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眇目僧手里拿着香炉走到金殿前口称他要托生于皇宫(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眇目僧手里拿着香炉走到金殿前口称他要托生于皇宫(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轮回转世纪实故事:“冤家”夫妻----为什么他对我不好?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6日】(本台记者李文涵综合报导)今天呢,我想聊一聊咱们中国历史上呀,对生命轮回的一些记载。我看到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都记录了大量的轮回转世的事例。

眇目僧手里拿着香炉,走到金殿前,口称他要托生于皇宫

话说这些事例都是很多历史上跟我们众所周知的一些著名人物相关的。翻开《二十五史》中的南史,卷八,是梁本纪。这卷里面,记载有这样一段话,原文是这样写的,“武帝梦眇目僧执香炉,称托生王宫……天监七年八月丁巳生帝,举室中非常香,有紫胞之异。”生下的就是梁元帝萧绎。说的就梁元帝萧绎的爸爸武帝作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眇目僧,眇目僧呢,就是一只眼睛不好的僧人,可能是一只眼睛瞎了。这个眇目僧手里拿着香炉,走到金殿前,口称他要托生于皇宫。后来梁元帝萧绎出生的时候,满屋子异香飘鼻呀。萧绎少年时得了眼病,虽经多方治疗,最终还是一只眼睛瞎掉了。正应了梁武帝的梦。所以说梁元帝萧绎是眇目僧投胎转生的。

 翻开《二十五史》中的南史,卷八,是梁本纪(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翻开《二十五史》中的南史,卷八,是梁本纪(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翻开《二十五史》中的北史•齐纪,记载着刘氏的女儿前世是临漳县令李庶

我们再翻开《二十五史》中的北史•齐纪,记载着刘氏的女儿前世是临漳县令李庶。事情是怎么样的呢?李庶是北魏时的临漳县令。因为发生事情,被关在监狱,死在狱中。他的妻子元氏,又嫁给了一个叫赵起的人。 有一天夜晚,元氏梦到了李庶,李庶告诉她说:“我的福报很薄,投生做刘家的女儿。我的家境非常贫穷,恐怕无法生活。念夫妻旧恩,所以我来告诉你,希望你能同情和帮助我。”然后也告诉了刘氏家的住址。可是元氏没有答应。李庶又说:“你好像有点怕赵先生,我自己去讲好了!” 就这样,赵起也做了同样的梦。 于是,元氏和赵起两个人便拿着钱财和衣物,照梦中的住址去找到了刘氏,直到把她养大成家为止。

 元氏和赵起两个人便拿着钱财和衣物照梦中的住址去找到了刘氏直到把她养大成家为止(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元氏和赵起两个人便拿着钱财和衣物照梦中的住址去找到了刘氏直到把她养大成家为止(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旧唐书》中有一篇有意思的记载,讲的是唐朝崔咸的前生今世

《旧唐书》中有一篇有意思的记载,讲的是唐朝崔咸的前生今世。《旧唐书》是现存最早的系统记录唐代历史的史书了。原来是称为唐书,后来为了区别于北宋欧阳修、宋祁等人编撰的新唐书,就称为旧唐书。《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文苑下中,有两段大意是这样的:崔咸是唐朝博平,也就是当今山东省博平县的人,心境高尚,往往独游南山,经历多日方返家。唐宪宗元和二年,崔咸进士及第,后来当上了陕州大都督府长史等职位。他为官正直,声望极高。他白天的时候常常与宾僚痛饮,醉卧不醒,但是到了半夜的时候,便起身一一的阅览堆积的公文,而且他的裁决判定无毫厘之差,当时的官吏都把他当为神人。他诗歌的作品在新唐书里也有收集。

 崔咸白天的时候常常与宾僚痛饮(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崔咸白天的时候常常与宾僚痛饮(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崔咸的父亲崔锐,早年曾遇到一位自称为“卢老”的修道人。“卢老”说自己能预知过去未来之事。崔锐就将他请到家中留住。有一天,这位道人要离开崔家,临走时对崔锐说:“我死,当与君为子。”,也就是“我死后,会来投生做你的儿子。”说罢,指着自己嘴下一颗黑痣,愿以这颗痣作为标记。后来崔咸出生,果然嘴下有一颗黑痣,而且崔咸的神态模样像极了“卢老”,崔锐断定他是“卢老”来转生的,于是就把“卢老”作为崔咸的字号了。这就是唐朝陕州大都督府长史崔咸,是修道人“卢老”投胎转生的记载。

老姨自述前世的因果:为什么他对我不好?

老姨是北方小镇做买卖的,前年得了半身不遂。这些年老姨和老姨夫关系一直不好,得了半身不遂后老姨夫对老姨更不好了。去年我回到小镇,老姨跟我讲了她和老姨夫的前世因缘。

得病后老姨夫对老姨不好,老姨很痛苦,有一天老姨躺在床上说:“上天啊,他(指老姨夫)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好。”说完后不知不觉睡着了。在似睡非睡中她看到了她前世的一些情况。以前有一世她是修行的,那一世她是个女的,跟她的佛家女师父学。有一天,她师父拉她走,到了一个地方经过一个大木门。木门上有遮雨的梁。她师父告诉她:你到门梁上去,无论下面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下来,千万记住了!老姨到了门梁上后,下面来了两个男的和她师父打了起来,要杀她师父。眼看师父不行了,老姨急眼了下来用很粗的铁器分别从身后向两个男的捅去。这两个男的死了。她师父大惊失色,拉着她就跑,这时前面出现一座山,她师父进去了,她却进不去,她师父使劲拽她。这时出现了一位仙长,手拿拂尘,胸前有一串大佛珠。仙长拂尘一撩,老姨和她师父的手就松开了,仙长对老姨说:“你杀生了,进不去的。”说完后用拂尘对那两个男的一划,那两个男的就变成了两只老虎。仙长指着其中一个对老姨说:“三世后你们将成夫妻,了却这段恩怨。”

梦醒后老姨想这如果是真的,就再做一次,结果又做了同样的梦。老姨说老姨夫身后有一个很大的白斑,正是老姨用铁器捅的地方。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田喆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