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9月30日,習近平率衆到毛澤東紀念堂祭拜。(視頻截圖)
9月30日,習近平率衆到毛澤東紀念堂祭拜。(視頻截圖)

中國觀察:習近平啓血色之旅?四中全會“決定”釋不祥信號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7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拖延一年多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上月底終於神祕開完,結束當天還出了人命——原本應參會的中央候補委員、重慶第三把手任學鋒離奇死亡,至今權鬥傳聞未散。在這種不吉利的陰雲之下,11月5日,中共四中全會已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本文簡稱《決定》)全文發佈。當中1.8萬字的套話、大話、空話、假話不在話下,但爲了透視這個綁架中國十幾億人的政權,外界也只能硬着頭皮來保持關注,《決定》當中被認爲同樣散發出不祥信息。

11月5日,中共官媒新華社受權發佈了《決定》,習近平所作的相關《說明》也一併公佈。

該《決定》共十五項內容,強調必須堅持中共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黨的科學理論,保持政治穩定”。

時事評論人士張傑在自媒體上表示,四中全會一拖再拖,實在拖不下去才說10月召開,但又不說哪天開,直到10月28日才偷偷摸摸的開了四天,然後作出一個有關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決定。透過這個決定,還是可以捕捉一些信息。他說習近平想幹一件大事,就是想給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劃上一個句號。

他認爲,剛公佈的四中全會《決定》透露出不祥信息,“中國之治”開啓血色之旅。

美國之音刊文表示,該《決定》是“習近平當局再度對中國公衆宣示中共對中國社會方方面面的絕對控制”。尤其引人關注的是,《決定》在“完善社會治安防控體系”部分提出,要“提高社會治安立體化、法治化、專業化、智能化水平”。這是一個令人不安的信號,意味着中共將進一步加強中共維護政治和社會控制的能力。

就在四中全會落幕的隔天之後,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首次在公安會議上強調“公安姓黨”。時事評論人士程曉容認爲,中共向公安系統訓話,透露了它的嚴重危機感,預示着更嚴厲的管控和打壓。

中共四中全會《會議公報》曾提出,“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而《決定》在此之外,還明確提出:“健全中央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特別行政區行使全面管治權的制度。”其中包括:“完善中央對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免制度和機制,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度”,“健全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對中央政府負責的制度”等。

11月4日,香港民衆民主抗爭運動爆發後,習近平首次在上海會見了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對她的“高度信任”;11月6日,林鄭月娥又首次在北京與中共副總理韓正公開會面。主管港澳事務的韓正力挺林鄭和港警“往前進”。而香港11月前4天就拘捕了325人,年齡介於14至54歲。

《新唐人》報導認爲,韓正對香港抗爭運動的言論比習近平還更進一步的“狠”,明確釋放將對香港民主抗議活動進一步暴力鎮壓的信號。

《看中國》”天均政經”評論認爲,中共十九大四中全會“決定”全文與此前的四中全會公報內容一樣,黨八股的泛泛而談離不開強調中共的“絕對權威”地位,再加上近期持續不斷的香港“反送中”而引起高度重視的港澳事務工作。志在全面集權的習近平不可能在中南海權鬥中完全放棄極爲重要的港澳事務權力。

文章說,在四中全會召開前,習近平已經面臨着諸多的嚴峻挑戰,其中以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和中國經濟全面下滑等問題最爲迫在眉睫。而在四面楚歌的情況下,身爲中共軍委主席的習近平自然會緊盯“油水豐厚”的港澳事務。如果能夠真正掌控港澳事務權力,那麼習近平不僅可以握有大量經濟資源,還可以穩定軍心並打擊黨內的政治對手。

文章還說,縱觀中共四中全會公報與“決定”全文,基本上在反覆着重強調的是中共全方位的“絕對權威”地位,無論政治體制、經濟、文化、社會、生態和軍隊等,都必須完全服從中共的領導。這個看似老生常談的“黨八股”文字,在這次“務虛”的四中全會公報與“決定”中顯得有些格外刺眼,恰恰反映出中南海權斗的激烈程度,習近平需要藉此來樹立他的“絕對權威”地位。

時評人士王赫文章評論認爲,四中會議《公報》和《決定》四平八穩,顯得四中全會風平浪靜,但會議期間重慶第三號人物任學鋒的離奇死亡,以及劉雲山、李長春、劉奇葆的家人被抓傳言等等,都使這個推遲了一年多的全會漏出一絲血腥,重重黑幕仍遮不住會議中的刀光劍影。

評論認爲,習這次之能過關,很大程度上屬於僥倖。主要因爲習以“亡黨”相要挾,以“保黨”爲旗幟,以“加強的黨領導”、“黨領導一切”爲手段,將會議主題確定爲“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掌控了話語權和全會主導權。

但是,文章認爲這次僥倖過關對習來說並非好事。習在明處,反習勢力在暗處。反習勢力越深謀遠慮,越着眼於一擊必得,對習的威脅就越大。另外,習固然可以打“保黨”的旗幟,但黨是習能保得住的嗎?貿易戰開打與中美走向全面對抗,中國經濟加速下墜和香港危局,這三大難題,也可以說是三大死題,只要固守中共體制、中共既定政策,就是無解的了,習再大本事也也解決不了,任誰也解決不了。故此,四中全會之後,習的危機更加深重了。

大紀元引述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爲,從這個決定稿和當日習近平的說明稿中可見,中共發佈的這些內容,主要是在應對未來的風險挑戰。習現在採用的應對方式,仍然是堅持“黨的領導”。隨着中共越來越接近垮臺,中央集權會越來越盛行,這也是必然的規律。中共自以爲這樣就可以統一全黨,避過大劫,但實際是逃脫不了最終垮臺的天律。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