代,但美國似乎應對棋高一着。圖爲川普和習近平。(AP)
中共欲以“中共之治”欲終結西方時代,但美國似乎應對棋高一着。圖爲川普和習近平。(AP)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5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上月底結束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一個所謂“中國之治”的概念,被指實爲“中共之治”,由王滬寧一手爲習近平設計。法媒認爲,中共欲以“中共之治”欲終結西方時代,但美國似乎應對棋高一着,最近第一次明確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令北京惱羞成怒。

10月31日,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閉幕併發表公報。在五千多字的四中全會公報中,“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公有製爲主體”及“堅持黨指揮槍”等,不斷重複“堅持”達55次。並強調其黨一項重大戰略任務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當天,中共新華社刊文提出公報關鍵語爲“中國之治”,官媒紛紛造勢宣傳這一用語。

這次全會期間中共提出“中國之治”的說法,到底是什麼?其核心企圖是什麼?

時事評論員程曉容在大紀元撰文指出,中共大力宣揚“中國之治”,是以“治國”之名強推黨的領導,其實是“中共之治”的“主旋律”,世界都讀懂了。四中全會公報裏出現了50多次“堅持”,喉舌媒體解讀了公報的數個關鍵詞,這一番造勢可概括爲幾句話:自相矛盾,自我吹噓,罔顧事實。中共鐵定要拒絕普世價值,繼續與民爲敵。

程曉容認爲,中共黨媒稱,四中全會釋放了“中國之治”的“最強信號”,事實恰恰相反。因爲任何一個自信的政黨,都不會如此行事。反覆強調“堅持黨的領導”和“毫不動搖”,正說明它搖搖欲墜,要堅持不住了,官心渙散,民心盡失。

香港暢銷專欄作家陶傑在美國之音節目中說,所謂“中國之治”就是北京模式,相對的是華盛頓模式。這是在習近平上臺之前北京的一些智庫已經在醞釀的。他們總結西方民主議會的種種弊端,比如效率低,英國脫歐等等,加強了中共迴歸獨裁的自信。

北京獨立時評人士吳強說,“中國之治”的內涵首先是防禦性的。習近平上臺是危機執政的方式上臺的,警告黨內防止出現蘇聯式解體,現在主線上升爲對黨內的整肅。在全球範圍內,對外他害怕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政論作家陳破空說,“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是中共掌管意識形態和宣傳的常委王滬寧編出的名詞,來掩蓋極左路線,實際就是要強化黨領導一切,主要內容就是整黨。”

王滬寧號稱“三代國師”,歷經中共紅朝江、胡、習三代黨魁,現爲權勢熏天的政治局常委,分管中共意識形態和宣傳。

陳破空說,王滬寧和中宣部對“中國之治”做了很多含蓄解釋,防範三個陷阱: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和塔西拓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就是國家的中產階級崛起會有民主要求,王滬寧的主張就是決不能讓中國出現民主化運動或者要求。

陳破空說,修昔底德陷阱就是中國崛起會和傳統大國有衝突,會有戰爭來決勝負,王滬寧的主張就是要拖住美國,但不要和美國對決,一對決就滅亡。塔西拓陷阱就是一個政權喪失信譽之後,做好事和壞事都會得到差評,因此領導人不要去天災人禍現場,所以我們看到領導人從天災人禍現場消失。這就是王滬寧的設計。

那麼“中共之治”未來將如何?中共四中全會公報大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表現上說是要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治理體系的制度化,這被認爲是掛羊頭賣狗肉,中國將再進入“文革”狀態。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共產黨從來不遵守自己訂的制度和法治,所謂的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其實是加強利用高科技、互聯網、人臉識別等高科技進行監控,是開歷史倒車。

北京文史學者張先生則對自由亞洲電臺說,四中全會公報,歸根結底是中共享各種方法鞏固其統治權:“黨領導一切,這就是四中全會的唯一議題,也是最重要的一項議題。黨領導一切要進入以下幾個領域,首先是黨的自我治理,經濟、教育、軍事等等,基本上是全面奏響了一個重新進入“文革”狀態的號角。”他認爲未來當局在全國包括香港,都會採用已經取得成功的“新疆模式”進行管控。

中共打造習時代黨國治理模式,不但對內,還暴露出推廣至世界的野心。

中國學者鄧聿文在《習近平的黨國統治以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名號》一文指出,中共以國家治理現代化爲名,要把建政以來尤其是習近平上臺以來7年形成的一整套制度體系發展完善成一個成熟的制度模式,“即中國特色的國家治理和發展模式,並向世界推廣,在這一過程中,中國的這套現代化的國家治理模式將同以美國爲代表的西方國家治理模式形成激烈競爭”。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也對大紀元分析說,四中公報中“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這句話也反映了中共仍想把中共的治理模式面向世界,王滬寧將這種模式取名爲“中國之治”,準備推廣到其它國家。

法廣報導認爲,中共四中全會大談“中國之治”欲終結西方時代,正式方案將不日推出。

但報導認爲,美國似乎早有預案,美國副總統彭斯與蓬佩奧也在中共四中全會前後發表對華演說,無形中對準的是所謂的“中國之治”的核心內容:敵視普世價值,挑戰美國,向世界推廣黨國治理模式。

其中蓬佩奧10月30日在紐約哈德遜研究所演講的演講直指,美國精英階層過去一直幻想通過自由貿易,深度接觸,使得中國一天比一天更加向世界開放,結果,美國發現的是一個越來越富有挑釁性的中國。法廣認爲,蓬佩奧演講給人的感覺似乎是,很幸運,美國終於看清了中共!

蓬佩奧還說:“我們成全了中國的興起,期待他們會變得更加自由。作爲迴應,中國共產黨利用了我們的善意。現在,特朗普總統正面對着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和我們的價值觀抱有敵意的現實,我們同中國接觸要基於其現狀,而不是我們所希望的狀況。”

法廣特別提到,美方還第一次明確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令北京惱羞成怒。蓬佩奧講話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相當清晰地把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別開來,他說,美國一直非常珍視與中國人民之間的友誼,今天的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並非一回事。

對此,北京當局震怒,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蓬佩奧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是“惡毒攻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挑撥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的關係”。但除了震怒,中共無計可施。

時事評論員程曉容表示,中共宣稱要開闢“中國之治”新境界,“要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個最大優勢毫不動搖”。但“最大優勢”不是當權者自己封的,應當由人民和行使“第四權”的媒體來決定。在自由社會,媒體和民情機構經常開展民意調查,對國家政策和政治領導人進行監督、提供反饋。然而,這一切在中國都是天方夜譚。中共封殺了所有的異議,它同時代表黨、代表國家、代表人民。它爲所欲爲,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程曉容說,古代的貞觀之治、文景之治,皆以民爲本,以德治國。執政者與黎民百姓都應當重德行善、順天應人,這是五千年文明古國留給後人的智慧大成。中共違背天理而行,以假、惡、暴治國,無法服衆,徒增災難。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