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江天勇律師。(網絡圖片)
江天勇律師。(網絡圖片)

江天勇遭全天候監控 與跟蹤偷拍的國保發生激烈爭執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7日】(本台記者田溪採訪報導)709律師江天勇自今年2月出獄以來,一直受到河南當局派人進行全天候嚴密監控。近日,江天勇律師凌晨開門外出,再次與跟蹤偷拍的國保警察發生爭執。

江天勇出獄後,一直被軟禁在河南老家父母家。11月5日凌晨,他臨睡前開門準備遛狗,發現一名國保在眼前拿着手電筒並以手機攝錄他的行動。國保的舉動引起江天勇和他父母不滿,雙方發生激烈爭執。

11月5日,河南一名國保在凌晨時分近距離跟蹤江天勇,雙方發生激烈口角。(陳光誠推特圖片)

江天勇向本臺記者講述了當時的情況。

江天勇:“一出去,他們那些人可能看到我在院子裏,他在那黑咕隆咚往裏面瞄,拿着手電照,並且拿着手機對我拍照。然後我也對他拍,我問他幹什麼?爭執開了,那個胖高個對我進行謾罵。並且我爸媽聽到爭吵聲,他們都睡下了,然後出來,他對我爸媽也在謾罵,很囂張的。那個胖高個姓何,特別就是一個無賴,他已經多次,不知爲啥,很變態的。別人也不跟他這樣,他還問我爸:你想幹什麼?你半夜跑到人家院子來,還問人家幹什麼,很笑的。”

江天勇分析,警方故意挑釁騷擾,讓你不得安寧。

江天勇:“他現在可能就是這種騷擾,讓你不得安寧。可能也跟信陽那個小國保,張家文(音)在這有關,張家文昨天下午走到我們院子來,沒有理他,他現在就挑釁嘛。那個人相當於信陽市公安局國保派到這來的,他是信陽市公安局的國保。那個人以前我在長沙市被抓的時候,他就在這邊對我爸媽維穩的。這個人特別惡劣,他可能就是把這個當作維穩項目。他一羣人每天在這待着沒事幹,就看着我,掙錢又輕鬆。現在維穩費,什麼費都可以欠着,維穩費有的是,不差錢。你說什麼平常的治安案件,警察理都不理你,一說,哪涉及到維穩的,那他們就慌了,立馬就(行動),現在哪缺錢都不算缺錢,現在這個維穩那是不差錢。所以他們維穩費從上面騙維穩費是最好騙,因此他們現在就把這個當作一個好項目。我估計是這樣,不然爲什麼這樣變態、這麼賣力呢?”

11月5日,河南一名國保在凌晨時分近距離跟蹤江天勇,雙方發生激烈口角。(陳光誠推特圖片)

據知,以這名國保爲首,目前共有幾十人日夜24小時,輪流值班跟蹤監視江天勇。江家周圍共佈置了十幾個攝像頭,進出江家的人員也受到特別檢查。

709律師”包龍軍表示,他出獄時,就曾和一個警察態度惡劣的打起來了。

包龍軍:“對我們沒象他態度這麼惡劣,我們都非常客氣,就有一個不客氣的,我還跟他打起來了。都這樣,我們出來正好一年嘛。就是濫用權力,本身來說,人家已經都完事了。弄這個,本身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709律師謝陽認爲,江天勇的遭遇和陳光誠一模一樣,控制他對外發聲,官方對709律師的迫害是慣用的伎倆。看管他的人很多都是社會上的流氓。

謝陽:“對異議人士,它採用的荒謬的手段,他這個時候,已經處於自由的狀態了,可能看管他的人都屬於社會的流氓組織,不一定是國保,但是它後面肯定是國保操盤的,他裏邊接觸的人不一定是國保國保僱傭的這種黑社會。縣裏面的國保,在我的心目中,他們配合的大概就是5到6個人,而負責看管他的有2、30個人,顯然本縣的國保的力量肯定是不夠的,他這個常規化的統治的話,他也不可能動用他們信陽市的國保支隊,所以他本地的國保、或者本地的轄區派出所,它採取這種流氓的手段,僱傭黑社會。他這樣的情況是非常非常惡劣的。”

另外,江天勇的身體狀況一直不是太好,獄中酷刑折磨,在出獄後一直得不到很好的治療。

江天勇:“身體出來之後一直沒有得到檢查,腿腳水腫,那次到信陽檢查,他們也沒檢查個所以然,所以我現在一直也沒有檢查。現在稍微活動一點就氣喘、心跳加快。也沒有真正的檢查過,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

江天勇曾參與高智晟案、胡佳案,並大面積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他曾參與營救709律師並協助家屬維權。2016年11月,他看望被羈押律師的家屬後失蹤。2017年6月被以“煽動顛覆”罪批捕,11月被判刑2年。今年2月獲釋。但中共仍然將他軟禁在河南父母家中。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