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帝堯的故事】28 治兵示雄風 逢蒙恨大羿 (音頻/視頻)

如日如雲 昭昭聖君-帝堯的故事 - 5 / 33

【帝堯的故事】28 治兵示雄風 逢蒙恨大羿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7日】

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千古英雄人物---帝堯的故事’,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上次我們講到帝堯要去南巡,在是否帶兵的問題上和司衡羿持不同意見。可是  當下羣臣聽了司衡之言,知道的確是那麼回事,大家都贊成帶兵。

帝堯才問羿道:“那麼帶多少兵呢?”

司衡羿道:“帶五千兵去。”

帝堯道:“太多,太多!”

羿道:“至少三千人。”

帝堯道:“還太多。勞民傷財,朕是不忍的。”

羿道:“三千人不能再少了。老臣知道,南方三苗欺善而畏威,欺軟怕硬。若有兵威震懾,就使有奸謀異志,亦不敢動,此所謂‘兵法攻心’。倘若兵帶得少了,雖則亦可不受危險,然而焦頭爛額,何苦來!”

帝堯見他如此說,方纔答應。

和仲道:“據臣愚見,王者之道,固然應該宣德不耀武,但是兵戎究竟是國家要政之一。自前數年田獵講武之後,好久已不治兵了。雖則司衡平時訓練極勤,士氣極盛,但是沒有烈烈轟轟的舉動,外面看起來是看不出的。

既然看不出,一些齷齪小人難免有輕視朝廷之心。可否於明年正月間,明令治兵一次,比較技藝,簡閱車馬,可以使四方諸侯知道朝廷軍容之盛,士馬之精,自然有所畏而不敢發生異心。就使那三苗之國,難保沒有奸細在這裏。窺探虛實,亦可以使他知所驚懼, 有所收斂。古人兵法,有所謂‘先聲而後實’者,就是這個方法。未知帝意何如?”

帝堯道:“這策可行。本來治兵是國家應有之事,這是可以的。 ”

於是決定,在下一年正月下旬舉行,一切由司衡羿和逢蒙去預備。到了那時,各種都已預備好了。選一塊平原曠野之地,在最高處造了一座校閱臺,作爲帝堯和各大臣的居處檢閱。

第一、二、三日,檢閱車馬。共有車一萬餘乘,馬四萬餘匹,車皆堅固耐用,馬都高大肥壯。第四、五日檢閱武器。刀、矛、戈、戟、弓、箭,不可勝計,大約可分配數十萬人之用。十餘年來司衡羿苦心經營,修整添備。這個成績,亦真可觀了。第六、七日考查陣法。

原來古時陣法,起於黃帝時候的風后。他著有《握奇經》一書,雖則寥寥數百字,但是後世兵家都崇奉他。所以當日所佈的陣法,亦不外乎天、地、風、雲,龍、虎、鳥、蛇四正四奇這幾種。不過教練得非常純熟,步伐整齊,進退有序,一絲不亂,而且變化錯綜,非常神妙。第八、九、十日,比試射箭,亦是個個精熟,箭箭中的。大家無不稱讚司衡的功績。

逢蒙在旁聽了,心中實在不忿,暗想:“這些全是我的勞績,現在統統歸功於羿,把我平日教練的功績,一概抹煞,未免可惡。正應了孔壬那日的話,羿一日不死,我一日不得出頭了。”想到此處,悶悶不樂。

十天治兵操演,至此就要結束。 不想羲叔向帝堯提議道:“臣等向來聽說,司衡和逢蒙的射法都是千秋絕技,但從來未見他們射過,現在趁此較射的時候,可否請帝命他師徒二人比校一回,以盡餘興,臣等亦可以增廣眼界。”

大衆聽了,無不拍手贊成。於是羿和逢蒙,各攜弓箭,來到廣場中,比起射來。

第一次比遠。在五百步之外,立一箭垛,垛上畫一鵠鳥,鳥的兩眼用紅色塗着,以射中兩目者爲勝。羿連射三箭,都穿過鵠眼,細看只有一孔,並無第二個。逢蒙連射三箭,也是如此。衆人齊聲喝彩。第二次比力。拿了十塊銅板,都是厚約一寸,放在五十步遠的地方,羿一箭過去,十塊銅板一齊穿通。逢蒙亦是如此。衆人看了,無不咋舌 。

第三次比巧。相去百步之遠,立一根方木。木上放一個雞蛋,蛋上又放一塊細石,羿一箭過去,小石不知何往,但是雞蛋絲毫未動。逢蒙一箭,也是如此。

衆人看了,佩服之極,擁着他師徒二人,稱頌不置,把個逢蒙樂得來口都合不攏。忽然看見遠遠來了一羣人字式的鴻雁。逢蒙立取出三支箭來,指着鴻雁,向衆人說道:“我要射左邊一行第一、二、三隻的雁頭。”

說着,那三支箭如連珠一般的上去,那三隻鴻雁,一隻只連翩掉下來。早有兵士飛跑過去,拿來一看,果然都中在頭部。大家無不讚美逢蒙的射法,以爲獨一無二, 勝過司衡羿了。

原來逢蒙這種射法,不是羿所傳授,是得之於從前的師傅甘蠅,後來自己又苦心研練,才能如此,就叫作連珠箭。今天有意賣弄,以博衆人稱讚。

那知老將羿見了,頓覺技癢不禁,起來說道:“果然是好射,可謂青出於藍了。老夫亦來射射,如射不着,請諸位不要見笑。”

衆人看那鴻雁時,已與從前大大不同了。從前是整齊的,現在失了三隻,驚恐之餘,東逃西竄,已經亂了,不成隊伍,而且那飛行亦較從前爲速。只見老將也搭着三箭,一齊向上射去,一東,—西,一南,同時併發,三隻鴻雁亦同時掉下來。兵士跑去取來,亦都是中在頭部。

一時之間,衆人喝彩之聲,恍如春雷一般,都說道:“究竟是老將,手段更是高妙。”

這一句,直把逢蒙慚愧得無地縫可鑽,恨不得立刻將羿殺死:“他就是有意勝過我,要壓我一頭;又恨他祕密藏着他的本領,不肯盡傳於我。”

正在忿恨的時候,老將羿是天性爽直的人,以爲這種比較,不過玩玩的事情,絲毫不曾介意;便是衆人,亦不曾留心。

只有帝堯,看見逢蒙的面色,已經有幾分覺察了,忙用好話,將逢蒙着實稱讚了一回,隨即論功行賞。褒獎逢蒙平日教練之功,對他的賞賜亦特別優厚。

治兵之後,帝堯就商議南巡。大司農、大司徒等留守,老將羿及羲叔隨行。

赤將子輿道:“野人放蕩慣了,這幾年拘束在這裏,實在悶得很,請隨帝同行。”帝堯允許。逢蒙亦請求同去,

羿道:“外面之事,有老夫足以了之,都城重要,這個責任非汝不可,汝還是留守都城吧。”

逢蒙心裏很是不快,但也只能從命。

帝堯與羣臣一齊上道,直向南方而行。

帝堯出行南方,又經歷了一些什麼事呢?請聽堯的故事:帝堯箕山訪許由

好,我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裏,我是東方,我是雪莉,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更多請看:

如日如雲 昭昭聖君-帝堯的故事

責任編輯:紫君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