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德文尼什岛。(图片:Wikimedia Commons/Jule_Berlin,cc-by-sa 2.0)
德文尼什岛。(图片:Wikimedia Commons/Jule_Berlin,cc-by-sa 2.0)

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三)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6日】(本台记者李靜柔综合编译)英伦宝岛充满著浪漫风情、典雅气质。这里有最美的乡村、原始的高地、秀丽的岛屿、古朴的城堡……这里文化底蕴深厚,人文资源丰富;这里也是世界艺术和时尚的先锋。

然而随着英国脱欧的步履维艰,人们渐渐忽视那些壮观秀丽,曾经使人流年往返的经典游览胜地。《卫报》由此邀请50位英国作家重温他们心中的宝藏之地,以及最爱之旅,共同领略英伦魅力。

斯普林特河 坎布里亚郡

在密林深处优雅的倾斜瀑布的边缘,作家凯伦 劳埃德(Karen Lloyd)最喜欢的徒步小径是经过坎布里亚郡(Cumbria)斯普林特河(River Sprint)的岩石岬角,宛若登上维多利亚的观景台。这里是驻足观赏英格兰最短河流顺流而下之地。

 坎布里亚郡的斯普林特河。(图片:geograph/ mauldy)
坎布里亚郡的斯普林特河。(图片:geograph/ mauldy)

这条小路沿着古老的磨坊通道延伸,然后经过一片空地,那里河流蜿蜒曲折,荒野与花园融为一体。这里保留着经过修复的历史建筑-斯普林特磨坊(Sprint Mill)。置身其间,使人暂离繁琐的日常生活,稍作休息,身心放松。享受着黑鸟在丛林下冲浪,在水里翻腾的欢乐。越过草地,卷毛狗叫声不绝于耳。

城市博物馆 利兹

始建于1819年,旨在为城市的工业工人提供教育,后来改为利兹城市博物馆(Leeds City Museum),如今成了数百个社区活动的中心。无论是花几个小时研究利兹木乃伊展览,或者想在午休时间发现一些新事物,都可以在这个新奇的地方实现。

博物馆的服务包罗万象,甚至还有新鲜蛋糕。博物馆还是利兹的夏季游行的起点站。

邓杰内斯 肯特郡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社区项目地图Far closer的创始人赫哲尔 谢菲尔德(Hazel Sheffield)第一次参观邓杰内斯(Dungeness),这个地处英吉利海峡外、靠近肯特郡和东苏塞克斯郡边界的瓦状岬角,湛蓝的天空相映平坦的地面上,使这个地方更加奇特。

 电影导演德里克 贾曼生前在邓杰内斯的故居。(图片:geograph/ Ron Strutt)
电影导演德里克 贾曼生前在邓杰内斯的故居。(图片:geograph/ Ron Strutt)

散布的住宅屋中包括几座低矮破落的木棚屋。已故电影导演德里克 贾曼(Derek Jarman)设计的著名带状花园(Shingle Garden)保留了野生罂粟和紫色缬草的独特组合。在一个分布在三个花园棚屋中的小型美术馆中,赫哲尔大声朗读著一个标语,上面写着,“邓杰内斯并不荒凉”。附近的花园里仿佛也回荡着空灵的声音,“别称它暗淡!” 因此它并非荒凉地,而是英国最接近蛮荒的西部的区域。

乔治旅馆 伦敦

多年来,当旅游作家诺 萨罗-维瓦(Noo Saro-Wiwa)到伦敦南华克(Southwark)地区时,总会在乔治旅馆(The George Inn)驻足小酌一杯。

 始建于1677年的乔治旅馆。(图片:geograph/ Colin Smith)
始建于1677年的乔治旅馆。(图片:geograph/ Colin Smith)

它是建于1677年的标牌客栈,属于国家一级的建筑(属于国家信托),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存在的伦敦画廊酒吧。查尔斯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曾在这里饮酒,也许是在议会酒吧里1797年的大钟下。在一个日益现代化的地区,酒吧是一个令人舒心的稳定场所。仰头可见碎片大厦和盖斯医院(Shard and Guy’s Hospital)的塔楼,但在温暖舒适的壁炉旁,置身于昏暗的木框墙壁和“摇摇欲坠”的横梁天花板中,让人感觉又回到了伦敦的旧时代。

布里德波特 多塞特郡

布里德波特(Bridport)位于多塞特郡(Dorset)的侏罗纪海岸,曾经是国家绳网制造中心,周围的波特艾加顿(Eggardon)山是一个铁器时代的山堡,能俯瞰海滨小镇壮观景色。 另一座克迈尔(colmer)山上的苏格兰松树是纪念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献身的烈士。

布里奇波特现在是作家和艺术家的聚集地,是托马斯 哈代(Thomas Hardy)的《卡斯特桥市长》(the Mayor of Casterbridge)中布莱迪港(Port Bredy)的灵感来源,也是奥古斯都 约翰(Augustus John)、保罗 纳什(Paul Nash)和爱德华 拉维里乌斯(Edward Ravilious)等艺术家们的作品中多塞特海岸和风景的反映。

这里每年都有庆祝农业、艺术、红酒、电影、民俗、食品、文学和帽子等的节日。生活的节奏缓和,让每个人都有时间闲逛,讨论当天的事情和明天的天气。

塔夫河 南威尔士

从表面上看,河流的源头仅仅是地表生命的开始; 是人类赋予了它浪漫色彩。塔夫河(River Taff)源于南威尔士佩尼范峰(Pen Y Fan)的峰顶。

 塔夫河局部。(图片:Wikimedia Commons/ Roger Cornfoot)
塔夫河局部。(图片:Wikimedia Commons/ Roger Cornfoot)

《老人与沙鳗》( The Old Man and the Sand Eel)的作者威尔 米勒德(Will Millard)的故事一部分是从塔夫河开始的,因而这小小的源头对他来说是一个静心反思的重要地方。这里是他的第一本书和BBC的系列节目的创作之源。威尔在那里钓到了他的第一条鲑鱼,并找到了自己的爱人。“如果你伸展指尖,就可以感觉到河水从山上滴了下来。那是我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对她的表白,我单膝跪地等着,直到她在水源地长满青苔的凹地中找到了那枚戒指。

岩石山岭 峰区

从陶瓷区(The Potteries)和曼彻斯特(Manchester)出发,一个小时的车程,峰区(Peak District)岩石山岭(The Roaches)那高耸出地面的砂石就近在咫尺,这天然的宝石杂乱无序的排列着。它们和附近同样壮观的露头云宛若磁铁,吸引着登山者和步行者观光。

游隼和在地面筑巢的鸟类每年春天都会回来; 每年八月,周围的沼泽地上遍布着紫色的石南花地毯,这里一年四季都可以欣赏英格兰中心的壮丽景色。

 唐 惠兰斯纪念小屋。(图片:flickr/Steve Hicks)
唐 惠兰斯纪念小屋。(图片:flickr/Steve Hicks)

窑洞改建成的当今登山者唐 惠兰斯(Don Whillans)纪念小屋的是值得一看的景观。英国登山协会的成员可以在此留宿,把它作为依偎在岩石中的登山的基地。

斯隆酒吧餐厅 格拉斯哥

三层楼高的斯隆(Sloans)酒吧兼餐厅始于1797年,是喧嚣都市中的瑰宝,深色木质装饰令人倍感舒适惬意,是格拉斯哥(Glascow) 最古老的酒吧餐厅。当地的风云人物经常光顾这里,在美妙绝伦的地方,可以消磨时间,放松心情,调节纷乱,理清头绪,还可以研讨政坛风云。

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期间,政治评论员阿耶莎 哈扎里卡(Ayesha Hazarika)在这里度过了几个晚上。但她最美好的回忆是在平安夜来到这里。阿耶莎在格拉斯哥长大,她的家人仍然住在那里。“和往常一样,我总是在最后一分钟才慌忙买礼物,而能在此聚会昔日同窗则成为了一个很好的节日传统。他们还会做一道很棒的名曰卡伦斯金克(Cullen Skink)汤,这是一种由熏鳕鱼、土豆和洋葱做成的浓汤。”

圣费根国家历史博物馆  卡迪夫

艺术家肖恩 爱德华(Sean Edwards)直到成年后才去圣费根(St. Fagan)国家历史博物馆,因为儿时家里没有车。

这是英国第一个露天博物馆,40多座建筑从原址搬迁,在博物馆的地面上一砖一瓦地重建。它拥有不同时期的威尔士建筑,包括一栋长房子、一个不拘一格的教堂、一个工人学院和19世纪的工人小屋。肖恩是2017-18年的常驻艺术家,在一个雾蒙蒙的清晨来到这里,感觉就像进入了时间隧道。“我们现在经常去参观,原来的地方有一个农场,我女儿喜欢看小猪。由于公共资助,它仍然对所有人免费开放。”

德文尼什 弗马纳郡

弗马纳郡(County Fermanagh)德文尼什(Devenish)没有高耸的悬崖峭壁,也没有陡峭的斜坡,北爱尔兰的湖区看似缺乏戏剧性,而取而代之的是这里宁静的美景和一段奇特而有共鸣的历史。

 德文尼什岛。(图片:Wikimedia Commons/Jule_Berlin)
德文尼什岛。(图片:Wikimedia Commons/Jule_Berlin)

下厄恩湖(Lough Erne)和上厄恩湖的双湖曾经是许多修道院的所在地,分散在它们数以百计的小岛上。但如今除了一座建于12世纪的圆塔建筑的废墟和一个雕刻精美的中世纪石制十字架,其他建筑都不复存在了。《卫报》资深新闻记者埃斯特 阿德雷(Esther Addley)感叹,“圣人早已远去,但德文尼什湖区的景物有力的见证着他们的存在”。

相关文章: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二)

画意英国: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宝藏之地和最爱之旅(一)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编译综合,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袁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