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诡异的奥克维尔肿泡(Lairich Rig /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2.0)
诡异的奥克维尔肿泡(Lairich Rig /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2.0)

天空中降下诡异的凝胶状肿泡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6日】(本台记者田喆综合报导)1994年8月7日上午3:00华盛顿州的奥克维尔开始下雨,降水范围大概有20平方英里。虽然在该地区雨很常见,但居民开始注意到,这场雨下的不是水,而是一种奇怪的胶质性物质,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天空降下了诡异的凝胶状肿泡,其大小近似米粒,在超过三个星期内,共下了六次这样的雨。

雨开始下的时候,警官大卫·莱西和一个平民朋友一起巡逻。当他想用雨刷把雨水从挡风玻璃上清除时,发现反而弄得更脏了。模糊的挡风玻璃迫使大卫进入一家加油站,试图进行手动清除,以防万一他还戴了一双乳胶手套。大卫形容这种物质“非常糊,简直就像你的手上捏着果冻。”当地居民多蒂雨后走到外面,发现到处都是这种东西。起初,米粒大小的斑点看起来像冰雹,但她触摸后发现,这是一种奇怪的凝胶状物质。

 警官大卫·莱西的车挡风玻璃上的凝胶状物质(Scott Davidson / Flickr)
警官大卫·莱西的车挡风玻璃上的凝胶状物质(Scott Davidson / Flickr)

到了那一天下午,大卫,多蒂,以及其他居民已经身染重症。他们描述呼吸困难,极度眩晕,视力模糊,越来越强烈的恶心感。贝弗利·罗伯茨,该地区的另一名居民说,镇上每个人都像得了类似流感的疾病,并且持续了两到三个月。

多蒂在一个小时后才病发,当时她被发现趴在浴室地板上,虽然有意识,但非常虚弱。她的女儿,称多蒂当时感到发冷并且被汗水湿透了,面色苍白。多蒂被转到一家医院住了三天,她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内耳感染。当多蒂被转到医院,她女儿想起那场奇怪的雨,认为她母亲的病可能与此有关,于是收集了样品,并送到医院。医师David Litle测试神秘物质后发现,里面竟含有人类白血球,送往华盛顿州立生态研究中心调查后,证实了内含人类白血球,惊人的是还含有人类消化系统里的一种菌类。但不能确定是何种物质以及如何从天空中降下来的。

此外, 一位名叫Sunny Barclift的农场主人试图研究其组成物质后,突发的恶心感和晕眩感让他紧急送医。回家后他发现养的其中一只猫接触凝胶物质后离奇过世。

 降下诡异肿泡的奥克维尔地区(Jon. D. Anderson / Flickr)
降下诡异肿泡的奥克维尔地区(Jon. D. Anderson / Flickr)

迈克·麦克道尔,一个微生物学家,指出该物质充满了2种细菌,其中一种存在于人体的消化系统中。由于迈克的发现,初步推测这种物质来自飞机的人类排泄物,但按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规定,要求飞机排泄物要被染成蓝色,但是该物质是完全透明的。

此外,法规禁止飞行员在飞行中释放“冰蓝色”的排泄物。多蒂病了近一年后,她把储存在冰箱的物质样品寄到AmTest实验室,这是一个私人的研究实验室。在那里分析样品时,另一位微生物学家蒂姆·戴维斯,认为他看到了一种真核细胞,是一种存在于大多数生物体中的,带有细胞核的细胞。这意味着该物质是有生命的。

关于雨的来源一种解释是,一支海军部队在海上进行轰炸演习时,意外摧毁了一大群水母,并且它们的碎片飞到了大气中,最后到了距离50英里内陆的奥克维尔。但这种解释遭到居民质疑,因为水母不可能飞这么远的距离,而且下了这么多次雨,并没有闻到任何腐烂气味的物质。

空军证实他们在1994年8月在太平洋上做过轰炸演习,但他们否认见过这种物质或参与了制造和散播这种物质。奥克维尔居民怀疑在下雨之前,他们注意到一个显著现象──几乎每天都有军用飞机在他们的城市上空缓慢飞行。有些人认为奥克维尔是一个军事试验点,目的是测试新的生物武器或测试生物武器袭击美国时可能造成的危害。

网络上有许多有趣论点,但没有一项被证实。也许只是目前还不被承认的未解之谜。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田喆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