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江天勇律师。(网络图片)
江天勇律师。(网络图片)

江天勇遭全天候监控 与跟踪偷拍的国保发生激烈争执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7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709律师江天勇自今年2月出狱以来,一直受到河南当局派人进行全天候严密监控。近日,江天勇律师凌晨开门外出,再次与跟踪偷拍的国保警察发生争执。

江天勇出狱后,一直被软禁在河南老家父母家。11月5日凌晨,他临睡前开门准备遛狗,发现一名国保在眼前拿着手电筒并以手机摄录他的行动。国保的举动引起江天勇和他父母不满,双方发生激烈争执。

11月5日,河南一名国保在凌晨时分近距离跟踪江天勇,双方发生激烈口角。(陈光诚推特图片)

江天勇向本台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情况。

江天勇:“一出去,他们那些人可能看到我在院子里,他在那黑咕隆咚往里面瞄,拿着手电照,并且拿着手机对我拍照。然后我也对他拍,我问他干什么?争执开了,那个胖高个对我进行谩骂。并且我爸妈听到争吵声,他们都睡下了,然后出来,他对我爸妈也在谩骂,很嚣张的。那个胖高个姓何,特别就是一个无赖,他已经多次,不知为啥,很变态的。别人也不跟他这样,他还问我爸:你想干什么?你半夜跑到人家院子来,还问人家干什么,很笑的。”

江天勇分析,警方故意挑衅骚扰,让你不得安宁。

江天勇:“他现在可能就是这种骚扰,让你不得安宁。可能也跟信阳那个小国保,张家文(音)在这有关,张家文昨天下午走到我们院子来,没有理他,他现在就挑衅嘛。那个人相当于信阳市公安局国保派到这来的,他是信阳市公安局的国保。那个人以前我在长沙市被抓的时候,他就在这边对我爸妈维稳的。这个人特别恶劣,他可能就是把这个当作维稳项目。他一群人每天在这待着没事干,就看着我,挣钱又轻松。现在维稳费,什么费都可以欠着,维稳费有的是,不差钱。你说什么平常的治安案件,警察理都不理你,一说,哪涉及到维稳的,那他们就慌了,立马就(行动),现在哪缺钱都不算缺钱,现在这个维稳那是不差钱。所以他们维稳费从上面骗维稳费是最好骗,因此他们现在就把这个当作一个好项目。我估计是这样,不然为什么这样变态、这么卖力呢?”

11月5日,河南一名国保在凌晨时分近距离跟踪江天勇,双方发生激烈口角。(陈光诚推特图片)

据知,以这名国保为首,目前共有几十人日夜24小时,轮流值班跟踪监视江天勇。江家周围共布置了十几个摄像头,进出江家的人员也受到特别检查。

709律师”包龙军表示,他出狱时,就曾和一个警察态度恶劣的打起来了。

包龙军:“对我们没象他态度这么恶劣,我们都非常客气,就有一个不客气的,我还跟他打起来了。都这样,我们出来正好一年嘛。就是滥用权力,本身来说,人家已经都完事了。弄这个,本身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709律师谢阳认为,江天勇的遭遇和陈光诚一模一样,控制他对外发声,官方对709律师的迫害是惯用的伎俩。看管他的人很多都是社会上的流氓。

谢阳:“对异议人士,它采用的荒谬的手段,他这个时候,已经处于自由的状态了,可能看管他的人都属于社会的流氓组织,不一定是国保,但是它后面肯定是国保操盘的,他里边接触的人不一定是国保国保雇佣的这种黑社会。县里面的国保,在我的心目中,他们配合的大概就是5到6个人,而负责看管他的有2、30个人,显然本县的国保的力量肯定是不够的,他这个常规化的统治的话,他也不可能动用他们信阳市的国保支队,所以他本地的国保、或者本地的辖区派出所,它采取这种流氓的手段,雇佣黑社会。他这样的情况是非常非常恶劣的。”

另外,江天勇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太好,狱中酷刑折磨,在出狱后一直得不到很好的治疗。

江天勇:“身体出来之后一直没有得到检查,腿脚水肿,那次到信阳检查,他们也没检查个所以然,所以我现在一直也没有检查。现在稍微活动一点就气喘、心跳加快。也没有真正的检查过,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

江天勇曾参与高智晟案、胡佳案,并大面积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他曾参与营救709律师并协助家属维权。2016年11月,他看望被羁押律师的家属后失踪。2017年6月被以“煽动颠覆”罪批捕,11月被判刑2年。今年2月获释。但中共仍然将他软禁在河南父母家中。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