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信不信由你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6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我是生活在中国大陆西南地区的一位普通农村妇女,没有多少文化。年轻时身体还可以,自从坐月子不小心落下了风湿病,身体就越来越差,严重时手脚发麻,身上好像有很多虫子在爬。还有心脏病,吃药打针都不好使,一直被病痛折磨着。

有一年春节期间,在婆婆家看到有一本书叫《转法轮》,心想过年比较清闲,就拿过来看了。当时就感觉书里写的真好,越看越爱看,越看越想看。接着学会了五套功法,每天读书再加上炼功,身体的变化很大,走路轻飘飘的,干活也不觉得累。很快就发现手脚发麻的症状没有了,心脏病也好了,亲身的体验让我感觉到法轮功太神奇了。

自打修炼以后,可能是我的天目功能打开了,遇到的神奇事儿太多了。有些事儿不敢说,怕人不相信,就比如我老叔这件事儿吧。

我老叔得了肝癌,被医生判了死刑,只能在家等死。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对我老婶说:“给他读《转法轮》吧,如果他信,就还有希望。”反正是等死了,老婶就每天守在床前为老叔读《转法轮》,三天以后,老叔就能从床上坐起来了,然后就能自己看书了。因为效果很明显,老叔就坚持看书,不久病就好了。看着这活生生的事实,他们全家都信法轮功了。可是看到当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了,他的压力很大,不敢坚持,最后还是去世了。

半个月后,有一天我在地里干活,猛然间看见西南方向的天空中出现一个人,仔细一看是我老叔。老叔对我说:“请你告诉我家人,我虽然离开了,但没有遭罪,在地府呆了七天就出来了。”当时我点点头答应了。我心里明白,这是因为他相信法轮大法才有的福报,可是过后我也有点儿为难:该怎么跟他的家人说呢?

到了第三天,遇见了他的大儿媳妇,就对她说:“你公公没遭罪,已经去他该去的地方了。”然后我指着西北方向说:“老叔这三天一直在那呆着,但是有像雾一样的东西罩着,不过我能感觉到他是在那打坐。”

又过了几天,按照当地的习俗要“烧三七”,亲属们都到了他的墓地。不过我看到墓里什么都没有,老叔还在西北方向那里打坐,看着我们。老婶一边烧纸一边哭,我就用手指着老叔打坐的方向说:“您对着这个方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老叔都能听到。”过一会儿老叔就不见了。

还有我自己家里遇到的神奇事儿,说起来怕有一箩筐。

我跟我母亲的感情很好,有一天她生病了,我心里总是放不下,搞得我心神不宁,寝食难安。也许是师父为了点化我吧,有一天在打坐时,我看到了母亲前世是个修炼人,我儿子的前世是一条白龙,所以她们都支持我炼法轮功。看到这里,我放下了对亲情的执着,知道每个人的人生道路其实都是安排好的。

有一次打坐时,我看到丈夫的前世是一位历史名人。因为他的根基好,《转法轮》只看了一半就不能吃肉了,还看到书上的每一个字都是佛。2014年过年期间,丈夫的脚后跟骨折,医生要给他做手术,说要给骨折处下钢板固定,丈夫不同意,于是找到附近的一家中医门诊,大夫看完X光片子说,不用手术,吃药养三、四个月就好了。后来吃了两个月中药,脚还是肿,又去拍了个片子,不但没有好转,还错位了。

我外甥女是学医的,建议我丈夫赶紧做手术,说如果发炎了后果不堪设想。我对丈夫说,现在你是相信法轮大法,还是去医院做手术,他说相信大法。第二天早起就开始看《转法轮》,看到第三天,他就把双拐扔了,然后高兴的走到我跟前,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我诧异的问:“你怎么不拄拐了呢?”他说拿拐感到累,扔了反而轻松了。这不是奇迹吗!?

我女儿上初中时就是团员,在我的引导下她退了团。上高中时全班都是团员,老师让她重新入团,她就是不入。上大学时,老师让她入党,女儿对老师说“我不是团员”,自然就不能入党了。女儿大学毕业后被招聘到铁路系统工作,成了一名在编的正式职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是需要花钱才能办到的,可我们没花一分钱就得到了,这不也是福报吗!?

因丈夫外出打工,女儿有了工作,我也不能在家里闲着,于是就到城里当保姆。我护理的是一位九十九岁的老阿姨,她的腿摔坏了,坐在轮椅上,大小便不能自理。她有三个女儿,但只有我和老人住在一起。我的工作就是做饭、洗衣服,其它的不用管。但我除了约定的事情外,只要她有需求,我就尽量满足她。她有满口假牙,每顿饭后都要刷,我每次都用温水将其刷干净,晚上我还用热水给她洗脚。

有一天,老阿姨对我说:“你是不是有功能呀,你看我的脚本来是肿的,现在已经消肿了,你刷完的牙我带上可舒服了。”我说:“阿姨,那不是我的功劳,那是你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了,你要谢谢我们师父。”她还说:“你没来的时候,我总能看见有一个老太太龇着牙和一个穿旗袍的女人,每天都在我跟前扭来扭去的,可吓人了。自从你来了,她们就看不见了。”我没敢跟她说什么,但我知道因为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的法身看着,一切不好的阴性的东西在我身边都呆不住。

后来保姆不做了,我就到菜市场去卖菜。有一天,相邻摊位的大姐说她牙疼,饭都吃不了。我就对她说:“我姐夫是党员、大队干部、退伍军人,一提法轮功他就摇头。有一次,姐夫牙疼了半个多月,怎么治都不好,有人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面还是说不信。到牙疼的实在没办法了,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念了两个多小时,不那么疼了。继续念,真的就好了。一直到现在,牙就再也没疼过。”

大姐听了高兴地说:“怎么念?你也教教我。”我就一字一句的教她。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时,大姐告诉我,她的牙不疼了。她向我道谢,说我是个好人。我说:“别谢我,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的。”

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是最高科学,有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在精进实修中体验到了数不清的神迹,这些神迹都是现代科学解释不了,但科学解释不了的不代表就不存在,更不能说是迷信。

责任编辑:靳同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