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評論】四中全會習近平招鬼後信心滿滿 突見林鄭 首談香港 (音頻/視頻)

【石濤評論】四中全會習近平招鬼後信心滿滿 突見林鄭 首談香港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6日】(主持人:石濤)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十月三十一號,這個四中全會結束,結束之後傳出來消息,習近平出現了很大的轉變,大家會感覺到他的能力倍增,信心充足,能力倍增。可能有很多朋友聽過光明會這個詞,有朋友也留言說,濤哥說說光明會。光明會呢,跟美元上的設計的那個金字塔,跟那一隻眼睛都相關,大家傳遞也很多,在英文的社會中傳遞就更多,中文的社會呢我感覺侷限性蠻強的,就是都是零散的,沒有很系統的說法。光明會談到了在西方社會中,撒旦這一支,魔鬼這一支,整個隨着時間流失的過程。簡單講說,全世界被十三個家族控制着,這十三個家族背後面有五個公司。十三個家族包括洛克菲勒家族、柴斯菲爾德家族、肯尼迪家族,我忘了有沒有布什家族,有人說有布什家族,全世界的所有一切的一切被他們控制着。柴斯菲爾德的家族是英國的,其實他主要是從德國、歐洲大陸那邊開始,在兩百年前,主要控制着金融,英國的英鎊是他們家族印的,不是英國中央銀行印的。肯尼迪家族就稍微有點變化,約翰·肯尼迪,就是被刺殺的那個總統競選者,他應該是家族中的叛逆者,就是他是比較好的。布什家族就說的比較邪惡,包括現在的希拉里,包括這次《MeToo》的那個男演員,同性戀者,這都是不好的,索羅斯等等等等,他講了很多。

那這些家族,這些人呢,他主要引申的是從剛剛有一個神祕的大亨在監獄裏被自殺了對吧?監獄裏被自殺之後,他死在紐約,結果紐約警察局裏面很多紐約警察自殺。其實不是自殺,很多就是說跟這個光明會有關。這樣的流傳很多,裏面也講過,在全世界其實是有五大公司,像麥當勞等等這些,往上追最後只有五個大公司。這些都是講邪惡的力量,跟光明會有關,談了很多細節,但中文他很有選擇性,他沒有系列性,甚至包括CIA、FBI都是跟撒旦相關。我想強調的意思,大家要明白這是跟撒旦相關,這是跟魔鬼相關,而跟魔鬼撒旦相關的一切,都是錢跟色慾。在西方的社會中,跟今天共產黨中共得以昌盛的很大的原因是西方的大的公司,這些有錢人和一些政客跟它的瓜葛。其實馬克思的起源就是撒旦魔鬼教,他也是在大學裏面,在大二大三的時候突然轉向,轉向撒旦魔鬼教,他的做法、引述的一切都是毀滅人。在西方現在出現的狀況是一樣的。大紀元大概在半年前寫完了一本書,《九評共產黨》這個編輯組寫的這本書,《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其實現在就是,只不過現在的人,太難從生命角度上去認識了。

《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大家依然把魔鬼當成形容詞,他把現在世界上看到的這些壞的東西叫魔鬼化,就是壞人,壞到什麼程度啊?跟魔鬼式的,是這麼認識的。其實你讓我說它不是,它真的是魔鬼,真的是鬼,我覺得這是很不容易的一個認識。爲什麼人們遭苦難也在這裏?認識上的這種立足點的欠缺促成了現在的狀況,反正這也是一個命運的過程。你如果查撒旦宗教的話,它是一九六六年註冊的,是一個吹薩克斯風的人,這個人等到一九九七年死了,現在有個接替者。正式註冊的宗教,它有教規的,在它教規裏面直截了當的是殺人,但是裏面有很多規矩呢是跟正經八百的宗教的規矩是一樣的。真的是,你看起來它的教條,它不多,九個大概是,都是一樣,但唯一一樣就是殺人,而且裏面有一條就是人不犯你的話,你儘量不要去犯別人,但人若犯你的話你必犯人,這跟共產黨那個理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是完完全全是一樣的,所以共產黨的教條跟撒旦魔鬼的教條是一樣的。而撒旦魔鬼教條不是一九六六年他註冊之後纔有的。

按照那裏面的說法往上要延伸到洛克菲勒家族,到紐約曼哈頓第五大道你會看到洛克菲勒家族的,主要是石油嘛,他的家族的背景。紐約每年的聖誕樹就在洛克菲勒他的建築中心的那個小的滑冰場裏面,就是一個水池子,是從那豎起來。他認爲當初洛克菲勒家族是最早在光明會撒旦魔鬼教投資,以這樣的方式出現的。那個年代你可上述到馬克思的年代,甚至弗洛伊德的年代,基本上是那個時代產生的。就是工業現代化的一八几几年,馬克思的出現跟英國的第一次工業化革命是同一個時期。我這麼說是想給大家一個很大的宏觀的一個概念。我們今天遭遇的是整體人類社會的這種狀況。習近平在用詞時一直用的是人類社會:人類命運共同體,人類共享,一帶一路全是用的人類的詞。而相反,太多的朋友本身卻侷限在自己的利益角度上,就是我的福祉我的幸福我的是什麼,不是,今天這個場面太大了,它是算的歷史的帳,就是說正的信仰出現的同時,撒旦也在人間流傳着它的,一直走到今天結賬,拴在共產黨身上。西方今天有很多人在做這樣類似的節目,但所有做這樣類似的節目都遭到Youtube的封殺,遭到正式媒體的封殺,因爲媒體全都被這十三個家族給控制了。有負責電影媒體的,好萊塢基本就是被控制的,媒體的像《華爾街郵報》、《紐約時報》、《時代週刊》都被控制,被控制的意思就是他背後本身是魔鬼的概念。

川普的出現,有着神的背書在其背後,他的概念是蠻大的。爲什麼FBI,包括CIA,包括美聯儲跟他有衝突,都是這個東西在裏頭,而中共是其中的真正的邪惡之根本,全球邪惡之根本。大家說,你這個說大了。如果你真說光明會,如果你真說這些家族,大家會聽起來就像我們普通人的一般的衣食住行,是跟豬圈裏的豬有着一比,你的生活的一切生命一切,被邪惡的力量控制着。當你定格在你的肉身上,撒旦魔鬼教的教條當中有九條,其中的第二條是第三條,它的宗旨就是要以人的肉體,人的身體的快樂爲至上,跟我們說的正好是對應的。我跟大家講這塊臭肉,他們的一切都在這塊臭肉上,建立在這塊臭肉上,對不對?你可以看他的眼神的那種下賤齷齪骯髒,這是背後的生命的基礎。爲什麼我說十月一號招鬼上身,十月二十八號到三十一號,中國人的鬼節寒衣節,十月三十一號洋人的鬼節萬聖節。十一月二號他就到了上海,而上海的會是五號纔開,他提前那麼多時間來到了上海,上海是中共的發源地,上海是江澤民曾慶紅的老巢。江澤民曾慶紅不是人是動物來的,這是在他拜完鬼,開完會之後,人說是爲了開那個會,那是表面的說法,實際就是真正決一死戰的感覺,這是回到了中共的老巢,回到了人獸惡妖全都彙集在上海,他才正式來開始說話。

我爲什麼引述光明會的說法,光明會的說法,什麼各大家族的說法那都是站在魔鬼的角度講的,你這面看到的都是他們現實中最富有的人,最有利益的人。這十三個家族爲了能夠掌控全世界,會把他們的孩子送到不同的氛圍環境中去生長,爲了能夠讓他們自己的血脈佔據整個世界。希拉里,說是哪個家族送出來的孩子,如果你看那個介紹的話,希拉里可比克林頓厲害多了。現在的矛盾就集中在希拉里身上,所以爲什麼川普抓住她不放,是在這裏了。當然你要談就很多很多了,我們只是跟大家分享所有這些表面邪惡的根本在共產黨身上,當習近平招鬼上身之後,當習近平召開完四中全會之後,你看到他的能力的倍增,他第一次發言不用稿。這是他當時在上海會見的場面,你可以看到他兇狠的樣子,他們會談不到半個小時,而他沒有稿件。在上一次,他見林鄭月娥是念稿的。再有就是什麼港珠澳大橋通過的時候,他懼怕講話,他只說了一句話,對不對?在最近這麼長時間很少見到他脫稿講話,而這個整個過程是脫稿的,而脫稿的背後呢,這邊是楊潔篪,王益跟趙克志就是公安部部長,拋掉了整個港澳辦的人。

我想跟大家解釋的意思,十一月二號他說了一個叫中國的全過程是民主過程,沒有人聽懂他說的是什麼話。十一月三號我沒看到他有什麼,但是彭麗媛露面,陪他來到了上海,然後十一月四號晚上見的林鄭月娥在上海。在此之前十一月三號,特首辦發通告說,六號林鄭月娥要飛到北京去面見韓正。面見韓正的通知在先,習近平橫插槓子見她林鄭月娥在後,習近平是突然面見林鄭月娥,而且等於是嘲諷了,甩了韓正,對不對?那習近平爲什麼這麼幹?他爲什麼打破已經公開的宣傳的時間點來表示他的存在,他的權力,他的不可一世,他的那種突然迎來的自信和口若懸河的說法。他這兩天都沒有用稿,所以這是他的不一樣,我感覺不一樣,就是說分享的這個事情是十一月四號他插進來,但是他消息是十一月五號凌晨發佈的。十一月五號凌晨發佈對國內來講,對香港來講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對海外是有意義的,因爲它有個時差。就像我們說,八月二十九號中共的軍隊進入香港之後,新華社頒佈的消息是凌晨四點鐘。我覺得這裏面是有同樣的概念,他是對外宣傳的,就在習近平跟林鄭月娥會談,林鄭月娥的身體語言,你再看她的身體語言你就知道,習近平嶄露出跟共產黨綁在一起惡鬼的那種殘暴,而林鄭月娥的那種扶持主子的下賤的那種身體語言,這是淋漓盡致的。

而就在習近平在這樣的會面的過程中,我跟大家插播一段視頻,這段視頻也是在十一月四號在香港發生的。今天的香港警察是中國的軍人,完全反扣了八月二十九號進去的是軍人。現在的香港警察被中國軍隊的軍人代替之後,這是今天習近平的自信心的源處,但同樣他也表現出這是一個,你讓我說,天滅中共的過程,當你合在一起的時候,大家意識到,他的信心來自於他的野蠻,中共的兇殘和他完全不顧一切。他不顧一切就是他失去了人本該有的東西,而中共的軍人進入香港之後,它是以維護國家主權,國家完整的概念出現的,而軍人服從是他的天職,當軍人服從成爲是天職的時候,你會看到在香港警察爲什麼全都蒙面,爲什麼下手這麼狠?這是一個前後對應的這麼一個場面。(錄音)這是在過去時間裏大概不到二十四小時吧,流傳的非常廣的一段視頻,在推特上大概有不下,肯定不下十萬人,因爲我看到不止一兩個人在廣傳這段視頻。我們聽到剛纔的解說,也講說,這個人起碼他公開的身份是速龍小隊的指揮官,從他的面部年齡跟從他的身材來講,能夠感覺出他是南方人,他講普通話的口音也是南方人在講普通話的口音,他的年齡應該有四十歲左右,而你從這些旁邊的軍人可以看出來,我們通過他們的語言可以確定他們是軍人,他們不是警察。你現在是軍人,你知道嗎?

因爲這個人是穿着便衣的,在過去的時間裏,從九月份開始在香港街頭出現了大批裝扮成普通人的警察,我們當時都叫警察,你現在可以看到這個軍人在提醒他,你現在是軍人,意思就是你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你要按照軍人的概念出現,那軍人呢服從指揮這是天職,所以那個軍官的講話是在這個背景基礎上出現的,第一個;第二個,大家要知道在八月二十九號,我剛纔解釋,八月二十九號中國軍隊進入香港,在凌晨四點鐘的時候,香港的新華社高調的說,這是第二十二次軍人換防,他們明確派進去的,在我眼睛裏應該是軍隊當中的特警部隊一樣。特警部隊的意思就是你比如說像美國的三角洲剛剛殺了ISIS的首領,是這種中國軍隊當中的軍人,原因在於他們扮演成速龍小隊的警察,他們要會格鬥,要會擒拿,要會在近距離中以最快的速度制伏對手,你可以看到這些警察的身手,遠遠超過於當初那些香港普通的警察,原來的那些警察在對付街頭的人的時候,你看着三兩個拽着一個人,三兩個拽一個人,是那麼拽的,對吧?現在他不是,現在是當把人打倒之後,立刻膝蓋上去,立刻肘上去,或者身體上去,一定遏制住對方的,比如說耳後根呢或者動脈呀,或者把臉完全是壓在地下,這些都是練過擒拿,練過格鬥,練過近距離殺人的人纔會有的技術,而這個技術是因爲他在過去的長時間訓練當中必須具備的。

再有你可以看到這些人的本身他們的面目狀況,他們不是一般的野戰軍,野戰軍的軍人會傻傻的,但這些經過特殊訓練的人他不是傻傻的,他要經過一些包括受過一些知識的訓練,受過一些良好,這些都要具備的。甚至他們可能是從大專院校提上來的,讀過書的人,那他的訓斥的概念同樣是讀過書的人的概念。這是我想說對應着習近平的那一番說法,在過去兩個月的時間裏,從八月三十一號開始在香港出現的是中國軍人,特種部隊充當香港警察的,包括速龍小隊。有一個明確的標誌,我們可以看到他胸前的白卡,這是胸前白卡,在八月三十一號之後大批的警察沒有任何標誌,這個胸前白卡的出現,他也有,這個胸前白卡的出現是在後來,十月底,《蘋果日報》還特殊報道過,說現在警察都有白卡了,你可以解讀成他是哪哪哪。原來的香港警察不用白卡,都在他們的肩頭有這些番號的,因爲警察的服裝要合身,每個人都是按照具體自己的定的服裝對不對?我相信這是一個大家常理的。

當這批軍人進來之後,他已經完全打亂了香港警察的固有的番號,但是香港法律規定他們必須有標誌,所以用了白紙卡來代表他們本身的所謂的隸屬於哪個區的,但這東西是沒用的,這東西是假的。你可以說是真的,便於他們管理,分類。但又是假的在哪?香港警署裏面充實了大批的中國的軍隊的特種軍人。當中國軍隊的特種軍人進入香港警署的時候,那香港警察就什麼都不是啦,因爲這是國家軍隊當中的精英,香港地方警察那是沒得比的。所以他們一定是蒙面的,一定是不說話的,出手一定是狠的,因爲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軍人他也不敢反抗。如果這時候軍人反抗的話,會就地正法的,而他名義是保護國家的名義。所以這是在十一月四號到五號,恰到好處的披露出在習近平被鬼上身展現出他鬼魔背後的那一份能力的同時,真相被揭露出來。

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人的身份是什麼人,他爲什麼是這樣的服裝?在推特上我拿過一些視頻,這是今天,今天五號,下午五點十一分,在谷亭街出現大量不明人士上落豬籠車,就是警察的車,懷疑是臥底或者是藍屍,也可能是大量雞出現,在元朗,大家要堤防。大家注意到這是警車來的,對吧?那這些人是什麼人?自己主動上車,不是警察抓人,有人在指揮,所以這是我們剛纔跟大家講的,那個人爲什麼穿灰衣服?如果他跟他們是一種類似的,當然這些人看起來跟那個人稍微有點差距,什麼都有,但是爲什麼這麼成批的上警車,而當混居在普通人裏面沒人能分得清,所以剛纔那個指揮官講的,你現在是軍人嘞,你不是這樣的人,你要明白你自己的身份。

回到剛纔那篇文章,習近平突然會晤林鄭月娥,高調力挺,分析指說爲了穩定軍心,執行四中全會的硬指令,這個分析,大家分析的什麼樣的都有,我們只從表面上講。四中全會結束,韓正突然要召見林鄭月娥,而林鄭月娥六號要到北京去見韓正,結果星期二凌晨,五號出稿,說習近平突然見了她。十一月五號是個七了,一加一再加五,那是七,我不跟大家開玩笑,我們會看到習近平最終完全死在七上。這個東西他是四號見的,跟大家見面是五號凌晨,就這麼回事,他橫豎就一定是在這數上走的,這是他第一次針對香港事情發出聲音。他開會的時候是十月二十八號,結束的時間是三十一號,他就這麼開的,他就這麼來的,對吧?習近平在聽取林鄭彙報之後,表示香港修例風波持續了五個月,勉勵林鄭帶領特區穩控局面改善氣氛,做了大量辛苦工作,高度信任,對她的管制團隊充分肯定。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表達的說法。恪盡職守,那作爲特首來講,受到國家主席的肯定,這是她特首的責任,努力穩控局面。她是否穩定,這是另外一個,不穩定但是她已經盡力了,所以這還是對林鄭的完全的讚許。

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當今最主要的任務,依法制止和嚴懲暴力活動是維護香港民衆的福祉,要堅定不移,與社會各界對話改善民生,希望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維護香港的穩定繁榮。這些完全是表面的,沒有任何太多的,在我眼睛裏沒有太多的新意,但是他強調跟各界對話和改善民生的工作,他這個說法跟林鄭月娥在上個月就是十月份,突然拿出了所謂改善民生和包括在社區中的僅有的一次對話,是相輔相成的。當時的林鄭的做法來應對習近平現在這個話,她是受命於習近平的說法才那麼做的。而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這裏面用了個準確兩個字,準確的意思就是你別理解歪了,一國兩制不是你們理解的概念,一國兩制要由我習近平說了算什麼叫一國兩制,因爲他心目中的一國兩制已經拿出來了。初稿內容沒有提到警隊或讚揚警隊的表現。而丁薛祥、楊潔篪、王益,公安部長趙克志參加會面,裏面沒有任何港澳辦的人。外交部,而港澳辦的代表者是趙克志出現了,所以香港的問題上升到國家穩定的層面,已經超過了港澳辦本身。

而本來韓正是代表中央最高級別的主管港澳事務的官員,公開召見林鄭月娥,特別到北京去見,那是傳達意思的,傳達中央決定四中全會的決定,當這個時候習近平橫插一槓子去頂上去,所以習近平不採納任何人,同樣不給韓正面子。因爲這個時候,六號韓正再見她,只是傳達一種意見、要求,卻沒有他韓正的任何的說法。同時已經跨越了港澳辦的本身的權力,已經跨過去了。換句話說,等於是習近平廢掉了港澳辦在香港事情當中的所有的權力,而且他擺明是由他自己來把握,而自己的把握的一切是透過外交部,也正是透過外交部的概念,才把它上升成一個國家的理念。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上升到外交部,他派軍隊進入香港,冒充香港警察,也就變成了順理成章,爲了國家的安危,他可以以各種理由各種方式,來加以治理加以運作。反過來說,林鄭月娥就完全成爲了替死鬼,完全成爲了一個尿不溼,其實是這樣的,因爲香港警察的任何的做法是林鄭月娥的責任,香港警察被軍人代替之後是林鄭月娥有責任掩護中國軍人在香港的任何行爲。所以林鄭月娥就等於什麼也不是,而香港的治理管制,香港的一切,卻是由習近平出手,可是承擔的風險是林鄭月娥,承擔一切。

高調力挺民政,應該是能落力執行韓正稍後傳達的四中全會的硬指令,他是這麼認爲,我覺得都是相生相剋的道理。或者說習近平等不及了,因爲韓正的身份,他的基點還是在港澳辦的基點上,但習近平的基點是在國家安全的基點上,力度不同概念不同。張建宗在今天的行政會議上,在見面記者時是這麼說的,對政府是打下強心針,談話對政府施政提供了良好的工作路線,所以林鄭無論多麼打殺港人只對習近平個人負責,而習近平的高調見面也就變成了把今天在香港的死的所有人,香港的任何暴力暴政任何邪惡的表現,習近平全盤接受變成他自己的,就是講所有的責任在他習近平身上,所有的索命者也在他習近平個人身上。張建宗的表達同樣是這個說法。大家要知道在他的這個鬼節之後的表現,這是鬼了,換句話說也就變成香港最後一步走到天滅中共那兒,大家就扯開了任何遮羞布,習近平成爲了罪魁禍首的代表者,共產黨的代表者。胡志偉,民主黨的主席,突然見反應了內地仍然以舊思維處理香港問題,將香港當成內地的一個城市,透過充分肯定官員,讓官員放手武力鎮壓,以白色恐怖,叫止暴治亂、恢復秩序,如此下去香港只會變成警察城市,就算稍微平息現狀,但影響深遠。

其實他不只是影響深遠,習近平的這個表態和做法,同樣在挑戰今天的美國政府,挑戰英國政府,挑戰世界上任何一個希望香港保持真正一國兩制的任何一個國家,這是一個公開挑戰,因爲他帶領的團隊,他講的話就是這麼個表現。所以他的挑戰在國際社會當中的挑戰,遠遠勝過在國內。我以爲這是習近平思維不正常之後直截了當的表達。思維不正常就是說,他表面是人背後是鬼了。我說的是這個。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