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德文尼什島。(圖片:Wikimedia Commons/Jule_Berlin,cc-by-sa 2.0)
德文尼什島。(圖片:Wikimedia Commons/Jule_Berlin,cc-by-sa 2.0)

畫意英國: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寶藏之地和最愛之旅(三)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6日】(本台記者李靜柔綜合編譯)英倫寶島充滿著浪漫風情、典雅氣質。這裏有最美的鄉村、原始的高地、秀麗的島嶼、古樸的城堡……這裏文化底蘊深厚,人文資源豐富;這裏也是世界藝術和時尚的先鋒。

然而隨着英國脫歐的步履維艱,人們漸漸忽視那些壯觀秀麗,曾經使人流年往返的經典遊覽勝地。《衛報》由此邀請50位英國作家重溫他們心中的寶藏之地,以及最愛之旅,共同領略英倫魅力

斯普林特河 坎布里亞郡

在密林深處優雅的傾斜瀑布的邊緣,作家凱倫 勞埃德(Karen Lloyd)最喜歡的徒步小徑是經過坎布里亞郡(Cumbria)斯普林特河(River Sprint)的岩石岬角,宛若登上維多利亞的觀景臺。這裏是駐足觀賞英格蘭最短河流順流而下之地。

 坎布里亞郡的斯普林特河。(圖片:geograph/ mauldy)
坎布里亞郡的斯普林特河。(圖片:geograph/ mauldy)

這條小路沿着古老的磨坊通道延伸,然後經過一片空地,那裏河流蜿蜒曲折,荒野與花園融爲一體。這裏保留着經過修復的歷史建築-斯普林特磨坊(Sprint Mill)。置身其間,使人暫離繁瑣的日常生活,稍作休息,身心放鬆。享受着黑鳥在叢林下衝浪,在水裏翻騰的歡樂。越過草地,捲毛狗叫聲不絕於耳。

城市博物館 利茲

始建於1819年,旨在爲城市的工業工人提供教育,後來改爲利茲城市博物館(Leeds City Museum),如今成了數百個社區活動的中心。無論是花幾個小時研究利茲木乃伊展覽,或者想在午休時間發現一些新事物,都可以在這個新奇的地方實現。

博物館的服務包羅萬象,甚至還有新鮮蛋糕。博物館還是利茲的夏季遊行的起點站。

鄧傑內斯 肯特郡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社區項目地圖Far closer的創始人赫哲爾 謝菲爾德(Hazel Sheffield)第一次參觀鄧傑內斯(Dungeness),這個地處英吉利海峽外、靠近肯特郡和東蘇塞克斯郡邊界的瓦狀岬角,湛藍的天空相映平坦的地面上,使這個地方更加奇特。

 電影導演德里克 賈曼生前在鄧傑內斯的故居。(圖片:geograph/ Ron Strutt)
電影導演德里克 賈曼生前在鄧傑內斯的故居。(圖片:geograph/ Ron Strutt)

散佈的住宅屋中包括幾座低矮破落的木棚屋。已故電影導演德里克 賈曼(Derek Jarman)設計的著名帶狀花園(Shingle Garden)保留了野生罌粟和紫色纈草的獨特組合。在一個分佈在三個花園棚屋中的小型美術館中,赫哲爾大聲朗讀著一個標語,上面寫着,“鄧傑內斯並不荒涼”。附近的花園裏彷彿也迴盪着空靈的聲音,“別稱它暗淡!” 因此它並非荒涼地,而是英國最接近蠻荒的西部的區域。

喬治旅館 倫敦

多年來,當旅遊作家諾 薩羅-維瓦(Noo Saro-Wiwa)到倫敦南華克(Southwark)地區時,總會在喬治旅館(The George Inn)駐足小酌一杯。

 始建於1677年的喬治旅館。(圖片:geograph/ Colin Smith)
始建於1677年的喬治旅館。(圖片:geograph/ Colin Smith)

它是建於1677年的標牌客棧,屬於國家一級的建築(屬於國家信託),也是迄今爲止唯一存在的倫敦畫廊酒吧。查爾斯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曾在這裏飲酒,也許是在議會酒吧裏1797年的大鐘下。在一個日益現代化的地區,酒吧是一個令人舒心的穩定場所。仰頭可見碎片大廈和蓋斯醫院(Shard and Guy’s Hospital)的塔樓,但在溫暖舒適的壁爐旁,置身於昏暗的木框牆壁和“搖搖欲墜”的橫樑天花板中,讓人感覺又回到了倫敦的舊時代。

布里德波特 多塞特郡

布里德波特(Bridport)位於多塞特郡(Dorset)的侏羅紀海岸,曾經是國家繩網製造中心,周圍的波特艾加頓(Eggardon)山是一個鐵器時代的山堡,能俯瞰海濱小鎮壯觀景色。 另一座克邁爾(colmer)山上的蘇格蘭松樹是紀念爲第一次世界大戰獻身的烈士。

布里奇波特現在是作家和藝術家的聚集地,是托馬斯 哈代(Thomas Hardy)的《卡斯特橋市長》(the Mayor of Casterbridge)中布萊迪港(Port Bredy)的靈感來源,也是奧古斯都 約翰(Augustus John)、保羅 納什(Paul Nash)和愛德華 拉維裏烏斯(Edward Ravilious)等藝術家們的作品中多塞特海岸和風景的反映。

這裏每年都有慶祝農業、藝術、紅酒、電影、民俗、食品、文學和帽子等的節日。生活的節奏緩和,讓每個人都有時間閒逛,討論當天的事情和明天的天氣。

塔夫河 南威爾士

從表面上看,河流的源頭僅僅是地表生命的開始; 是人類賦予了它浪漫色彩。塔夫河(River Taff)源於南威爾士佩尼範峯(Pen Y Fan)的峯頂。

 塔夫河局部。(圖片:Wikimedia Commons/ Roger Cornfoot)
塔夫河局部。(圖片:Wikimedia Commons/ Roger Cornfoot)

《老人與沙鰻》( The Old Man and the Sand Eel)的作者威爾 米勒德(Will Millard)的故事一部分是從塔夫河開始的,因而這小小的源頭對他來說是一個靜心反思的重要地方。這裏是他的第一本書和BBC的系列節目的創作之源。威爾在那裏釣到了他的第一條鮭魚,並找到了自己的愛人。“如果你伸展指尖,就可以感覺到河水從山上滴了下來。那是我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對她的表白,我單膝跪地等着,直到她在水源地長滿青苔的凹地中找到了那枚戒指。

岩石山嶺 峯區

從陶瓷區(The Potteries)和曼徹斯特(Manchester)出發,一個小時的車程,峯區(Peak District)岩石山嶺(The Roaches)那高聳出地面的砂石就近在咫尺,這天然的寶石雜亂無序的排列着。它們和附近同樣壯觀的露頭雲宛若磁鐵,吸引着登山者和步行者觀光。

遊隼和在地面築巢的鳥類每年春天都會回來; 每年八月,周圍的沼澤地上遍佈着紫色的石南花地毯,這裏一年四季都可以欣賞英格蘭中心的壯麗景色。

 唐 惠蘭斯紀念小屋。(圖片:flickr/Steve Hicks)
唐 惠蘭斯紀念小屋。(圖片:flickr/Steve Hicks)

窯洞改建成的當今登山者唐 惠蘭斯(Don Whillans)紀念小屋的是值得一看的景觀。英國登山協會的成員可以在此留宿,把它作爲依偎在岩石中的登山的基地。

斯隆酒吧餐廳 格拉斯哥

三層樓高的斯隆(Sloans)酒吧兼餐廳始於1797年,是喧囂都市中的瑰寶,深色木質裝飾令人倍感舒適愜意,是格拉斯哥(Glascow) 最古老的酒吧餐廳。當地的風雲人物經常光顧這裏,在美妙絕倫的地方,可以消磨時間,放鬆心情,調節紛亂,理清頭緒,還可以研討政壇風雲。

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期間,政治評論員阿耶莎 哈扎裏卡(Ayesha Hazarika)在這裏度過了幾個晚上。但她最美好的回憶是在平安夜來到這裏。阿耶莎在格拉斯哥長大,她的家人仍然住在那裏。“和往常一樣,我總是在最後一分鐘才慌忙買禮物,而能在此聚會昔日同窗則成爲了一個很好的節日傳統。他們還會做一道很棒的名曰卡倫斯金克(Cullen Skink)湯,這是一種由薰鱈魚、土豆和洋蔥做成的濃湯。”

聖費根國家歷史博物館  卡迪夫

藝術家肖恩 愛德華(Sean Edwards)直到成年後纔去聖費根(St. Fagan)國家歷史博物館,因爲兒時家裏沒有車。

這是英國第一個露天博物館,40多座建築從原址搬遷,在博物館的地面上一磚一瓦地重建。它擁有不同時期的威爾士建築,包括一棟長房子、一個不拘一格的教堂、一個工人學院和19世紀的工人小屋。肖恩是2017-18年的常駐藝術家,在一個霧濛濛的清晨來到這裏,感覺就像進入了時間隧道。“我們現在經常去參觀,原來的地方有一個農場,我女兒喜歡看小豬。由於公共資助,它仍然對所有人免費開放。”

德文尼什 弗馬納郡

弗馬納郡(County Fermanagh)德文尼什(Devenish)沒有高聳的懸崖峭壁,也沒有陡峭的斜坡,北愛爾蘭的湖區看似缺乏戲劇性,而取而代之的是這裏寧靜的美景和一段奇特而有共鳴的歷史。

 德文尼什島。(圖片:Wikimedia Commons/Jule_Berlin)
德文尼什島。(圖片:Wikimedia Commons/Jule_Berlin)

下厄恩湖(Lough Erne)和上厄恩湖的雙湖曾經是許多修道院的所在地,分散在它們數以百計的小島上。但如今除了一座建於12世紀的圓塔建築的廢墟和一個雕刻精美的中世紀石制十字架,其他建築都不復存在了。《衛報》資深新聞記者埃斯特 阿德雷(Esther Addley)感嘆,“聖人早已遠去,但德文尼什湖區的景物有力的見證着他們的存在”。

相關文章:畫意英國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寶藏之地和最愛之旅(二)

畫意英國五十位作家心中的寶藏之地和最愛之旅(一)

(本文由希望之聲編輯編譯綜合,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袁心怡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