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信不信由你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6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我是生活在中國大陸西南地區的一位普通農村婦女,沒有多少文化。年輕時身體還可以,自從坐月子不小心落下了風溼病,身體就越來越差,嚴重時手腳發麻,身上好像有很多蟲子在爬。還有心臟病,吃藥打針都不好使,一直被病痛折磨着。

有一年春節期間,在婆婆家看到有一本書叫《轉法輪》,心想過年比較清閒,就拿過來看了。當時就感覺書裏寫的真好,越看越愛看,越看越想看。接着學會了五套功法,每天讀書再加上煉功,身體的變化很大,走路輕飄飄的,幹活也不覺得累。很快就發現手腳發麻的症狀沒有了,心臟病也好了,親身的體驗讓我感覺到法輪功太神奇了。

自打修煉以後,可能是我的天目功能打開了,遇到的神奇事兒太多了。有些事兒不敢說,怕人不相信,就比如我老叔這件事兒吧。

我老叔得了肝癌,被醫生判了死刑,只能在家等死。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對我老嬸說:“給他讀《轉法輪》吧,如果他信,就還有希望。”反正是等死了,老嬸就每天守在牀前爲老叔讀《轉法輪》,三天以後,老叔就能從牀上坐起來了,然後就能自己看書了。因爲效果很明顯,老叔就堅持看書,不久病就好了。看着這活生生的事實,他們全家都信法輪功了。可是看到當地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抓了,他的壓力很大,不敢堅持,最後還是去世了。

半個月後,有一天我在地裏幹活,猛然間看見西南方向的天空中出現一個人,仔細一看是我老叔。老叔對我說:“請你告訴我家人,我雖然離開了,但沒有遭罪,在地府呆了七天就出來了。”當時我點點頭答應了。我心裏明白,這是因爲他相信法輪大法纔有的福報,可是過後我也有點兒爲難:該怎麼跟他的家人說呢?

到了第三天,遇見了他的大兒媳婦,就對她說:“你公公沒遭罪,已經去他該去的地方了。”然後我指着西北方向說:“老叔這三天一直在那呆着,但是有像霧一樣的東西罩着,不過我能感覺到他是在那打坐。”

又過了幾天,按照當地的習俗要“燒三七”,親屬們都到了他的墓地。不過我看到墓裏什麼都沒有,老叔還在西北方向那裏打坐,看着我們。老嬸一邊燒紙一邊哭,我就用手指着老叔打坐的方向說:“您對着這個方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我老叔都能聽到。”過一會兒老叔就不見了。

還有我自己家裏遇到的神奇事兒,說起來怕有一籮筐。

我跟我母親的感情很好,有一天她生病了,我心裏總是放不下,搞得我心神不寧,寢食難安。也許是師父爲了點化我吧,有一天在打坐時,我看到了母親前世是個修煉人,我兒子的前世是一條白龍,所以她們都支持我煉法輪功。看到這裏,我放下了對親情的執着,知道每個人的人生道路其實都是安排好的。

有一次打坐時,我看到丈夫的前世是一位歷史名人。因爲他的根基好,《轉法輪》只看了一半就不能吃肉了,還看到書上的每一個字都是佛。2014年過年期間,丈夫的腳後跟骨折,醫生要給他做手術,說要給骨折處下鋼板固定,丈夫不同意,於是找到附近的一家中醫門診,大夫看完X光片子說,不用手術,吃藥養三、四個月就好了。後來吃了兩個月中藥,腳還是腫,又去拍了個片子,不但沒有好轉,還錯位了。

我外甥女是學醫的,建議我丈夫趕緊做手術,說如果發炎了後果不堪設想。我對丈夫說,現在你是相信法輪大法,還是去醫院做手術,他說相信大法。第二天早起就開始看《轉法輪》,看到第三天,他就把雙柺扔了,然後高興的走到我跟前,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我詫異的問:“你怎麼不拄拐了呢?”他說拿拐感到累,扔了反而輕鬆了。這不是奇蹟嗎!?

我女兒上初中時就是團員,在我的引導下她退了團。上高中時全班都是團員,老師讓她重新入團,她就是不入。上大學時,老師讓她入黨,女兒對老師說“我不是團員”,自然就不能入黨了。女兒大學畢業後被招聘到鐵路系統工作,成了一名在編的正式職工,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這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是需要花錢才能辦到的,可我們沒花一分錢就得到了,這不也是福報嗎!?

因丈夫外出打工,女兒有了工作,我也不能在家裏閒着,於是就到城裏當保姆。我護理的是一位九十九歲的老阿姨,她的腿摔壞了,坐在輪椅上,大小便不能自理。她有三個女兒,但只有我和老人住在一起。我的工作就是做飯、洗衣服,其它的不用管。但我除了約定的事情外,只要她有需求,我就儘量滿足她。她有滿口假牙,每頓飯後都要刷,我每次都用溫水將其刷乾淨,晚上我還用熱水給她洗腳。

有一天,老阿姨對我說:“你是不是有功能呀,你看我的腳本來是腫的,現在已經消腫了,你刷完的牙我帶上可舒服了。”我說:“阿姨,那不是我的功勞,那是你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了,你要謝謝我們師父。”她還說:“你沒來的時候,我總能看見有一個老太太齜着牙和一個穿旗袍的女人,每天都在我跟前扭來扭去的,可嚇人了。自從你來了,她們就看不見了。”我沒敢跟她說什麼,但我知道因爲我是修大法的,有師父的法身看着,一切不好的陰性的東西在我身邊都呆不住。

後來保姆不做了,我就到菜市場去賣菜。有一天,相鄰攤位的大姐說她牙疼,飯都吃不了。我就對她說:“我姐夫是黨員、大隊幹部、退伍軍人,一提法輪功他就搖頭。有一次,姐夫牙疼了半個多月,怎麼治都不好,有人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當面還是說不信。到牙疼的實在沒辦法了,就在心裏默唸‘法輪大法好’。唸了兩個多小時,不那麼疼了。繼續念,真的就好了。一直到現在,牙就再也沒疼過。”

大姐聽了高興地說:“怎麼念?你也教教我。”我就一字一句的教她。到了下午三點多鐘時,大姐告訴我,她的牙不疼了。她向我道謝,說我是個好人。我說:“別謝我,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教我這樣做的。”

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是最高科學,有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在精進實修中體驗到了數不清的神蹟,這些神蹟都是現代科學解釋不了,但科學解釋不了的不代表就不存在,更不能說是迷信。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